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歌单(近代现代)——俞几

   《睡前歌单》作者:俞几
  文案:
  霍止喜欢民谣歌曲,耳机里常年放着歌手尹里的声音,某天外出偶遇了他听歌时的心头好,更巧的是,那心头好不仅唱歌对他的味儿,长得也对他的味儿。
  他以为尹歌手是个高冷的酷哥儿,可人家每天晚上都要追国产情感大剧直播,很不民谣,他想着可以伸手抓着尹歌手讨个抱抱,可人家扭头就说不睡粉,也不想被粉睡,很不好追。
  ……
  年末,朋友圈里有人晒年度音乐总结,霍止看了一眼自己的歌单,一首长达四分钟的民谣歌曲在某日听了四十九遍,他想了半天,那天做什么来着,哦,拈酸吃醋来着,那怎么还有心思一首歌单曲循坏那么久呢,哦,最后听着歌、抱着歌手折腾人家一一晚上来着。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止 尹里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霍止想不通为什么一家小小的民营企业成立庆典上,他们宣传部要拍照发稿。
  尹里不明白为什么一场热闹的商业性活动,要请他这样一个冷清的民谣歌手。
  霍止今天是工作外派来的,和他同来的还有方齐,他俩是在一个摄影培训班里认识的,后来阴差阳错地考进了同一个单位,如今同为宣传部两名不起眼的小科员,这个岗位上那一批就进了他们两个人,算起来两人一起共事已经三年多了。
  除了霍止又帅又弯又比方齐小一岁,两个人还是有些相似的,至少性格差不多,平时最喜欢插科打诨,在只有他俩一起的场合中,嘴上那个把门的更是基本不发挥作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凡是不顺眼的,能被他俩编排个遍。
  所以直到最后一个领导发言陈词的时候,霍止仍在疯狂吐槽:“领导真的不觉得今天的稿子写得不行吗?我说梦话都比这语句通顺。”一旁同来的方齐摸了摸桌上的相机,站起身锤了霍止一拳:“行,那这次的宣传稿交给你了,今天回去睡觉的时候辛苦你动动嘴皮子。”
  “这次可不行,今儿周五,我晚上安排了充实的夜生活,挤不出时间睡觉。”说话的同时霍止也拿起相机,走到会场另一侧的角落取景,检查完照片正要收镜头的时候听见一声自顾自的叹息。
  “唉,都是陈词滥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霍止循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一个人正对着一把吉他叹气,可能那人自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在,也自以为自己偷偷摸摸的嘟囔没人发现,但实际上一字一句全钻进了霍止的耳朵。从霍止这个角度来看,抱吉他的人正低着头,戴着一顶檐帽,一截脖子露在外面。白,霍止的视觉神经传达出的第一个字就是——白。
  那人可真白啊。
  霍止忍不住端起相机,镜头对着他,好巧不巧,这时吉他的主人转过身往这边瞥了一眼,霍止隔着镜头跟人对视了。
  哎哟,那人脸也白。
  反正现在躲也来不及了,霍止索性按下快门来了一张,闪光灯亮起的一瞬间藏在帽檐里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因为藏着,霍止的镜头没捕捉到。一瞬间没想好是直接走还是打个招呼再走比较好,他干脆盯着屏幕检查了一下刚刚拍的照片,定格的瞬间镜头里的人没什么表情,除了皮肤白也算不上是多么抢眼的长相,但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身上清冷的气质挺吸引霍止这个一向挑剔的Gay,就让人莫名地想看一眼,再看一眼。
  他抬起头,那人的视线依然在他相机上停着,霍止挠了挠头,假装自己坦坦荡荡:“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别嘟囔了,我都能听见。不过,我觉得你说得还挺对,台上发言确实尴尬。”
  尹里第一反应以为是狗仔,转过身往挤得水泄不通的艺人候场区看了看:“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见那边才是你们要拍的人。”
  这是把他的镜头当成跟踪偷拍爱凑热闹的玩意儿了,霍止抿了下嘴才忍住了笑:“那你怎么不着急让我删照片啊。”
  尹里的视线收回之后,站起来把吉他背好:“你拍我没用,发了没人会看,老板也不会夸你,你愿意浪费胶卷我没意见。”语气仍是不冷不淡的。
  霍止没听出来那人有不高兴的意思,试探着问了句:“你要是没生气的话,照片我就自己留着了。”
  尹里没回答,抬手扶了下帽子向后台走去。看他一身装扮,霍止以为他是乐团里不怎么爱说话的吉他手那种。
  正当他脑子里猜测间,方齐已经收拾好设备准备打道回府了,打眼一瞧霍止拿着相机还在端详,走过身后打算一起看的时候,霍止放下手垂在了身侧,方齐只隐隐约约地扫到屏幕上似乎有一张人脸部的特写:“看什么呢,下班都这么不积极,不像你啊。”
  霍止把相机关了打算往包里装,方齐一把揽过:“装我这儿吧,我一会儿回去把照片导出来直接连稿子写好得了,你先走吧。”
  他俩今天出来是工作,拿的相机都是办公室公共物品,霍止没理由把它带回家去,他只好一把抢回来,心虚地解释道:“我忽然想起来有个东西放办公室忘带了,我和你一起回去。”
  方齐本能性地露出怀疑的表情:“你今天不对劲儿啊小老弟。”
  由于心虚,霍止没有多说,把设备装好了打算拉着他直接走,这时候耳朵从喧闹的人声中捕捉到了一阵吉他声,会场主持人只介绍了一句原创歌手便下了台,霍止转过身看见刚刚那个人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台上,帽子已经摘了,霍止终于看清了他的眼睛,单眼皮,眼神干干净净的,隐隐透着些漠然。
  尽管环境里很嘈杂,但他努力地辨认着来自台上的歌声,这才发现竟是他最近夜里睡前单曲循环的歌。霍止不是那种吃了鸡蛋觉着好吃就非要找下蛋那鸡的人,他一向只听歌,尽管听了很多年这个人唱的歌,但没见过尹里这个人。
  霍止一面驻足听着,一面也不忘看人,在脑子里将陪伴他无数夜晚的声音与此刻台上淡然出尘的形象重叠在一起。这种感觉很奇妙,霍止甚至咂摸出了一丝与梦中情人奔现的滋味。
  他站在原地听完了整首歌,然后看着台上的尹里鞠躬,看他收了吉他下台。直到人完全看不见了才注意到四周此起彼伏的敬酒声,霍止心想着,给这帮人唱歌,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方齐瞧着霍止犯愣的劲儿,又抬眼瞧了瞧已经空无一人的舞台:“怎么回事啊老霍,杵在那儿还看什么呢,人都唱完走了。”
  “你说巧不巧,我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听一首歌,就是他刚刚唱的这首,今天在这儿就遇到真人免费听现场了,是不是跟他挺有缘分。”霍止收起了眼神却没收起脸上的笑。
  方齐这下明白了,这混小子性别男爱好男的事在办公室里不是什么秘密,但还是不相信就出来干会活儿的间隙就对一个陌生人一见钟情了:“就你这种无脑宿命论,一会儿出门踩坨狗屎都觉得跟那狗有缘。”
  “文明社会文明养狗,现在人出门都自备拾便袋。”正说着,尹里从后台的通道出来了,立马就被霍止那双打了二十多年游戏还一点不近视的眼睛发现了。
  眼看霍止眼神又不知道往哪跑了,方齐拽了他一把:“不是,你还回不回。”
  “回回回,在这儿等我一下。”说完,就把手里的包搁方齐手里走了。
  方齐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脸皮厚呢,毕竟在生活里随便遇到个同样喜欢男人的男的可不是什么大概率事件,他只想着一会儿被人当变态喊保安的时候他可得站远点。
  “你叫尹里是吗?”
  听到这一句,那人便立刻站住了,帽檐低低地扣在脸上,霍止没看见他什么表情,径直走到了他跟前:“嘿,你刚刚唱的那首,我特喜欢,最近天天躺在我的歌单里陪我睡觉呢。”
  尹里没想到这里会有人认识他,所以霍止喊出他名字的时候心里还暗自惊讶了一下。但是在他听来,眼前这个人语气略为轻佻,用词带有歧义,感觉在传达一种让人容易多想的意味,惊讶的心情里下意识地挤出了一丝不舒服,就没接话。
  霍止想把第一次的开场白表达得幽默一点,没成想却弄巧成拙,让对方觉出了不自在。
  “这次新出的歌也挺好的,要不我回去好好写篇稿子,顺便帮你宣传一下。”霍止比对面的人高一些,帽檐挡着,所以没发现尹里面露不悦。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尹里此刻已经知道他不是娱乐八卦公司来的,否则现在放着台上的当红演员不去拍而是在这里调侃他,怕这人不是疯了就是想当场失业。不过不管是跟他开玩笑还是有企图,他都不感兴趣,道了声“抱歉”便匆匆离开了。
  目送那人离开,霍止才想起来扛了两台相机的同事方齐,跑过去贱兮兮地笑了一下,换回方齐重达七斤的白眼,然后两个人你不情我不愿地搭着伴出门。
  霍止还不知道自己自以为的幽默,给尹里的潜意识里留下的第一印象挺不好的。
  “霍儿!”
  “霍儿!”
  直到第二声响起,霍止才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停下脚步视线扫了一圈,发现有人端着酒杯慢悠悠地晃到霍止跟前:“霍儿,你怎么在这儿。”
  霍止抬了下手里的相机包:“工作。”
  “哦,我想起来了,听我爸说过,你现在在体制内度日。”他扫了一眼霍止手里的设备包:“不是,你们领导谁啊,怎么你还得下基层干活儿。”
  “这企业,难不成是你家新开的?”霍止显然不想接着他的话讲。
  “嗯,我年初刚回国,我爸让我开着玩儿。”这下子霍止明白了为什么一家小企业成立庆典,组织要派他们拍照发稿了。
  “德行,招待你的客人去吧,有时间叫你出来喝酒。”
  那人本来叫住他是想喝一杯的,但眼瞧着霍止没什么说话的兴致,便没有拦他,说了声“回见”便返回了人群。
  “哥们,谁啊,什么时候认识的这等人物。”
  “邢家的二儿子,上学那会儿做过几年同学。”
  方齐努力搜索着脑海里存着的几大家族姓氏:“难不成是垃圾场起家现在市里纳税前三的那个邢家。”
  “什么垃圾场起家,人家那是环保节能企业。”
  “不过你小子怎么能和他家的公子混到一起上学,那种身份去的不都是三国语言起步六位数学费不封顶的贵族学校吗?”
  “弟弟我祖上当年也风光过。”
  “去你的吧。”
  出了门,三月末的春风吹在脸上,还让人隐隐觉出些冷。
  霍止快走了几步,抢先一步跨上了车的后座,方齐无奈地翻着白眼走向驾驶位。
  随着车起步,车载音乐缓缓流出,霍止又想起刚刚碰见的那人。
  匆匆一面之缘,霍止却想了不少,他打开手机,翻出这几天常听的那首歌,歌词页面写着。
  作曲尹里。
  作词尹里。
 
 
第2章 
  霍止进了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把相机里的照片导了出来,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反复确认已经把与公事不相干的的照片删除干净后,伸手将相机推到了方齐面前:“老方辛苦了。”
  就在方齐以为他要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霍止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他登录微信,把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然后关电脑起身推椅子装手机一气呵成。
  方齐抬头看了一眼,霍止已经拿好了钥匙准备出去:“还以为你要陪我奋笔疾书任劳任怨呢。”
  “不了,我这个人聒噪,怕干扰了你的创作灵感。”
  “你小子今天从那儿出来就不知道肚子里憋着什么坏水,一脸臭嘚瑟样儿。”
  “走了,老方好好干。”两个人平时称呼都爱在对方的姓前面加个“老”字,大概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和自己到底谁更老一点。
  霍止在单位附近有一套单身小公寓,虽然房子整体旧了点,但上下班方便。
  回家后也没顾得上吃午饭,也不知道急着验证什么。霍止躺在沙发上,打开了浏览器,输入“尹里”两个字,网络上除了基本的姓名性别职业,连他的生日星座信息也没有,没看见太多关于他的资料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翻了半天,甚至连一张能看清脸的照片都没有。
  窝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也不像能睡着的样子,霍止想了想,大学毕业上了班之后,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碰到过这样见了一面就有那么点念念不忘的人了。他没正经谈过恋爱,身边跟他一样的人几乎就没有,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他还是知道的,他现在对尹里,好奇多过别的感情,毕竟刚好一直听他的歌,转头就遇见了本人,挺巧的。如果能认识一下,也挺好的。
  下午上班出门的时候霍止才想起自己整个上午一口饭都没吃,嘴巴和肚子一起哼着歌进了一家面馆,吃完路过单位附近的一家盖浇饭时顺便打包了一份,进办公室的时候方齐正伸着脖子盯屏幕,霍止走过去揪了揪他的领子。
  方齐撇头看见了霍止手里的袋子:“给我带的?”
  “废话,就知道你没顾得上吃。”
  方齐抻抻肩膀,摸了一把饭盒,还是热的,笑着来了句:“还是我们霍兄弟可人儿。”
  “吃你的吧,还没吃饱就在这儿犯恶心劲儿。对了,稿子好了吗?没好的话我接着写。”说着,霍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拧开盖子取了一片维生素扔嘴里。
  “差不多,我发给你,你再看看,有没有错别字什么的,哎,今天怎么这个点儿了才吃药。”
  “午饭吃得晚了。还有,说了多少次了,那是复合天然维他命,补充多种矿物质维生素的营养保健品。”
  “看你着急解释这个样儿,就像家里老人买了假药不敢承认被骗了似的,回家不吃饭干嘛了。”
  “想了点事儿。”霍止一边浏览刚接收到的文件一边回答。
  “什么事儿啊饭都顾不上吃。”
  “搞基那点事儿呗。”霍止脱口而出,只听“噗”的一声,对面的人呛到了,乐得霍止趴电脑跟前直笑。
  回到工作室后,关于白天发生的事儿尹里并没有多想,他不是完全名不见经传的人,除了作为词曲作者卖出去的歌之外,他自己唱的歌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喜欢。常听民谣的人十个里面总有一两个人听过他的歌,所以外出时偶尔被人认出来倒也不是什么太新鲜的事儿。他不喜欢人太多的场合,从来不参加音乐节,也没有到处巡演过,因此公司很少给他安排活动,但这次这个小型的商业庆典不知道为什么,公司点名让他去,即便他婉拒了几次,公司那边态度依然十分坚持,好在会场上除了那个人没有人注意到他。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