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仙界暴君之后[重生]——薇我无酒

   《嫁给仙界暴君之后[重生]》作者:薇我无酒
  文案
  前世的雪无霁少年成名,一剑霜寒十四州,被赞为“世间无人不羡雪”。
  下场却是堕仙成魔、惨死冰原。
  重生后,雪无霁一睁眼就发现……
  他多了个道侣。
  道侣还是他前世的死对头陆宸燃?
  ——此人一统仙界,手段血腥,喜怒无常,乃是个恶名昭彰的暴君。
  *
  前世的陆宸燃喜欢了雪无霁一辈子。
  但雪无霁死时,他拼着一条命,却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荒芜冰原,唯有雪满冠冢。
  重生后,他决定从一开始就把心上人绑在身边。
  *
  知君仙骨无寒暑,
  千载相逢犹旦暮。
  两处茫茫,何如?
  秉烛见霁明。
  雪无霁(受)x陆宸燃(攻)
  ①正剧,有刀有糖有狗血;
  ②感情线是真的甜,但剧情线有虐也是真的虐;
  ③有大篇幅回忆杀;
  ④收藏作者吧!不亏,不是大猪蹄子!围脖@薇我无酒WJ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无霁(受),陆宸燃(攻) ┃ 配角:《星际暴君的Omega家庭教师[穿书]》求预收~ ┃ 其它:又美又苏,刀糖俱全
 
 
第1章 狐嫁其一
  “那就是六殿下的道侣吗?”一个侍女模样的姑娘自言自语道。
  华美的仙宫今日张灯结彩,处处是红色。
  正因今天是仙宫六皇子的结道大典。此时,六皇子正在宴上接受庆贺,而他的道侣则在洞房之内等候。
  侍女是被派来放喜糕的。她端着糕点盘穿过了长长石廊,一边好奇地往房里看了一眼。房里静悄悄的。
  这场结道大典有些特别,其他的一些规矩如何以她一个小小侍女是不清楚的,但她却知道一点很古怪:
  以六皇子的身份,他的道侣本该至少也是个世家之后,但现在洞房里他的那位道侣,侍女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说到六皇子,侍女还有些后怕。其实她本来不是掌点心的侍女,是六殿下临时叫她过来的。
  这位六殿下,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脑子有病,简直疯了”。
  他有六个皇子里最好看的样貌,最出众的天赋,以及最差的名声。
  在宴会上,侍女才刚远远地看过一眼那位六殿下。
  他一身喜袍,坐在最上首,面容比寻常还要明艳三分。然而明明是他的喜宴,却无人敢上前对他敬酒。六殿下就这么坐在最上首自斟自酌,周围一圈都是无人区。
  六殿下经常笑,侍女却觉得今日他的笑与以往都不同。他嘴角一直上扬着,和兄长们对话时也堪称“温和有礼”,倒是把不少人吓得不轻,揣测他是不是又犯什么病了。
  今日,六殿下看上去好像真的像个十六岁的天真少年似的。
  侍女经过的六殿下身侧的时候,像往常一样低着头想迅速走过,却被他叫住了。
  “过来。”他说。
  侍女那一瞬间吓得寒毛倒竖,僵硬着走了过去。
  她看到六殿下苍白的手指间拈着一块红色的糕点,糕点是玫瑰形的,被咬了一口露出浅红色的馅儿。那手指白皙如玉,捏着花似的甜糕,莫名地旖|旎。
  六殿下一手托着下巴,心情很好地微笑道:“这个给送进洞房里去。告诉他,很甜。”
  侍女端着糕点离开宴会时才回过神来,心说,要命!她从来没看见过六殿下露出那种神情,要是给那些世家仙子们看见刚才那一笑,怕是连魂都要飞走了。
  这是说明,六殿下很喜欢这个道侣?道侣很喜欢吃甜?六殿下怎么会知道,他们先前就认识吗?……
  侍女满脑子疑问,她只知道那人姓“雪”,连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好奇得快炸了。
  这就是侍女会来送糕点的由来了。
  她看到洞房里一片暖色的烛光,装饰鲜红夺目。侍女踮起脚尖,一怔。
  她没有看到安静等候的“新娘”,而是看到正中宽大的床榻上,躺着一个人。
  那人身量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一身喜袍,上面绣着金灿灿的鸾鸟和龙凤图案。
  他侧躺在正红的锦被上,好似睡着了,头上蒙着盖头,看不到脸。
  凌霄界不拘泥道侣的性别,侍女只是稍微吃惊了一下,她视线移了移,却突然看出点不对来,睁大了眼睛。
  那名少年的脚竟是裸露的。
  白皙的足踝上圈着两只银环,环间连缀着银链;上身宽大的袖摆底下只露出一点手指尖,红色布料里也隐现出闪烁的银色。
  镣铐!?
  这穿着婚服、躺在洞房里的雪公子,六殿下的未来道侣,竟不知为何手脚都被镣铐锁着,像个囚犯般昏迷不醒。
  暖黄的烛光下,少年的双足如同白玉,踝骨分明,只是有些过分苍白和孱弱。
  银、白,红三色呈现出鲜明对比,交织出一种脆弱的美感。
  侍女心开始猛烈地跳起来,感觉似乎窥见了什么仙宫密辛。
  她咽了咽口水,直觉这里头很危险,却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眼睛。
  他实在太漂亮。
  忽地,她看到那人的手指动了一下,像是想握住什么东西却落了空,只有指尖勾住了柔软的红绸,手背骨骼猛地用力突出。
  挣动锁链发出了“叮当”几声响动。
  侍女屏息凝神。紧接着,她听到了模糊的咳嗽声,愣了一下道:“雪公子?你……醒了吗?”
  她口中的“雪公子”,也就是雪无霁,确实是醒了。
  雪无霁从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里睁开眼,却在下一刻就坠入一个腥红色的世界里。
  他喉头一甜,揪住自己的衣襟咳嗽起来。在他残留的意识里,自己的胸肺里还呛着冰冷的风雪,以及腥甜的血沫。
  刚刚,雪无霁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自己的佩剑,但却抓了个空,只有柔软绸料触感。
  这是哪里?
  他不是在魔界的雪原上吗?
  看着床上的人挣扎着想坐起来,侍女慌得打翻了糕点盘。他带动出一串锁链声响,侍女来不及收拾糕点,急急道:“公子你先别动!”
  但雪无霁却听不到他的声音。他的脑海里只有一片喧嚣——
  “杀了他——”
  ……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撑不了多久了。”
  ……
  “快,别让他跑了!”
  ……
  “杀了这个叛徒!”
  ……
  “杀了这个魔头!”
  ……
  幻觉里,好像有人在冷笑、有人在怒吼,杂乱的声音切进脑海,比刀锋还要冷。
  接着,是扩散开的疼痛,和侵入四肢百骸的寒意。
  幻觉真实无比,雪无霁几乎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眼见他再次蜷缩成一团,手甚至快把红绸扯破,青筋暴起,侍女手足无措,只好去叫人了。
  雪无霁咳了好一阵,那阵幻觉终于远去了。
  真实的五感逐渐包围了他,他感觉到呼吸进来的是温暖的、带着浅香的空气,慢慢平息了下来。
  他坐起身,念了一句清心诀,脑中立时清明。可雪无霁过了一遍记忆里的内容,却缓缓拧起了眉。
  雪无霁记得,自己确实是死过一次了。
  而且已经死了很久了。在死后,他沉在一片黑暗里,意识化为碎片。像是已经过了千百年,直到刚才,却突然被唤醒一般重新有了知觉。
  再睁眼,就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雪无霁的周围是温暖的,没有凛冽风雪;腹部也没有被一剑贯穿。这一切无不告诉他:
  他竟是重生了。
  脑海里的残象并非幻觉,而是他经历过的真实。
  他记得自己死在了魔界的冰原上。与凌霄界的追兵交战到最后一刻,直至失血过多、力竭而死。
  雪无霁死的时候已拜入仙门百年,又堕魔十数年。但现下这具肉身,看骨龄正是他十八岁的时候。
  他头还有些疼,按了按眉心。一段新的记忆涌入了脑海。
  雪无霁闭眼靠在床边接收了记忆,半晌,才面无表情地睁开了眼睛:
  他是回到了十八岁不错。可是……他十八岁时,有发生过过被人强行结为道侣这件事吗?
  他的那位未曾谋面的“道侣”还姓陆——这是凌霄界皇族的姓氏!
  雪无霁掀开盖头,看着自己所处的房间,制式上果然有后世他熟知的、仙皇宫殿的特征。
  他被一个陆家的皇子强娶做道侣。这也就罢了,手脚还都被锁了起来。
  像个待宰的柔软羔羊一样,被打扮好了送到喜床上。
  雪无霁沉默了一会儿,他向来波澜不惊,这时却也感到分外荒谬。
  这个重生后的头一个见面礼,可真叫他笑不出来。
  前世,雪无霁只认识一个姓陆的“熟人”。他对于陆氏的了解仅限于那个人,对除他之外的陆家人则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现在的事为何发生,为何会和前世不同。雪无霁又看了眼自己的手铐脚铐,其看似纤细,却能压制灵力。
  放在前世,他轻易就能把它们化成银水。但如今他甚至还未入仙门,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是根本没有办法解开禁锢的。
  这样一想,雪无霁又有点微妙的不快,在心里又给那个人添了笔债。他揉了揉冰凉的手腕,赤足踩到红毯地面上。
  ……走了几步后又神色不好地折了回来,重新给自己盖上了盖头。
  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变故。
  雪无霁适应了一下脚腕上的拖曳感。脚上的银链不长不短,能让他行走,却不能奔跑。透过盖头往外看,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朦胧暧Ⅰ昧的红。
  他心中沉沉,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恐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被发现。
  但坐以待毙,会发生什么?
  光是这样一想,雪无霁就是一阵反感。哪怕是离开这红艳艳的房间,都比什么也不做好。
  他快速通过了柔软的地毯,到了门外是光洁冰冷的地砖。雪无霁生性Ⅰ爱洁,还从未尝试过光脚走路。
  定了定神刚准备一口气走过去,就听得头顶上忽地传来一道人声。
  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动听低沉,十分悦耳:
  “我才从宴会上逃出来,哥哥就这么不想见你的道侣吗?”
  尾音仿佛还带着点委屈。
  道侣?
  雪无霁瞳孔微缩,抬头便朦胧看见石廊的琼花树上坐着个红衣的人影,正撑着下巴俯看他。
  清风明月,琼花喜服,这一幕几乎可算得上一幅美景。但雪无霁心中却一惊。
  那少年一跳就从高高的花树上跃了下来,笑着道:“哥……”
  雪无霁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银链,整个人往后倒去。少年话音未落,立即转为:“小心!”
  似乎是有一阵很淡的清香袭了过来,雪无霁并未感觉到预料中的疼痛。因为后脑处垫着一只手,代替他磕到了廊柱上。
  而少年的另外一只手轻轻环着他的腰,像一个未完成的拥抱。
  因为这动作,盖头飘飘的飞了出去。
  红色如荷衣褪尽,盖头下,雪无霁想隐藏的“小变故”还没过一刻钟,就猝不及防地暴露了出来:
  雪无霁:“……!!”
  少年略诧异的声音:“……这是?”
  只见雪无霁的头顶,竟有一对毛茸茸的雪白狐耳。衬着乌发,犹如用冰雪雕琢出来的一般。
  狐耳没了盖头压着,警惕地支棱了起来……然后在在夜风里,轻轻地抖了抖。
  ※※※※※※※※※※※※※※※※※※※※
  大噶好!59想死你们啦!
  打个广告,下一本开【幻耽】求预收~
  《星际暴君的Omega家庭教师[穿书]》
  时汲穿书了,成了《星际帝国》这本总攻文里主角的皇室私人家|教。
  原著中,这是个貌美又跋扈的omega。
  真实身份是被派来养废皇储的棋子,直接造成了主角陆见烨悲惨的童年。
  后来,这个老师被暴君羞辱折磨,斩首而死。
  ……而时汲睁眼时,幼年的陆见烨正站在他面前,脸上带伤,低着头交出厚厚的一叠纸,小声说:
  “老师,你让我抄的一百遍《法典》我抄完了。我还要去罚跪吗?”
  时汲两眼一黑:“…………”
  妈蛋,我想辞职!
  *
  时汲勤勤恳恳地教导帝国太子。然而不知为何……
  怎么暴君从种马变成非他不可了?
  怎么原著正室受、他的亲哥哥分化成A了?
  怎么原著反派也变成A了?
  怎么这些Alpha全都要宠着他??
  时汲:……莫名变成团宠了。
  *【狗血小剧场】*
  黑暗中,发情的omega浑身发软地蜷缩在角落,信息素极端诱人。
  房门被打开,军靴踩地,带着逼人的alpha信息素。
  时汲垂着头:“陛下想要怎么处置我这个叛徒?”
  下巴被猛地抬起,时汲闭上了眼睛,手指却在微微发抖。
  看着时汲泛红的眼尾,陆见烨轻笑起来。
  他在他耳边说:“……我要罚你做我的皇后。”
  ①暂定下一本,20年开;
  ②不会太长,主狗血甜,主角很苏苏苏;
  ③ABO但不生子。
 
 
第2章 狐嫁其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