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人衣(近代现代)——无树

   《善解人衣》作者:无树
 
  文案:
  三攻一受/宿舍舍宠梗/双
  NP双性,走心走肾,沙雕搞笑
  徐嘉禾过去十七年只学课本知识,舍友会教他更多生理知识。
  衣冠禽兽学霸攻+外冷内热体育生攻+口是心非学渣攻X心软双性美人受
  更新提醒/人设相关@无树无树无树
 
  补一下阅前预警吧!
  来吃肉的话,可能会失望了,肉戏所占比例其实不太多,花样也不多orz
  中间剧情修罗场的篇幅略长,所以更像沙雕喜剧黄文?肉戏偶尔也在搞笑,可能会笑萎……
  喜欢本文的话还请多多评论反馈呀,你们的支持是更文动力(づ ̄3 ̄)づ╭❤
 
 
第1章 初入宿舍
  徐嘉禾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手里拿了一张纸,是宿舍入住申请书。
  虽然是申请书,但其实他一点也不想住校。
  但是高二分科后,学校为了升学率和统一管理,要求所有学生必须住校。新校区的宿舍楼上半年刚完工的,赶在开学前全部装修完,配置条件都不错。
  一进屋,左边是四张并排的课桌书柜一体,右边是两个高低床,有阳台有空调,也有独立卫浴,在市里与其他重点高中相较而言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但是徐嘉禾不想住。
  因为他有一个秘密,在他不算粗长的阴茎下,还有一个隐秘的女穴,娇嫩又可怖。
  这个秘密已经跟随他整整17年,幼时不懂事,还曾问过父母,为什么自己比同龄的朋友多了一个洞,父亲点燃一根香烟,不愿多言,母亲则眼角带泪,总说长大你就明白了。
  再后来,徐嘉禾长大了,终于明白这个秘密有多残忍,让他无法安心和其他男性朋友一起玩闹,更不敢接受女生的表白。
  徐嘉禾想要朋友,但又不敢迈出第一步,从懂事起只能用书本和刷题来掩饰自己的孤独。
  其他人提起徐嘉禾,好听的话不过是:“年级前几的学霸,情商低了些也没什么。”
  难听的话则有:“仗着学习好长得好看,对人爱答不理,特装逼一男的。”
  只有徐嘉禾知道,自己只是装出一副清高少言的模样,来掩饰自己试图与人亲近的热情。
  “笃笃。”
  眼前是6094的门牌号,徐嘉禾从宿管阿姨那里领到了钥匙,但是出于礼貌,第一次进宿舍还是选择了敲门。
  没有人开门。
  “笃笃。”
  还是没有人开门。
  估计是周日下午自己来得太早了,宿舍还空无一人。徐嘉禾只好掏出钥匙,转动门锁,当他推开门,意外的是,另外三位舍友都在,而且都在玩着手机,谁也不愿意吭声,更不愿意站起身过来开门。
  “有钥匙敲什么门啊,有病吧。”一个男生抬头看了眼徐嘉禾,随即低头继续手中的操作。
  说话的人叫江与城,隔壁班出了名的体育生,篮球校队副队长,高一入学没多久就从预备队员转正,女生们也喜欢凑热闹跑到篮球场看他打球。本来学长对他很是不满,但江与城次次比赛力挽狂澜、以技服人,其他人再酸也只能闭嘴。
  “哟,这不是徐学霸吗,打游戏吗?”靠窗坐的男生开口道。
  这是和徐嘉禾同班的李一烁,是个借读生,被爸妈硬塞进这所重点高中,勉勉强强能跟上学习进度,但是常年霸占年级倒数。
  还没等徐嘉禾开口,李一烁又自说自话:“算了,学霸哪懂什么游戏。”
  很显然,李一烁和江与城正在开黑,两人看似很早前就认识了,毕竟入住第一天就能一起打排位,可以说是非常信任彼此的技术了。
  话语刚落,第三位舍友也转头看向徐嘉禾。
  徐嘉禾知道他,这个人叫梁陆,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位置,徐嘉禾在整个高一的月考里,只拿过一次年级第一,据说那次是梁陆发挥失常,语文作文跑题了。可就算是失常,也在年级前十里。
  徐嘉禾记得那次出排名后,自己一个人穿过长廊,走去教学楼背后的小花园。那时早过了放学的时间,整个学校空荡荡的,没想到在花园里撞见了另一个人,还在抽烟。
  而且那个人居然是常年被老师标榜为三好学生的梁陆。
  二人对视上,徐嘉禾感觉有点尴尬,想装作没看见,但被梁陆叫住。
  “喂。”
  “我不会往外说。”徐嘉禾淡淡回应。
  梁陆将烟头捻灭,用脚踩了几下,露出嘲讽的微笑:“谁怕这个,你就是徐嘉禾?”
  “嗯。”
  梁陆又抬眼皮看了他一眼,深似海的黑眸没什么情绪,转身走了。
  徐嘉禾明显能感觉到对方对他的厌恶……倒也没那么严重,顶多算是嘲讽和不屑吧。
  此时此刻,他们又成了舍友。
  徐嘉禾向来不善交际,从他进宿舍起,梁陆就没有主动和他搭腔,自己也索性不去触那个霉头,安安静静来到自己的座位前收拾书本。
  只有梁陆右边的书桌是空的。徐嘉禾只好坐这里,但他正往书架上摆辅导书时,明显感受到一道强烈的视线正盯着自己。
  是梁陆。
  徐嘉禾不知道该不该转头,但是转头后又该说些什么?打招呼?但进门时没打,现在再打会不会显得刻意又奇怪。
  “叩叩。”
  是梁陆用手指敲桌面的声音,是在示意自己转头吗?
  不知道为什么,徐嘉禾开始有些紧张的心跳,自己本来就少言内向,被梁陆这种气场强势的人盯着,仿佛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不和我打招呼?”梁陆的声音终于响起,不带什么语气,明明是疑问句却像是警告意味的祈使句。
  徐嘉禾被对方气势压迫得已是浑身僵硬,只好梗着脖子转头,伸出右手,语气战战兢兢:“你好,我是徐嘉禾。”
  梁陆右胳膊支撑在椅背上,用探究的眼神看向徐嘉禾。
  “我知道。”
  梁陆并没有回握徐嘉禾伸出的右手,这让徐嘉禾尴尬在原地,只好抬起右手臂假装伸到脑后挠头。
  身后两个舍友全神专注地打游戏,叫骂声、音效声、背景音不绝于耳,但徐嘉禾却被梁陆的眼神禁锢在原地,仿佛周围一片安静,只有他俩。
  梁陆看出了徐嘉禾的局促不安,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梁陆撩起自己的裤子,小腿上是一片擦伤,看起来不算严重。
  “你扶我去卫生间,我腿疼。”
  徐嘉禾听闻连忙放下手中的书包,走过去,想扶起梁陆,却不知道手该碰哪里才算合适。
  “你弯下腰。”梁陆继续命令。
  徐嘉禾刚塌下身子,就感觉自己被梁陆搂住了,男生特有的炽热温度透过薄薄的短袖传递过来。自己用左手扣紧梁陆的胳膊,支撑着这个一瘸一拐的男生走向宿舍的独立卫浴。
  刚一进卫生间,梁陆迅速恢复矫健的身姿,一边将怀里的人压在冰冷的瓷砖墙上,一边用右手反锁门。
  徐嘉禾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环绕在自己的耳畔,接着耳垂一湿。
  梁陆舔了一下他的耳垂,又吮吸一下,接着缓缓开口:“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好肏。”
  徐嘉禾这才从懵懵懂懂中惊醒过来,他用力推,却推不开眼前高大的身躯。虽然同为男生,但力量悬殊,根本容不得徐嘉禾反抗。
  “你放开我——唔——”
  梁陆用唇堵住徐嘉禾的话语,用舌头舔弄口腔,感觉到怀中的人安静了才放开他。
  “你想要外面两个人听见?”
  徐嘉禾连忙摇头。
  紧接着,梁陆就把单手解开徐嘉禾的裤链,伸手探进内裤。
  徐嘉禾慌了,如临大敌,两只手紧紧扣住梁陆的动作,面色苍白,眼神里都是惊恐,他不明白认识第一天为什么就要做这种事,而且……自己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互相摸一摸你又不吃亏。”
  说着,梁陆仅仅只用一掌就握住了对方纤细的手腕,继续用另一只手摸进徐嘉禾内裤。
  自己的阴茎被粗粝的指腹揉捏。
  “怪不得不让我碰,怎么这么小。”
  梁陆嗤笑一声,又低头安抚性地吻了一下徐嘉禾的额头,手指进一步动作。
  “这是什么?”
  徐嘉禾的性器比普通男生要细小一些,那个小小的肉棒在梁陆手里哆哆嗦嗦地颤抖着。
  随后他感觉到梁陆的手指,原本想继续向下抚弄他的阴囊,却扑了空,探到了他偷偷隐瞒十几年的秘密。
  内裤已经被完全扯到膝盖处,梁陆一边用手指摸索,一边低头看向他的下体。
  “这是什么?”
  梁陆又一次发问。
  ————————————————
  作者有话要说:
  补一下阅前提醒吧
  来吃肉的话,可能会失望了,肉戏所占比例其实不太多,花样也不多orz
  后面剧情和修罗场的篇幅略长,所以更像沙雕喜剧黄文?肉戏偶尔也在搞笑……可能会笑软……所以慎入吧!
  喜欢本文的话还请多多评论反馈呀,你们的评论是我的更文动力(づ ̄3 ̄)づ╭❤
 
 
第2章 意外发现
  梁陆的手指滑进阴唇中央,还弯曲手指抠弄了一下阴蒂,这种陌生的刺激让徐嘉禾下腹一软,险些站不稳,梁陆手疾眼快地扶住了他。
  梁陆放低了声音,凑近徐嘉禾耳边:“是屄吗?”
  这种直白的逼问、粗鲁的用词让徐嘉禾脸颊一会儿泛白一会儿泛红,他此刻又羞恼又恐惧,难以启齿的秘密竟然被一个讨厌自己的人知道了。
  徐嘉禾咬着唇不肯吭声,眼角泛红,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他无言以对,明明梁陆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为什么还要逼问自己说出口,是在故意捉弄他吗?
  梁陆看着眼前人委屈快哭的样子,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头发,语气也放软了些:“乖,你别哭啊,我不会往外说。”
  徐嘉禾如获大赦,立马抬头求救似地盯着梁陆,眼神里都多了些神采:“真的吗?”
  “我才懒得往外说。”梁陆顿了顿,“作为补偿,你要把你的屄给我看看。”
  面对对方毫无掩饰的直白要求,徐嘉禾不敢拒绝但又难以接受。
  “……”
  “不行吗?那我告诉江与城李一烁他们……”
  “别!”徐嘉禾打断了梁陆的威胁,这人怎么回事,前一秒还说懒得往外说,下一秒就要自打脸。
  梁陆得逞一笑。
  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徐嘉禾不傻,知道自己被威胁了,但又无可奈何地屈服依顺,毕竟他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定时炸弹会在什么时候炸伤他,让他无路可退。
  “你两个腿分开点。”
  唉,徐嘉禾原本并拢的双脚站开了些,与肩同宽,索性闭上眼睛接受接下来的一切。
  “别闭眼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梁陆的声音响起。“不对,我还真的会吃了你。”
  徐嘉禾看着梁陆再一次把手覆到他的下体轻轻揉搓了一下,接着梁陆蹲了下来,一边摸一边仔细观察着。
  徐嘉禾双手撑着后面的洗手台,才不至于让自己站不住,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的手指在抚弄他、男人的目光正视奸他、男人温热的鼻息正喷洒在他的下体。
  “还真是屄。”梁陆似乎摸够了。
  “双性我只在AV里见过,还以为是什么特效,没想到真有啊。”
  徐嘉禾不知如何应答,只能听着梁陆絮絮叨叨。
  起初他以为梁陆这个人冷漠又孤傲,没想到此时此刻却话痨得有些烦人。
  “我这么摸你,你不会湿吗?”梁陆抬头问徐嘉禾。
  怎么会湿?徐嘉禾现在怕得要命,又怎么会湿?当他是发情母狗吗?
  “你会来那个大伯母吗?……就是女生那个什么……”梁陆继续发问。
  “大姨妈。”
  “哦对,大姨妈,我记错了。”
  “不会来。”
  “那你岂不是不会怀孕?”
  “……我不知道。”
  “也对,看你也没被别人碰过。”
  徐嘉禾是真的不知道。
  父母不是没有带他去过医院,甚至频繁到一个季度去一次,做各项检查,其中就包括性器官的生长情况。
  他的男性生殖器官除了没有阴囊、阴茎细小无法勃起之外,基本完整健康,虽然有女性生殖器官,但子宫发育不完整,能受孕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因此,徐嘉禾的父母决定让他以男性的身份生存下去。但徐嘉禾的雄性激素还是比同龄人少很多,再加上雌性激素的原因,从小他就皮肤白皙体毛稀少,他的阴茎处毛发稀疏,女穴处更是光洁无暇。
  “你剃毛了吗,为什么这么光滑?”
  徐嘉禾屈辱地闭上眼睛,没好气地说:“天生的。”
  “白虎啊。”
  徐嘉禾不知道白虎是什么,但也不想知道,只希望梁陆赶紧研究完赶紧放他走。
  梁陆终于站起身,徐嘉禾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梁陆又把他圈在水池边。
  一个吻轻轻覆盖在徐嘉禾嘴唇上,另一个手还扶在他脑后。
  他被梁陆如此温柔地亲吻吓到了,他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亲自己。
  正傻愣间,梁陆的舌头轻而易举就撬开了徐嘉禾的嘴唇,湿湿滑滑的舌头钻进口腔,步调温柔地引导舔弄着他的舌尖。两个人唇齿交缠,互相交换着唾液。
  梁陆吻技高超,舌头一边舔,还能用上下嘴唇吮吸。
  “唔……”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