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川下江(近代现代)——刘水水

  这种女人多半是有病的,杨堪妈一听,正好瞧见两个女儿回家,赶紧说道,“你俩以后少去允家。”
  杨芳不由皱起眉头,硬拉她妈妈进屋,“妈,你别听她们乱说,我哥听到了又会不高兴的。”
  “你哥以后也不准去!”谁不害怕传染病啊,那种女人正经人家看一眼,就像是看到了病毒一样,避之不及。
  俩小姑娘没长大,不懂她妈在害怕什么,杨慧不太喜欢她妈妈这样,“妈,你少说两句,她们就爱说闲话。”
  </p>
 
 
第11章 
  连续几天都能看到有人搬着新买的桌凳往巷子里走,允唤林算着时间,杨家的茶馆应该要开张了,跟家里招呼了一声,才往杨家走。
  杨堪家一楼横七竖八的支着麻将桌,俩丫头跟胡阿姨正在收拾,见到允唤林站在门口,杨芳生怕她妈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连忙道,“唤林哥,有事吗?家里正乱着。”
  “胡阿姨,我帮你们收拾吧。”
  杨堪妈来不及拒绝,尴尬的低头收拾,想着怎么把俩女儿支上楼,沉默一阵才道,“芳啊,你和妹妹上去看看,楼上花浇水了没。”
  知道妈妈有心支走她俩,杨芳犹豫了,一脸恳切的看着她妈,杨堪妈一着急,“快去看看啊。”
  待一楼只有自己和允唤林,杨堪妈才试探性开口,“唤林,你家来的那女的,是你什么人啊?”
  唤林手上一顿,说不清楚,他也不好说,外面风言风语那么多,难听的他都听过,嘀咕道,“我爸带回来的。”
  顺手将手里的扫帚放到墙角,允唤林推着桌子摆正,垂着脑袋,眼眸里都看不出有神韵在,大抵是听惯了别人的闲言闲语,每当允唤林提起他爸的时候,总带着一种复杂情绪,无奈迷茫,少了点愤怒。
  跟她家杨堪比,允唤林不止是身高没那么挺拔,就连背影都消瘦许多,一件洗得薄透的白汗衫,几乎快和允唤林皮肤一样惨白。
  唤林妈妈在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唤林比杨堪听话,性格也沉稳很多,从小跟个小大人似得,说起来也算是在杨堪妈眼皮子底下长大的。
  当妈的人最怕孩子受苦,哪怕不是自家的孩子,街坊邻居的这么多年,也会有恻隐之心,干瘪的忧心到了嘴边,杨堪妈妈不愿说太多肉麻的话。
  “你啊…跟你奶奶离那个女人远点…”她跟在允唤林身后,双手反复揉搓着,斟酌着该怎么跟唤林解释,“你爸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你跟老太太好好的…”
  她气杨堪老是胳膊肘往外拐,可又见不得唤林受苦的样子,越说觉得这话越不对,杨堪妈语无伦次的提高音量,“唤林,听阿姨的啊!”
  允唤林回头看了杨堪妈妈一眼,点了点头,杨堪妈妈性格要强,杨家条件一定要是码头上最好的,性格也强势,多说两句便是大嗓门。
  不乐意杨堪给自己带货,可是也没真的拦着,嘴上骂的厉害,内里也心软,刀子嘴豆腐心。
  见允唤林木讷的样子,杨堪妈暗暗叹气,还是孩子啊,别看平时一言不发的像个有点心思的大人,不过是背地里受了委屈,硬撑着装老成。
  杨堪妈正琢磨着,忽然记起一件事来,压低了声音对唤林道,“你爸这个时候带个女人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允唤林云里雾里的,杨堪妈拉他坐下,“肯定是你爸知道要搬城的事情了,你家房子啊,搬迁补助金千万别落到你爸手里,你自己留个心眼儿,不然到时候你跟你奶奶去哪啊。”
  这已经不是允唤林第一次听说“搬城”这两个字,搬迁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时间的问题。
  俩丫头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巧杨堪爸也神色匆匆的从外边回来,见到允唤林先打了个招呼,“唤林在啊。”
  “杨叔叔。”搬迁的事情暂时只能被允唤林压在心底,帮杨家收拾好东西,他打算先回家,却被杨堪爸爸叫住。
  “杨堪马上打电话回来了,唤林你别走了,聊两句了再走。”
  允唤林愣在原地,像是双腿注了铅,迈不开步子,手心也跟着发汗,光是听到杨堪的名字,都能让他兴奋到血液加速流动。
  估计杨堪爸是掐着点回家的,没两分钟家里的座机便响了,一家人围在电话跟前,按着免提听杨堪讲话。
  杨堪哭笑不得,“能不能别每次都按免提,跟广播似得。”
  “你要跟谁说见不得人的话啊,都听听怎么啦。”能听到儿子的声音,杨堪妈格外的高兴,声音又敞亮又欢快。
  长途电话费贵的要命,杨堪都尽量控制在一分钟内,“马上到上海了,就跟你们报个平安,有啥要买的赶紧说啊,到了上海不一定打电话回家的。”
  说是没不一定打,但杨堪肯定会找机会联系家里,两个妹妹说道,“不要了,上次买的雪花膏都还有。”
  允唤林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闪烁的座机按键,他不是非要跟杨堪说上几句,光是听听的他的声音,都已经满足了。
  杨堪妈怕儿子挂的快,正好唤林也在,提醒道,“唤林在我们家了,你跟他说两句。”
  眼看着通话时间跳成六十秒,杨堪手上一抖,没舍得按下挂断键,顿了顿才道,“能别广播了行吗?”
  “事儿多,多稀罕听你说话。”杨堪妈笑着骂道,帮唤林切成听筒模式,众人才各干各的去。
  掌心发汗的迹象愈发严重,险些握不住滑腻的听筒,“杨堪…”
  这声情不自禁的“杨堪”, 有些绵长,但是竟然听不出犹豫,杨堪没抢在允唤林前头开口,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眼儿。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杨堪回应,允唤林看了看座机显示器上,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跳着,没有挂断啊,他莫名跟着紧张起来,“你怎么不说话?”
  “啊?”杨堪如梦初醒,别扭道,“没广播了吧?”
  “没啦。”他突然有那么一点点能体会到,先前杨堪说的,想要两个人单独聊聊的心情,他现在甚至想藏起来,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听听杨堪的呼吸声。
  大概是知道唤林在自己家,杨堪横竖都觉得说话不方便,至于怎么个不方便法,他也想不明白,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要不然待会我打给你吧。”
  允唤林偷偷朝四周看了看,一楼只有他一个人杵在电话前,其他人应该是去楼上了,压低了声音骂道,“你有病啊,电话费不要钱吗?现在又不是不能说。”
  看着座机上时间飞逝,他又催促道,“早就超过一分钟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还得回家。”
  “诶!别…”杨堪仓惶的挽留着,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没什么好说,路上没什么特别见闻,也什么要交待,只是不愿意挂电话而已。
  杨芳端着搪瓷杯从楼上下来,打从允唤林进来到现在,还没喝过一口水,刚拐过楼梯口,正好能看到允唤林低着脑袋,手指无措的抠在桌沿上,嘴唇紧抿着,嘴角还是有掩饰不住的微笑。
  声音跟平时也不太一样,语速比平时急,难得有些冒失,有些难以捕捉的嗔怪,“我不要…你别买了,你钱很多啊…你不说我就挂了…”
  杨芳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她偶尔也听过哥哥抱怨,说唤林哥脾气古怪,是个又倔又闷的葫芦,可她没见过。
  </p>
 
 
第12章 
  通过电话传达的声音,听起来很微妙,能听到杨堪那边嘈杂的声音,叫卖声,脚步声,杨堪会刻意压低音调,凑近听筒,怕允唤林听不清。
  就像是鼓槌击打鼓面时,发出低沉有力的声响,连允唤林的心都跟着颤颠颠的,像极了那晚他俩睡在顶楼上,杨堪伏在他耳边讲话。
  通话时间跳的飞快,允唤林几次开口,“我挂了…”
  “等下!”都会被杨堪打断,接下来是几秒钟的沉默,然后绵长的喊一声,“唤林…”
  光是听到允唤林浅浅的呼吸,杨堪都心里痒痒的,他早就受不了这种分别,他想把允唤林揣在口袋里,走到哪他俩都能一起。
  可他想不到能跟允唤林永远在一起的办法,他甚至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想要跟允唤林永远在一起。
  他们还并没有到上海,只是暂时的修整,一起上岸制备东西的船员找到杨堪,招呼道,“还没打完啊,要开船了。”
  杨堪回过神,时间容不得他再念念不舍,“唤林,要上船了。”
  “那你注意安全。”说了好半天的挂电话,真到挂的时候,允唤林比杨堪还要犹豫,他知道,他每次说挂电话的时候,杨堪都会拦着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杨堪圈在怀里,不让他到处乱跑一样。
  听筒搁到座机上,允唤林指腹摩挲在桌边,心里暖烘烘的感觉逐渐褪去,只留下苍白的凄凉,思念一个人原来这么可怕,能有多么的了无生息,就有多么的汹涌澎湃。
  见到允唤林站在桌前傻笑,杨芳才有机会说话,“唤林哥…”
  允唤林像是被拎住后颈的猫咪,哆嗦了一下,才僵硬的回头,“芳芳…”掌心在裤腿上擦了擦,允唤林又道,“刚…跟你哥说完,我先回家了。”
  茶水都没好意思递给允唤林,周遭的气氛又暧昧又尴尬,杨芳点了点头,“好。”
  片刻的惊吓不足以让允唤林的心跳平复,他飞快的跑出杨家,没有回家反倒朝航运大厅里跑去,穿过大厅再到石梯上,迎面吹来的热风让人为之一振,他找了个靠边的地方坐下。
  石板被晒的发烫,允唤林像是感觉不到一样,他抱住膝盖,脑袋一头扎进腿间,额头上的汗渍一颗颗往下滴落,眼眶也偷偷红了。
  整个人像是刚出笼的包子,热气腾腾,噗噗冒着白烟,悸动、想念还有掺杂着说不清的感情。
  允唤林心跳的难受,甚至有作呕的冲动,身上每一处神经都在剧烈颤动,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几层,他好想见杨堪,他等不到半个月时间,他现在立刻见到杨堪。
  还有一种比想念还要强烈的感情呼之欲出,他说不出来,到底是种什么感情,如果说只能称为心病的话,那只有杨堪这一味心药能医。
  头顶是似火的骄阳,允唤林足足晒了十多分钟,才把他这条脱水的鱼晒干水分,他抹了把脸,收拾好心情,才慢吞吞的起身回家。
  家里有奶奶看着,不让王敏进柜台,更不让她碰钱箱子,允唤林刚到巷子,便看到王敏搬着个板凳坐在店门口。
  他绕过王敏进家门,“奶奶。”
  还是见到亲孙子亲,“回来啦,杨堪家的麻将馆怎么样啊?”奶奶起身给他端茶,“你怎么晒得满头大汗的。”
  允唤林又想起刚刚跟杨堪通电话,发热又开始抑制不住,他抓起手边的蒲扇,摇得呼呼作响,连喝茶的动静都比平时大。
  “过两天就得开张了,收拾的差不多了。”避开奶奶后面的问题,允唤林心虚的撩起衣服擦汗。
  奶奶对王敏的厌烦显而易见,没人听她抱怨,正巧孙子回来了,她拉着唤林往柜台里站了站,声音又尖又低,“这个女人久病不去,就知道坐在家门口。”
  唤林看了眼门口的王敏,王敏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肯定是听到了奶奶的声音,才笑着回头。
  允唤林想起杨堪妈妈的话,他小声道,“别管别人了,奶奶,我有点饿了。”不去评价,不去讨论,漠不关心,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一听孙子饿了,奶奶也没去管王敏的事,赶紧去给唤林热饭,唤林又到楼上洗了个澡,吃过饭才下一楼。
  从二楼搬到一楼,唤林一个人挤到了一楼的小储藏室,是楼梯下隔出来的房间,没有窗户,只能搁下一张床,一个两层高的柜子,东西再多了他下不去脚。
  头顶是昏暗的钨丝灯泡,他盘坐在床上,从柜子最里面摸出了存折,上面记录的很清楚,从最开始的几块,再到几十块,再到百来块,林林总总总算是有八百多块钱,存钱除了应急外,他想着给杨堪送份生日礼物。
  杨堪的生日在冬月,时间还算充足,他还有的是时间来琢磨。
  没两天杨堪家的麻将馆开张了,去凑热闹的都是码头上的街坊,一楼能腾出来的地方都腾了出来,挤挤还能支上六张桌子。
  杨堪妈最喜欢这种热闹场面,对唤林招呼道,“唤林,嫌吵去楼上玩吧,不用你帮忙。”
  他轻车熟路的找到杨堪的房间,哪怕杨堪长期不在家里住,房间依旧是干干净净的,允唤林摸着桌子往前走,目光停留在相框上。
  照片里是他和杨堪,应该是刚读完幼儿园,还是冬天的时候,他俩在站广场上,手里都拿着零食,杨堪没脸没皮把头靠过来,他面无表情的没有躲开。
  搬迁的消息似乎还没有在县里流传开来,码头上还是日复一日的平静无味,唯一的改变,大概是唤林家来了个女人,唤林爸爸在家待的时间越来越长。
  允唤林没敢去看日历,总想着再等等杨堪就会回家了,终于在一个下午,call机滴滴两声,不是电话,是消息,“我明天到家了。”
  逼仄的楼道下,允唤林仰在床上举着call机,墨绿色的屏幕上,灰色的字体滚动着,允唤林看了一遍又一遍。
  原来有念想的时候,日子也不是那么难捱,明天啊,就是一闭眼的功夫,胸腔里一阵满足感,翻涌而出的酸涩让允唤林猝不及防,眼泪就跟着下来了。
  他猛地从床上翻起来,要给自己找点事做,一个多月都等过来了,他却不能无声无息的熬过最后一天。
  </p>
 
 
第13章 
  对于允唤林而言,杨堪每一次回家都是惊喜,不需要其他的礼物来陪衬,他跟杨家俩小姑娘早早到趸船上等着。
  眼看着机动船靠近,杨堪站在操作室里,透过玻璃跟他们挥手,允唤林偷偷掂了掂脚,紧咬着口腔里的**,嗓子里咕噜咕噜的作响。
  等到检查的人下船,杨堪对两妹妹说道,“给你买了衣服,先提回家吧。”杨堪出门一趟,新衣裳新鞋子是必不可少的,杨慧一听,眼睛都亮了,拉着姐姐上船去找东西。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