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第一心理师(玄幻灵异)——水镜天

  而另一边的文仙官们,则瑟瑟发抖,各个噤若寒蝉。
  仙帝看得那是一个气,连看都不想看一眼那群涂脂抹粉的文仙官们了。
  “无极上前听旨意,”他看着那个一身傲骨,腰背笔挺地跪在武仙官最前列的人,突然开口道,“朕赐你战神称号,望你能继续守卫我仙界,为我仙界开疆辟土。”
  “……臣遵旨。”所以,吵啥呢?安安静静不也能什么都有了?
  解决完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天帝才把目光落到无极身后之人身上。
  “你说的人就是他?”
  “是!”
  “嗯……”天帝捻了捻胡子,上下打量着那头低得不能再低的人,“……宁子思,你抬起头来。”
  宁子思正一心二用地看身后那名武官的官袍上的小电影,此时正放到战争镜头。估摸着这身官袍是记录这名官员建立的大小功勋的,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充满个人主义风格的漫威英雄电影。他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有人点了他的名。
  他立刻就抬起了头,露出一张面带微笑的安静美男子.jpg!
  天帝看了一眼宁子思侧前方的无极,含蓄地点头:“五官倒是长得端正。”
  “请仙帝赐婚。”无极稳稳地道。不顾他此刻说出的话,骇翻了一天庭的仙官。
  天帝心里头一叹。这座万年冰山在申请书的最后说要他赐婚,对象还是个男的!这天界不是没有听闻过有谁好男风什么的,但从来都是捂捂掖掖的传闻,当事人若是听到有谁在传他那事儿,铁定是脸一番,挑战书就扔过去了。哪有这样明目张胆走在一起,还要他这个天帝在天庭之上当众赐婚的啊!
  作为一个开明的帝王,他是觉得这纯粹是个人喜好问题。又不是要让他上,对吧,人家关起门来的事,有什么好不能接受的。
  原本在这两天里,他都已经跟无极私下交流过好几次了。这个当众赐婚,若是个女的,那倒也还好。毕竟封了战神,再来个赐婚,那可是喜上加喜,没有谁会说不好。但是换成男的吧……总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那么明着来好,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的。但是那小子却来了句不安小家何以安大家。言下之意,如果不把这事情解决了,他以后就不上战场了。那可不成!他的实力摆在眼前的,这么好的能力,怎么能不为仙界出一份力呢!
  所以,赐婚……那就赐呗!凡是都有第一次。仔细想想,多元化其实也挺好的。而且当初不尚男风主要是因为那样会导致新生儿的出生率降低,仙界在百万年后会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稀少会导致仙界社会动荡,还有可能会被其他界给吞并。但现在不会了,只要下界源源不断有人飞升上来,这个问题就不会有,而且人口若是过多,还会导致资源紧缺,社会依旧会动荡。所以,这次的大功臣提出的男男结合一事,也将成为一个抑制人口过度泛滥的重要措施之一。当帝王真心难啊,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还要考虑到千秋万代。
  仙帝深深地吸气,重重地呼气:“准!”
  原本只是愕然的仙官们,此刻更是一片哗然。
  武官们倒是还好。虽然一下子不大能接受,但惊愕过后,还是硬着头皮一声不吭地站在自己的队列里。自家头头百年来难得开这么一次花,不论怎样,也要当个安静的花托。
  但是那些文官就不一样了,刻意丢出去的万年大难题被无极在几日之内就轻易解决了,正丢着脸,如今好不容易逮到这把柄,怎么好放过呢!
  “陛下,万万不可!”文官拜倒齐呼,仿佛这是天大的事似的,“自古以来,男与女,阴与阳,这都是万物之主制定的天地规则,不可破啊!况且此人男生女相,本就长得渗人,若是男男赐婚这先例一开,天界岂不大乱?”
  宁子思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什么男生女相,他长得很正常的好吧!仙帝还说他长相端正,要是长歪成女的了,这仙帝还能说这话?还有什么叫长得渗人?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好吧!
  “不……”他刚上前一步,要给自己正正名,却被无极一下拉到了身后,猿臂一展,将他牢牢护住。
  “至少他不涂脂抹粉!”无极冷冷一句,目光扫过对面那一溜排每日三斤粉将自己涂成了白脸的文仙官们。
  文仙官们各个面色难看:“尔等粗鄙之人,岂懂风雅!”
  宁子思眼角往上位一挑:“仙帝也不涂。”
  文仙官们面如土色,他们刚才那话,相当于是把仙帝也给骂进去了:“仙帝息怒!臣等不是故意的!都是他们胡言乱语……”他们各个对那对面之人恨之入骨。哼,跟那虫族一样让人讨厌!真是一丘之貉!
  “够了!”真想直接退朝。这批蠢货,一点都不能为他分忧,还一再丢他的脸,真不知道养着做什么!
  “礼官!”不想叫那文官的名字,“选日。”
  被点到了名的倒霉家伙,只能是战战兢兢地出列,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背叛自己的立场:“遵旨。”他有预感,下了朝之后,他就会被同僚群殴。呜呜呜呜,他也是莫得办法啊!君命难为啊!
  一场硝烟味甚浓的文武之战,就在这一面倒的局势下,走到了结局。武官全胜,文官惨败。不过最让世人称道的,还是那半个月后的大婚。据说,那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意义上,都开创了仙界的新纪元。
  而婚后,战神将军带着新婚伴侣同上战场,更是屡战屡胜。听说,他那伴侣在对敌叫阵方面很有一套,甚至有过光凭叫阵就退了敌军的传奇事例。
  只是世人看到的都是那光彩的一幕,婚后的柴米油盐,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
  “哼!你还说你不会说话,要我帮你说。结果呢,你自己一句话就把整场仗打完了!说!你把我当女人了是不!我不用你这么护我!我是男人!”别误会,说的不是上一场战役,而是某人挖陈年旧账,提起初上天庭的那一幕。他都准备好了舌战群儒的说,结果呢,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他是英雄英雄英雄!
  “……晚上你上。”
  “真的?”宁子思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想起某座冰山在他身下融化的模样,他强压着兴奋,“不能像上次那样,说是我上的,结果最后你上了两次!”
  “第一次是你上的。”后面就自由发挥了嘛!
  “我说的是一整夜!不是一次!我警告你,无极,你要是再这样跟我玩文字游戏……”宁子思危险地眯眼,“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嗯。”
  “嗯?你嗯什么?哪个意思?哎,你别走啊!把话说清楚!”
  声音渐行渐远。
 
  ☆、第 63 章 小剧场
 
  一日,无极不知从哪里得到一对触角,拿回来后,就对着宁子思比划半天。
  “这是……你的触角?”话说他还没有看到无极的本体过,这么一想,他就来了兴致,“哎,你什么时候变身给我看一下啊?”
  “等你学会用这对触角后。”
  数日后,在用这对触角与无数的蚂蚁对接过后,宁子思终于摸到了一丝窍门。
  “好像……脑电波交流。”他皱着眉,表情一言难尽,“就是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我不知道它要说什么,就是一种很急切的感觉……”突然灵感来了,“它是尿急吗?”
  无极:“……晚上试试。”
  于是当晚,原本的颠龙倒凤,变成了一场精神力的交流。
  事后……
  “……我能说,”宁子思喘息着,“这比看了场小电影还要刺激么?”
  变回了人形的无极看了他一眼,第一次主动躺下,那冰山化成了媚水,让宁子思眼都红了,瞬间化成了狼人……
  他满足了他的虫性,那么,让他也满足他一次吧……
  ---------------------------------------------------
  “如果有机会,让你重新回到你的星球,你去不去?”已经记不得过了多少年了,但是他知道,宁子思心里一直有着这么一个念想。
  “去!”宁子思脱口而出,拉着无极,“你有时间么?”他的母星毁灭了,那么就把地球当成他的半个母星吧!
  “我安排一下。”只要他想去,就算是麻烦些,要找那些文仙官帮个忙又何妨。
  数月后……
  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并请了长假的无极,带着宁子思来到了仙宫的一个小偏殿的一个小房间。
  “这是穿界镜,对着它念出咒语,同时想着要到的地方,就可以回来了。”说话的是一个官阶很小的文仙官儿。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武仙官的头头战神将军会单独找上他,吓得他立刻就给上级发了传音符。然后上级发给上上级,上上级发给上上上级……
  无极检查完毕,交给宁子思。反正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养成了习惯,无论什么东西,都是转手就上交的。
  “现在也是,对着这穿界镜念出刻在镜背后的法咒,同时心里想着要去的地方,就能到达那里。”小仙官下意识地咽了一记口水,眼睛一闭像背课文一样,“虽然此镜可以穿各界,但还是要遵循天地规则,若是用原身穿,则身体属性会有些许变化,用来适应该界的规则。魂穿比较简单,身穿稍微复杂些,相对应的,需要一个身份安排……”
  这点无极倒是很清楚。他当初到灵界就是为了规避天地规则,所以才灵魂下界的。不过宁子思不想把身体落在这里,到那里还用别人的身份生活,所以想用原身下界,就当做是旅游一场。
  “嗯,”宁子思点头表示理解,并笑着看无极,“要是他这身体属性一点不变就下去了,那还不是无敌了?”
  小仙官暗暗吁了一口气,这才抬起脸尴尬赔笑:“是啊,战神将军那可是无敌的。”
  这么多年来,已经看惯了文仙官们心不对口的表情,宁子思对小仙官这不自然的笑自然是无视了。最喜欢看你们看不惯我们,又干不掉我们的表情了。
  “那事不宜迟,我们走吧!”宁子思抓着无极的手,对着穿界镜就开始念上面刻着的法咒。
  穿界镜从法咒的第一个字开始,就泛起了诡异的红光。宁子思不知怎的,心头一跳。但想回地球的心愿是那么的强,以至于他下意识地就忽略了这来自于第六感的警告。只要他和无极两人在一起,那么无论什么问题都不会是问题了……
  见那两尊大佛走了,原本躲在一旁不敢探头的那些文官同僚们,才跟地鼠出洞一般,一个个地探出头来。
  “你搞什么啊!怎么把这两个瘟神给引来了!”
  “就是就是!你答应了他们什么?要是上头知道你替他们办事,啧啧,你这乌纱帽我看保不了多久咯!”
  刚刚还缩得跟只被吓破胆的小鹌鹑似的小仙官,此刻腰板笔挺,底气十足,声音比平时更是大了一倍:“哼哼!你们懂什么!我这可是上头的密令!”
  “密令?”
  “快说说!快说说!”
  “你们刚才没听到么?”小仙官摆足了架子,才开口,“原身穿界,身体属性会有变动。”
  众文仙官面面相觑:“所以呢?”
  “这属性变动啊,不只是武力值变低啊,面貌的些许改变等等。这些啊,只是小问题。”他环视了一圈,吊足了同僚的胃口后,才贱兮兮地道,“还会性别变化。”
  “……性别变化?”
  “你是说,他们两个都会变成女的?!”说这话的仙官声音都变了调,不知道是惊讶还是兴奋。
  “非也非也,”小仙官摇摇头,随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那同僚一眼,“你忘了啊!我们的那个大头头最痛恨的是什么!”
  众仙官顿时恍然大悟,纷纷对小仙官竖起了大拇指:“你……绝了!”这小子竟然不声不响地就替他们文仙官报了这个大仇,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升官那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只不过,等那战神将军偕妻回来之时,便是他的寿尽之日了。敢给那恶煞小鞋穿,真是不要命了!
  小仙官得意洋洋地承着同僚们的各种夸奖,当然也看到了他们眼中的羡慕和嘲笑。心中哼了一声。你们懂什么,上头说让他们有的去没的来,所以他早在镜子中动了手脚了。那一面已经不单单是穿界镜了,上面还叠加了一道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远古残咒,一旦穿越开始,就会被启动。最终会产生什么效果,那就是谁都不知道的了。
  什么?你问哪个会变成女的?上头说,战神将军的身体机能属性太过逆天,万一有一天被他发现被动手脚一事,难保不会打回来。所以上头指定了,一定要将他的身体机能属性调到最低,这样,他就不会再是战无不胜的战神了!
  所以,各位亲,你们猜到答案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部文案已出,很快就会动笔写了。还是一样,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请假。谢谢各位亲们坚持不懈地追更,还没有催更。
今年完成两步小说的年初目标已经实现。趁着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立一个明年的FLAG,争取写4部20万字以上的文,或一部80万字以上的文。
再一次感谢大家支持。请大家继续关注。
鞠躬!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