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GL百合)——酒小熹

   《怦然心动》作者:酒小熹
  文案:
  唐妍从小被寄养在乡下的舅舅家,算是个乡下长大的孩子。
  当年母亲未婚生下她,生父不详。高考后那年,唐妍凭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华都大学,距离家乡遥远,舅舅家也以她成年为由不再收留她。
  重组家庭后的母亲不便把她带在身边,便将她交托给一个人,母亲说这个人曾受恩于她,会给予帮助。
  “你去华都找一位纪阿姨,她会帮助你快速适应华都的环境。”
  她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硬座,炎炎暑日,记得火车到站那天傍晚,天气很热,一位穿着打扮尽显都市女性风举止谈吐落落大方的漂亮女人来接她,主动帮她拎行李,笑起来很暖很好看,“我和你母亲同辈,你以后可唤我纪阿姨。”
  “纪阿姨……”唐妍很胆怯,无论是从未涉足的大都市,还是眼前这个即将朝夕相处的女人。
  却怎料,入了她门,唤她一声纪阿姨,从此牵绊一生。
  年下攻,前期小白。兔,后期腹黑小狼狗。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妍;纪瑜清; ┃ 配角: ┃ 其它:GL;酒小熹;
 
 
第1章 
  唐妍的暑假结束了。
  村里的张叔去县城购置生活用品,顺便帮她带回一张前往华都的火车票,运气好还剩有座位,只不过是硬座,听说要坐二十多个小时。
  二百多块的车票钱是已经嫁于临县的母亲打给舅舅账户上的,唐妍至今还没有属于自己的银行卡,唯一使用的手机还是三手,舅舅用完给了表哥,表哥用完免费送给她。
  记忆以来,唐妍的童年几乎都是有关于这个村子,她五岁便来了这里,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母亲将她放置舅舅家中养,除了每个月寄来零星的生活费,几乎不曾来看过她,只有每年过年时候才会回来一趟,外婆去世后妈妈更是鲜少回家。
  那时候的唐妍不大懂,只是以为妈妈工作忙没空照顾她,确实如此,她一个女人在外地打拼,带个孩子在身边总是不方便。
  后来唐妍渐渐长大,才得知母亲是未婚生下的她,外婆觉得在村里很没面子不喜她回家,唐妍才明白,为何从小外婆一直不待见她,独独偏爱表哥,什么她都总是用表哥剩下的。
  听说母亲当年是村里鲜少的大学生,在首都念的书,每当提起这事外婆总是会低低咒骂唐妍那素未谋面的父亲,说是他害了她的女儿。
  唐妍对父亲这个词很生僻,唯一的概念也是从书中得知,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的父亲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令她鄙夷。
  母亲因怀孕产子不得不辍学回家,彻底葬送了大好年华和学业生涯,这些年在外头,唐妍对她的状况也不大了解,直到两年前她相识了临县的一个男人,结了婚也生了孩子,唐妍也因此多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虽然她至今也尚未见过这个弟弟。
  行李她提前一天晚上便已收拾好,舅舅说她现已成年今后可以担负自己的生活,说完偷偷塞给了她两百块钱,唐妍明白,知道这是舅妈的意思,她并无怨言,毕竟自己也在这个家里待得够久。
  也正因如此上学时候她比同学都要加倍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顺利被华都大学录取。
  今天,她就要走了。
  村口那可以坐到去县城的大巴车,为了维持在村里人前的面子,唐家的送行仪式很是隆重,舅舅,舅妈,以及大唐妍三岁的表哥皆来送她。
  表哥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在家玩了三年,舅妈宠惯着舅舅也不敢有怨言。
  一行四人缓慢踱步到村口,引来村里不少人观望议论。
  “这是唐军家的外甥女要去上大学啦,和她妈一样争气。”
  “她妈未婚生子名头都搞坏了,算哪门子争气,别瞎说。”
  “嘿,唐军,你们唐家出第二个大学生啦!”
  舅舅唐军满脸笑,眼角笑出了褶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隐隐的自豪,舅妈听了哪里乐意,心里犯嘀咕,唐妍算哪门子唐家人,外面的野杂种,不过是冠了唐家人的姓,但依旧要维持表面的笑嘻嘻。
  唐妍通常不太会有机会长时间和他们三人待在一块,她也不想,毕竟没有那么多深厚感情,一会分别时也装不出眷恋离别,只会徒添尴尬。
  兴许是老天听见了她的内心,人才刚刚走到村口,大巴便来了。
  唐妍与他们一一作别后,拎着沉重的行李箱上了车,大巴走得很急,唐妍几乎来不及回头看待她坐稳时早已开远,唯一能看见的是细小到拳头大的身影在视线以内缩得越来越小。
  舅舅他们会不舍她吗?
  不会吧。
  想到这,唐妍转过了头来,像块木头般直挺挺坐在椅上。
  唐妍刚上车离开没多久,舅妈便恢复了原形,抱着胳膊数落舅舅是不是偷偷拿走了两百块钱给她,舅舅说那孩子挺不容易的,现如今又要一个人出远门闯荡,他这个做舅舅的也只能意思意思。
  舅妈瞪眼叫嚣,“这些年那丫头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还少吗,她不容易,我们家还不容易呢。”
  “我妹妹每个月不是在寄钱吗,你总是提这些,再说了你也知道家里经济困难,你干嘛不让儿子出去找事做?”
  “就她每个月寄那点钱,打发要饭的呢!”舅妈呲牙咧嘴,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
  唐军扫视一圈周围人,收敛住脾气背上一只手,“我懒得跟你在这吵,你不嫌丢人我还要脸。”说完抬脚大大咧咧往村里走去。
  舅妈指着他的后背念叨,“还好那丫头今天走了,她要再不走,我就要不顾情面撵她走了!”
  唐军没理会她。
  八月末的天气还是很热,唐妍坐在窗边将窗户开到最大,过路的风灌进来,夹杂着热气,只能稍稍缓解一些暑气。
  距离上火车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大巴车一个半小时便能到达县城,想到这唐妍还是拿出手机来给她打了个电话。
  “嘟嘟……”的忙音在耳边盘绕了片刻,才终于有人接电话。
  唐妍的嗓子噎了噎,从中吐出一个字,“妈……”
  “是妍妍啊,”电话那头的女人顿了下,似乎刚想起什么又忽然道,“你出发了吗?”
  “在大巴车上。”顿了顿又问,“你会来送我吗?”
  她几乎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尽管还留有一丝期待,微小的期待。
  “……妈妈走不开的啊,你弟弟见不着我就哭就闹,”电话里接着传来女人逗弄小孩的声音,似乎是抱着哄着,“你自己坐火车路上注意安全。”
  “哦……”唐妍还是会失落,尽管早就猜到了答案。
  “对了妈妈还有一件事情要交代你,你去华都之后有一位纪阿姨会去接你,以后你的学费生活费妈妈会与她对接,就不用麻烦舅舅家了,以后周末放学就住在纪阿姨那,她是本地人,会带你尽快适应那里的生活,妈妈以前于她有恩,她会帮你的。”
  “我知道了。”唐妍顿了顿,“妈……”
  正要说什么被电话里的女人打断,“好了妈妈先不跟你说了,你弟弟要换尿片了,挂了啊。”
  电话匆忙被挂断,萦绕在耳边的又是那嘟—嘟—的忙音。
  唐妍默默收起手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弟弟应该比她幸福吧,起码有爸爸有妈妈在身边。
  长这么大唐妍从未出过省,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这儿的县城,还是因为高考考场在这。
  坐大巴抵达县城长途汽车站后,因为不熟路被黑心的司机宰了一顿,到火车站并不太远的距离足足花了三十的车费,她来时的大巴也抵不过才十块。
  火车站很多人,也有许多像她一样出门上学的学子,他们大部分都有家长陪同送来,各种小贩络绎不绝,唐妍废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攥着车票和身份证验证进了候车区。
  由于有限的座位早就被人和行李给占满,唐妍只好站着等候,累时便靠在行李箱上休息会。
  她不知今此一行,前程会如何,未曾想过,有限的视野也不敢想象,大都市是什么样子,只在电视上见过,未来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眼前像是蒙了层薄雾,需要她主动前去慢慢一点一点拨开,对待前路,有期待也有恐惧。
  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仿佛过了一年那么久,唐妍不敢玩手机,她担心自己一人到了外地手机没电会更加麻烦,无聊的时候只能撑着脸托腮望望窗外的风景,大片金黄的麦田以及收割的农民,蓝天白云以及飞鸟,到了夜晚便趴在小桌上睡觉,中途只吃了一盒泡面,因为火车上的食物太贵,让她望而却步。
  索性熬到了站,唐妍坐在车上时已经见过沿途的高楼大厦,心里隐隐生畏,到了该下站的时间点,心里越发紧张。
  从火车上下来,扑面而来是一股极热的风,脚下踩着的似乎和方才车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唐妍几乎分不清方向,只好随大流跟着人群走,地下沉闷燥热的空气,让她大汗淋漓,头发湿哒哒黏在额头上极不舒服。
  到达出站口,唐妍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将车票塞进仪器内验票,出口打开时心里竟有一丝雀跃,原来靠自己也能办成这样一件小事。
  面对着出站口外乌泱泱一片的人群,唐妍拽着拉杆箱的手越发紧了紧,对未知的陌生与恐惧占据自己的大脑。
  终于,她在人群中瞥见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不由加快脚下的步伐。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打扮尽显都市风格的女人,白色的半袖衬衣简约宽松时尚,搭配米色a字裙,高腰显瘦,衬得身材越发比例完美。
  女人的脸让唐妍几乎看不出年龄,肌肤吹弹可破皮肤白皙,化着淡淡的妆容眉眼弯弯冲她一笑,“你是唐妍吧,和照片里一模一样。”对方拿着手机比对。
  唐妍木木地点头,方才从走神中反应过来。
  接着对方主动上前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声音柔和温婉,脸上的笑容不曾减去,“我和你母亲同辈,以后你可以唤我纪阿姨。”
  “纪阿姨”唐妍愣愣地望着对方喃喃。
  她很胆怯,无论是从未涉足过的大都市,还是眼前这个即将朝夕相处的女人。
 
 
第2章 
  纪瑜清第一次见唐妍,眼前的这个女孩给她的印象是偏干瘦的身材,穿着洗到褪色的牛仔裤以及普普通通的白t恤,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澄澈透亮,眸间却有股少女独特的倔强,未施粉黛眉毛浓密,是个挺清秀的姑娘。
  “你和你母亲真像。”纪瑜清凝视着她的脸浅浅一笑,像夏日里的荷花高雅清凉。
  唐妍的心触动了下,没敢应声,怯懦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的车在下面,我们过去那边坐电梯。”纪瑜清伸手指了个方向。
  唐妍长这么大还没坐过电梯。
  纪瑜清走在前头拖着她的行李箱,步伐有些快,唐妍努力紧跟,望着她熟练地操作电梯开关,心生敬意,电梯门合上,处于一个小小的封闭空间内,开始下行。
  唐妍察觉到身子不稳,下意识抬手扶住,头也感觉到晕乎乎的,好像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变成不是自己的,纪瑜清注意到她这一举动,关切发问,“你不舒服吗?”
  唐妍木木地摇摇头。
  “有不舒服及时告诉我。”,电梯门打开,纪瑜清又给她指了个方向,“我的车在那边。”
  纪瑜清拿出车钥匙按了下解锁,一辆白色的轿车车灯闪了闪,她走上前去打开后备箱,将唐妍的行李箱搬进去放置好,接着关上后备箱回头发现唐妍还站在那一动不动,立马笑了,“上车去吧,坐副驾驶。”
  “哦好。”唐妍畏手畏脚,感到拘束,听对方开口才敢打开车门上车。
  车内整洁干净,空间宽敞,就是气味让她闻了有些头晕,难以形容,其实那就是车内携带的发动机的汽油味,并无其他异味。
  没一会纪瑜清也上了车来,刚要给自己系安全带发现唐妍乖巧的坐在那一动不动,善意提醒,“你还没有系安全带。”
  唐妍听后左右胡乱搜索一通,不知道安全带在哪,更不知道该怎么系,心里又慌又糗。
  纪瑜清意识到什么,忙凑过身去伸手帮她拉过侧身的安全带出来,故意用慢动作在她的左侧下方扣下,耐心叮嘱道,“以后坐车一定要记得系安全带。”
  唐妍再次木木地点头。
  系好自己的安全带,挂挡手刹松开刹车起步出发,车子开始缓慢移动,逐渐从光线黯淡的地下停车场驶出,经过无人收费亭时滴了一声顺利通过,唐妍惊讶于眼前的这些高科技,是她在村里,镇上都从未见过的玩意。
  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唐妍深深觉得自己前面十八年所生活的和这里是完完全全两个世界。
  沿途所见的是高楼大厦,商铺林立,马路宽阔被分成了若干条车道,可同时容纳下许多车,真正如书中所写的,琼楼玉宇繁华市井,喧嚣红尘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车里凉意升起,燥热一驱而散,空调的风从好几个角度吹向唐妍的身子,她觉得自己汗湿的衣服都已被吹干。
  可是逐渐地,唐妍腹部开始难受起来,并不是突然的一蹴而就,而是不经意的循序渐进,头也一并晕乎乎的。
  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越发的强烈,终于,唐妍没忍住吐在了车上,望着被自己弄脏的脚垫,她一手捂住嘴巴,心里愧疚难当。
  纪瑜清见状,赶紧将车子停靠在桥边的路肩上,从包里一边取出纸巾,话语里充斥着心疼,“你不舒服怎么不告诉我,这傻孩子。”
  唐妍开门下车,伏在桥边哇哇大吐,本就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都是水,胃的收缩上涌一阵一阵,及其难受,但好在是吐过之后反倒是感觉舒服许多。
  手里捏着纸巾擦了擦手和嘴,扭过头见纪瑜清递过来一瓶矿泉水,刚刚开封的。
  “漱漱口。”
  唐妍此刻心情很复杂,甚至无地自容,特别害怕纪阿姨会因此嫌弃她。
  漱完口抬头时望见纪阿姨正在弯着腰清理刚刚她吐在车上的残余物,心里更加难为情忙上前去怯懦道,“纪阿姨这个让我来吧。”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