混蛋,滚远点(包子)——苏九阙

  王景珅没有立刻放弃她,甚至有点理解,毕竟么女孩子都是喜欢干净得体的,看到他工作真实的一面,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也无可厚非,王景珅决定争取一下。
  结果不冷不热的两周后,李燕燕又答应和他约会了,约会的地点选在一家价位很高的西餐厅,不过难得一次,之前她也没有提过出格的要求,王景珅也没有什么抵触。
  结果把自己拾掇一番赶去赴约,却看到李燕燕和沈灼坐在一起的画面,李燕燕像是变了个人,穿着漂亮的小礼服,戴着精致的首饰,妆容微浓,看着沈灼的目光很缱绻。
  沈灼伸手在她嘴角轻轻一抹,李燕燕脸红了,沈灼站起来,弯下身,似乎要亲她,李燕燕没有拒绝,甚至仰起脸要迎合他,沈灼却在咫尺的距离停下,嘴角弯出十分迷人的弧度。
  这是个有权有势又仪表堂堂的男人,李燕燕在他面前简直是弱爆了。
  沈灼忽然朝他的方向看来,“景珅,你怎么来了?”
  李燕燕立刻回头,“啊……景珅。”
  王景珅说:“我在这里约了人。”
  李燕燕松了口气。
  王景珅露出十分迷人的微笑,一只手斜撑在他们桌上,身体拉出性感的弧度,歪头对沈灼笑说:“阿灼,你约我来该不是让我看着你和李小姐用餐吧?”
  沈灼带着欣赏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用腿上的餐巾擦拭了嘴,随意叠好放在左手边,站起来说:“我怎么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第五章
  撇开沈灼的身世不说,他容貌俊美,举止从容得体,站在他面前,没人能否认他是个充满魅力的男人。
  餐厅里渐渐地有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这两个站在一起,同样修长出色的男人身上。
  王景珅说:“可是我觉得你和李小姐气氛很好,似乎没有我插足的空间。”
  沈灼抿着嘴唇笑,“要我怎么向你证明我邀请你的诚意?”
  王景珅对上沈灼高热的视线,心里嗤了一声精虫上脑,脑子却灵光一闪,他倒想知道沈灼这个人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王景珅头倾下,像靠在沈灼肩上,两人近在咫尺,几乎可以闻到彼此须后水的味道,气氛说不出的暧昧,王景珅笑着,眼神里有一丝狡黠,“让我要好好想想……嗯,不如当众吻我?你敢吗?”
  他声音不响,甚至显得轻飘飘的,李燕燕听到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沈灼的手碰触他的脸,笑容愉悦,“为什么不?”说着就倾身吻了下来。
  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高级餐厅众目睽睽之下舌吻,周围扬起大大小小的惊呼,桌上唯一的女性李燕燕从吃惊渐渐转为羞恼,恨恨地站起来,委屈得红了眼眶,“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王景珅猛地推开沈灼,一时也有些气恼,他竟然会去挑战沈灼的下限……实在太可笑了,因为这个男人压根没有下限,去挑动他,那就叫玩火*!
  李燕燕已经拿着小拎包掩面跑走了,王景珅呼出一口长气,顿时也觉得有些索然,沈灼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左腿搭着右腿,姿态优雅,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惬意说:“你不会以为利用了我之后就可以简单把我扔了吧?”
  王景珅笑容灿烂,“哪能呢?沈少又不是卫生巾。”
  即便是沈灼,听到这不入流的比喻也不由皱了眉。
  王景珅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心里舒畅不少。
  沈灼拎起外套,“走吧,我知道你在这家餐厅肯定吃不下东西了,我们换个地方,你想吃什么?”
  王景珅顺从地跟着沈灼走出餐厅,是因为他不想再在那里制造话题,一旦离开那家店,王景珅觉得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了。
  “沈少,说真的,你为我花心思到这个地步我可受宠若惊了,你这几天的甜言蜜语可让李燕燕那丫头找不着北了吧?李燕燕听到我不是找她还松了一口气,证明答应赴约的短信也不是她发的,是你吗?我说满大街的鲜嫩少年,你干吗大费周章找我个大老爷们?不怕铬着自己?”
  沈灼只是冷静地看着王景珅,脸上神情淡了下去,“这就是你的答复?”
  王景珅摊了摊手,他也想赚大钱,可绝对不包括卖肉,尤其对象还是这位,这对他儿子影响多不好。
  沈灼竟然没有为难他,只是侧着头,看上去显得高深莫测。
  王景珅心里暗暗嘀咕,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回到S市这么久,还没来得及见一见故人,就不得不搬家了。哎,万恶的资本主义!
  王景珅心里恨恨想。
  王景珅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只要沈灼这尊大佛对他还感兴趣,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是没有资格说不的。他可不想重蹈覆辙,翌日就和老板打了辞职报告,顿时车间里一片哀嚎,王景珅平时做事虽然不见得积极,但也不会闹事,又在修车行里干了这么多年了,就连刻小气了的老板都不由得出言挽留,别提小郭、小张那帮平时靠王景珅撑腰的混蛋了。
  王景珅想就一顿饭也耽搁不了什么时间,当天回家打包了行礼,该办的手续办了,第二天家里崽子就没上幼儿园,给了点小钱拜托楼上一个离职在家带孩子邻居的照看一天,请小郭他们吃了一顿迟到已久的晚餐。
  张斌就想不通了,“珅哥,老实说,你是不是碰到什么困难?怎么说辞就辞了?之前也没听你提过,你要是碰到什么过不去的槛,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郭胜也在旁边应和,王景珅和他们干了一杯,“嗯,我知道,你们这帮兄弟我没白交。”
  后来王景珅也有些喝的上头了,如果不是惦记着明天的火车,倒也想痛痛快快和他们喝到趴下。
  王景珅回到家,又困又累的,打开门想把路上买的路上用的东西放下就后就去楼上接家里小崽子,却忽地顿住,他租的房子是二室户,他贯彻孩子要从小教育他独立,在王恭奇还很小的时候就给他备了卧房赶他自己睡觉。二室户没有客厅,只有个小厨房,主卧室的门大咧咧敞开着,沈灼手支着下巴,眼帘微阖,看上去像在打瞌睡,又像在出神。
  王景珅心脏砰砰砰直跳,充斥着不好的预感,妈的,都找上门来了!
  “哦,回来了?”沈灼看到他,就像自己本身就是房子的主人一般,自然地打了招呼。
  王景珅:“……”
  “过来。”沈灼对他招手。
  王景珅忍了又忍,可是这几天连番被沈灼骚扰,早就破功了,“我说你有完没完,你到底想干嘛?!”
  沈灼皱了皱眉,有点无可奈何的样子,“说过了,干你啊。”
  王景珅瞪着眼睛和他对峙片刻,掉头就走,沈灼出来拽住他胳膊,王景珅有点意外,没想到沈灼宽肩窄腰力气也这么大,地上凌乱地堆着行李,王景珅被绊了一下,卧房不大,一张床几乎占掉大半面积,王景珅毫无意外地摔到了床上。
  沈灼似乎不觉得自己行为出格,转身锁上门,王景珅火气顿时也上来了,抡起拳头就朝沈灼揍了过去,沈灼一矮身避过,抓住王景珅的胳膊一拧,王景珅顿时觉得胳膊像要断了似得,被沈灼死死摁在床上。
  “你个混蛋,死变态,滚远点!”
  “你说什么?”沈灼好整以暇地问,用下面顶了顶王景珅。
  王景珅用力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你不就觉得新鲜么?有啥好新鲜的,你没有的我也没有……你有的我还未必有,沈少,别拿我寻开心了好不好?”
  沈灼轻声笑出来,在他耳边说:“这就示弱了?”
  滚你妈蛋的示弱,你一松手老子就揍死你!
  王景珅说:“你拧痛我了。”
  沈灼松开摁住他脑袋的手,向他下面摸了过去,王景珅忍着胳膊被反扣住的疼痛,硬是半转过身,胳膊肘曲起朝沈灼胸膛袭击。
  沈灼也不含糊,一脚踩在王景珅的膝盖弯上,王景珅抽了口气,半跪下去。沈灼再把人拎到床上,一把将他裤子拽下来,王景珅后悔死没有穿皮带,不然好歹也能再拖一会儿。
  沈灼看着眼前白花花的翘屁股二话不说几巴掌打了上去,王景珅怒吼,“沈灼,你个死变态,死基佬!你他妈敢碰老子老子踹碎你蛋!”
  王景珅激烈挣扎,沈灼直接整个人压了下来,两个人正在拳脚相向,忽然王景珅听到屋外有动静,接着有个嫩嫩的嗓音说:“爸爸?”
  王景珅整个人僵住,沈灼半撑起身体,手准确地伸到他裤子里。
  王景珅猛地倒抽一口气,紧紧扣住沈灼的肩膀,沈灼的手很灵巧,王景珅之前根本没注意过,这会儿脑袋里却自然回想出沈灼手的样子,他的手指很修长,掌肉偏薄,指节优美,一看就是双养尊处优大少爷的手。
  王景珅咬牙,脖子仰了仰,该死的,这个混蛋竟然在……
  “你……你别太过分——!!”男人始终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王景珅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压低声音恶狠狠道。
  他这会儿的凶恶在沈灼看起来着实没有底气,神情虽然凌厉,眼底深处却藏着一丝茫然无助,王景珅紧紧抓着他的手,试图把他的手□□,可是王景珅用力一分,他就用力五分,快感顿时转为疼痛,王景珅面孔白了白,死死瞪住他,却也不敢再使劲了。
  “爸爸?爸爸,你在吗?”王恭奇执着地敲着门。
  门外又传来女人的声音,王景珅听出来是楼上那个邻居的,在问:“奇奇,是不是你爸爸还没回家呀?”
  王恭奇认真说:“不会的,爸爸的鞋在那里呢。”
  王景珅努力平下喘气,“奇奇,你……嗯……”王景珅揪住沈灼的头发,想把他埋在自己脖子里的脑袋拽开。
  “爸爸?”
  那位邻居也有点担心了,“景珅,你没不舒服吧?”
  “景珅?”沈灼邪恶地笑了笑,手势更加刁钻,王景珅说不出痛还是爽,带着鼻音说:“哦……没事……今天奇奇谢谢你啊……奇奇,回自己房间!”
  门外一阵动静,沈灼却乘势探入到更过分的地方。
  王景珅说:“我绝对不放过你!”
  “你说什么?”沈灼嘴角弯了弯。
  王景珅越怕被外面听到动静,身体越是敏感,明明只隔着一扇门,外面是邻居和他儿子,自己却在房里被一个男人……羞耻感压迫着心脏,身体却背道而驰,享受到激烈的感觉。
  “要上就快上!”王景珅知道今天是躲不过这一劫了,与其这样,不如当被狗咬了,来个痛快。
  沈灼悬空在王景珅身上,两个人近在咫尺,几乎鼻尖碰着鼻尖,沈灼也出了汗,褐色深邃的瞳孔盯着王景珅的,慢慢浮出得意的笑容,“怕被儿子听到,嗯?”
  王景珅咧嘴恶狠狠地笑,“你试试看我敢不敢鱼死网破。”
  沈灼说:“那你要夹紧了,夹得我舒服了,我就饶了你。”
  王景珅愤怒到极点,反而快哭了,他是倒了哪八辈子的霉会碰上这煞星!
  沈灼从口袋里掏出套,咬着王景珅的耳朵说:“帮我套上。”
  王景珅怒道:“你不要太过分!”“
  沈灼“嗯”了一声,手指威胁地动了动,王景珅低吟一声,哆嗦又泄恨地拆了包装给沈灼带上,沈灼嘉赏地亲了他鼻子一口,然后分开王景珅的腿,用力撞了进去。
  两人都闷哼了一声,王景珅是痛得,沈灼是舒服得。
  ☆、第六章
  王景珅是在家里小兔崽子的推搡中醒来的,迷迷糊糊揉着眼睛,身体所有感观恢复过来后……王景珅恨不得自己是死的。
  这感觉太难受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是舒坦的。
  王景珅郁闷坏了,抿着嘴唇,一脸丧气。
  “爸爸。”
  王景珅问:“你……有看见过一个叔叔吗?”王景珅环顾房间,要命地发现他的手提行李包不见了!那里都放着重要的证件。
  “没有。”王恭奇懵懂道。
  王景珅生气地拍打床铺,王恭奇怯怯地看着他。
  王景珅看了他那样就来气,说:“你过来。”
  “爸爸。”王恭奇撒娇地叫道。
  “我叫你过来!”
  王恭奇只好挪了过去,王景珅一把将王恭奇抱到床上,捏着他嫩得能掐出水的小脸蛋,王恭奇眼睛瞬间水汪汪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王景珅狐疑说:“有这么疼么?”
  “爸爸,好疼的。”王恭奇扑到他怀里打滚。
  王景珅仔细看了看崽子的脸,半边红通通的,确实看得很不顺眼,没忍住将他小脸蛋揉了个对称,才忍着全身的酸痛下床。
  沈灼那王八蛋当然早就不见了,家里也没什么吃的,王恭奇看王景珅倦怠的样子,很懂事地说:“爸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呀?我带爸爸去医院吧。”
  王景珅被他的认真劲儿逗笑了,“没,你爸爸身体好着呢,走,我们去买早饭去。”
  “爸爸,你是不是和妖精打架了,所以不舒服?”
  王景珅那会儿在厕所里刷牙,听了这话顿时刷牙水全都喷了出来,王景珅狼狈说:“谁、谁教你这话的?”
  王恭奇老实说:“张叔叔教我的……我昨天听到爸爸房间里很吵,是不是张叔叔说的妖精打架?爸爸,我也能看到妖精吗?”
  “……”王景珅差点把门框掰断,如果张斌在他面前,他绝对要把那口无遮拦的臭小子揍得不能人道!
  王景珅去修车行的路上,就接到沈灼的电话,大概是沈灼昨晚在他睡着时把自己的号码输入他手机里的,王景珅想也不想,直接把人拉到黑名单去了。
  电话终于清静下来,王景珅顶着暖洋洋的太阳,却有种置身梦里的荒谬感。
  这个年头到底怎么了?怎么一个大男人好端端的也会被非礼?
  回想到自己昨天在床上被沈灼翻来覆去地捣腾,王景珅觉得有点累,心里有点空,身体却轻飘飘的,没有实感。
  王景珅回到修车行,二话不说拖着张斌的脖子把他拽到办公室泄愤地狠揍了一顿,“我让你教坏我儿子,我让你和他胡说八道!”
  王景珅这会儿力气实在不足,张斌的大呼小叫大半是假的,只是后来也被王景珅压着打得有些烦了,随手一推,没想到把王景珅推得一趔趄,撞在后面办公桌上。
  张斌登时就跳起来,“珅哥,你,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轻轻一推啊……珅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不舒服你个头!你个臭小子,还敢跟你珅哥还手了啊?”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