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掰弯指南(玄幻灵异)——田野悠悠

   魔王掰弯指南 BY: 田野悠悠
 
  文案:
  一朝穿越,王希尔发现自己来到了魔法世界,还成献祭的半魔人,开局十银币,装备全靠打,外送一个老妈。没钱没粮还得时刻提防身份的曝光,王希尔表示很无奈,撸起袖子就开始了抢劫魔兽的事业。
  他的目标是:赚钱赚钱赚钱!!!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来到的竟是梦中少年的世界,那个只存在于他梦中的男孩,转身一变变成了更加凶残的小正太,叫嚣的要将他扑倒。
  食用指南
  1.本文设定说话权在于本人所有,考究者勿进
  2.年下cp,不喜勿进
  3.本文甜宠不虐,是直男慢慢被掰弯的过程
  4.攻在小奶狗和小狼狗之间随意切换
  耽美接档文敲定《系统每天都在教我撩妹(牧场)》,且看系统攻和逗比受相爱相杀的故事,喜欢的朋友欢迎进入专栏查看详情。
  希望你们能喜欢悠悠的故事,mua~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希尔,赫拉 ┃ 配角:王希玲 ┃ 其它:
      原创网:晋江书号:4010223
 
  1、缘起
  “当当当。”一阵清亮的钟声响了起来,悠远之中带着丝丝沉重。
  马车儿缓缓驶过偏僻的小巷,积雪被碾压的发出“吱吱吱”的声音,白皑皑的地面留下了深深的一长串轮胎印,还有少许的脚印。
  直至行驶到一处破旧的建筑物前,马儿被马夫用缰绳狠狠扯住了口鼻,被迫停了下来,鼻中打了个响亮的啼声好似不满,喷出一口白气,发出一阵老长的嘶鸣。
  这是一处破旧不堪的建筑,但是仔细一看便知它以前也曾华丽过。
  围墙布满了肮脏的青苔,青苔外边还被荆棘所团团围住,给人一种已经荒废许久的感觉。
  “哐当”一声,大门徐徐打开,从里边走出一个老管家,恭恭敬敬的站在马车旁,问候道:
  “老爷。”
  马车处的帘子被人换换掀开,掀帘子的手指修长有力却略显苍老还布满了些许老茧,便能让人断定手的主人应该是个中年男子。
  “布德好久不见。”人未面,其声先至应该便是如此。
  “是的,有些时日了。”被称呼布德的老管家有条不紊的回答道。
  “赫拉呢!带我去见他。”从马车之中走出来的是一个黄发蓝眸的中年男子,他的面孔有着岁月的雕刻的痕迹,从侧面看去如同雕塑一般完美,虽然有些皱纹,却依旧给人一种风流浪子的感觉。
  “少爷他……”那人提及的人让布德微微一恁,一想到少主现在的样子,有些难以启齿。
  “他怎么了。”男子将头上的帽子礼节性的取下,优雅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听到老管家之言,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爷过去看看便知。”
  “也行,带路,巴克尔在这等着。”
  “是老爷。”车夫见男子跟自己说话,便忙点头应答。他知晓,男子并不打算在此久留,更不用说留宿于此了。
  从门而至,里边的小道是用各式各样的鹅卵石铺垫而成,小道两侧还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植被,已是寒冬,进入眼帘的只剩下那光秃秃的枝丫。
  高楼之外,还有两处还在运转的喷泉,负责的喷着水,做到唯一一点装饰作用。
  建筑里边不像门外那边肮脏杂乱,里边被打理的条条有序,想必应该是管家的功劳。
  “赫拉那小子到底在哪里。”盲目的走在布德后边,许久,都没有见到想见的人,男子有些不满。
  “少爷应该在后面的花园之中。”
  “不学无术。”
  “……”对于男子的责骂,管家并未说话。只是尽心尽力的完成他的工作,在前边带好路仅此而已。
  人工所制的非露天花园之中,遍地开满了野玫瑰,明明是冬季,在这里面却开着不应该出现的花蕊。
  “咔嚓”剪子锋利的将花枝剪下,一枝玫瑰花顺势掉落在一双白皙的手中。
  从手指至脸蛋,瞧了个仔细,却只剩下一“惊”字而已,那人之貌用华丽的词藻去形容都好似会破坏这份美感。
  金色的短发干净利落,额前被剪子剪的参差不齐的刘海,明明毫无美感,但在这张脸上无法挑剔,天蓝色的瞳孔干净透明,看向一边,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了月牙儿,不算太挺的鼻梁,却恰当好处,唇不描而红,更显牙白,白色的素衣太过干净,许久未见太阳的皮肤,显得略微病态,在艳红一片的玫瑰林中,更像误入人间的天使,让人不忍在他身上描上一点污渍。
  “呐呐,希尔哥哥,觉得这朵玫瑰如何。”黄发小男孩邀功一般将手中的花蕊递了出去,而让人太过惊悚的是男孩的面前并无一人,却有一本书竖在空中,还有那无风自动的秋千。
  “很好看呢!”
  “真的吗?”
  “当然。”男孩看着他眼中之人,贪婪之色尽显。
  一名黑发黑眸的青年抱着一本厚重的书,半躺在秋千上慢悠悠的荡着,时不时看向黄发男孩,眼里尽是温柔之色,他与他的妹妹有些想象。
  “可是你都不看它们一眼。”
  “看?好看的事物,可不一定要无时无刻的看着才行。”
  “可是……我就想一直看着你。”小男孩后面半句话近乎消音,他不敢说出来,害怕眼前这个只有他一人所能看到的天使窥视到他肮脏不堪的心。
  “嗯?”
  “没什么。”耳根不由自主的红了红。
  青年看着男孩窘迫的样子,不由捂嘴偷笑,这娃子怎么这么容易害羞,他都还没有说些什么,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道声音吓得怔了怔,赶忙从秋千处下来站在一旁,将手中不属于他的书放在秋千上。
  “老爷,少爷就在里边。”
  “辛苦了。”这是陌生的声音,除了老管家布德·艾伯特之外的另一个人。
  男孩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恁了恁,随后厌恶的皱了眉头,微微后退几步,欲跟青年站到一排。
  “赫拉?”男子看了看眼前这个黄发小男孩,迟疑的开口。
  “父亲大人,这是不认得孩儿了。”小男孩(赫拉)抬头看了男子一眼,眼里满是厌恶,从口中所吐之言也带着讽刺。
  “这就是你对你父亲说话的态度吗?赫拉·吉尔伯特。”赫拉的语气让男子不满至极,他压根没有想到这个许久未见的儿子对他竟然是这种态度。
  “那您想让我对您用什么态度呢!父亲,不,或许应该说是吉尔伯特伯爵大人。”
  “你……”
  “呵,布德·艾伯特是谁允许你把这人给放进来的,你应该要明白,这个房子的主人是我,而不是你眼前这个老男人。下次若是在犯,自己收拾行李滚蛋。”赫拉冷笑一声,并未搭理于他,而是直接将眼神放到吉尔伯特伯爵身后的老管家身上,赫拉从未连名带姓叫过老管家,如果有那就说明他真的生气了。
  “少爷……”
  “孽畜。”
  “老不死的。”
  “……”王希尔(青年,以后用名字代替)郁闷的看着两人的剑拔弩张,从两人的面孔上来看确定是父子无疑,不过两人的态度可一点也不像是父子倒像是冤家。
  这让王希尔不由想起,之前赫拉与他说过的,他是吉尔伯特伯爵的长子(也是独生子),他的母亲是克里斯汀·克里斯托弗,她是一处小国的公主,而他父亲便是一个禽兽,所谓的风流浪子,一生碾转在各个女人之间,按他说的话办事逢场作戏,但是他母亲本身就脆弱,又如何接受的了,便带着下嫁而来的侍卫私奔了,留下赫拉一人跟吉尔伯特伯爵大眼瞪小眼,两看两相厌。
  “要是没什么要事,就给我滚,滚回你的情场去,大门在那,你应该还没有老到眼花的程度吧!那就不用我送你一程了,滚吧!”赫拉指着还开着的门,对着吉尔伯特伯爵说道。
  “你这混小子,你……算了,我是来通知你下月起就去给我卡里斯顿学院上学。”吉尔伯特伯爵本想好好骂他一顿,但是看到他那双蓝眸,突然想到了什么,收回了话锋。
  “不去。”
  “国王的命令你敢不从。”
  “你去推掉就好了。”
  “……随你,到时候别来求我就行。”
  “拜托你不要来烦我才是真。”
  “呵。”吉尔伯特伯爵觉得自己留在这迟早被赫拉给气死,衣袖一摆,便转身打算离开,却听到赫拉一句“布德,送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回头狠狠瞪了瞪赫拉,气呼呼的离开。
  见两人离开,王希尔才做回秋千上,将那本书抱在手上,抬头看着赫拉。
  “去读书不好吗?”听吉尔伯特伯爵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明是想让赫拉去就读的,他虽然不知道卡里斯顿学院是什么地方,但是竟然是国王亲自下令,那么那应该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地方。
  “不好。”
  “为什么。”
  “因为要住校。”话外之音便是住校之后便看不见你了。
  “嗯?是在害怕吗?噗呲。”
  “嗯。”
  王希尔与赫拉一点一点的聊着,他知晓赫拉很多事情,也告诉赫拉有关于他的事,比如他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想要去表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之后,赫拉的脸色好像变了),还有就是他所在的地方有着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不知道他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否真实,嘛!姑且当它是真的好了。
  两人的愉快的交谈之下,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眼见就要落山了。
  赫拉瞪着蓝眸看着王希尔逐渐消散的身体,眼里是说不出来的感情。
  “嘛!时间到了。”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的出现和消失都有着时间限制,随着次数的增多,他好像找到了一些窍门,比如他睡得晚,来这里便会晚一点,醒的早走的也早一些,也就是这个世界(梦境)和现实之中的时间是颠倒的。
  “你还会回来嘛!”
  “不知道呢!应该会吧!”
  “不能不知道,你一定要回来。”当赫拉说完这句话时,眼前之人早已消失,原本拿在手中的书本失去了支撑掉落于地,翻滚在固定的页面中。
  而另一边,王希尔如时醒来,恁恁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嘲道:
  “果然是梦啊!”
  不知道何时开始,他就开始反复坐着这个梦,也不能说反复,更像是连续性的去完成这个梦,梦里的那个男孩名叫赫拉·伯尔吉特,他亲手所种的玫瑰花园很美。
  “哥哥,你在想什么呢!”糯糯的女声突然在耳边响起,王希尔一恁,抬头,却正好跟人磕了头,看着眼前捂着脑袋哭唧唧的小女孩,叹一口气。
  “小玲,不是跟你说过吗?哥哥的房间,你不能进来。”
  “有什么大不了的,咋们是兄妹对不对。哥哥快起床吃饭了。”小女孩的嬉皮笑脸让王希尔莫名郁闷,这人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房间,他都不好脱换衣服,所以晚睡之时都会锁门,当然有时候会忘掉,不出所料第二天便会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
  “来了,你先出去,我先换衣服。”
  “好嘞。”
  2、开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回来!如幼兽般的低吟嘶吼,一声接着一声传进的他的耳里,传递着无尽的哀怨。
  原先唯美华贵的玫瑰花园只剩下枯枝败叶破碎且凌乱,依稀能看清枯枝之下那损坏了一角的魔法阵,原先被他常占的秋千,孤零零的随风荡漾,好似在配合着什么,还有那秀气俊美的金发男孩好似堕落人间的天使,满脸血迹,用手指扣着他常拿于手的古典,一下接着一下发出刺耳的动静,微微咧着嘴,好似在笑,却比哭还要惊悚。
  不知道曾几何时他已经再也去不了男孩的世界,但是却开始做着这个怪异的梦反反复复,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话同样的人同样的心酸。
  他曾经想要上前拥抱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根本触碰不了他,他告诫自己这只是梦,然而看着男孩看着他的方向喃喃着你骗我!你怎么能骗我时依旧会难受。
  再一次惊醒,感受到冷汗湿透了全身,王希尔叹了一口气,这……何时才是个头啊!他低眸看着自己的手心,这个穿过男孩身体的手,久久不能回神。
  夜半惊梦,从起初还会尖叫,到现在的自然惊醒,习惯还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起身进了浴室洗澡,哗哗的水声随即而来,王希尔自嘲的想要是不知情的人怕是要误以为他的私生活糜烂呢!
  “星空真美啊!就是不知道跟那个大陆的星空是否是同一个,嘛!怎么可能。”洗完澡的王希尔打开窗坐在书桌上抬头仰望着星空,风透过大开的窗户进了来,吹动起原本尘封的笔记本,恰好停留在一副画上:金发少年背着光正在用他宝贵的剪刀修剪着红玫瑰。画的上边写着这么一句话:窥探里的异世界很美!
  再次入睡,好眠,再次醒来,王希尔是被一通电话给闹醒的,疲惫的揉了揉有些胀痛的眼睛,无奈的看着手机上的显示来电——白夜微微叹了一口气,也就这个大大咧咧的竹马君才会在大清早时扰人清梦。
  “喂!”
  “哎哟,我的大少爷,你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打了你几通电话了。”从手机之中传来的是一道精神气十足的少年音,说好听活力,但是王希尔对他的评价是咋呼。
  “有什么事吗?”
  “!!!你忘记了吗?我为了你特地安排了这次聚会,你特么的还问什么事,我跟你说你要是敢放我鸽子,我就立马打的过去你家咬你。”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