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滚远点(包子)——苏九阙

  张斌说:“哥,你别气馁,说真的,我看李燕燕那样子挺天真的,说不定人家可以接受奇奇?再说这年头很多女人不想生育的,没准人家还乐得你有儿子她不用生了呢。”
  王景珅并没往心里去。
  知道小郭放弃李燕燕了,王景珅对李燕燕热情的邀约也就变得无所谓起来,两个月里竟也出去五六次了,王景珅看着她总笑得很天真烂漫的样子,有时候也会头脑一热想,或许她真的能接受他家崽子?
  王景珅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太可笑了。
  周三那天,李燕燕忽然打来电话,语气很着急,她下午有个重要的面试,偏偏有些资料忘记在学校寝室里了,她回去拿又来不及,就拜托王景珅帮忙。
  这对王景珅倒也不算难事,他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借了修车行里一部车,从李燕燕室友那里取过资料。
  李燕燕三个室友都来见王景珅了,明的暗的套近乎,把他和李燕燕扯在一块儿,整得跟亲友见面会似得。
  王景珅难得拿出几分耐心应对唠唠叨叨的小姑娘,然后就急着把资料给糊涂的李燕燕送去。他实在没想到在李燕燕面试的公司的楼下,会遇到沈灼。
  沈灼从一辆加长车上下来,一身西装革履,头发糊到脑袋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立体的鼻子下嘴唇微微抿着,王景珅在蔚蓝会所见到他的时候,他顶多是个有气场的富二代,而现在完全是精英的模样,甚至显出几分严肃,完全无法想到他私下和禾嘉、张子霖两个女人左拥右抱,关系不清不楚的场景。
  王景珅想避开沈灼,沈灼却已经看到他。
  王景珅说:“面试加油,不要太紧张,我还有工作,先走了。”
  李燕燕有点恋恋不舍,沈灼远远地看见,却泄出一丝笑意,脚步一转,向两个人走了过来。
  沈灼衣着不凡、气势超群,身后又跟着两个同样正装的下属,出现在S市有名的金融中心,那派头也显得鹤立鸡群。不少路过的西装男女都侧头看他。
  李燕燕不知所措地看着沈灼,沈灼平淡的口气说:“真巧。”
  王景珅前所未有地纠结了,他在跑路、跑路和跑路中徘徊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儿子都快上小学了,他也这年纪了,怎么也不能跌在过去的回忆里一蹶不振。
  他露出笑容,“是啊。”
  “你来这儿办事?”
  王景珅恶狠狠吐槽沈灼明知道他干嘛的,还明知故问挖苦他。
  “哦,私事,我给燕燕送资料来的,燕燕,这位是沈先生。”
  李燕燕对王景珅的意图很明显,只是王景珅一直若即若离,这还是他第一次表露出对她的亲近,李燕燕顿时眼睛一亮,乖巧地说:“沈先生,你好。”
  沈灼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转,嘴角的笑容流出一丝玩味。
  他身后的女人站前一步,小声提醒说:“华文贸易的总裁已经在会议室等您半个小时了。”
  沈灼慢声慢腔“哦”了一声,别说,他天生一副好嗓音,那一声哦拉长后竟显出一丝性感和挑逗。
  李燕燕不由得迷惑地看他。
  沈灼看着王景珅笑说:“我今天有事,有空下次再聚。”
  他一点都想不出自己和沈灼有什么相聚的理由!表面却是诚恳地回答说:“好啊。”
  “景珅,刚才那个人是谁?”李燕燕小心地问,她第一次叫王景珅这么亲密,很是期待王景珅的反应。
  王景珅本来对李燕燕的态度是船到桥头自然直,被沈灼这么一搅合,他和李燕燕的距离反而被拉近了一些,笑笑说:“一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而已,不用太在意。”
  得到肯定的回应,李燕燕高兴地点头。
  她后来的面试很顺利,当周就收到了面试公司的offer,并且借着这个由头,两个人又出来见面了一次。
  王景珅没有问李燕燕应聘的是什么公司,反正在经融中心那块地皮办公的公司都是有实力的。
  那天李燕燕实在太高兴,高兴之下和王景珅说了很多实话,比如她喜欢他,而且是带着崇拜的,酒吧被堵住的那天,她以为自己完了,却没想到王景珅会像英雄一样降落在她眼前。
  王景珅听了她的形容差点笑翻过去,说实在的,他已经很多年没笑得这么前仰后合,这么畅快了。
  李燕燕脸上也一红,却还是认真说:“其实……我知道一点你家里的情况,小郭和我说的,啊,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要问的……我只是……我只是……嗯,景珅,如果你对我的感觉也还可以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王景珅带着笑看着李燕燕,他的眼睛很漂亮,手撑着下巴,眼睛含笑看人时,几乎整个人像会发光一样,有种说不出的优雅迷人。
  李燕燕原本就崇拜他,这时候更有点被迷得七荤八素。
  王景珅夹了一块炸鸡块给她,只是说:“多吃点肉,等会儿想干什么?”
  虽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但是李燕燕却能感觉到,王景珅是接受自己了。
  王景珅没有明确地告诉过李燕燕,他们在一起了,只是答应她的邀请,或者主动邀请她,两个人理所当然走得更近了。
  王景珅觉得自己是个成年人,很多事情是水到渠成的,不需要一字一板去答应什么,或者保证什么,那会显得太幼稚。
  王景珅的第一步,是约李燕燕周末到自己修车行参观。
  当时李燕燕对修车这份工作持很大的好奇心,对小郭他们一群糙汉子也显得十分懂事乖巧。
  李燕燕长得漂亮,性格又好,有份不错的工作,却没有看不上他们一群修车的,把张斌几人羡慕得,直夸他们珅哥好命。
  他能和李燕燕遇上,这群混小子也是功不可没,王景珅打算请他们吃饭,本来这一天是很顺风顺水的,没想到最后却来了沈灼那个煞星。
  ☆、第四章
  4
  沈灼穿了一件黑色风衣,将他身体线条勾勒得十分优美,显得相当帅气,同时他的身份也注定他不会像时下普通男生,空有其表,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示他拥有不凡的身价。
  有些人得天独厚,生来富贵,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沈灼从跑车上下来,最高兴的是修车行留守的其他员工,土豪和提成直接挂钩,几个修车工都跃跃欲试地上来招呼。
  沈灼点了王景珅的名字,让他帮自己座驾做保养,王景珅客气地笑说:“抱歉,我现在下班了,我让我们这里一个老师傅帮你做保养吧?他是专门做汽车保养的,经验很丰富。蒋师傅——”王景珅刚朝里头办公室吼了一声,沈灼就走上前,他比王景珅高了三四公分,王景珅以前就知道,这原本也不是大不了的差距,偏偏沈灼看着他就能显出几分居高临下的气势来。
  王景珅脸上抽搐了一下,忍住不动手揍他。
  沈灼一只手斜搭在名车上,名车配美人,向来赏心悦目,沈灼敲着跑车充满奢华感的漆面,笑着慢条斯理说:“你好像没听懂我的话,我是让你来为我做保养,我不喜欢同一句话重复两遍。”
  王景珅拳头握了握,又放松,这下所有人都明白这帅哥是来找茬的,可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又拿他没办法。
  王景珅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对李燕燕说:“燕燕,你等我一会儿,大概一个小时吧。”
  沈灼笑着修正:“恐怕要两个小时,景珅。”
  王景珅转头瞪视沈灼,他没想到自己的名字从另个人嘴里吐出来会显得这么欠揍,小郭一干人都担忧地看着他,同时弄不清楚两人到底是敌是友。
  王景珅最终不能和大财主过不去,妥协地和李燕燕说:“最多两个小时。”
  李燕燕有点不知所措看了沈灼一眼,对王景珅点点头。
  王景珅招呼小郭几个人一起,“来,我们一起干,既然沈先生要求两个小时,那肯定是要做全面保养了,等会儿好好给沈先生检查一下,有没有哪里需要更换的地方,小郭,先把车吊起来。”
  这是摆明了要宰沈灼,小郭等听了摩拳擦掌,王景珅好像这才想起来,向沈灼寻求意见说:“我让他们几个帮我打下手,沈先生你该不介意吧?这也是出于我对您这位顾客十分重视的考量。”
  沈灼这会儿倒变得好说话了,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汽车做保养的时候,沈灼和李燕燕就在旁边看着,沈灼翘着腿,脊背笔直,神情漫不经心,只有在王景珅打开引擎盖弯下腰的时候,眼神好像才微不可见地明亮了一些。
  王景珅更换了机油,用力拧紧塞子,由于用力太大,整个脊背都绷出矫健的曲线,更突出臀部的挺翘,双腿修长有力,沈灼抿了抿嘴唇,慢吞吞换了个姿势,整个人像是蓄势待发的野兽,充满危险性。
  为沈灼的车做完保养,王景珅出了一身汗,还沾着一股机油味,这么一群脏兮兮的大老爷们围向娇滴滴的李燕燕,李燕燕几乎本能地皱了皱眉,往后退了半步。
  王景珅刹住脚,说:“燕燕,要不今天算了吧。哪天休息带你和修车行几个同事聚一次。”
  李燕燕有些犹豫,讷讷点点头。
  王景珅和她擦肩而过,去更衣室换了干净的衣服。他没有立刻走,靠着更衣室橱柜抽了两根烟,看着狭隘的空间里烟雾弥漫的,脑子放空看了一会儿,才拎了外套走人。
  外面李燕燕和沈灼都已经不在了,王景珅对还在等他的小郭几人挥挥手,“今天都散了,改日再请你们啊。”
  王景珅在街上慢慢走着,天色已经暗了,各色灯光爬上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这无疑是一个繁华又梦幻的城市,人来人往,车流如织,到处都是五光十色。
  有时候王景珅会觉得,如果不是家里那崽子,他或许会迷失在这个太过浮华的世界里。
  王景珅看了看时间,决定给崽子买点他喜欢吃的泡芙。
  刚一转身,一辆车安静地滑到他近前,霓虹灯在车身上倒出绚烂的光影,王景珅这会儿都要被搞得没脾气了。
  “上车。”沈灼闲闲地靠在车门上,对王景珅使了个眼色。
  以前王景珅一直抱着能离这家伙多远就多远的心态,但现在看来,一味逃避这家伙只会得寸进尺。
  王景珅很洒脱地上了车,“去康富路啊,谢谢。”
  沈灼嗤笑一声,“我是你的司机吗?”
  王景珅转头看他,也笑了,“你不是邀请我上车吗?”
  沈灼点头,“OK。”
  王景珅说:“说实话吧,你到底想干嘛?”
  沈灼说:“干你。”
  “……”
  王景珅气笑了说:“你向我耍流氓,信不信我一扳手砸飞你?”
  沈灼转头,目光竟然有点火热,“你可以试试看。”
  王景珅这会儿是真的胆颤了一下,这人该不是有毛病吧?
  王景珅说:“我没学历没身份,干的又是上不了台面的工作,一下车间浑身又是汗又是油的,你到底是觉得我哪儿入你眼,我改不成吗?”
  沈灼懒洋洋说:“看你腰细腿长屁股翘整个欠操,你打算怎么改?”
  王景珅口袋里摸了摸,暗骂了一声操,没烟了,心里呕得要命,嘴上还能调侃说:“哦……那是要整改的挺多的。”
  沈灼被他的不要脸给逗笑了。
  王景珅说:“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了,我是很正经的人,我对只见面两次,第一次就把我压洗手台上的人没有兴趣。”
  沈灼说:“重要吗?对我来说你有没有兴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兴趣。”
  王景珅终于管不住自己嘴巴,“该死的富二代。”
  沈灼倒也不生气,甚至在红灯的时候撑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他。
  王景珅整个人都僵直着,沈灼越见他紧张,反而越想逗他,他凑近了捏住王景珅的下巴,在他耳边说:“我很仁慈的,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脱光了自己爬到我床上,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二,我把你绑到床上,但是那时我会做我想要做的一切,其实我更喜欢第二种。”
  王景珅拍开他的手,皱眉看着他,“你员工知道你这德性吗?张子霖和禾嘉知道吗?”
  沈灼沉默看着他,王景珅扭开头,看着车窗印出的自己的面容,恨恨啐了一口,“你他妈就是个变态!”
  沈灼猛地刹车,“滚下去。”
  王景珅二话不说下车走人,沈灼面无表情说:“我沈灼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王景珅说:“你去死吧。”
  王景珅转身快步走人,沈灼在后面看了一会儿,却是笑了。
  有趣,竟然会生气。
  王景珅走了一段路,被夜风吹了一会儿,头脑也就清醒了。
  像沈灼这样脑残的富二代,一生顺风顺水的,顺着他反而容易腻,如果逆着来,才容易引起他的兴趣,这种男人典型的就叫贱,他应该假装卑躬屈膝的样子他说什么他就是什么……哎,王景珅没想到都这把年纪了,竟然会为这种事闹心。
  真他妈越活越回去了不是?
  “爸爸,我想要一个陀螺,小朋友们都有的,我也想要,爸爸,好不好?”一团包子的王恭奇拉着他爸说。
  他爸心里正烦,胡乱把儿子脑袋上的软毛撸乱了,应付说:“自己玩去。”
  王恭奇瘪着小嘴,心里默默委屈着。
  王景珅说:“儿子要穷养,懂不?别什么都向你老子要,以后长大赚钱了自己买去。”
  王恭奇懵懂地看着他,“什么叫穷养?”
  “就是你要什么我不给什么呗。”
  王恭奇更加混乱了,却又捕捉到一点奇妙的信息,天真地说:“那我不要陀螺了……爸爸你给我买吗?”
  王景珅理解不了这娃的脑回路,将他赶去洗澡,给他在澡盆里放了洗澡水,自己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浴室门口看相册。
  小朋友玩了一会儿泡沫,就觉得无聊了,趴在澡盆边上问:“爸爸,你在看什么?”
  “看你小时候的照片。”
  王恭奇小朋友的小身板慢慢滑了下去,只露出两只眼睛,黑溜溜的像无害的小动物。
  王景珅看不下去了,把小朋友捞上来,王恭奇抱住他的胳膊,王景珅啧了一声,“把我衣服弄湿了啊。”
  王恭奇自顾自说:“今天豆豆的妈妈来接她了。爸爸,豆豆的妈妈真好看。”
  王景珅看着他,王恭奇抱着他胳膊不停蹭着。
  抱着小家伙到床上,王景珅难得有闲情给他讲故事,念着念着,等王景珅注意的时候,王恭奇已经抓着被子扒在他身上睡着了。
  王景珅摸了摸他脑袋,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王景珅几次约了李燕燕,但李燕燕因为各种原因都推拒了,如果是以前,王景珅倒也不会太强求,但是最近不知道怎么,想要找个人定下来的念头越来越深。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