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风】千秋百载(罗小黑战记同人)——Mocaffee

   【无风】千秋百载
  作者:Mocaffee
  风息和无限初见的故事
  大家闺秀遇难小姐无限和劫富济贫山大王风息的狗血爱情故事(什么鬼)
 
 
第一章 
  “风息,听洛竹说,你带回来一个人类。”
  湖中正在聚灵的虚淮睁开眼对来到湖边的风息道。
  “嗯,她一个人在山路上晕倒了,我就带了回来。”
  风息在湖中洗了下手,不经意地回着。
  虚淮站在湖中皱了皱眉,有些不赞同风息的做法,“这个时代的女子都十分注重自己的名节,在人醒之前把她送走吧。”
  “嗯,我知道。”
  风息坐在湖岸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湖水。
  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虚淮第一次看到有些魂不守舍的风息,感觉十分新奇,正想细问,一旁地洛竹插嘴道:“可是,我们又不知道她住在哪,怎么送回去呀。”
  “而且她真的好漂亮啊”
  洛竹小声嘟囔着。
  不知是哪句话得罪了虚淮,虚淮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他踏着湖水的涟漪走上岸,“放在山下的村子就好,总会有人看到。”
  “而且.......”
  “啊,虚淮你拽我领子干什么!”
  洛竹被虚淮抓住后领拖着往森林深处走。
  “而且你今天修炼完了吗,就来这凑热闹。”
  “完了!完了!早就修炼完了!”
  “哦,那就再加两个时辰,这次我监督你。”
  虚淮毫不留情地给洛竹加课。
  “你无赖!风息!风息救我!”
  反抗不得的洛竹不得不欲哭无泪地向旁边看热闹看得正开心的风息求助。
  而风息则悠哉悠哉地向洛竹挥了挥手道:“加油!”
  “不!!!!!”
  风息看着洛竹被虚淮拖走,然后起身回到了木屋中。
  正巧,躺在床上的人也慢慢醒了过来。
  无限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木屋中,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旁边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就出现在视野里。
  无限艰难地偏过头,细看,是个英俊的男人。
  就是发量貌似有点多。
  不过,可能是这个人救了自己。自己斩杀恶妖时,被他的同伴偷袭受了些伤,好不容易全部解决了,却体力不支地晕倒在回去的路上。
  他正要开口向他的救命恩人道谢,就听那人关切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姑娘?
  无限疑惑了一会,然后慢慢反应过来。
  看来是又被人误会了。
  这件事都屡见不鲜了,每次都是这样。
  无限在心底叹了口气,只觉得心累无比。
  他刚想开口告诉那人自己是男子,却发现自己居然发不出声音了。
 
 
第二章 
  “姑娘,你怎么了?”
  风息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直盯着他看,被美颜暴击的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无限艰难地撑起身体,想要坐起来。风息看见赶紧上前扶了一把。
  但他又马上想到虚淮的话,这个时代的女子注重自己的名节,立马满脸通红地松了手,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刚想借力起来的无限,啪叽一声又跌回床上,睁着一双死鱼眼瞪着风息。
  “啊,姑娘你是饿了吗?我去给你拿碗粥。”
  风息实在被他看得受不了,随便找了个借口逃了出来。
  无限:“........”
  你回来!
  接下来几天,无限的伤恢复得很快,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姑娘,原来你在这,这是今天的药。”
  风息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找到了正在屋外晒太阳的无限。
  无限面上不显,手却暗暗攥紧了手里的树枝。
  一口一个姑娘,让无限特别想用树枝抽他。自己是金属性,所以用树枝抽人不疼。
  无限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这段时间还这么照顾他,他不能恩将仇报。
  无限接过药,面不改色地喝完。
  然后他就看见旁边的风息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他。
  他打开一看,居然是几个蜜饯。
  风息有些害羞地挠了挠脸,“最近的药太苦了,我就去山下买了几个蜜饯回来。”
  无限心里一暖,目光柔和了不少。这种被人牵挂的感觉,好久没有了。
  本来准备拒绝的他,拿起一颗蜜饯放进口中。
  很甜,甜到人心窝里去了。
  无限朝风息感激地笑了一下。
  风息被无限笑得心跳跳得震如雷声。
  “哦,对了,我叫风息,敢问姑娘芳名。”
  无限用树枝在地上写下“无限”二字。
  无限.......
  风息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
  “原来是无姑娘,无姑娘可以叫我风大........”
  无限在风息还没说完,立马在地上飞速写道:“我就叫你风息吧。”
  “哥.......”
  “好吧,无姑娘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好可惜。
  风息心想。
  “无姑娘,冒昧地问一句,我在山路上救你的时候,你为什么穿着男装呢。”
  风息刚说完就后悔了,看无姑娘当时那么狼狈,一定是逃难来的,听说南方那边遭遇了水灾,无姑娘肯定也是从那边来的,一路上肯定会有不少危险,这么一说,穿男装的话倒是更安全些。
  无姑娘孤身一人,可能家里人都没了,而自己刚刚居然问了这么令人伤心的话题,真是太不应该了!
  无限松了一口气,终于问到重点了,他刚在地上写了“我不是.......”女子
  就被风息按住了树枝。
  他转头,就见风息一脸悲痛的模样,“对不起,无姑娘,我不该问这么多,你也有自己的苦衷,这一路真是辛苦你了。”
  “我去做午饭了,姑娘你再晒晒太阳。”
  说完就迅速跑开了。
  无限:“........”
  无限:“?????”
  等等,你到底脑补了什么 .......
  用完午饭后,风息又问道:“不知姑娘家在何方,又或是想要前往何处?”
  无限刚想写“妖灵会馆”,又立马停住了,他看了看旁边一脸疑惑的风息。
  这是个人类。
  人类不应该知道妖精的存在。
  而且自己树敌太多,他也不想让这人卷入是非中,等他养好伤就会离开,所以没有必要有太多瓜葛。
  于是无限便随便写个比较偏北的地名。
  “那里啊......那里离龙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
  果然无姑娘是逃难来的。
  “那姑娘可有什么家人?”
  无限的手一顿,脑海中闪过两个荒凉的墓碑。
  或许是感受到无限的不对劲,风息连忙道:“抱歉,无姑娘,是我失言了。”
  无限摇了摇头,写道:“无碍,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很正常。”
  风息不太懂无限说的生离死别,他是妖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长时间,而他的同伴们也同样都是妖精,所以无限所说的他都不是太懂。
  但每到清明时节,他常常听到山脚人类的哭声,那是无论谁听了都会悲伤的声音。
  所以他想,他还是懂一些。
  第二天一早,风息敲开无限的房门,把一个包裹递过去,“无姑娘,这是一些我今天刚下山买的衣物。”
  风息刚说完就逃走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裁衣店老板夸他疼媳妇的话。
  无限抱着包裹在门口站了许久,他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他打开一看,果然,是两套女装。
 
 
第三章 
  无限抱着这团衣服,陷入了沉思。
  他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无限来到厨房,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香味。
  “嗯?无姑娘怎么来了,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风息放下手里的活,洗了下手,来到无限身前关心地问道。
  无限指了指手里的女装,又指了指自己。
  风息跟着无限的动作看了看,瞬间醒悟。
  无姑娘是嫌弃衣服简陋了吧。
  也是,无姑娘一看就知道出身不错,肯定是个大家闺秀。平时一定是被家里人宠着的,如果不是遇上灾祸,家人没了,无姑娘也不会受苦到如此境地了。
  这么想着,风息产生了一股内疚,自己没用,没法给姑娘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
  “对不起,无姑娘,是我没用,无法让你吃好穿好。”
  无限:“……”
  无限:“????”
  你说的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无限被急的忘记自己说不了话,刚张开口,就被风息喂了一口吹凉的红烧兔肉。
  好吃……
  无限慢慢咀嚼着嘴里的食物,把原来女装的事情都忘了。
  无限抬头看了眼等待回应的风息。
  “姑娘放心,我会努力的!”
  努力?你要努力干嘛?
  无限瞬间觉得食物如同嚼蜡,他是发现了他和风息是不可能在一个频道上了。
  “味道怎么样?”
  无限看着一脸期待的风息,无奈地写道:“味道很好。”
  风息心情好得飞起,仿佛周围有一朵朵粉红小花在旋转。
  “那姑娘稍等一下,午饭马上就好。”
  无限看着因烧饭而额头微微发汗的风息,手拽着衣袖轻轻帮风息擦着脸上的细汗。
  “谢谢……谢……谢谢姑娘。”
  风息脸又红了起来,双眼发晕,说话都有些结巴。
  无限被慌乱不知所措的风息逗笑了。
  风息见无限终于笑了出来,自己也有些傻傻地笑。
  两个笨蛋就这么互相对着彼此笑着,也不知怎么,从一开始的微笑傻笑,两人一下子变成开怀大笑。
  无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他只知道他好像好久没笑了,也好久没像现在这么开心。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人。
  “嗯?怎么有股焦味?”
  “啊!菜烧糊了!”
  错过和风息最后摊牌的无限,清早洗漱完,看着床头整理好的女装,陷入了无奈。
  然后拿起它,生无可恋地开始更衣。
  没办法,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
  正在屋外劈柴的风息,看到从屋里出来的无限,眼前一亮,心里像怀揣着一窝到处蹦跶的兔子。
  星眸皓齿,姿色天然,般般如画。
  单身了几百年的风息,第一次对世上凡尘产生了欲望。
  风息飞速跑到湖边,然后一下子扑进湖里。
  他任由自己缓缓沉入湖底,手紧抓着心脏,看着湖面倒影着的潋潋光影,耳边传来水波荡漾的微声,眼帘微闭。
  他喜欢无限。
  风息这么想着。
  无限被风息突然跳进湖的举动吓了一跳,等了一会,正准备想要不要下去救人,风息就自己慢慢爬了出来。
  无限挑了挑眉,没说什么。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无限的伤也在飞速的痊愈。至于女装……
  无限表示穿着穿着就习惯了。
  但令无限有些不适应的是,风息对他越来越好,好到让无限几乎以为欠下救命之恩的不是自己而是风息。
  无限看着碗里堆成小山的菜,决定找点话题和风息聊聊,“公子为何不和山下的人们同住而是选择住在山里?”
  风息给无限夹菜的手一顿,他该怎么解释他其实是妖精,所以不和人类住一起这件事。
  风息看着无限好奇的眼神,拿着筷子捣着手里的米饭,有些发虚道:“其实……我是山贼……”
  山贼?
  无限微皱眉头有些不解。
  以他和风息相处的这段时间,发现风息心灵澄清,怀有一颗赤子之心,怎么也不像是个做山贼的人。
  无限沉默了一会,然后试探地用树枝写道,“劫富济贫的那种?”
  “对!”
  风息一拍桌子,连忙应着。
  无限呼出一口气,果然和他想的一样。
  “风息真的很厉害。”
  “哈哈哈……姑娘过誉了……”
  被心上人这么称赞,风息虚得背后直发汗。
 
 
第四章 
  距离风息救下无限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无限身上的伤也都痊愈了,但他仍然无法发声。
  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看来是要去找一下老君了。
  既然这样的话,
  无限回头望着在院子里忙着劈柴的风息,暗暗垂眸。
  是时候离开了。
  无限躺在风息给他做的躺椅上,闭着眼,本想放空思想,但脑海中却冒出这些天和风息相处的日子。
  “药苦,我去买了蜜饯给你去去苦味。”
  “我看姑娘喜欢晒太阳,就砍了院里的竹子做了张躺椅。”
  “以后我努力!”
  “姑娘,今天想吃什么,野味怎么样?”
  “姑娘姑娘,我来劈柴就好!”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