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隔壁姐姐后(GL百合)——时光再笑

   《娶了隔壁姐姐后》作者:时光再笑
 
  文案:
  安吉意外穿到古代农村,生活的艰辛就不说了。
  但是作为女同她发现找对象成了大问题。
  慢慢的她把目光投向隔壁的小姐姐,嗯,肤白貌美大长腿O(∩_∩)O
  温馨提示:种田文 1v1 he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乡村爱情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吉,白茶 ┃ 配角:白贵白福大河村村民 ┃ 其它:村医
 
 
第1章 
  锅里蒸的是红薯和土豆已经发出阵阵香味,安吉坐在灶台前看着火,哼着歌:多年以后会不会有人还记得我…一曲唱罢心里升起一丝惆怅,唉,说多了都是泪!她是一个月前魂穿到这里的。
  她原本是中医学院的学生,从小就没啥大志向,上大学前的想法是毕业回老家当个乡村医生,像她爷爷一样成为村里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夫,哪成想天气太热为了凉快些进了一家银行吹空调,刚坐下玩了一会手机就遇上了抢劫,挨了一刀醒来后就到这了。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安吉,怎么死的她不清楚,这具身体她检查了没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原主是这里的女户,女户就是在衙门登记自立为户,一般都是家中没有男丁的人家,为了不断绝香火继承家里田产的女子申报女户。
  这具身体爹娘已经过世三年,原主的爹安大河死的并不光彩,是被人活活打死的,安大河以前是个赤脚大夫,这十里八村的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找他治病,安大河本身就是个半吊子,靠着识字自己看医书琢磨的医术,头疼脑热的也不是啥大病,及时看吃点退火清热的草药多半都能好,这么多年愣是混出了点名堂。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安大河给隔壁二河村的王二麻子家治病,两针下去把人给治死了,结果人都没出二河村被直接打死了。
  进衙门最后的结果是,安大河虽然死了但他把人治死被判罚银十两,王家人打死人情有可原,只有王大郎被判了三年,其他人罚了银子被放了,最后两家的银子都进了那县令的口袋!
  安大河的媳妇也就是原主的娘林氏,气不过那昏官判决,结果没出三月一命呜呼了,自此就剩下原主一个人背负着父亲留给她的污名度日,仗着这大河村的大多是安姓人,倒也没人欺负她。
  原主即便识字会给人看点小毛病,有她爹的事也没人来找她看病,啧啧所以直接断了她当村医的想法,当然她也是个无证的半吊子,没有去医院实习过,唯一的实习经验就是跟着爷爷在村里给村民看病,她之所以考医学院都是受他爷爷影响,不过在这样的名声下,她真不敢顶风上赶着给人看病啥的,看出了事估计跟原主的爹是一个下场。
  其实她心里对原主爹把人治死这事保持怀疑态度,啥手法啊扎两针就把人扎死了,说不上那人得的是啥急性病,刚好原主的爹倒霉赶上了。
  原主今年十六岁未婚,家产有三间砖瓦房两亩地五百零八个铜板,这铜板有一半是她这一个月上山采草药晾晒卖了赚的,两亩地就在屋子后面,种的都是土豆和红薯,因为这两样是高产农作物,两亩地的红薯土豆足够原主一年的口粮还有剩余。
  这两样是这里的贱物特别便宜一文钱能买好几斤,屋子后院还有个菜园子和一口水井,菜园里种了一些蔬菜有一大半是白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本身就是农民的孩子,农村的活难不倒她,来到这里后还不至于饿着。
  通过这一个月的自给自足她偶尔也能吃顿肉解馋,只不过大梁朝婚姻法规定,男二十女十八之前必须成亲,否则由官府指定婚配,并且还会罚银。
  说到这大梁朝就不得不说下,这里现在的皇帝竟然是位女皇帝,通过这一个月的了解她知道了这大梁朝已经出过三位女帝了,这已经超出她的认知,所以不用多说她也明白这里是个架空朝代,在她知道的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至于是平行空间还是另一个时空她是一概不知。
  原身今年十六,还有一年多就到必须婚配的法定年纪,所以她这几天都在为找对象的事发愁,她高中时就发现自己喜欢女生,经过实验确定自己天生就是弯的。
  女户的正常婚配方式是招赘夫,她又不喜欢男人自然不能招赘夫喽,当然就以她家这条件这名声也招不到赘夫,这里人传宗接代观念极强,会选择入赘的男人不管是啥样的,无一不是家境贫寒冲着钱才入赘的,所以即便她不是拉拉婚配也是大问题。
  不过这大梁朝因为女帝当家,女性的地位也不是太低,女帝也出了一些有利于女性的政策,其中一条就是鉴于贫穷女户不好找赘夫,所以另行规定女户可以找一寡妇或者名声不好的女子去官府登记婚书就算完婚。
  她知道大梁朝有这条规定时,都忍不住惊叹这简直太前卫了,不过分析以后,这规定看着人性,其实不过是为了减轻负担,毕竟寡妇要是带孩子生活也是艰难,那名声不好的谁愿意娶,就是官府指定婚配那也得罪人不是,而且还有人可能会去府衙告状,加上女户也是老大难问题,所以把几个老大难弄在一起岂不便宜。
  安吉想通后明白女帝其实也不敢过度扶持女性,能做到这样也算可以了,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有目标,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总得找个喜欢的吧。
  大河村背靠安岭山,村南面有一条河是渠河的分支,在安吉看来这里山清水秀的真是不错,安岭山她没敢深入,只是在外围采一些草药晾晒后拿去县里的药铺卖,一个月的收入足够养活她自己,不过手里没钱心慌,所以这一个月她才没有乱花。
  掀开锅红薯和土豆的香气扑面而来,用筷子夹出来几个放到盘子里,拿出去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坐到石凳上等着凉了吃,她不太喜欢在屋里吃东西,原因无他只因为这古代的房子屋里的光线不好,家里就她一个人也不用那么多讲究,所以她来后白天时都会到院子里的石桌吃饭。
  她家是村里最里面一家,西面是安岭山,北边过了地头也是安岭山,上山非常方便,东边的邻居是白家,两家中间用篱笆做的墙,抬眼就能看到白家院子里。
  白家的境况跟原主有相似的地方,都是父母双亡没有长辈,白家现在由大姑娘白茶当家,白茶小名叫九姑娘,村里人基本都叫小名,至于为何白茶小名叫九姑娘,据说是当年白老爹喜欢喝酒,女孩子叫酒不好看,所以取了数字的九。
  安吉刚听说这意思时,还在心里腹诽了下,那白茶这名字是谁喜欢喝茶才取的吗!不过安吉白茶很有名哦,因着两人在名字上有些渊源,所以她不经意间会把目光落在白茶姑娘身上。
  白茶今年十七人长得挺好看,也是名声不好,定了两门亲事男方都在成亲前出了意外,一个溺水而亡,一个被官道上的惊马给踢死了,从此背上克夫的名声,再也无人前来提亲,白茶姑娘十七岁大龄剩女成了村里的老大难,眼瞅着就到十八岁了,这婚事还没着落呢。
  下面有两个弟弟,大弟弟白福十五也到了议亲年纪,二弟弟白贵十三岁,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白家的日子过的可比原主还差,白家的房子是三间土坯房,看着就不结实前几天下雨,听说还漏雨呢,家中还有两亩地,三个人两亩地就算种的是土豆红薯也不够一年的口粮。
  拿起红薯吃了口,此时隔壁传来吵闹声,忍不住竖起耳朵倾听。
 
 
第2章 
  李媒婆一脸气愤的跑到院子里,张口就是一通冷嘲热讽:“我说九姑娘啊,你当你自己是金疙瘩呀,那二河村的王大郎咋了,人家身强力壮年轻气盛家里青砖瓦房住着,多好的儿郎啊,这你还挑剔,你还想嫁个员外郎咋地,你也不看看你那克夫的名声,谁会娶你啊。”
  “装什么清高圣女啊,就你也配,啊呸,什么玩意,今个你把王大郎推了,我老婆子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娶你,你就等着罚银被官府配个瞎眼跛子吧,老婆子告诉你就是那地痞无赖人家都不会娶你这个丧门星…”
  那声音大的恨不得全村人都能听到,嘴就跟那机关枪似的一刻都不停歇,说出羞辱人的话一套套的,白茶走出来平日白皙的脸上煞白,眼底隐隐有泪光隐现。
  今天就她自己在家,没想到这李媒婆竟然上门来给她说亲,说亲的对象还是那二河村的王大郎,那王大郎三年前打死了邻居安叔,那王家跟他们村都成仇人了,她要是同意以后让她弟弟们还如何跟村里人相处,没想到婉拒后这婆子竟然跑到院子里大声叫骂,她这心里是又急又气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篱笆墙外来了不少村里人看热闹,大河村以前住着的基本都是安家人,后来陆续来了不少受了灾的外姓人迁居到此,才形成现在多姓混居的状态。
  安吉心里猜测村里人有点不敢得罪李媒婆,毕竟谁家孩子不说亲啊,以后仰仗李媒婆的时候多着呢,而且在这里媒婆这职业虽然是贱籍干的,但是媒婆要是坏起人来,那是毁人一辈子的事,所以大家才没有出言帮忙。
  安吉把目光落在九姑娘身上,穿的衣服上有两三处补丁,但依然难掩她的美丽,这九姑娘在村里也是村花的级别,奈何命运坎坷竟被个媒婆羞辱。
  眉头紧蹙越听越不对劲,把视线放到那李媒婆身上,身材又矮又胖长得又丑还画个大浓妆,仔细一看嘴边还有颗黑痣!
  安吉想了会才想起来,李媒婆嘴里那个二河村王大郎不正是原主的杀父仇人吗,啧啧,怪不得村里人拿隐晦的眼光打量她呢,安吉蹙眉站起来拿起碗里的地瓜,瞄准抬手就把红薯照着李媒婆的脸扔了过去。
  噗,一下子就打到李媒婆的右眼眶上,看把人打愣了,气沉丹田先声夺人骂道:“奶奶哒,到我家门口夸我杀父仇人呢,你个颠倒是非的老虔婆,你就是把那王大郎夸出花来,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杀人犯的事实…”
  小嘴叭叭的把李媒婆一通数落,说的那是句句在理,村里人听了可不是吗,这不是赤裸裸的挑衅吗,那王大郎要说亲干嘛跑到安吉家隔壁来说亲呢,大家不觉阴谋论了,是不是那王大郎心中怀恨,故意唆使李媒婆膈应安吉的。
  这么想着不约而同用同仇敌忾的目光看着李媒婆,这样就太过分了,欺负他们大河村没人是不,那一副副凶狠的目光,愣是把回神发出杀猪般叫声的李媒婆镇住了。
  李媒婆这才意识到犯了大河村的众怒,有些后悔没打听清楚,要是知道那安大河家在这白家隔壁,说啥她也不会这么大声叫喊的,最后只能欺软怕硬的对着九姑娘放了两句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走到村口还忍不住回头呸了两声暗道晦气,心里琢磨去二河村加油添醋的跟那王大郎告个状,边走边捂着已经青了的右眼眶,心里的坏水一个劲的往出冒。
  李媒婆走后,看热闹的村里人都陆续散了,他们其实也不光是看热闹来了,这要是有人动手,他们肯定会帮忙的,婆子打嘴仗骂街,他们自然不会上前跟着对骂,嗯那个主要也是骂不过。
  安吉等人都走光了,看九姑娘一脸落寂的站在房门前,那纤细瘦弱的身影平白惹人心疼,忍不住走到两家的篱笆墙跟前安慰:“白姐姐,你别听那老虔婆胡咧咧,就姐姐这模样哪会嫁不出去呢,姐姐要是不嫌弃你嫁给我得了。”
  嘿嘿,安吉仗着脸皮够厚,趁机试探下九姑娘的心思,她这一个月在这大河村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就没有比白茶长得周正漂亮的,说实话要是能娶了白茶姐姐她心里还是非常乐意哒。
  安吉笑的两眼眯成一道缝,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她喜欢女孩子,白姐姐又符合她的审美观,肤白貌美气质佳还有一双大长腿,啧啧,感觉口水分泌的都多了,至于感情以后慢慢培养呗,在这里想要来个自由恋爱啥的,你就别想了。
  白茶闻言一愣,怔忪的看着安吉,她没想到安吉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知为何心里对这话竟没有反感之意,她面临着罚银的境地,而安吉身为女户再过一年多跟她面临的境遇差不多,所以安吉才会说出此言吧。
  回神注意到安吉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眉头微蹙觉的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女孩子怎么会色眯眯的呢。
  九姑娘甩去脑中怪异的想法,没有理会安吉转身回屋继续手上的绣活,她的绣活做的一般卖不了多少钱,但是多少能给家里增加点进项,所以她这几年一直坚持每天没事时做秀活。
  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嘴边浮起一丝苦笑,心里明白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她不可能等到十八岁生辰那天被官府强行婚配缴纳罚银,别的不说就是这罚银他们家也拿不出,难道要变卖家里唯一的两亩地吗。
  不知为何九姑娘耳边又想起刚刚安吉说的话,嫁给一个女户,从此和女人共度余生,不能生儿育女…
  安吉看人家美女没有搭理她,用手摸着下巴琢磨这白姐姐是啥意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当场拒绝,没有表现出反感,那就是还有希望咯。
  嘻嘻,拿起碗里的土豆狠狠的咬了一口,在心里琢磨这事还真得好好努力下,万一成了她就有老婆了,不成她也没有丝毫损失不是。
  安吉吃完饭,先把锅里已经不热的土豆地瓜放到菜板上,用刀把土豆切成均匀的片,又把地瓜切成长条状,把切好的土豆片地瓜条放到簸箕里,拿出去摆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晾晒,这是她这一个月常做的事。
  她在这地方属于北方,庄家就能种一季,冬天时据说超冷,食物更是稀缺,她家里就地瓜土豆多,所以她趁着天好多晾晒点地瓜干和土豆片,这样冬天时又多了一样菜还有零嘴吃不是很好。
  弄好这些收拾完看时间到了下午,洗了下手抓了把晾晒好的地瓜干放到柳筐里,提着柳筐锁上门往村长家走。
 
 
第3章 
  大河村村长安盛才,按辈分是安吉本宗九族堂叔,说白点就是没出五服的族叔。
  他们都是同一个高祖,只不过人家那支一直霸占着村长的职位,每代人多少都识字,倒不是刻意去学堂私塾学的,而是祖上有人识字这么一代代传下来,农村人以吃饱不挨饿为主,就是村里那些日子过的好些的人家,也舍不得那个钱让孩子去读书。
  原因是这里读书的成本太高,不说束脩钱就是一本三字经都要三四百文,这哪是农户人家能负担得起的,条件好的人家最多就是送孩子去学一年识个字啥的,将来不至于让人轻易糊弄了,就这在村里都算有学问的人。
  安吉的父亲安大河,因当年安爷爷存了望子成龙的心读的书比较多,上了三年私塾,学完了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因为识字多所以捡了本医书自己研究研究就当上了赤脚大夫。
  安吉在记忆里搜索到这段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啧啧这是有多笨啊三年学了三本书!现在柜子里还放着那几本书呢,那三本启蒙书籍真的很薄,至于那本医术安吉翻过就是本初级的入门书。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