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Paz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作者:Paz
 
  文案
  ——“欢迎来到天选之子的世界,您将成为又蠢又毒又作的配角,成为天选之子的垫脚石,为他的光辉未来添砖加瓦,而您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心血,只会让您下场凄惨。”
  ——“穿到配角身上的您,甘愿向命运屈服吗?”
  ——“如果您不肯屈服,请您完成配角的野心,干翻天选之子,将主角践踏在脚底。”
  周齐[点烟]:所以……你让我完成的配角野心,是刷完《五三》《王后雄》《高中题库金考卷》,考到年级第一?”
 
  【冷淡/黏人/记仇攻X狗东西受】
  【注】:
  1.男主刚、骚、小学鸡。
  2.校园、娱乐圈、豪门,慢节奏,非独立攻略世界,是连贯的恋爱过程。
  3.轻松向恋爱文,主受,HE
 
  内容标签: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齐 ┃ 配角:傅明贽 ┃ 其它:快穿、系统
 
 
第1章 优等生(1)
  四个半旧的电风扇吊在教室天花板上,吱呀吱呀地转着圈吹风,学生们在暑热里昏昏欲睡,拿练习本人工扇风,学校的中央空调坏了,他们也跟着一起坏了。
  高二二十一班,教室前门被推开了。
  走进一个个高中等、虎背熊腰的男人,戴着副老式黑框眼镜,三十多岁提前发福,脑门儿油光锃亮,像快五十岁的油腻小老头。
  眼镜框底下的两只眼眯成一条缝,精光乍现,把底下不省心的瘪犊子们都扫了一遍。
  昏昏欲睡的学生一下子醒了,挺直腰抽出书来装作在复习的假样子。
  亮脑门儿一进来,教室里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前前后后只有风扇吱呀吱呀地转。
  他走上讲台,咳了一声,绷着脸说:“大家停一停手里的作业,我们来开个班会。文理分班后,咱们进入高二阶段的学习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前几天刚月考完,今天各科的月考成绩已经汇总到了我手里,咱们来具体说说这次考试成绩。”
  二十一班四十多双眼睛齐刷刷地向讲台上看过去。
  空气安静得有点紧张。
  ——今天九月二十,从高二开学开始算,正好一个月的时间,前几天新高二的理科班文科班都考了一次六学科的“月末总结”。
  新分班刚一个月的时间,大家都还不熟悉,这次月考成绩一出来,班里的学生就大致分了层,谁谁谁成绩好,谁谁谁成绩差,就都有了个底。
  无论成绩好的成绩次的,都多多少少摆出了点认真聆听班主任圣言的积极态度。
  唯独除了最后一排有个烂泥扶不上墙的。
  校服衬衫的扣子都没扣好,像一晚上没睡觉似的瘫在最后一排,倚在墙上,懒懒散散,比急救病房进气少出气多、离去世只有一步之遥的病人还颓废。
  班主任张峰白了最后一排的烂泥一眼,开始发言:“这次月考,班级成绩很理想,在十五个理科班里咱们班的总分平均分可以排进前三。”
  “这次月考,咱们班里的尖子生的成绩也十分理想,最高分705分,也是咱们级部的年级第一……”
  教室里响起成片的惊呼:
  “705???谁啊??”
  “我们做的不是同一套卷子吧?”
  “卧槽真牛逼!”
  张峰还没说这位能在年级平均分不到五百的月考里考到七百多分的学神是谁,大多数同学就基本猜了个十之八九——
  肯定是傅明贽,当了高一一整年年级第一的大神。
  能跟这尊神分到同一个班里,大家都与有荣焉。
  像这种人与人之间差距过大的情况里,连丁点儿嫉妒的心思都没了。
  张峰看了一眼嘁嘁喳喳的学生们,清了两下嗓子:“安静,这次咱们班里尖子生好几个都能从年级正数数得着,可最低分也能从年级倒数数得着了!六科满分七百五十分,有位同学考了不到一百五十分。”
  六科一百五是什么水平?
  每科平均二十几,还包括了满分一百五的语数英。
  张峰恨铁不成钢,句句戳最低分的脊梁骨:“数学才三十分!怎么考的?大题一个没做上!是故意交白卷吗?!”
  他本来是不想直接点出最低分是谁的,好给这个最低分再留点最后的颜面。
  可张峰一抬眼,看见坐最后一排的那个最低分都快靠墙上睡着了,当即怒火攻心,厉声呵斥:“还不听呢!周齐,站起来,说得就是你!”
  最低分,扶不上墙的烂泥,周齐被猝不及防吓得一个哆嗦,茫然了半天,才慢腾腾站起来。
  同学们纷纷推浪似的一排排回过头去看最后一排的周齐。
  新分班一个月了,同学们大致也对同班同学有了个大致印象——可周齐这人,不少同学在分班之前就眼熟了。
  一是因为周齐长得真好,个高挺拔,宽肩长腿,学校校服穿在他身上像穿在模特身上似的,皮肤白皙,鼻梁又高又窄,瞳仁黑黑亮亮,眼神总带着几分痞意。
  另一是周齐在学校人缘很差,鼻孔比眼睛还高,天天一副仗着家里有钱不可一世的样子,没钱的看不起,比他有钱的,又腆着脸去舔人家,这种作态在大多数同学眼里简直恶心透了。
  不少不喜欢周齐的同学小声啧啧感叹起来。
  就周齐这副德性,以前成绩肯定好不了——但没想到这么差,六科才考一百多分,艺术生都比他考得多。
  张峰在讲台上看见周齐一副夏日梦醒的样子,气极反笑:“醒醒!还做梦呢?!我问你话,你成绩是怎么回事,总成绩还没人家单科分数高?”
  周齐高一的成绩档案张峰看过,是不好,但好歹也能考到三百多分,不至于直接跌到一百多。
  周齐昨晚一晚上没睡,大脑昏昏沉沉,他撑着桌子,想他总不能把实话说出来——
  考月考那几天,他正好穿在考场上,能做个屁卷子。
  何况以前上高中学的那些东西早忘了个干净,他拿什么答题?
  于是从桌子上捞了瓶矿泉水,扭开喝一了口,在张峰眼里就是可恨的吊儿郎当、态度不端正。周齐弯起一个笑,说:“老师,我想当艺术生,最近练艺术,月考没考好。”
  艺术生?
  周齐是要当艺术生?
  以前怎么没提起过?
  张峰一愣,问:“你要当艺术生?你学的哪门艺术?”
  周齐揉了揉手腕,笑嘻嘻地:“电竞。”他说,“前几天我一直在通宵训练,所以考试的时候精神状态不好,老师你别生气。”
  教室里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哄然大笑——哈哈哈哈哈,是个人才,还通宵练艺术,这不就是通宵打游戏吗?
  整间教室里一下子喧闹起来,张班主任一张脸黑成了锅底灰,拿起一个黑板擦就扔了过去:“打游戏耽误考试你还有脸了???下课去办公室找我!”
  周齐坐最后一排,饱含张班主任怒火的黑板擦中道崩殂,砸在一个小姑娘桌子上,把人吓了一跳,还让张班主任更气了,怒道:“现在滚出教室去走廊上站着去!下课直接去办公室等着!”
  “嗳,好嘞。”
  周齐拎起他的矿泉水瓶,在全教室的注目下,慢悠悠地出了教室,典型的不怕开水烫的校园死猪做派。
  这个星期基本都在通宵,周齐是真困。
  但想想他现在的身份,和他要做的事,周齐又一下子清醒了。
  他现在在一本校园耽美文里,具体内容——
  周齐看了四遍没看下来。
  他对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一点兴趣都没有,到现在要问周齐这篇校园耽美文讲了个什么故事,周齐只能勉强概括成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俩人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
  现在,他是书里一个和他本人同名同姓同张脸的傻b配角。
  欺软怕硬还心理变态,看上了那个年级第二的绿豆受许文文,可死鸭子嘴硬,到书里最后一页都没承认过,就会天天跟踪许文文,把人堵厕所里、堵天台上、堵教室门口往死里欺负,动手倒没动过手,就是神经病似的侮辱许文文。
  这本书周齐看四遍没看下来,所以周齐倒也不清楚中间发生过什么事,只恰好翻到书里的周齐的结局——被下了套去酒吧打架,被人刺瞎了眼,腿也断了,终身残废。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完成这个傻b配角的野心。
  如果他完成了这些耽美文里配角的野心,回到现实世界后,一个类似于游戏系统的存在许诺他恢复健康。
  刚才周齐没在跟张班主任开玩笑。
  他真打电竞的。
  职业选手。
  可半年前出了意外,周齐左手手速一加快就会控制不住地发抖——他能强撑着训练,但比赛很难继续下去。
  他二十一岁,但必须得退役了。
  这是一次系统向他提出来的交易。
  周齐完成配角的想法,系统还给他左手的康健。
  完成配角的一条野心计分十五点,当完成的野心累计积累到一百点的时候,周齐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系统提出来的交易周齐没办法拒绝,就是配角的野心是让他为爱跳楼,他也能让自己跳下去。
  但要能跳楼,可能倒更好了。
  系统把这本校园耽美文给周齐看的时候,说的原话如下:
  “欢迎来到天选之子的世界,您将成为又蠢又毒又作的配角,成为天选之子的垫脚石,为他的光辉未来添砖加瓦,而您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心血,只会让您下场凄惨。
  “穿到配角身上的您,甘愿向命运屈服吗?
  “如果您不肯屈服,请您完成配角的野心,干翻天选之子,将主角践踏在脚底。”
  这话说得周齐兴致勃勃地去看了两眼书里周齐的野心是什么。
  第一条就晃了周齐的眼。
  ——考过傅明贽。
  傅明贽谁?
  这本书里那个跟绿豆看对眼的王八攻,从高一到高三毕业没掉过全年级前一的位置,高考市理科状元。
  周齐琢磨着要是高考政策不因为他出色的电竞天赋给他加个四五百分,考过傅明贽,稍显困难。
  周齐只能去看第二条野心,第二条野心和第三条野心是并列的,像是考卷的选做题,选一个完成,俩都完成也只计作一条的分数。
  第二条:让许文文为了我为爱发疯。
  第三条:把傅明贽堵在厕所里、天台上、教室门口,按在墙上羞辱他。
  看完这两条,周齐突然觉得还是第一条好。
 
 
第2章 优等生(2)
  社会的文明还需要进步——
  世界青少年奥林匹克知识竞赛里面没有电竞这一学科绝对是竞赛委员会的严重失误。
  结果就是造成他这样的优秀人才的严重流失。
  周齐倚在走廊上的窗户边上,一边感慨一边喝水,一边想着怎么能让这三个任务变得稍微靠谱一点。
  第一条是考过傅明贽。
  傅明贽是年级第一,到这书结尾了还是年级第一,考过傅明贽等于成为年级第一。
  但这不难——
  不就是考到年级第一吗?不就是高考分数是平城的市理科状元吗?
  这难吗?
  哪怕周齐十五岁就进了青训队,高中毕业证还是家里拖关系混出来的,但他觉得,人要有梦想。
  他十五岁的梦想是拿世界冠军,十九岁实现了。
  十九岁的梦想是拿第二次世界冠军,还没来得及实现。
  但他可以现在把梦想先换成考到年级第一。
  周齐灌了口水,下决心他今天晚上就回去通宵刷题去。
  前两天通宵打游戏是他没忍住,到这本校园耽美文的世界里,虽然他还是和原来一张脸,除了稚嫩了一点儿别的没什么变化,但他左手是完好的,他不会情绪稍微亢奋一点就开始发抖。
  他现在是健康的,即使他换一款要手速的游戏把手速提到最快,他仍不会发抖。
  这种感觉很好。
  但从今天晚上开始,他一定晚上回去做题,做到天亮。
  在此立誓。
  立誓完,下课铃响了。
  周齐决定先回教室补个觉,养精蓄锐,今晚刷题。
  这一觉从第二节 课下课睡到第四节课上课,睡到发现周齐根本没去办公室,大课间也没去操场上操的张班主任怒发冲冠地冲到第四节课英语课的课堂上,把周齐从课桌上揪回了办公室。
  “背挺直了!歪歪扭扭成什么样子!”还没进办公室,张班主任一巴掌拍在周齐的脊梁骨上。
  张班主任是数学老师,到了第四节 课办公室里人不多,周齐扫了一圈,看见一个男同学,站在张峰办公桌前,背对着周齐,只看背影的话,个子挺高,衬衫裤子都很整齐,连应该有的褶皱都很少,白衬衫干净得像学校刚发下来似的。
  张班主任气哼哼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咕噜噜喝茶压火。
  周齐跟了过来,站在那个男同学身边,顺便瞧了眼跟他同时在场,说不准是要和他一起吸引张峰火力的小同学——
  有点眼熟。
  好像是一个班上的。
  周齐来这里还不到三天,班上的人四舍五入等于一个不认识。
  小同学长得清风霁月,斯斯文文,微垂着眼,睫毛落下一层浅浅的影子,难得有的好相貌,只是神态很疏远人。
  但还是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周齐暗想:哟,估计这小子和他一起分担张峰火力是够呛了,好学生被叫来办公室都是挨夸的,顶多张峰夸好学生夸开心了,也连着一块看他稍微顺眼点儿。
  张班主任喝完茶,把夏天用的玻璃保温杯往办公桌上重重一拍:“周齐我让你下了第二节 课去找我你是当耳旁风了吗?!”
  周齐如实回答:“没,我睡过了。”
  “你还敢说你睡过了!?”张班主任怒不可遏,“高二的学习任务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整天在学校里不是打架惹祸就是上课睡觉,回家就是通宵打游戏,你、你……”张班主任一句话说下来说得岔气了,气得又拍了一下桌子,“你能不能向人家傅明贽学学?!”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