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没有白天(GL百合)——冬日解剖

   《如果世界没有白天》作者:冬日解剖
  文案:
  “有一株向日葵开得很好,它在风里轻轻摇曳,这会让我想起你。”
  “但我又很快察觉,我想起你,与向日葵无关。”
  “而是因为对你上瘾的,我自己。”
  -
  剧情简介:
  为了去见男友的家人,白恬在时隔九年之后再次踏上了故土。在飞机上她做了一个梦,
  有关于她的中学生涯,她与初恋女友的相识相知,乃至相恋。梦醒之后,白恬踏进约
  定的餐厅,在男友的带领下见到了他的姐姐——叶晚。于是被捉弄的命运再次转动齿
  轮,九年之前遍体鳞伤的两个人,在这场无言的重逢之后,又一次因彼此而甘愿沉沦。
  CP:白恬x叶晚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恬,叶晚 ┃ 配角:赵玥岚,叶黎 ┃ 其它:
  作品简评:
  为了去见男友的家人,白恬在时隔九年之后再次踏上了故土。在飞机上她做了一个梦,有关于她的中学生涯,她与初恋女友的相识相知,乃至相恋。梦醒之后,白恬踏进约定的餐厅,在男友的带领下见到了他的姐姐——叶晚。于是被捉弄的命运再次转动齿轮,九年之前遍体鳞伤的两个人,在这场无言的重逢之后,又一次因彼此而甘愿沉沦。
  全文用各种插叙手法,将过去和现在的故事同时进行。写法新鲜,令人产生好奇。在故事渐入佳境之后,隐藏的巨大悬疑也逐渐浮出水面。两位主角都有着远超旁人的聪慧和品性,她们在身不由己的困局里找寻到彼此,渴望着彼此,也成就了彼此。哪怕背负起世人唾骂的污名,也心甘情愿为彼此沦陷。
 
 
第1章 重返故地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笔力比较稚嫩,前面部分写得不好,后面有进步一点,还请新入坑的朋友多担待ouo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进入睡梦中那一瞬间,你就已经离开了地球。
  清晨又是一个雨天。
  电子闹钟嘀嘀嗒嗒响了二十九秒,熟睡的人才睁开眼。
  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按掉闹钟,白恬睁着眼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明黄色吊灯,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
  当然,她不会认不出这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卧室,自己每天醒来都能看见的天花板。
  她只是还沉浸在刚刚的梦里,混淆了梦境和现实。
  从枕头下摸出手机,冰凉细滑的触感让白恬没来由地松了口气。
  按下解锁键,看着上面的日期和时间,她坐起来,从一边的椅子上捞过睡衣穿上,然后慢慢翻身下床。
  大腿根部因为前几日韧带拉伤的疼痛感还如影随形,走起路来说不出的别扭。
  “诸事不顺。”白恬嘀咕着走进浴室,拿起牙刷和牙膏。
  薄荷的味道塞满口腔,她眯了眯眼,有些享受这冰凉清新的味蕾刺激。
  白恬刷着牙,一边顺手将手机的飞行模式关闭,紧接着,几条语音消息瞬间弹了出来。
  她皱了皱眉,划开消息,果不其然又是几条长达一分钟的语音。
  白恬吐掉泡沫,洗漱干净,擦了擦脸,才拿起手机,按下文字转换。
  几分钟后,白恬拨通了教导主任的电话。
  “喂您好?李主任啊,我是白恬。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的消息我看了,关于去S市批试卷这件事,其实我前天已经写了请假条,要去一趟外地,您看要不要…..”
  电话那边的人打断了她的话,白恬手放在门把手上耐着性子听对方滔滔不绝地说着。
  “是是是,我明白,但是…..”,她的话再一次被打断。
  白恬深吸一口气,用力拧住了门把手。
  对面的人大概还在行驶的路上,嘈杂的车流声盖住了人声,她不得不努力去分辨对方说的话,以免自己漏听了什么。
  十分钟后,白恬挂掉电话,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诸事不顺。”她又念叨了一遍,然后长叹一口气,打开冰箱开始做早餐。
  简单地煎了一个荷包蛋,热了半杯牛奶,再从冰箱里翻出快要过期的三角饭团放进微波炉里,白恬端着餐盘和杯子走进客厅,在小方桌前坐下,然后打开了电视看新闻。
  财经频道的新闻已经结束,她随手换了个台,听到微波炉响起,连忙跑过去拿出饭团。
  金枪鱼的香味扑鼻而来,白恬小心撕着包装慢慢走回客厅。
  “……近日,备受争议的电影《歌女》被爆撤档。该片导演何选在今日凌晨四点,发微博证实此事。并宣布,将无期限终止与该片主角演员的合作关系,业界纷纷猜测,电影撤档一事与该演员有关……”
  白恬戳破荷包蛋,看着里面流出的金黄色半熟蛋液,突然觉得没了胃口。
  电视只是一台机器,不会因他人的情绪而自主变化,所以电视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经过本台记者的多方采访,终于联络到一位电影片场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向记者爆料,称该演员因不满剧本的剧情设计,拍摄工作的百分之六十都由替身完成,并且无故旷工两次,导致拍摄工作无法进行,损失惨重。更有知情人士联络本台记者,声称曾亲眼目睹该演员在后台与新人演员发生争执,并殴打对方……”
  白恬一把拿过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荷包蛋已经冷了,她几口塞进嘴里,机械地咀嚼着吞下,然后端起牛奶一口气喝光,起身收拾好餐具走进厨房。
  水龙头放着水,白恬拿起盘子洗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忘了挤洗洁精。她按了按旁边白色的瓶子,挤了半天也没挤出来,拿起来摇了摇,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但她面无表情地晃着瓶子,一次比一次用力,最后干脆扯掉盖子,才总算倒出来一点残留的洗洁精。
  沉默地洗完餐具,擦干放回橱柜中,白恬甩了甩手,后退一步靠在料理台边上。
  睡衣裤兜里的手机震了震,但她站在原地,像是没有听到。
  一分钟后,手机又震了起来,这一次是来电提醒。
  白恬用冰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醒了醒神,然后掏出手机接了电话。
  “阿远,你出门了?”她的口吻一派轻松。
  对方也没听出异样,依然用爽朗的声音道:“要我来接你吗?”
  白恬抬起头,揉了揉眉心,才略带歉意地回答道:“抱歉,今早上接到了临时通知,我被安排去S市批试卷,下午就出发。虽然我已经请过假了,但是主任说这次人手不足,实在是没有办法……”
  那边的人顿了顿,反而安慰她:“没关系,机会多得是,我把机票改签一下就行了。你别不开心啊,小事一桩嘛。”
  白恬勉强扯出一个笑来,语气里很是愧疚:“麻烦帮我跟你家里人道个歉,第一次见面就爽约,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我妈这两天忙着学跳舞,过几天又要跟着夕阳团去泰国旅游,乐子多得是呢,你不来正好让她多玩几天。”
  白恬听着他沉稳的声音,心里的烦躁也散走了一些。
  她点点头,一边听着电话一边走回房间里,准备开始收拾东西。
  “诶对了,你是去S市?”那边的人突然问。
  “是啊,怎么了?”
  叶黎笑了起来,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先将蓝牙耳机的声音调高了点,然后点开支架上的手机看了一眼,道:“真巧,我姐说她这几天待在S市,给自己放个假。”
  白恬愣了下,有些茫然地问:“你还有一个姐姐?好像没有听你说起过她。”
  叶黎也愣了一愣,他想了一下,才失笑道:“我好像是忘了告诉你。”
  “其实不是我亲姐,是我继父的女儿。”叶黎双手握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路,慢慢道:“前几年我继父去世后,她就很少回家了。我跟她平时也不怎么联系,加上她工作很忙,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白恬看着昨晚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干脆拍拍睡裤上的灰,然后坐在床上认真听了起来。
  “这次也是难得收到她消息,说自己放假在S市休息,我原本还想说让她这次回趟家,你们也能见一面。”
  “听起来你们的感情还不错。”她听着,忍不住感叹。
  叶黎是个开朗简单的人,相处久了,白恬能轻易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一些东西。
  电话那头的人却说:“其实以前我们关系很不好,不过那都过去了,现在我只知道,她是我姐,是我除了我妈以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他的语气难得认真,白恬觉得这些话里隐藏着很多故事,但都是她不知道,也不该去窥探的事情。于是她坐在床上晃了晃腿,问道:“所以,你也要去S市吗?”
  “不愧是你,总能猜到我在想什么。有句话叫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跟她说一声,这次就先在S市见面吧。下次再找个时间去见我妈,这样你也能轻松点。”
  白恬没有什么意见,她也觉得见“姐姐”比见“妈妈”的压力要小很多。
  “那就改签机票,去S市吧。”
  一锤定音。
  S市是一个好地方,也是无数年轻人所向往的大城市。
  但是对白恬来说,如果可能的话,她打算一辈子都不再踏足这个城市。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当白恬跟随着一群同事登上前往S市的飞机时,她没有想过,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旧地重游,会给自己好不容易步入正轨的人生带来什么。
  她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里感叹着“诸事不顺”,然后又一次为自己的妥协调整好心态,平静地看着飞机窗外的厚厚云层,等待抵达目的地。
  身旁的同事们笑着在聊什么有趣的事,但白恬走了神,没有听清。
  她脑中的思绪飞快地跳跃着,几个回合后,停在了不久后将要到来的会面上。
  叶黎的姐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白恬忍不住去想。
  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那两个人大概是不相似的吧。白恬撑着头,心里突然有些忐忑。
  她的性格好相处吗?她会不会不喜欢自己买的礼物?又或者,不喜欢自己这个人?万一真的发生了这样糟糕的情况,她要怎么处理比较好?
  白恬想着想着,竟然有些困了起来,不知不觉地在座位上睡了过去。
  “有一株向日葵开得很好,它在风里轻轻摇曳,这会让我想起你。”
  站在水池里的少女背着光,微微侧过头来。她好像笑了笑,逆光之下却无法看清。
  “但我又很快察觉,我想起你,与向日葵无关。”
  水池中湛蓝的水流因着少女的缓慢前行而层层飘荡,每一个涟漪都伴随着哗啦的水声,在空旷的世界里回响。
  “而是因为对你上瘾的,我自己。”
  少女停在咫尺之遥,弯腰捧起池水,浇在了日光折射出的光晕之下。水流从那修长的指间泻下,影影绰绰之间,她突然抬起了头,看向自己。
  “白恬。”
  “白恬,醒醒。”
  白恬睁开眼,双眼里缓慢地重新聚焦,又怔了几秒,才彻底清醒过来。她点点头,拿起自己的贴身物品坐直了身。
  机舱中响起甜美的播报声,周围的人三五成群地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熟睡的人也都醒了过来,为抵达目的地而长舒一口气,或是兴奋或是喜悦。
  白恬在一片嘈杂的人声中,显得沉默且格格不入。
  “我回来了。”她无声说着,垂下眼隐藏了情绪。
  我美梦与噩梦开始的地方。
 
 
第2章 坏学生与优等生
  S市第七中学的初三毕业典礼结束得很早。
  本校的学生大多选择直升高中部,因此学生们也没有太多离别的不舍,约好高一开学再见之后,就三五成群地离开了学校。
  夏天的烈阳让人避之唯恐不及,不到一点,初三的教学楼里已经空荡荡了起来,连老师们也都不见了踪迹。
  因为迟到而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里的白恬苦不堪言,她垂着头站在秃顶的胖老头面前,听着他唾沫横飞没完没了,心里数着他目前为止到底重复了几次“太不像话”四个字。
  “你真的太不像话了!”
  白恬默默在心里再加了一个“1”。
  “你平时迟到早退也就算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还想不想拿毕业证书了啊?”
  李老秃气得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办公室里的风扇年久失修,一边转动一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他心烦意乱。
  抱着一叠文件夹的人站在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脆生生地道:“报告,我可以进来吗李老师?”
  李老秃转过头看去,脸上立刻露出笑来,他放下茶杯,招招手,道:“进来进来,你怎么还没回家啊?”
  声音温柔得像是见到了校长的女儿。
  白恬悄悄侧过头瞥了一眼,又缩回头。
  哦,还真是校长的女儿。她在心里腹诽着,面上却是一副乖乖认错不敢吭声的样子。
  李老秃看着踏进办公室的人将资料整整齐齐放下,又礼貌地跟他道别,他应了一声,眼里满是欣慰。
  等一回头,看见这个让自己不省心了三年的小兔崽子,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赶紧拿着你的毕业证书给我麻溜地回家!”李老秃一把拿过桌上的红色证书递过去。
  白恬连忙接过来,怯生生地道完谢,就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李老秃看着她这一副弱小可怜的样子,要不是三年来早已摸清了她表面装乖实际上最爱调皮捣蛋的性子,真会被她给蒙混过关。
  “站住。”
  轻飘飘两个字就把已经挪到门口的白恬给吓住,她抖了抖,转过头来可怜兮兮地问:“还有什么事吗李老师?”
  李老秃听着这称呼,冷笑一声,慢悠悠地道:“等高一开学,你再迟到一次,我就让你去升国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