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虎娶相公(古代架空)——梁长亭

   《恶虎娶相公》作者:梁长亭
  文案
  ㈠
  “本县有虎张姓者,暴戾恣睢,凶残成性!过往客商如要进县,在街上走需安分守己,不可结伙成队,以免恶虎疑心尔等聚众闹事。一旦恶虎暴怒,那便呜呼哀哉,阎王难救也!”
  台下外地听书者无不啧啧称奇,暗忖:“莫非此乃景阳冈县?”
  ㈡
  梅龙县张姓恶虎者,二十有八,专横跋扈,面貌狰狞,虽拥万贯家资,却无一女敢嫁。
  直至天赐恩典,派红娘子送姻缘。
  恶虎历经劫难,斩杀祸害百姓的蛟龙,赢得“天下第一花魁”归。洞房花烛夜,春风入罗帐!除去凤冠霞帔一瞧……新娘怎地是个男子?
  【前言】
  ⑴ 首次发表文章,如有不足之处,还望各位朋友勿吝赐教,点评一二;
  ⑵ 文章风格比较偏白话文,平铺直叙,较为慢热,各位朋友如果刚看觉得无聊,请别急着弃文,先收藏养养肥,等哪天夜深人静或文荒了,再翻看试试,说不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捏;
  ⑶ 文章借鉴越剧《王老虎抢亲》、电视剧《王老虎抢亲》,敬请留意;
  ⑷ 郑重提醒各位朋友,站cp需谨慎,如有意外,那……╮(╯▽╰)╭喔;
  ⑸ 封面自制,侵权即删;
  ⑹ 戳这里看看吧~~(づ ̄3 ̄)づ╭~作者专栏
  ⑺ 文章是2014年动笔的,当时只想随便写个几万字就结束了,结果因为不认真,写着写着就搁置了。后来到了2016年,突然想起来,又继续写,并发上网站,比较少人看,又坑掉了。后来想想,既然发表了,还是得有始有终,如今这文章大修过,增长了篇幅,我写得很开心,希望朋友们也能喜欢,谢谢观看!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恶虎 ┃ 配角:恶虎身边一干人等 ┃ 其它:慢热,剧情,言情,侠义,聊斋,兄弟,失散,伪娘,复仇
 
 
第1章 梅龙县大恶虎
  江南梅龙县素来有“太平县”之美称,为何太平?皆因县内有一名曰“张恶虎”的大恶霸!
  有恶霸焉能太平?皆因这恶虎从不觉自己是恶霸,相反,他一向认为自己是神仙的转世,佛主的化身,下凡是为了搭救世人,可谓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好人!
  话说恶虎这厮降生之日,方圆数百里,平地晴天霹雳,紧接着轰雷连连,暴风骤雨!
  此时,张家门外恰巧路过一算命先生,泰半是吃饱闲得没事干,跑来淋雨,顺便伸手掐指一算,大呼不妙!说甚“灾星临凡,梅龙县从此多事”云云。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种江湖术士的鬼话,有些人特别爱信,不出半日,已然传遍街头巷尾。
  梅龙县人素来迷信,如此妖言,再经由各大茶楼、酒馆的说书先生添油加醋,把县内百姓听得那是一个胆颤心惊,一致认定张家生下的这名男婴,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大煞星!为此,众县民纷纷烧香拜神,趋吉避凶,以防灾祸降临到自己头上。
  张恶虎本名当然不叫张恶虎,只因他长大后,性格暴躁、傲慢无礼、蛮横狂妄……没长雄心豹子胆的人,怎敢轻易靠近他身周?
  甚至连流氓无赖,一见他都得规规矩矩的,不敢越“虎”池一步,免得这瘟神突然心血来潮,要替天行道什么的,猝然暴起,一口把他们吞掉!“恶虎”之名由此得来,张恶虎也就成为梅龙县名副其实的大煞星!
  唉,如今看来,那算命先生还真有两下子。
  当然,张恶虎也有他过人之处,比如武艺高强啦、膂力惊人啦、浑身是胆啦……这些优点若放在一个善人身上,当然是锦上添花,可要是跟恶虎摆在一块,无疑恶虎添翼,使得梅龙县百姓更加惧怕他。
  世上有什么人,愿意把自家姑娘嫁给这样一个恶霸么?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么?故此,张恶虎今年二十有八,托媒人去过上百户人家提亲,竟无一人答应将闺女下嫁。
  张恶虎家住东林坊张府,是梅龙县的大富之家,家财万贯,家仆若干。
  同等条件下,换作旁人,早有姑娘巴不得嫁进来,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如今这人却是张恶虎这厮!小姑娘们是宁可冒着性命危险,嫁一个“杀猪凳”,也绝不考虑与恶虎作夫妻。
  张恶虎年少时认为大丈夫何患无妻,这些女子不嫁我,是她们有眼不识金镶玉,但随着年近而立,他见到同龄人夫妻恩爱,儿女满堂,心中羡慕不已,越来越想成婚生子。
  但人家就是不肯把女儿嫁给他,这可怎么办?
  为此,张恶虎每日都很烦恼,想着今朝去城西李家提亲,又被拒绝一回,窝得一肚子火,走在大街上看什么都不顺眼,经过卖菜摊,一脚踢倒卖菜阿叔的菜篓,果蔬菜叶散了一地,那阿叔惧怕他淫威,还不敢当面拾捡。
  张恶虎仍不解气,正要把另一只菜篓也踢翻,瞥眼忽见前方不远处的一档猪肉铺中,站着一位美貌少妇。
  这少妇身着粗布衣裳,鬓边插一支珠钗,笑意盈盈,容光焕发,手中捏一条丝绢,正替那卖猪肉的汉子细心擦拭额头汗水。
  张恶虎认得这少妇,她是城南周家的小姐,月前他曾去周家提亲,见过周小姐一面。
  当时周小姐并不像别的姑娘般,一见恶虎就满脸嫌弃,避犹不及,她很和善,主动万福,还跟张恶虎交谈了几句,这令张恶虎非常激动!
  可惜周家家长最终还是没答应这门婚事。
  张恶虎被拒婚已属家常便饭,连茶楼酒馆的说书,都说有一出《恶虎提亲遭百拒》戏码,周家拒婚,他虽觉遗憾,却也不大放在心上,可偏偏没几日功夫,周家便答应旁人的提亲,提亲之人,正是眼前这个卖猪肉的汉子。
  说起这个卖猪肉的汉子,姓邓,人称杀猪邓,是个真正的“杀猪凳”,一岁死了爹,二岁死了娘,前面娶过两个老婆,洞房都没进就翘辫子了,真是上克父母下克妻!
  梅龙县有传闻,周家小姐同样是个“杀猪凳”,她十六岁那年,曾和陈家的公子订婚,还没过文定呢,男方突然生了场大病,差点一命呜呼!
  大夫都束手无策,已交代预备后事。
  周家怕不吉利,主动退婚,岂知退婚当晚,陈公子的病就好转,第二日就能下床走路了。
  此事传得街知巷闻,坊间都说周家小姐克夫,一和她订婚就没命,千万不能娶!故周小姐及花信之年,仍旧待字闺中。
  张恶虎之所以去周家提亲,一来是不信她克夫,二来是看上她无人敢娶,说不定就应允了自己,哪知周家父母宁可闺女嫁给个卖猪肉的,也不嫁他张恶虎!
  虽说周家是看上杀猪邓同样命硬,相互克制,这才把女儿许给他,但张恶虎心里依然不是滋味,想那周小姐貌胜西施、美赛貂蝉,居然嫁给丑啦吧唧的杀猪邓,实乃暴殄天物!
  其实杀猪邓固然不英俊,却绝非丑陋之人,反倒是张恶虎,身长九尺余,高壮魁梧,大白天走在街上,影子能把整条道路遮得黑压压不见日光!加之他面貌狰狞,凶狠已极,那张血盆大口一开,活像要把人生吞下肚般!论惊悚程度,杀猪邓拍马不及其万一。
  张恶虎越看越觉周小姐是一朵鲜花插在猪肉上,越看越妒恨,越看越气往上冲,三两步走到猪肉铺前,猛拍案板,案上猪肉顿时弹将起来。
  买猪肉的人一看来人是本县恶虎,慌忙避让。
  杀猪邓更不敢怠慢,陪笑道:“保长,买猪肉么?”
  没错,张恶虎是梅龙县的保长。常言道:不作中,不作保,不作媒人三代好。张恶虎是保长,他娘张夫人温氏曾作过冰人,他爹张大虎生前当过中间人。无怪张恶虎娶不到老婆,一人克三代,张家九代全被他们父母子三人克光啦!
  张恶虎有心要打杀猪邓一顿出气,随便找个借口道:“杀猪邓,你家猪肉新不新鲜,干不干净,是不是瘟猪肉啊?”手指在一块肥肉上戳来戳去。
  杀猪邓吃了一惊,忙道:“保长,小人卖的肉全部都是新鲜猪肉,绝不是瘟猪肉!”
  张恶虎道:“我怎么知道,你说不是就不是吗?”指着案板上一块猪肉,怪里怪气道:“你看这块肉,哇,都长脓了,还有一股馊味,放了很久吧,还敢说是新鲜猪肉!”
  那实际是块上好的五花肉,杀猪邓听他这般说,便知是故意找茬,讪笑道:“保长,小人可没得罪你,为何跟小人过不去?”
  张恶虎大声道:“我没跟你过不去,我是梅龙县的保长,要保证乡亲父老的安全,包括饮食安全,当然要仔细检查!”说罢,抓起案板上的猪肉,一块块丢在地上道:“瘟猪肉、瘟猪肉、瘟猪肉,全都是瘟猪肉!”
  杀猪邓慌忙跑出来阻止,一旁的周家小姐,即是杀猪邓新婚妻子邓夫人,她见张恶虎故意刁难,气道:“张恶虎,你到底要作甚,别在这儿闹事!”
  张恶虎道:“我几时闹事,我在检查杀猪邓的猪肉是否有问题。”
  邓夫人怒道:“你这是检查么?你分明是故意找我相公麻烦!”
  张恶虎瞪眼道:“要是你当初答应跟我成婚,我自然不会走到这里,自然也不会找杀猪邓麻烦!”明明是强辞夺理的话,他说得却振振有词。
  邓夫人道:“婚姻大事由父母作主,岂是我能决定的!何况我相公心地善良,待我好得很,我能嫁给他是我的福气,为何要跟你这恶霸成婚?”
  张恶虎气急败坏道:“我哪里比不上这卖猪肉的?”伸手抓住正俯身捡猪肉的杀猪邓背心,提将起来,扔到对街糕点铺。
  但听“砰”的一声,杀猪邓的身子把糕点铺的门板撞得塌下来,断成两截。
  街上群众听闻声响,纷纷围了过来。
  邓夫人又惊又怒,急跑过去扶丈夫,张恶虎却先她一步到,又提起杀猪邓。
  杀猪邓每日扛一头大肥猪来菜市场售卖,也是个膂力惊人的壮汉,此时被张恶虎如老鹰捉小鸡般提在手中,全身软绵绵,竟无抵抗之力!张恶虎连续三拳打在他小腹,他只觉胃里如同翻江倒海,张嘴“哇”一声呕吐出来。
  邓夫人奋力扭打张恶虎道:“快放开我相公!”
  张恶虎哼一声,将杀猪邓丢在地上,飞起一脚,踢到路中央。
  邓夫人慌忙去扶,仔细替丈夫检查伤势,拍去尘土。
  张恶虎瞧在眼里,妒在心头,看杀猪邓愈加不顺眼,暗想这卖猪肉的哪里好,周小姐偏把他当心肝宝贝儿,故在旁冷嘲热讽道:“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半点用没有。”
  邓夫人冷冷道:“相公才不像你这般野蛮,老天爷保佑,你一辈子都娶不到妻子!”
  张恶虎大怒道:“你说什么?”
  邓夫人全不理会,先把丈夫扶回猪肉铺内休息,又取钱给糕点铺掌柜,赔偿撞坏的门板,往返期间,正眼都不瞧张恶虎一眼。
  张恶虎气得三尸神暴跳,在糕点铺门前直跺脚,围观群众见没戏可看,恐恶虎保长把气撒往自己头上,忙各自散去。
  糕点铺的伙计搬起破损的门板,笑道:“保长,劳驾让让,小人要把门板搬进去。”
  张恶虎怒道:“没看到我站在这里么?搬你个头!”直把个伙计喝出三丈远。
  糕点铺伙计哪敢再说,见他张牙舞爪,连门口都不敢靠近。
  好在糕点铺掌柜深明大义,知道此刻不可惹恶虎,以免殃及池鱼,挥手示意伙计等人离开再进来。
 
 
第2章 白衣如河
  张恶虎箕踞门槛,眼见邓夫人在对街收拾猪肉铺,一边收拾一边体贴地询问丈夫伤势如何,不时还小心翼翼去替丈夫揉肚子。他又是嫉妒又是难过,心想连杀猪凳都有女子怜爱,自己从头发到脚趾甲都比他强,怎么就没半个姑娘垂青?
  正伤心之际,街上走来六、七名男子,嬉笑打闹地进到糕点铺。
  其中四人是身着红色差役服的青年,腰悬雁翎刀,看到张恶虎坐在店门口,立刻满面堆欢地迎将上来。
  这四人是张恶虎的手下,梅龙县的保丁,分别叫“甲”、“乙”、“丙”、“丁”,均是溜须拍马之辈,一见张恶虎,也不先搞清状况,就没头没脑的“保长英明”、“保长神武”的歌功颂德,全没察觉这位“英明神武”的恶虎保长面黑如包公。
  与“甲乙丙丁”同来的,是三个清秀漂亮的白衣少年人。
  年龄较小的两名少年玲珑可爱,他们身上的白衣,衣袂衣摆处,均绘有片片青色荷叶。
  年龄较大的那名少年则通体雪亮,他的白衣洁净无瑕,他的眉眼犹如墨画,他的肌肤宛如玉铸,他的乌发黑如鸦羽……除去两瓣红唇,少年全身上下只得黑白二色,一如水墨画中的人儿般!
  白衣少年笑吟吟地走到张恶虎跟前,说道:“老虎,何事如此气恼?”边说边展开手中一柄白玉折扇,扇面绘有两株盛开的墨荷,旁边题着两行诗:菡萏新花晓并开,浓妆美笑面相隈。西方采画迦陵鸟,早晚双飞池上来。
  “甲乙丙丁”这才发现他们英明神武的保长心情不佳,连忙闭上嘴。
  张恶虎气呼呼道:“还不是那个杀猪邓!”
  白衣少年奇道:“杀猪邓?”又问:“是对街那个卖猪肉的么?”说着朝对街望去,正好见到邓夫人蹲在地上捡猪肉,微微一怔道:“咦,那不是周小姐吗?上月我们去提亲的那个周家的姑娘。”
  张恶虎叫道:“她嫁给杀猪邓啦!”
  白衣少年恍然大悟,想来他是见到周小姐嫁给杀猪邓,心中不忿,自己发脾气。
  张恶虎道:“她刚才还咒我一辈子娶不到妻子!”
  白衣少年噗嗤笑出来道:“平白无端的,她为何咒你,定是你先招惹人家。”
  张恶虎怒道:“她若嫁给我,我怎么会去打杀猪邓?”
  白衣少年冷哼一声,懒得理他的强辞夺理,摇着纸扇,自在糕点铺的货柜上挑选点心。
  这位白衣少年名唤白映阳,幼时孤苦无依,流落街头,幸得张家好心收养,现如今已是张家的总管事。他与张恶虎自小一起长大,深知恶虎脾性,甭管旁人有理没理,反正他的话句句是道理,与他分辩那叫江边上卖水——多此一举。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