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我开了猫咖(玄幻灵异)——鱼之水

 
 
 
 
 
《复活后我开了猫咖》作者:鱼之水
 
文案
死了好几百年的裴时易突然复活,一穷二白无家可归,还是个黑户,为了落下户口,裴时易接手了一家猫咖。
猫咖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只有真·小猫三两只。
裴时易奶着猫崽,给自己定下一个小目标:比如先做这个市最好的猫咖。
于是一年后,一家名叫衔蝉的猫咖崛起了。
 
几百年道行的金华猫成了大橘
狴犴来这儿做了金渐层
活蹦乱跳的豹猫是真豹子
……
还附带一位沉迷毛绒绒的非人类管理局局长,吸完大橘豹猫和布偶,最后竟然还吸到了裴时易身上。
真身凤凰的毛绒绒裴时易:你找死吗?
薄局长:吸猫愉悦,吸你上/瘾。
……
龙神攻×凤凰受,这对儿叫龙凤呈祥。
 
食用指南:
①猫咖的设计部分参考现实中猫咖【厦门猫的国、猫宿咖啡、上海淘喵喵、日本豆柴犬咖、混养动物咖】
②全文灵感来自【猫的城】【观复猫】请多多关注流浪猫。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现代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时易 ┃ 配角:薄靳 
 
作品简评
死而复生的裴时易巧合下接手了一家倒闭的猫咖,原有的猫咪蛋黄却不是普通的小猫,而是一只成年的猫妖。随着和猫咪们接触,裴时易越来越喜爱这些美丽的生灵,并且决定好好发展猫咖,在猫咖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有新的猫咪加入。本文讲述了重生后的凤凰发展猫咖的故事,风格温馨轻松,以不同的视角展现了猫咖中猫咪的生活以及猫与人类相处的问题,但文风诙谐幽默,基调并不沉重。讲述了猫咖欣欣向荣,和猫咪们和谐相处的故事。
                                       
 
 
 
第1章 猫咖
  开春的清晨还是冷的,天刚亮没多久,街上没有行人,连沿街的店铺都没开几家。
  昏暗的晨光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从街道入口进入。
  矮的那个是只橘色的大猫,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着周围的店铺,压低声音说话:“就在前面了。”
  大猫身边的青年对猫会说话这种灵异事件接受良好,闻言点点头,跟着橘猫一直往前走。
  青年叫裴时易,压根不是人,他也不是妖,死了不知道几百年,上个星期刚从坟墓里诈尸,一醒来就顺手救下了来他坟墓前自杀的一只妖怪。
  这妖怪自称破产了想不开要自杀,“活古董”裴时意一开始没搞懂什么叫破产,听了妖怪的解释才明白——这不就是做生意亏了吗?
  妖怪叫封璜,是最早几批进入人类世界打工的,辛辛苦苦几百年攒下一笔钱,盘了个店面下来开了个猫咖,结果天生不善经营,没多久就倒闭了,还欠了几万的债。眼看还不上,居然跟人类学着要自杀。
  裴时易听完始末,为了避免封璜继续喋喋哭诉摧残他的身心,从墓里随手摸了个人头大小的金块并其他财宝买下了封璜的店。
  封璜有了钱也不嚎了,还主动带着裴时易去搞了个身份,他到底在人类世界摸爬滚打几百年,平均每几十年就要重办身份,这上面的人脉还是有的,稍微跑了点关系,就把身份办下来了。
  于是刚出土不到十个小时的裴时易成了个有户口有身份的现代人,封璜又带着他恶补了人界的现代知识,裴时易对现代各种高科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手机玩得比封璜还利索。
  封璜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教的了,果断回去收拾了包裹。裴时易送走了感激涕零的封璜,莫名其妙地就走马上任当上了老板。
  至于为什么裴时易现在反应过来了还要开店……那当然是因为没钱。
  他墓里的陪葬品大多是法器,那点能换现的金银玉石都给了封璜,毕竟这样地段的铺子可以称得上天价了,封璜攒了几百年才买下来。
  裴时易手里剩下的钱加起来也不多,不开店就得去打工,但问题是,他没有学历。
  不过有店总比打工强不是吗?
  裴时易的心情在看到猫咖前都很不错,直到橘猫带着他停在一家咖啡厅前。
  这家咖啡厅大门紧闭,招牌上写着“衔蝉院落”,虽然没有积灰,但字样都已经掉漆,显然很长时间都没有人重新修整。店里的灯关着,桌椅倒是排列整齐,但每张桌子都蒙着防尘罩,裴时易还没进去,倒闭的味道就从门缝里挤出来了。
  裴时易:“……”
  在这条据说十分繁华的街道上,这家店可谓是得独树一帜——破得独树一帜。
  裴时易后退一步,拿出一把钥匙开了门。他刚刚打开灯,一连串细细的猫叫声就响起来,两只小猫小心翼翼冒出头。
  橘猫叫了两声,两只小猫立刻跑过来挨着橘猫。
  橘猫蹲坐在裴时易面前:“老板,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蛋黄,性别男,是一只成年金华猫,目前在这家猫咖打工,是店长。这两只小猫刚刚开始修炼,一直都是由我照顾的,现在已经可以接客了。”
  它介绍得一本正经,大脸盘子和身上敦实的肉却很破坏气氛。
  作为一只大橘,他完全不辜负自己的毛色,明明不是大型猫种,但硬是用一身肉证明了自己能吃的天赋。而且他胖身体不胖头,脸盘子虽然圆,但还是一副眉清目秀的可爱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有肌肉壮汉配萝莉脸的感觉。
  蛋黄身后的两只小猫让人眼前一亮——居然是两只一模一样的玳瑁色小猫,四爪雪白,凑在一起就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歪头看着裴时易的时候,莫名就有了镜像感。
  裴时易点点头,饶有兴致地伸出手:“来。”
  蛋黄愣了愣,小心走过去,被裴时意揉了揉脑袋。
  它呆呆坐着,直到裴时意直起身体都没反应过来。
  对方虽然有人类的躯体,身上却能散发让猫沉醉的气息。明明只是摸了下脑袋,蛋黄却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一袋的猫薄荷。
  蛋黄走了两步,身体一歪,倒在了裴时易脚边,翻开毛肚皮正对裴时易,拖长了调子叫唤。
  裴时易低头看了眼蛋黄刚刚在街道上踩过的肉垫,上面还粘着点灰,他的表情顿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默默收回了手。
  蛋黄没等到抚摸,茫然抬头,只见裴时易已经站起了身。
  蛋黄瘫倒在地上,就着躺倒的姿势舔了舔大腿,内心忧伤:难道大橘肥美的肉体不能诱惑心如铁石的新老板吗?但是刚刚不还摸过自己吗?
  裴时易将袖口整整齐齐叠了两道,露出线条清晰的手腕。
  这猫咖店不知道在前主人手上遭受过怎么样的蹂躏,犄角旮旯里都透着死气沉沉的味道。
  蛋黄以为他要开始打扫,黏在裴时易身后,打算尽所能地帮点忙。
  裴时易在原地酝酿片刻,还是下不了亲自动手收拾卫生的决心。
  于是他把袖子放了回去。
  裴时易决定跳过这一步骤。
  蛋黄凑过来,期待道:“老板,咱们什么时候重新开业?”
  裴时易道:“我们现在要装修、差厨师,关键是没有猫。”
  蛋黄:“……那,那买呢?”
  裴时易微微一笑,摊开手:“钱不够。”
  请了厨师和服务员要发工资,买猫和装修更是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还有开业前的宣传也长着嗷嗷待哺的嘴。
  裴时易手里的人界货币装修就不够买宣传,宣传就不够请厨师。
  一人一橘陷入了沉思。
  两只奶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跌跌撞撞摔进蛋黄的毛里,发出天真无辜的声音:“喵~”
  蛋黄差点弹起来,颤抖道:“可是他们俩的奶粉明天就喝完了,奶粉和幼猫猫粮都很贵的……”
  这么小的猫妖,几乎没多少修为,说是猫妖其实只是稍微强壮一点的奶猫,完全不能和他这样身强体壮的大猫相比,奶是必须要喝的。
  还没有成家但突然要被迫养家小的裴时意:“……”
  他本来以为自己复活后,只需要拿着墓里的陪葬品就能过个不错的日子,现在看来,果然是刚活过来脑子不灵活,居然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他可以把猫咖卖了吗?
  裴时易低头对上蛋黄满含期待的眼睛,对方明显希望他能把猫咖开下去。
  于是裴时意默默默给自己补了个答案:他不可以。
  在这个由人类主导,需要证书和学历才能活下去的社会,他作为一个刚复活的山里“人”居然只剩下开猫咖一条路可走。
  作者有话要说:  裴时易的名字可能有点拗口,但其实挺好记的,这倒霉孩子家里排十一,时易谐音十一,取自时移世易。
  就是篇吸猫日常文,谈个恋爱养个猫,希望大家看得开心,mua !
 
 
第2章 属狗
  阳光破云而出,晨曦透过玻璃窗,洒进咖啡店。
  裴时易曲起两条交叠的双腿,避开阳光:“或者贷款?”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贴合现代社会的做法了。
  蛋黄经他一提醒,眼睛顿时亮了:“老板!咱们可以申请补助!上个月有个非人类自主创业激励活动,承办部门是非管局,参加那个活动可以领取补助金还可以贷款,手续比走银行简单多了。对了,还有扶贫!贫困妖都能领取!”
  非管局,全名非正常现象管理局,负责非人类以及所有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件,平常也负责与人类政府沟通,可以说是一切妖魔鬼怪的老大。
  这点封璜在走之前叮嘱了十几遍,因此裴时易对非管局有些了解。
  裴时易对非管局的好感度立刻上涨到满格,在蛋黄的指点下装了非管局的APP,径直找到创业激励活动,点进去。
  这个活动从去年开办,帮扶对象是自主创业的非人类,底下有一系列的帮扶举措:贷款,补助金甚至连创业指导都有。
  如果裴时易能够申请到这个补助,那么猫咖至少在资金方面会宽松许多
  裴时易一目十行看完网页上的说明,确定自己符合情况,就报名了激励活动,填报了两个表格之后,弹出一个对话窗口。
  “您好,您的申请已经成功提交,将在两个小时内审核完毕。”
  现在申请已经提交了,开猫咖算是板上钉钉了,如果说裴时易刚才还能反悔,现在也迟了。裴时易盘算了一下,猫咖的三个要素:猫、甜点还有情调。
  装修是情调,设计师和甜点师都可以在网上找到,那问题来了:猫怎么办?
  裴时易没有逛过其他猫咖店,但如果以放松精神放肆吸猫为卖点,猫咖里的猫至少也是亲人不怯生的,而且不能是太小。
  以裴时易的眼光来看,店里的两只猫崽都太小了,刚刚能走路,身体也没那么好,根本不适合上班。
  猫咖需要的猫:美貌性格好,还得是成年的大猫。短时间内上哪里去找这么多和要求的猫?
  裴时易头疼道:“猫不好找。”
  蛋黄小心翼翼道:“其实我有一个朋友……我可以试试给她发信息,看她愿不愿意过来。不过老板,我那个朋友比较高冷,不是那种黏人会撒娇的小猫,不过脾气挺好的,也不排斥人类。”
  裴时易道:“你先问问吧,包吃包住,工资不好说,我能额外提供的,只有修行指导。”
  蛋黄愣了,激动道:“那她肯定愿意来!”
  他不知道裴时易到底是什么,但从对方能够稳定维持人形来看,修为肯定比自己这样连化形都做不到的小妖强。而且愿意教小妖修行的大妖怪太少了,大妖们要么专注于自家子侄后辈,要么独来独往,像蛋黄这样的小妖大多是摸索着胡乱修行。
  如果老板将教导修行变成猫咖店的福利,哪怕不要工资不包吃住,都会有无数小妖踏破他们家的门槛。
  蛋黄踩踩爪子,控制不住地亢奋。
  “对了,”裴时易问,“你朋友是什么猫?”
  蛋黄道:“临清狮子猫,女孩子,叫云潮。”
  狮子猫,古时候出没在高门深院的名贵猫种,在各种国外猫种风靡的今日,狮子猫的知名度远不如美短英短,更不如布偶猫这样以颜值闻名的“行走人名币”。
  但实际上,狮子猫的美貌也绝不输于布偶猫,那个毛茸茸的大围脖更是让人心生向往。狮子猫中最名贵的纯白金银眼更是美貌惊人,而蛋黄的朋友,正是一只毛色雪白,黄蓝鸳鸯眼的狮子猫。
  蛋黄坐起来,抬起两只前爪比划:“老板,虽然云潮高冷,但她真漂亮啊。这么大!都是毛毛,她的毛领子这么长,杏眼还是鸳鸯的!你把她往这儿一放,就够了!没人能抵抗这种绝世美猫。”
  裴时易当然是见过狮子猫的,他家里以前也养过,知道这种猫有多漂亮,端坐的时候简直像一幅画。如果在堆满枕头和毛毯的沙发或者软塌上,卧一只雪白的狮子猫,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爬上去和猫共度一段美好时光。
  裴时易想象一下那个场景,道:“没人能抵挡美丽的生物。”
  他微微一笑,俯身揉揉蛋黄凸出来的小肚子,“不过,我们蛋黄店长也很招人喜欢。”
  这个手感确实很奇妙。
  裴时易捻了捻手指,蛋黄敦厚的肥肉莫名治愈,他现在已经很理解流行的吸猫文化了,也大概能明白顾客来到咖啡店最希望感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气氛。
  蛋黄挺起胸膛,下巴在裴时意手上蹭蹭,还挺骄傲,然后翘着尾巴去给云潮打电话了。
  这时候,裴时易提交的申请也通过了,对方通过他留下的手机号打过来。
  “喂,您好,请问是裴时意裴先生吗?”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格外轻柔的女性嗓音。
  裴时易道:“是,请问是非管局吗?”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