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瘸子(近代现代)——无边客

   《小瘸子》作者:无边客
  文案
  叶河清左腿是瘸的。
  小瘸子除了腿瘸了,模样可真漂亮,搁谁谁稀罕。
  一天,霍桀跟他兄弟开车经过:“桀少,你看那瘸子真好笑。”
  霍桀余光扫了扫,大概是小瘸子被人堵在角落里让人欺负了,冷冷地:“哦。”
  某天还是霍桀开车跟他兄弟经过,这次不用兄弟开口,霍桀一脸戾色:“妈的敢欺负老子的人。”
  ——
  霍桀指着落下的树叶,让叶河清数一数。
  “一、二……唔。”话音戛止。
  亲一下,亲两下。
  霍桀:“叶子落下多少片我就亲你多少次,小河,你知道我的心意了吗?”
  ——
  偶尔间叶河清觉得他的生活只剩黑暗,混沌得不见一丝光。可就是这时候,暗影中劈出一抹亮眼瞩目的红色,像一团的火焰,义无反顾地席卷着他。
  ——
  霍桀展开他的掌心,缓缓写下:眼前人是心上人,我的心上人是你。
  ——
  护短.睚眦必报.帅气攻X貌美.心善.心有太阳.小可怜瘸子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河清、霍桀 ┃ 配角:新文《omega离婚后》《我死后变成你心里的白月光》求收藏啦 ┃ 其它:
 
 
第1章 
  刚进初夏,天就开始闷热。一场雨过后,空气凝固着一股潮湿黏腻的气息,大清早把叶河清从睡眠中闷醒。
  头顶的叶片吊扇发出咔咔的声响,他捋直汗湿后微微卷起贴在两鬓的头发,掀开搭在肚子的小薄被子,身体一侧,两条腿垂直,脚放在干净的水泥地板上,水泥地略微冰凉。
  脚的肤色泛着常年不见光的白,脚指甲剪得干干净净,一个个脚趾头圆润可爱。
  袜子套好,穿鞋子时叶河清的动作换到左脚不由自主地放轻,站起身一走,才看出他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齐,左腿是瘸的。
  叶河清轻手轻脚地进了卫生间,墙皮脱落得七七八八的墙面上,正挂着一面四四方方的镜子,映出一张比常人稍显苍白的脸。
  脸型小,抬脸就是下巴尖,唇色淡,挺挺的鼻梁上有一双不得了的眼睛。
  看人先看脸,尤其是眼睛。
  叶河清生了一双狐狸眼,眼形微弯,眼尾稍挑,天生就含笑,露出一丝丝的媚气,真笑起来,就像只小狐狸。
  偏偏叶河清从来不是勾人的狐狸眼,他长的文弱,面向温和乖静,倒像那种给人好欺负,想豢养起来呵护,又时不时拎出来逗玩的温顺弱狐狸。
  说得再通俗点,他这副样子让不怀好意的人看了就想包养。
  叶河清慢慢收起茫然的神色,他正起目光,敛去眼神释放的媚意后,牙膏挤在牙刷头,动作起来脸颊两边轮流微微鼓起。
  刷完牙洗过脸,叶河清看自己精神了,才转身出去,推开另一间房门。
  房间里的摆设寥寥无几,扇叶哗哗转出声音,一张床上有个人半蜷缩着背对他睡觉。
  叶河清没把对方惊扰清醒,站在床边看了会儿人,才把对方踢到小腿的被子向上一拉。
  叶河清替他盖好肚子,小声说:“小照,我去上班,你别睡太久,记得起来吃早餐。”
  床上的人稍微一动,低低地应一声,之后等叶河清出去,这人也没动过半点。
  不大的客厅因为家具少显得空旷清冷,叶河清望着泛旧的墙壁叹气,年轻稚嫩的脸上布着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忧愁。他坐立不安地把早餐吃完,出门前不放心地徘徊在房门外探听里面的动静。
  “小照,我出去了。”
  房内的人又应他一声,叶河清转身离开,把门跟窗户都锁的好好的。
  叶河清所租住的地方,坐落于樊城的城乡结合区域,四周高楼大厦林立,玻璃窗泛着冰冷的光,唯独圈出这块格格不入的地方。
  房子矮平,多是当地人自建给外来人口务工租住,这片区域的房东性格为人不错,租金便宜实惠,叶河清所租的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旧,好在打扫打扫还是干净的,晚上把门窗关紧,不会有蟑螂此类的虫子飞进屋。
  务工人员出门早,叶河清出门时周围格外安静,等穿过小城村的范围,就是一条窄长的巷子。
  巷子两侧由红砖黑砖铺成两面长长的墙壁,墙面爬满郁郁葱葱的爬山虎。经过春天绵密的雨水浇灌,爬山虎长势繁盛,夜里下过雨,葱绿的叶丛滴着水珠,穿在巷子行走,给人一种阴凉潮湿的感觉。
  叶河清来到樊城起,在小城村住了三年。几百个日夜,眼前这片看似望不到头的爬山虎墙,成为他回家途经的唯一道路,也由此喜欢上这一片阴阴凉凉的植物。
  出了巷子口,三叉路交汇着繁华的城区。早晨是工作高峰期,交通路况排出几条长龙,叭叭的车鸣与安静的巷子隔绝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叶河清刚从安静的世界出来,他拐着微微瘸的腿靠在树荫底下耐心等候,树底铺了不少落叶,他仔细地默数,等周围的车辆清散了才继续走。
  与此同时,几条车流长龙里,有一辆车的车牌号尤其瞩目显眼,排得整整齐齐的五个数字六,叶河清微微眯眼,迎着晨曦看清楚闪光的车牌,心想还挺有气派的。
  挺有气派的车里头坐着三个年轻男生,前排一个阳光俊朗,一个斯文清隽。
  霍桀靠在车后座假寐,耳上挂着耳塞,红色的宽松休闲短袖隐约勾勒出青年人矫健年轻,充满力量的的身躯线条。
  车前头充当司机的阳光俊朗伸手对着方向盘不轻不重砸了一拳,樊城初夏的气温就有三十度了,小伙子心浮血躁,嘴里抱怨一早交通就拥堵成这样。
  霍桀懒懒地掀开眼皮,没应。他身边另一位面向斯文清隽的男生点头,不急不躁地评论天气确实影响人的情绪。
  司机徐司礼看见霍桀一副恣意随性的表情,啧一声:“阿桀,要不你来开车?”
  依然得不到霍桀回应,徐司礼不服气的转头问那位斯文清隽:“小雪,你来?”
  淡定从容的斯文清隽一秒破功,脸上的淡定出现几丝裂痕,陆飞雪面色不愉:“别叫我这名字。”
  徐司礼哈哈地笑,陆飞雪想改名字想很长时间了,不过他妈不准,不得不顶着这女气的名字过了二十年,也是不容易。
  “交通得堵到什么时候啊,烦,这个点我们该在篮球馆了。”徐司礼闲着也是无聊,干脆降低车窗,视线无聊地向外扫,目光忽然一停。
  徐司礼像发现什么稀罕事,下巴一直对外边某个方向点:“你们看树荫站的那个人,不就是前两个月网上火过一段时间的瘸子啊。”
  小瘸子在树荫底立得笔直,白色的衣裤裹着单薄的身躯,光照下散发淡淡的光辉,像一株遗忘在喧闹城市里的野百合。
  野百合察觉似乎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霍桀漫不经心的视线扫过去,正对上叶河清的目光,彼此默契错开。
  陆飞雪不长不短的嗯了一声:“是那个瘸子,看过去脸真的不错,网上放出来的图片和视频看来没处理,难怪这么受欢迎。”
  徐司礼叫霍桀也看看,霍桀掀开眼皮,意思意思地又看了一眼,没记心上,意兴阑珊,明显对这类小白花的款不中意。
  两个月前,叶河清在微博上成为火热一时的网络红人,起因是他给一家客户送了外卖,被客户妹子把视频拍下来传到微博了,那位妹子刚好是个认证过,粉丝量好几万的黄V用户,不少粉丝看到视频相继转开。
  之后妹子的微博转发评论数量疯涨,网友们大致都在夸叶河清,虽然也有些评论质疑是他在炒作,但这些对叶河清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
  因为这事,他在所负责的C区变成出了名的外卖送餐员,自己埋头勤勤恳恳送外卖,而客户在外卖餐的订单备注里,大多指名道姓的点他送,加重了不小的工作量。店里点餐的客户多起来,店长对他愈发看重,总之叶河清加薪了。
  能加薪,对叶河清总体来说就是件好事。
  叶河清身体残疾的缘故,大部分店里的员工对他还算照顾,也有一小部分人看他不顺眼。刚到店里,在换衣室门口不免听到有人闲言碎语。
  “今早的单子那么多,都指名道姓的要那个瘸子送,你说他就剩一条腿,能送的那么多吗?让店长把单子分给我们,又说怕客户不乐意。”
  另外一人哂笑:“算了算了,谁让人家脸长得好,跟个狐狸精似的,你看前段时间网上的评论怎么说?一个男的被网友夸成小狐狸,我听着都臊。狐狸精是干嘛的,不就是勾引人当三的,这话居然能夸出口?实在匪夷所思。”
  叶河清安安静静地听着,抬手敲门,在几个人惊讶又刻意避开的眼神中,走到自己的柜子前打开,取出要换的衣服。
  他走路不快,尽管一条腿瘸着,但迈开的步子很稳,脊背挺成坚韧的弧度,好像没把这些人的话放心上。等叶河清换好衣服出了更衣间,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你说他是瘸了还是聋了,咱们刚才的话他肯定听清楚了。”
  “装的呗,不然他能怎么样?”
  “店长看重他,万一他在店长面前说我们坏话咋整?”
  叶河清没多余的心思在背后乱嚼别人的舌根,他在的这家餐饮店每天八点半开始接受订餐的单子,最近天热,店里销售的甜品非常受欢迎,叶河清每天就送这些订单,优先那些备注点名叫他送过去的单子,数量太多,店长找了名员工跟他搭伙送。
  结果今天跟他搭伙的同事因为老婆生病,估计要请半天假陪老婆去医院。
  叶河清听着电话那头的同事一直道歉,弯了弯眼睛:“没关系,我自己开车去送一样可以的,倒是老周哥你要好好照顾嫂子。”
  他的左腿的确不方便,但还不至于不能开车。叶河清跟店长要了电瓶车的钥匙,拎着打包好放到箱子里的外卖去开车。
  晨间凉爽的风拂开散在他额前的碎发,叶河清微眯了眼,这时经过路边的一辆车,车窗开着,里面的人对着他的方向吹起一记口哨。
  叶河清定睛细看,是早上见过的那辆车,车牌号印着醒目的五个六。
  还吹口哨,真轻浮。
  ※※※※※※※※※※※※※※※※※※※※
  开文啦,走过路过的小伙伴们喜欢的话收藏支持一下啵!
  发生在初夏的故事,大概像现在六月起的天气,有个好看的小瘸子(受真的瘸),还有个总是穿红色衣服耀眼炽目的大帅比攻。
  文章依旧有小可怜出没。
  不晓得送啥子奖励,评论都有红包,么么哒。
 
 
第2章 
  车上,徐司礼刚对小瘸子吹去一记口哨,陆飞雪一哂:“神经病。”
  徐司礼被真情实感的三个字里激得头皮直竖:“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别说,今天第二次碰到小瘸子,指不定真是缘分。他的长相类型我还真的喜欢,人家又不是整的,纯天然,容易激发男人心里的保护欲!”
  “你真情实感第几个了,上一个不才分手两天?上上个还是前一个月的事,哪来那么多真情实感。”
  徐司礼哑口无言,但他觉得小瘸子和那些人看着就不一样,他寻求认同感,三个人里一向霍桀说了算,于是徐司礼头一扭:“哥,我要是追小瘸子你没意见吧。”
  霍桀随手拨了拨头发,漫不经心地嗯一声。
  “那我改天把他约出来吃饭,如果成了,小雪你可不要瞎说话。”
  正午的天,阳光直晒得人晃不开眼。樊城绿化环境好,蝉声一阵接一阵,热浪翻涌,阳光底下站久了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叶河清送完上午的单子,带着一头汗,去水池边用水洗脸降温。
  他进去的时候已经站着几个人抽烟,餐厅有规定任何职工都不能在这里抽烟,眼前的人叶河清依稀记得有个是通过关系户塞进来的,也就是吊着眼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他的人。
  老周哥对他千叮万嘱,遇到这些人能避就避,残疾人找工作不容易,叶河清不想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他匆忙洗了脸,目不斜视地离开。
  身后的人迫不及待的议论:“妈的,你们看到没,屁/股真翘。”
  “腰比娘们的还细,他真是个男的?”
  “他不就剩一条腿么,瘸了的那条,以及另外一条也许压根没有?”
  人群发出一阵猥琐而奇怪的笑:“要不你去扒了他的裤子看看?”
  叶河清收起温顺的表情,镜子里的自己目光清清冷冷,狐狸眼宛如两弯冷月,巴掌大小的脸紧绷,显得不易近人。
  门外来了人推门,叶河清重新换回温和的神态,进来的人与他年纪相仿,早早出来打工,没少受过冷嘲热讽,于是也挺看不惯店里某些人背后对叶河清说三道四的话。
  “那帮人什么难听的话都随便捏造出来中伤你,要不你跟店长说说?现在你成了网上红人,假如把事情曝光出去,别人一口一个唾沫都能淹死他们。”
  青年愤愤不平,叶河清却显平静。他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与镇定,说:“你别生气,这些口头上的话没有对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对方又是关系户,和店长说也起不到做大的效果作用,闲言碎语在哪都会发生,不值得曝到网上。”
  青年继而抱怨世道不公,人分三六九,叶河清波澜不惊地听着,等过了午间休息的一个小时,他还得继续去派送单子。
  叶河清目前是店里每天接到最多单子的外卖员工,一切只因为他有一张客户喜爱的脸,还有部分客户纯粹是跟风效果所致。
  因为单子多,店长顾及过他的腿不方便,曾把指定他的单子派送给其他外卖员,结果过去送餐的员工被客户投诉了,一个投诉对他们这群送餐的外卖员影响很大,投诉一次就要被罚款,因此没人敢再乱接他的单,叶河清每天至少一百五十个单子起步。
  他的腿承受不了每天不间断地工作量,于是店长才给他分了另外一名送餐同事,让他们两个人轮流开车。今天叶河清的搭伙同事请假,他自己开了一上午的车,左腿隐隐有些抽疼,趁休息一直揉,脚微微发麻。
  午后的工作继续,叶河清上午穿的工作服汗水泡湿了不能再穿,临时和交班的同事借来一件刚洗干净的换上,高温的气候环境下,室外如同一个巨大的蒸笼。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