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第一心理师(玄幻灵异)——水镜天

  所以今儿个,他要去!必须去!一定得去!
  未免那中二少年将自己作死,连带影响了他,所以宁子思稳稳地提脚,跨了一步出去。
  “各位好。”他一路摇着手,“来得真早啊!你们少主他昨儿个没怎么睡好,所以误了时间。我现在去把他叫起来,麻烦稍微等我们下。”
  这人是谁?三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说话间就往少主房里进去,心想八成是这里服侍少主的仆人。
  一个凡人,也没大没小地这么跟他们说话。三人不约而同地移开了目光,只是那抬眼皮儿的速度慢了点,让他看到了那说白眼不是白眼,不说白眼又看着像白眼的小动作。
  哟,鄙视她哎!宁子思眼神流转间,脸上笑容不变,抬脚进了房。
  中二少年还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眼睛却是睁开的。之前在屋里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那跟认输似的惶恐口吻,让他恨不得把那家伙立刻揪进来,堵上嘴巴,再狠狠地打几颗毛栗子。他在撑场子,那家伙倒好,给他丢面子!
  哪晓得他丝毫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突突突地走到他床前,小声地道:“别小家子气了,让人看笑话。快起来!”
  他蹭地一下就坐了起来,两眼冒火:“谁小家子气?你这什么都不懂的山鸡!你知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答应了人家这个时候走的,现在说到不做到。人家已经等在外头了,你还在故意赖着床。你以为他们是傻子,看不出你意思?你打算让他们怎么跟其他人说,这个主子满口没有准话,还喜欢故意刁难下人?”
  他顿时一噎。
  “你是管理者,你要做的是分派任务给他们做,他们做得好,奖,做不好,罚。如果他们做好了你吩咐的事,你还是罚他们,那他们下次还有动力去做你交代的事?”这是渗透到管理学中的心理学知识,他算是免费授课了。
  少年垂着头,一动不动地坐着,像一尊雕塑。
  “好了,听不懂也没关系,以后等你接触管理了就会知道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那教授太子的太傅,“现在赶紧起来,我们要走了。你就记住一点,不要失信于人。”
  少年终于抬眼,神色有异:“……你在跟我说教?”
  哎哟,千万不要这个时候发病哈!
  “不是,我是在骗你起床。”他面不改色地道。
  “……用说教?”
  “对!没效果的话,我下次换一个方式。”
  “……”
  虽然嘴里没有说什么,但是手脚却开始动了。
  宁子思很满意,孺子可教,下次继续说教。
  
 
  ☆、第 6 章 风氏家族
 
  等风落这个小祖宗收拾完出来,院子里的传送阵已经被重新又描了一遍。
  相对于两手空空的风落风少主,他身后的那个随从就显得有些紧张过了头,死死抓着个包裹,到了传送阵边上了都不知道把包裹递出来。
  风一朝她伸手,问他要包裹。
  “不用,谢谢。”宁子思却以为对方是想扶他一把,朝他感谢地笑了笑,然后也一脚跨进了传送阵。虽然这玩意儿是第一次坐,但是看他们三人毫发无伤地出来,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宁子思此刻的心情,就像是第一次坐电梯。
  把眼前这个传送阵,当做一部高级电梯好了,他如是对自己说,反正都是一个地方直接到另一个地方,科技进步了,速度加快了而已。怕的话,把眼睛闭上就行了,就像他坐五十几层的观光电梯那样。
  “出去。”风三皱眉,“包裹给我。”
  宁子思一下子没能理解第一句话,不过拽紧包裹的这个动作却是下意识的。
  风落也嫌弃他那土里土气的包裹:“不要带过去了,难看死了!”
  “不行!”里面有她的换洗衣物,还有金叶子,出门怎能不带衣服不带钱?
  少主说不要就不要。风三直接将人一推,准备启动传送阵。
  宁子思没料到这个人一句话不说就直接动手,再加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护包裹上,冷不防就被推倒了。
  眼看着就要一屁股着地的时候,一只手及时拉住了他。
  “他跟我一起去。”风落冷着张脸。
  三名风姓家仆互视一眼,然后由风一开了口:“少主,家主只交代我们带您回去。”
  “难道我连带个人都不行么?”少年脸一板,还没正式成为少主,就已经有了气势。
  只不过,对面的三名家仆并不吃这一套,或者说他们心里并未认同这名少主,此次差使只不过是因为家主的命令才来的。要想让他们从心里真正认同这名少主,除非他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或者实力超群。
  “请少主不要违背了家主的命令。”不咸不淡的一句话,直接给了这名还未上马的少主一个下马威。
  少年气得脸都红了。他在这里虽然是个不尴不尬的少庄主,但至少也带了个主字,哪个人看到他不恭恭敬敬的?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至少面上功夫还是做足的。哪里遇到过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偏偏还让他反驳不出话来的事儿?
  “我说……”他不管不顾地准备发飙了。什么狗屁的少主!这么几个下人都能欺……
  一只手拉住了他。
  风落转头。
  身后瘦削的人,在那一刻却有着伟岸的神情,就像一棵长在悬崖的松树,不是那么高大,却更遒劲!
  “家主说,让你们只带少主……一个人回去?”他强调了一个人这三个字。
  风氏家仆三人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他的眼色,并不那么友好。
  “呵,”他自若地笑了一声,“家主若是知道你们怕麻烦,拒绝少主的要求,而使得少主大发雷霆……”
  “你们觉得家主是会替你们骂一顿少主,说他不懂事呢……”他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三人,“还是会责罚你们,因为你们让少主对本家失望了,从此以后心里只想着回凡间,而不是留在本家?”
  三人的神色有些异样起来,但是对面的人还没把子弹打完呢!
  “当然,你们还可以杀人灭口,然后随便找个人回去就说是少主,”他一脸轻松地道,“这样家主就不会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当然也不会发怒责罚你们啦!”
  三人脸上渐渐冒出了冷汗。
  “住口!”
  他笑眯眯地停了口。原本还想说让他们把家主杀了,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好可惜,没给这个机会。
  “大胆凡人……”风三刚想怒斥,就被风一拉了一下。
  “少主,”风一并没有去接这个嘴巴厉害得,能把整个风氏家族都说没了的人的话,而是转向风落,“修真界有规定,凡人不得入内。”
  切,还狗不能入内呢!
  宁子思毫不客气地道:“我怎么不知道,现在修真界的人都这么厉害了,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有没有灵根!”
  什么叫凡人?没有灵根的叫凡人!
  而灵根怎么测?他虽然一心扑在学习上,没怎么看小说,但是人家是有室友的好吧!室友爱看修真升级小说,等于他知道那小说;室友爱追仙侠剧,等于他也知道了八九不离十。
  所以,即便他没有看过猪走路,难道还没吃过猪肉么?灵根是需要测出来,这么简单的常识,难道他还会不知道?
  唬谁呐,真是!
  “不想让少主带我去,可以呀,你们现在就给我测灵根。只要一测出我没灵根,不用你们劝少主,我来帮你们劝,让他一个人跟你们回去!”
  “……泼皮!”风二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谁会没事出门带测灵仪?又不是来招弟子的!
  但要说他无知么,他明明就是故意的!明知他们不会带着测灵仪来接少主,也不会在储物袋中放个没什么用的测灵仪占地方!他们这样的大氏族,怎么可能需要去外面招弟子?只要手一招,多的是人前来门口排队好吧!
  宁子思耸耸肩,骂人什么的,都是落败者做的事情,他作为一个吵架吵赢了的胜利者,要有好风度。
  “走!”风一低吼一声。
  比着小小的Y手势的宁子思,愉快地跨进了传送阵。
  不过第一次坐这个神奇玩意儿的他,还是偷偷地拽住了少年的衣角,图个心理安慰。
  
 
  ☆、第 7 章 风氏家族
 
  经过重新描画的传送阵,果然好用了很多。那种让人作呕的感觉并没有出现,反正宁子思觉得还不错,比坐飞机要稳多了。
  风氏家仆三人一开始来的时候,是坐着法器找到风落的,因为并没有直接到风落住处的传送阵。到了之后,便在他院子里画了两个单次的传送阵,对向点定在风家大院。一个上次走的时候用掉了,还有一个,就是这次接人的时候用了。
  单次的传送阵绘制简单,只要是练气入门的,都能画。他们三人中,风一修为最高,练气七层,其余两人分别是五层和四层。在风家的仆佣中,已经算是中上水平了,毕竟他们的老爹,风家管家,也只有筑基修为。
  而风家的家主,则是金丹大圆满修为,在这个临风城中还是有一定的说话分量的。毕竟,这临风城最出名的,就是一派三族,风家也算是排上了号的。
  这一派三族,名字排起来也很有意思,取第一个字,就是“无关风月”。分别是,无相派,关氏家族,风氏家族,以及月氏家族。而三大家族近些年的实力排名,也恰好是按着这个顺序来的,关氏第一,风氏第二,月氏第三。落于第三的月氏家族,无不期望着能在各个方面赶超前一名风氏,而第二名的风氏家族也是绷紧了神经,唯恐落了第二名的位子,闹个全城笑话。
  但,最近风氏发生了一件事,弄个不好,真的要成垫底了,而且是永远的垫底。因为代表风氏未来的少主,日前结丹失败,不仅没有结成金丹,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了。如今修为尽散,已经成了废人一个。这把家主给急的哟!
  一夜白了头的家主,终于在天明之际,想起了他曾经丢在凡间的一个私生子。再三思量下,硬着头皮跟夫人和盘托出,希望夫人能为了家族着想,同意将这个私生子接回来。不先打好招呼,接回来后闹得鸡飞狗跳,会成为全城笑柄的。
  这夫人倒也是明大义的人,只是考虑片刻,便咬牙点了头。于是,才有了三名家仆接风落回家族这一幕。
  要说这风落的母亲,也不知是哪里人士,只是风家家主在外历练时遇到的一个散修。两人当时调入一处变态的秘境,一定要两人在秘境中生下孩子,才能出来。这样的秘境要是对男未婚女未嫁,又相互有点意思的人来说,那当然是好事,但是对于风临这样早已有了夫人有了孩子的,就是场桃花劫了。
  化了劫的风临,原本想一走了之的,但是又怕那女修到时候抱着孩子上门来闹事,于是就把孩子给抱走了,放到了凡间找了一处地方托养。对方见他是乘风而来的,哪里会怠慢这个孩子。风临在临走前,翻了自己的储物袋,把一些自己炼气期用过的法器杂物,都留了下来。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是有灵根的,也注定了他必定也是有灵根的,将来说不定会用到。但是这个孩子没有人带入门,必定也不会有大成就,最多就是比凡人活得岁数长一些。
  当初是这么想的,哪里知道这一十六年还没过,就得把这孩子给领回来了。
  那么要问这风落,是怎么知道修真界的事呢?当然是因为他还有个便宜娘啊!
  当年,这个便宜爹秘密把他给送到凡间了,但不久后,他那便宜娘就找来了。
  女人的心都是很细的,男人是不是对她真心的,她其实清楚得很。
  当时在秘境里,她也是无奈,才半推半就成了那事。但是把孩子生出来后,她的心境就有些变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的一块肉,怎忍心让他没有爹娘?
  于是,她偷偷把孩子抱回了修真界,多方打听,才找到了那个狠心的男人。
  她原本想进风府,无奈风府仆佣众多,压根就不招人。她只能曲线救国,到给风府送法衣的服饰店,做了个临时工,专门负责送货。那也是店里人见她一个人带着个娃着实可怜,才让她打这份零工的。
  于是,在背着竹篓带着孩子的两年后,她才见到了那个男人。带着他的夫人和孩子,正要去赴宴,临江城五年一度的盛宴。一场事关三大家族排名的盛宴。
  她挤在人群中,看着那个男人的孩子,在这场盛宴中大放光彩,替风家争得了第二的位置。
  她看到了男人将手放在那孩子的头上,脸上是为人父亲的自豪。
  她扭头看背篓里已经熟睡的孩子。一张稚嫩的小脸,胖乎乎的手指还含在嘴里,下意识地会偶尔吸吮一下。她轻轻将他的手指抽出,带出了一缕口水。
  她的娃儿,是做不到那个孩子那么优秀的。因为他没有那样的背景,没有源源不断的灵石丹药,连个像样的师父都没有。
  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她还是把她能教的,尽可能地教给了孩子。比如修真界的常识,比如那个法器房子里偶尔出现的男人,是他的父亲。
  但,好景不长,一个筑基修为,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修,在经过一处荒郊野岭时,被一群妖兽给伏击了。原本她也不会落败,但是孩子被惊吓的哭啼声,让她分了神。妖怪中更是有一只可恶的狐狸精,发现这孩子是个软肋,几乎次次都朝着孩子攻击。
  她只有一个人,而对面的至少有十几只妖兽,双拳难敌四手,即便她已经筑基修为了,还是被钻了空子。孩子被一旁暗窥着的狐狸精给抢走了。她更是心神大乱,一连受到了好几下攻击。虽然最后拼死抢出孩子,但是她也已经灯枯油尽。
  不能将孩子留在修真界,她一死,谁来庇佑她的孩子?
  她含着最后一口真气将孩子送回了凡界后,就死了。
  小小的风落,一直记得母亲死之前,流着泪想摸他的头,手才抬到一半,就无力地挂下了。未闭的眼中,残留的是对他的不舍和爱。
  他就在那棵桂花树下挖了一个坑,把母亲埋了起来。自此,日日躺于桂树下,夜夜梦到狐狸精。
  直到,他看见了那个比他年长的男人。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