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近代现代)——倔强海豹

   《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作者:倔强海豹
  文案
  【阅读指南】
  人间富贵花受X偏执蛇精病攻
  苏乔穿越后,有钱有貌,什么东西都招手既得。
  除了高中时候,那个出生贫寒,却长得比流量明星还好看的高冷学霸。
  苏乔费尽心思把人追到手,谈了三年,睡完就腻了。
  “抱歉,就算你努力一辈子,都赶不上我的出生点,我们不适合,分手吧。”
  他以为这辈子他们不会再碰上,哪知道,几年后家族破产,他被迫中止学业回国,求收购他们公司的总裁网开一面。
  那坐在黑色皮椅上,年纪轻轻就已经登顶财富榜首的冷峻青年竟然是他初恋男友?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苏乔猛然发现,他其实穿成了狗血总裁文里,有眼无珠,下场凄惨的炮灰男配。
  【想把你千刀万剐,更想把你捧在手心。】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乔、贺知瑾 ┃ 配角:预收文→《我和替身渣攻恋爱后,白月光回来了》 ┃ 其它:
 
  作品简评:
  苏乔是个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什么东西都招手既得,除了高中出身贫寒的高冷学霸,苏乔费尽心思追到手,毕业毫不拖泥带水的分手,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却没想到六年后家族破产,他被迫求收购公司总裁网开一面,那个年纪轻轻就登顶财富榜首的冷峻青年居然是他的初恋男友……
  本文文风轻松,风格诙谐,主角脱离温室,在攻的推波助澜下淬炼成长,最终看清自我,事业爱情双丰收,是一篇酸酸爽爽的小甜饼。
 
 
第1章 
  “少爷,你在这吗?”
  手电筒的光亮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扫了一圈,黑暗里苏乔闭了闭眼睛,掩饰泛红的眼圈,站起身来,“何叔,我在这。”
  何叔松了一口气,“少爷,是家里住的不习惯吗?”
  苏乔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声音里刻意带笑,“没有,我来找一样东西。”
  “找到了吗?现在已经两点了,你要再不回去,老爷和夫人会担心。”何叔走近了他,担忧的看着他。
  苏乔弯腰,伸手从地上捡起一张全家福,“找到了。”他擦了上面脏兮兮脚印,小心翼翼的装在上衣口袋里,泰然自若走出了这幢奢侈华丽的别墅。
  门前的石阶上,他回头看了一眼。
  这是苏乔住了十八年的地方。
  金黄的路灯下,葱郁的爬山虎荡漾在白色的墙壁,门口种了两颗银桦树,那是他出生那年苏父亲手种的,希望他像这两棵树一样生机勃勃,茁壮成长。
  可是如今,种下这棵树的人面临入狱,苏家这座大厦也在短短半个月里散为灰烬。
  一个月前,苏乔还是留学生圈里呼风唤雨,众人追捧的公子哥,现在却不得不背负起整个家族的债务。
  曾经的容城首富破产了,负债六个亿,苏父在拘留所前途未卜,而苏乔的母亲,那个优雅温婉的女人,整日郁郁寡欢,愁眉不展。
  他的堂弟堂妹,依附苏家的势力,锦衣玉食大半生,现在也沦落为无业游民。
  树倒猢狲散,商场上没有朋友,这半个月苏乔几乎求遍了苏父的每一个朋友,但无一例外的袖手旁观,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蚕食苏家曾经的市场。
  在困境陡然崩临的时候,是何叔收留了他们一家,收留了曾经的主顾。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这位老管家早将自己当做了苏家的一份子,哪怕明知道苏家已经不是那棵大树,是人人都害怕沾染上的穷困瘟疫。
  可他还是对他们一如既往的尊敬,现在的出租屋,也是何叔为他们租下的。
  苏乔不是要来这个家找东西,他只是有些喘不过气来了,无法面对苏母的眼泪,需要一个地方让他冷静冷静。
  曾经,没有任何人对他有要求,他有着优秀的可以继承家业的哥哥,作为养尊处优的小儿子,他的职责是哄父母开心,承欢膝下。
  现在哥哥在国外奔波筹钱,想办法把苏父捞出来,苏父想的也是……找个出色的经理人,建立完善的基金制度,从来没有人想过要苏乔挑起家业。
  但是,明天他却要担起整个家族的重任,去跟收购他们公司的总裁谈判,去求他网开一面。
  作为接手人,只要他不追究,父亲曾经的经济犯罪就不会被起诉,就不会入狱,家族的债务也可以得到微微的喘息。
  但怎么可能,谁会损坏自己的利益,去同情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和他的一家子?
  光是想想就很可笑。
  可为了母亲,为了苏家,他却不得不如此,去卑微的乞求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期望。
  他再也不是那个任何事情都有苏家站在面前,任何时候都有父亲庇护的小少爷了。
  苏乔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能让关心他的人担忧,将外套脱下盖在何叔佝偻的肩上,笑道:“走吧,我们回家。”
  初秋的上午,纵使天晴烈阳,也泛着刺激的寒意。
  苏乔穿的廉价的T恤,套着一件牛仔外套,曾经价值不菲的毛料大衣,都全部贩卖出去换作生活的希望,进入到曾经的苏氏大楼那一刻。
  种种目光如芒刺背。
  他很少在苏氏出现,但他长了一张,任何人只要见过就会记住的脸。
  六年的留学生涯,他之所以能混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因为有钱,会把孩子送出国,尤其就读名校,哪有家庭条件不出众的。
  实在是,因为长相出挑,唇红齿白,俊朗朝气,又有一副长腿窄腰的好身材,多次有经纪公司问苏乔是否有出道做明星的愿望。
  那个时候他高高在上,对演戏这件事没兴趣,从来没想过走这条路。
  一时间,窃窃私语四起。
  明明大楼里暖气扑怀而来,苏乔却感到了比楼外寒风更大的寒意,他面无表情,腰背挺直的像战士,径直的走向前台。
  “麻烦一下,我找贺总。”
  前台抬起头来,多看了他几眼,“有预约吗?”
  苏乔手肘搭在金属的柜台上,压迫性的盯着她,“我是苏立华的儿子,苏乔。”
  前台表情不大好看,拿起了电话,说了几句挂断了,“贺总现在开会,请你去会客厅稍等。”
  苏乔松了一口气,至少愿意见他,还是有一丁点希望。
  他已经做好了苦求秘书的准备,求人这件事他这半个月来已经驾轻就熟,大不了成为他们发在朋友圈里的笑料。
  反正……他也看不见。
  会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两个愁容满面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文档,和苏乔一样的目的。
  两个男人同病相怜,相见恨晚,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上了。
  “这贺知瑾真有能耐,短短五年,带领吴东集团爬上了华国财富榜的前十……”
  “杂志社管他叫新时代先锋,投的公司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
  “私生子,贺家老爷子生的儿子就这一个成器的。”
  “我见过他,很年轻,青年才俊。”
  苏乔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贺知瑾这个名字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但他没多在意,翻看的手里的资料,复习着求人的流程,心里兵荒马乱,一点底都没有。
  六个小时之后,会客厅只剩下他一个人,秘书敲了敲门,苏乔上了专属的电梯。
  偌大的办公室中,落地窗折射着阳光,苏乔跟着秘书走了进去,先入眼是一个肩宽背直的侧影,男人穿着质感很好的深蓝衬衣,领口的扣子开了两颗,随性又性感。
  衬衣的袖口挽到了手肘,手臂修长,肌肉流畅漂亮,手腕上戴了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表盘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他坐在黑简约的大办公桌后,真皮的黑椅并没有因为苏乔到来而转到正面,沉静的看着落地窗外。
  “贺总。”秘书轻声叫了一声。
  男人回过头来,露出一张过分好看的脸,眉目漂亮,皮肤偏白,日光下一双黑瞳深不见底,冷冽逼人。
  苏乔全身的血液一瞬间凝结,全身僵硬,心跳骤停,和石化了一样。
  那是他的初恋男友——赵琛。
  经过六年打磨,赵琛褪去了青涩的气息,从一个少年,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完全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两人的视线交织,贺知瑾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停顿了一秒,毫无波澜,下颚一抬,示意苏乔坐下。
  苏乔强作镇定,如同提线木偶,僵硬的坐在柔软的黑色真皮沙发上。
  他的脑袋里轰隆隆的,只有两个字。
  完了。
  那个一穷二白,指哪打哪,言听计从的初恋男友,居然摇身一变,变成吴东集团的贺总。
  还记得那天天上下着大雨,淋得全身湿透的男人,赵琛,不,现在应该叫贺知瑾,那双眼睛冷冷的盯着他说:“苏乔,你一定会后悔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苏乔真实的印证了这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  海洋馆开张了,前三章留言给大家发30个红包!
 
 
第2章 
  贺知瑾会帮他吗?
  苏乔的心跳快的像打鼓,秘书倒了一杯待客茶,他摸着温热光滑的被壁,忐忑不安。
  贺知瑾端起咖啡杯,风度翩翩的抿一口,视线停在薄薄的笔记本,一丁点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苏乔,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苏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嘴唇深深抿成粉色的线,“赵……”
  贺知瑾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
  “贺总。”苏乔识相的改了口。
  他走过去,把手中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
  秘书退了出去,贺知瑾拿起桌上的文件,抽出一沓洁白的纸,从容淡定的翻看,摁在文件上的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对于这双手,苏乔记忆深刻。
  冬天跑了两条街只为他买一杯奶茶,冻的手都没有知觉,那个男孩还看着他温柔的笑,可现在,同样的一双手,翻云覆雨,掌握着他们全家的生死。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气息,“贺总,这是我家公司近三年的财务报表,根据以往的数据显示……”
  贺知瑾阅览文件,声音如水一般冷静沉着,“我不会赦免这笔债务。”
  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苏乔不意外,当初他分手的手段激烈,贺知瑾不愿施以援手是情理之中。
  可是他没有后路了,贺知瑾是苏父唯一的希望了,六个亿的债务量刑至少数十年,苏父是个文化人,锦衣玉食半辈子,能不能扛过牢狱之灾还是一个未知数。
  他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往下压了压,拉近两人的距离,几乎能感觉到贺知瑾身上的温度,清晰有力,“贺总,只要给我们三年的时间,我父亲能拿回容城30%的市场占有率,到时候我们公司一半的股份全是属于吴东集团……”
  贺知瑾侧过脸看了他一眼,微微眯起的眼睛透着冷冰冰,“吴东不是慈善机构。”
  苏乔心里没有底,胸口沉甸甸的,越到这个时候越镇定,他抛出砝码,“这是赌一个未来,苏氏资不抵债,能拍卖的都已经拍卖了,我们家无论如何也拿不出六个亿。”
  贺知瑾点了点桌面上的文件,“苏氏持续经营价值不高,只有品牌有些许价值,三年翻身真是天方夜谭。”
  “贺总……”苏乔话还没有说完,贺知瑾摁了桌上的方形按钮,淡定的吩咐道:“周秘书,送客。”
  六个亿不是小数目,贺知瑾的态度强硬,苏乔明白机会小的渺茫,但是他必须抓住这微不可见的机会。
  苏乔猛的低下头,鼻尖几乎要挨到贺知瑾的脸上,温热的呼吸交织,荡开一阵热流,低声说道:“贺总,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
  贺知瑾漫不经心,丝毫不受影响,“是吗?”
  苏乔点点下颚,嗅到了贺知瑾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慢慢的说:“你像我的初恋男友。”
  贺知瑾嗤笑一声,眼角露出嘲弄的冷意,“苏乔,你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叙叙旧。”苏乔锲而不舍的打最后一张感情牌,穷途末路也顾不上羞耻心,“还记得我送你的胸针吗?”
  贺知瑾优雅从容的侧过脸,“有这件事?”
  苏乔嘴角一勾,低声道:“圣诞节我送你的,那天晚上也是我们的第一次,你说……”
  他的手指抵在了贺知瑾胸口的位置,感受心脏的起伏,一字一顿,字字坚定,“你永远无法拒绝我。”
  骄纵的人往往对自己的魅力都很自信,哪怕对方曾经被他一刀插在胸口,他们仍相信对方对自己旧情难舍,往往……对方的确放不下他们。
  周秘书站在门口看了看,懂事的关上了门。
  贺知瑾挑挑眉,无所谓似的看着他,“时间太久,不记得了。”
  苏乔笑了一下,两人贴的极近,“我一直记得,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贺知瑾的一顿,啼笑皆非,“苏乔,你觉得自己值六个亿?”
  苏乔只能豪赌一把,孤注一掷,他低下头凑近了贺知瑾,嘴唇缓缓向贴了过去,甚至感觉到贺知瑾起伏的呼吸。
  贺知瑾一动不动,深深的看着他,触碰到的一瞬间,贺知瑾冷淡的侧过脸,温热的吻落在了脸颊上。
  苏乔眨了几下眼睛,眼中有狡黠,“你想过我。”
  “苏乔,你在做梦。”贺知瑾嘴角轻扯,低低的笑起来,“你以为我还会喜欢你?”
  贺知瑾如果不肯帮他,苏乔真的走投无路了,苏母的眼泪,即将锒铛入狱的父亲,这些如同苏乔脖子上套着的绳索,窒息的感觉紧紧束缚着他。
  苏乔必须牢牢抓住这次机会,他站直了身体,眼眶微微发红,“你如果不肯帮我,我只能去……走其他路子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