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川下江(近代现代)——刘水水

  允唤林指节僵硬,抠得玻璃瓶嘎吱作响,闷声闷气骂道,“神经病…”
  想和允唤林住在一起,不是杨堪毫无依据的幻想,被骂后,他居然一本正经跟允唤林说道,“我就害怕以后咋俩隔太远了。”
  允唤林还没理解到他的意思,能隔多远,哪怕以后杨堪结婚,也是杨堪娶媳妇,又不是嫁人,大不了杨堪家的房子再翻新一道,还能有多远。
  瓶里的气泡水一晃就咕噜咕噜作响,杨堪继续道,“我们可能要搬城了…”
  “什么?”允唤林咬着吸管,好像不太明白杨堪的意思,搬城,搬去哪啊?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能说搬就搬呢?
  湖北重庆早就有地方开始移民,加上三峡大坝的修建,他们挨着长江边上,搬城是迟早的事情。
  允唤林松口被咬得不成样子的吸管,嗓子里像是堵着东西,支吾道,“那…我们搬去哪…你家搬去哪啊?”
  这谁说的准啊,正式的文书还未下达,谁都不知道自己会移民到哪里,先前门挨着门,窗靠着窗的邻居,这一移民可能就天各一方。
  手中的气泡水握得发热,杨堪深深吸了口气,“不知道…航运现在也不好做了,我想着看看能不能换个行业。”
  航运算半个铁饭碗,允唤林不清楚具体有多难做,问道,“胡阿姨不是说,过两年就让杨叔叔把你调到办公室吗?”
  航运不好做,是整个行业都不景气,跑船的工资都不高,更别说办公室的闲职,杨堪可是他家老大,杨家也就他一个儿子,父母妹妹以后都得靠他,光是那点工资,高不成低不就的怎么够。
  杨堪揉着膝盖,“以后还真不好说,水运比陆运少了很多的生意,你别看现在坐船的还挺多的,像上海那边的城市,陆运多了去了,还有深圳,从成立了经济特区,多少人往那奔,留在家里赚钱少不说,我怕失业。”
  提起深圳,两人都顿了顿,杨堪刚刚还说得眉飞色舞的,瞬间降低了音量,试探道,“林阿姨最近有联系你吗?”
  林阿姨是允唤林的妈妈,唤林唤林,光听允他的名字,都能感觉到他父母一开始是多么的恩爱,无价的是爱情,廉价的也是爱情。
  允诚还没有失业的时候,允家还和和睦睦,失业后他整个人变得暴戾急躁,整天跟唤林妈妈除了抱怨,就是无休止的争吵。
  后来受不了这样日子唤林妈妈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大概是生活稳定后,才偷偷联系唤林,知道了他妈妈现在在深圳。
  听到深圳这个城市,允唤林有些恍惚,没听清楚杨堪的其他问题,反问道,“你也想去深圳啊…”
  </p>
 
 
第9章 
  杨堪给不了允唤林像样的答案,他去的不单单是深圳这个城市,而是一个有机会的地方,他不愿意在唤林面前提起这个城市,生怕唤林敏感的想到妈妈。
  搬城、打工、分别这三个词允唤林都没回味出味儿来,杨堪再次跟着机动船去了上海,临走前允唤林不愿去送,短暂的分别也是分别,一遍遍体会太难受了。
  幸好杨堪比他勇敢,站到巷子深处,正好能看到巷口允家的小店,“唤林,走啦!”
  允唤林半截身子越过柜台,声音不敢喊得太大,怕叫杨堪听出他哆哆嗦嗦的语调,“路上注意安全。”
  那边贼精的杨堪两大拇指跟两食指抵在一起,比了个框,用口型说道,“call机。”
  允唤林会意,又朝他挥手,眼看着杨堪越走越远,连最后那一点,都消失在航运大厅的尽头,走啦。
  下次见面,又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啦,允唤林不禁握紧了裤兜里的call机,手指在胡乱的按着键,没敢多按,怕给按坏了,他一次都没用过的,说不能收杨堪的东西,可他现在特别想接到杨堪的电话。
  鼻子也酸了,心也乱了,连先前那份激动,都像是小鹿一样,跟着杨堪跑了。
  不知道何时奶奶站在身后,“杨堪走啦?”
  允唤林慌忙抹了把脸,哽咽道,“嗯。”还好没有泪水,只有色厉内荏的心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心虚什么。
  奶奶又道,“还是杨堪这样的好,男孩子就该多出去见见世面,成天被圈在这个小县城能有什么出息。”
  没有得到允唤林的回答,奶奶又道,“也不是说非得混出个什么名堂来,出去逛逛,自己高兴也好啊,你说是不是啊,小林子。”
  允唤林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摆放,将柜台门开了又关了,“奶奶,咱们中午吃点什么啊?我去做吧。”
  一听这话,奶奶摆摆手,“要你做什么,奶奶又不是做不了,在这儿等着吧。”
  小店又恢复了以往的沉寂,允唤林木讷的坐在躺椅上,今天的檀香有些醉人,小小的空间里烟雾缭绕的,他隔着玄白的烟雾看着柜台外,正好黄爷爷牵着另一个老头,拖着一捆纸壳从门前经过。
  纸壳体积大,捆成一捆拖在地上走,半路就给散开了,没名字的爷爷赶紧撒开黄爷爷的手,跟着一路捡。
  黄爷爷是出了名的脾气怪,嘴里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吵什么,没名字的爷爷温和的讨好,重新将纸壳捆好,又拉着黄爷爷往家里走。
  允唤林鼻子一酸,赶紧闭上了眼睛,面对着墙壁装睡,他突然想起杨堪说的想要住在一起,现在都没有机会,以后更加没有。
  搬城后两人不知道得隔多远,杨堪要是去了深圳,之间的距离就不是几条街的问题,是穿州过省,山遥路远。
  他不是不懂奶奶的意思,可是家里还有小店,还有奶奶要照顾,出去这个词说来容易,可是要放弃的是现在安定的生活。
  没人能保证,出去就一定能更好,他怕他顾此失彼,他对自己没信心,对将来更是看不到什么希望。
  一腔热血跟莫名的情愫只能冲昏头脑,不能拿来当饭吃。
  数日子是件很煎熬的事情,允唤林有时候会假装不去看日期,时间就像是一晃而过一样,期间允诚又回来过,大概是在外面输得太厉害,破天荒的在家留了一晚。
  可当晚便跟奶奶吵了起来,允唤林躺在床上听得模棱两可的,争执声越来越大时,他才从床上一跃而起。
  “什么女人啊!广场后面的那些宾馆里,是正经女人嘛!”奶奶这几年老得快,说话一着急容易呛着,紧接着便听到她剧烈的咳嗽声。
  允诚的语气不算吊儿郎当,允唤林竟然听出一丝久违的沉着,“我管她正不正经,正经女人不也跟人跑了。”
  奶奶最受不了允诚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你老是怪林玲,你要是真气点,她会跟人跑!没工作就去找工作,不是像你这样整天怨天尤人。”
  什么女人,怎么又扯到妈妈身上,云里雾里的允唤林推开房门,冷言道,“吵什么?”
  争执的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平日里对允唤林丝毫不客气的允诚都语塞,允唤林心中疑窦丛生,总觉得可能有事瞒着自己,他又问了一遍,“奶奶,什么事?”
  奶奶神色古怪,拍了拍膝盖,“这么不要脸的事,你叫他自己说。”
  允诚不乐意了,“怎么就不要脸了,我还要打一辈子光棍!”
  此话一出,允唤林算是明白了一二,大概是允诚找上了别的女人,不等允唤林开口,允诚又道,“他妈能跟人跑,我就不能正经的找个人跟我过日子!”
  瘟神,允唤林想到不更好的词语来形容允诚,“她要住我们家?”
  没想到允唤林挑明了话题,允诚越发挂不住脸,嚷嚷道,“不行啊!你这个小杂种都能住,这他妈的是老子家。”
  行,没什么不行的,允唤林道,“那我去一楼住,随你的便。”
  这么好说话的允唤林,允诚有些难以置信,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怒气横生的看着允唤林的背影,“你冲什么!啊!”
  “我没冲。”允唤林猛的回过头,“你以为现在几点了,你不休息,别打扰别人。”
  没给允诚反驳的机会,允唤林飞快回到房间,闷头收拾着东西,一楼里面一点的房间还能再支个小床,一些衣服,一些不怎么再翻的书。
  收拾到新华字典的时候,允唤林停了下来,两指宽的字典,中间明显有夹痕,他沿着痕迹打开,里面是干黄的茉莉花。
  上次杨堪给的,新鲜的茉莉花熬成了干花,连香味都稀薄不少,畏缩在纸张之间,染得那一小团变得淡黄。
  允唤林小心翼翼的将茉莉花捧在手心里,这样好像保存不了多久,他不由懊恼,能不能留到杨堪回家的时候都还是个问题,怎么事事都不顺心呢?
  </p>
 
 
第10章 
  允诚说的女人叫王敏,楼上的房间收拾出来没两天,她便在街坊四邻的注视之下,住到了允唤林家里。
  允家的那点陈年旧事,就像是摸了太久的布料,起毛了,总算是有点新鲜是叫他们看笑话,看王敏这打扮,一头蓬松的小卷发,紧身吊带背心加上喇叭裤,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说少见也少见,正经女人谁穿得这么暴露,说常见也常见,电影院那边的石梯下去,沿路的小旅社里,全是这样的女人。
  奶奶看了王敏一眼,冷哼了一声,转头又对唤林招呼道,“饿了没,我们先吃饭。”
  在允唤林记忆里,妈妈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跟王敏大相径庭,他没想到允诚会带这一个人回家,外面是伸长脖子看热闹的邻居,他不在乎,反正他家丢脸的事情,也不差这一桩。
  转身跟着奶奶上楼,在厨房拿碗时,奶奶还嘀咕道,“不要拿她的,当家里没这个人。”
  允唤林将副碗筷又放了回碗柜,他知道,奶奶虽然不喜欢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但是她想允诚能回家,别在外面四处游荡,该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了。
  王敏也是人堆里打滚的女人,知道老太太不稀罕她,见着没自己的碗筷她也不会耍性子,自个儿笑嘻嘻的到楼上去拿。
  饭桌上的气氛不算融洽,奶奶是打定主意给王敏脸色看,允诚将王敏介绍给他们时,奶奶一个劲儿的给唤林夹菜。
  “妈,这王敏。”
  奶奶盯着饭桌,夹起一筷子豆芽搁到唤林碗里,“多吃点。”
  王敏给了允诚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自己开腔道,“阿姨,以后麻烦你们了。”
  大人的事情,允唤林不愿意多管,扒拉着稀饭,极力去忽视王敏身上刺鼻的化妆品味儿,难闻,香得有些熏人。
  “这是唤林吧。”
  在奶奶哪讨不到好的王敏又将话题引到唤林身上,唤林不咸不淡的“嗯”了声,偷摸着去看挂在墙上的日历,杨堪走了快一个星期了。
  气氛算不上硝烟弥漫,只是不够融洽,谁都不愿意开**络气氛,正巧门口传来杨慧的声音,“唤林哥!”
  唤林赶紧抬头答应道,“在了,在吃饭。”
  杨家两个小姑娘端着簸箕进来,难得看到允诚在家,先喊了人,“奶奶,允叔叔。”
  算是打破僵局的好机会,允诚开口道,“你俩吃饭了没,没吃在我们这儿吃点。”
  “对,我去给你们拿碗筷。”奶奶正想起身,被杨慧拦住了。
  “不用,奶奶我们吃过了。”杨慧接过姐姐手里的簸箕,颠了颠里面的茉莉花说道,“我哥走之前交待我们的,茉莉花长好了给唤林哥送点来,先前不是老下雨嘛,我们也没空去摘,这是今天早上刚摘的。”
  允唤林蹭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惨白的耳垂霍然变得通红,双手在裤腿上擦了擦,想去将这两簸箕的茉莉花藏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太好意思。
  茉莉花清香四溢,将王敏身上难闻的脂粉味儿都盖住了,允唤林僵硬的伸出手去拿,磕巴道,“麻…麻烦你了…”
  这种东西图的就是一片心意,杨慧靠着允唤林站着,又跟簸箕里拿出串好的递给奶奶,“奶奶,这是我姐串好的,正好可以带胸口上,可香了。”
  奶奶连声说好,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一块儿,“码头上就你们家的茉莉花最香了。”
  “唤林哥。”杨慧继续道,“这个是专门给你的,我哥哥说给你串好了戴手上的,嘿嘿,我姐一大早就起来做了。”
  一直不说话的杨芳脸颊一红,偷偷扯了扯杨慧的衣角。
  允唤林脸色比她还要红润,暗暗骂道,杨堪真的无聊,闲得没事做,才会满脑子惦记着这些。
  将簸箕里的花全都倒在柜台的玻璃上,允唤林脸上的温度还没有降下来,只能硬扯话题道,“你哥…他有打电话回来吗?”
  杨慧摇头,双手合十道,“我爸说估计快到上海了吧,打电话的话,我就告诉你。”
  “对了。”杨慧提高音量,“我家要弄个茶馆,我妈他们最近在买麻将桌还有茶杯了,唤林哥你记得来看看。”
  允唤林又不打牌,开张只是去凑个热闹,他点了头,想着要开业前去杨堪家帮帮忙。
  说了好一会儿,杨慧才注意到陌生人的面孔,她眨了眨眼睛,问道,“唤林哥,这位是谁啊?”
  大概是王敏来允家的消息还没传开,杨家俩小丫头都还没听到闲言闲语,允唤林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允诚厚着脸说道,“王阿姨,你们叫王阿姨就行。”
  俩丫头面面相觑,似乎能感觉到唤林家的异样,小声喊道,“王阿姨。”东西也送了,允家还有外人在,她们不好意思再打扰,跟唤林道别后赶紧往家里跑。
  刚拐出允家小店的大门,她俩被看热闹的邻居拦了下来,“杨慧,唤林家来个女人,你俩看到没。”
  声音不大,神神秘秘的,杨慧也跟着警惕了起来,低声道,“看到了,怎么啦?”
  三姑六婆比谁都爱说闲话,拉着俩小姑娘又稍稍站远了些,“唤林爸带回来的女人,啧,看着就不像什么正经人,都怕是有病。”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杨慧两姐妹刚进家门,说闲话大姨们,都传到她们家门口了,拉着她妈妈继续讪,“看着进去的,你没看见那女人的打扮,羞死个人了,不检点。”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