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关系(穿越重生)——枝景

 《主仆关系》作者:枝景
 
 
文案
 
兰斯穿越后,顶着富家公子的名头逍遥快活了十几年。
 
一切都很完美,唯一不顺心的事就是有一个糟糕的哥哥。
 
就在他以为自己可以继续这样潇洒下去时,上帝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他曾经的仆人西里斯罗光芒万丈的归来,不仅得到了他们家的家产,还通过他的哥哥把他变成了男仆,真是天道好轮回!
 
兰斯:……Fuck!
 
然而西里斯罗的行为古古怪怪的。
 
西里斯罗为兰斯端来一杯红茶。兰斯:他一定在里面下了毒!他要害我!
 
西里斯罗去给兰斯放洗澡水。兰斯:他一定在放冷水!他想冻死我!
 
西里斯罗把兰斯照顾的无微不至,事事亲力亲为。
 
兰斯:他一定是想要麻痹我!心机真是太深沉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CP西里斯罗X兰斯
 
【如果你觉得你在哪里看过这篇文……不要怀疑,你是对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西方罗曼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斯,西里斯罗 ┃ 配角: ┃ 其它:
 
 
 
 
  ☆、法尔维斯家破产了
 
  法尔维斯家破产了,所有的田产,甚至那幢久经历史考验的古堡都被他们的主人,查尔斯抵押了出去。
  而更有戏剧性的是,取代他们成为这些财产的新主人的,竟然是他们曾经的仆人:西里斯罗。
  谁也不知道西里斯罗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钱,他把法尔维斯家的一切从查尔斯的债主手中买下来,然后带着一群仆人,顺理成章的入住古堡,成为了法尔维斯家财产的新主人。
  若是放在城里,这必然会成为大家口中经久不息的谈资,但这毕竟是荒凉的北地,每户人家至少相隔了二三英里,所以这事也就像是一颗被丢入了大海的小石子,只在刚开始的时候掀起了一点波澜,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样对查尔斯来说是很有好处的,因为他现在和西里斯罗的地位发生了倒转,曾经的主人变成了现在的仆人已经够让他不好受的了,如果再加上别人口中的讥讽,天知道他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事实上,现在唯一支持他活下去的,就是酒精了。他现在最爱的就是在酒醉的晕眩里寻找过去的荣光,好暂时摆脱现实。
  西里斯罗没有姓,于是他干脆就把西里斯罗当做他的姓和名,现在,古堡里的一切都由他来支配,他大权在握,身边还有对他言听计从的一众爪牙,曾经对他恶言恶语,动厮打骂的人,全都得小心翼翼了。
  法尔维斯家的老家主早在三年前蒙受了上帝的召唤,在那之后,法尔维斯家的一切就都由他的大儿子查尔斯继承,可怜的老家主原本希望查尔斯谋到一个贵族爵位,好以此为这个古老的家族增添光辉,不料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别说增添荣光,整个家族都被他败落了。
  这正好验证了那句俗语:好赌的人永远没有好下场。
  除了查尔斯之外,老家主还有一个小儿子:兰斯。
  西里斯罗曾经是兰斯的贴身男仆,所以那个狠心的查尔斯为了转移西里斯罗的仇恨,便干脆把兰斯“卖”给了西里斯罗,他是兰斯的兄长,在法律上他有权利在二人都没有财产的情况下为兰斯安排一个工作,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把兰斯给西里斯罗当贴身男仆,这让他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钱财。
  如果他从此洗心革面,那么这笔钱足够他和他的妻子过上还算富足的生活,可惜“赌徒总是一心想要下地狱”,他拿着这笔黑心钱,想要借由赌博把他失去的一切夺回来,西里斯罗没有拒绝,但是上帝是不会眷顾一个心狠手辣的赌棍的,所以他的结果当然是彻底失败。
  总之,法尔维斯家族仅存的两个后代,境况都不太好:查尔斯日夜酗酒(他早先就是个酒鬼,只是现在喝得更厉害了),整日里骂骂咧咧的,完全像是一个地痞流氓而不是绅士了。
  兰斯呢?这个继承了他母亲的美貌,出落得像天使一样漂亮的小家伙正在南方过冬,对发生的一切还一无所知。他的身体娇弱脆嫩,是每年都要去的,不过这估计是他最后一次在南方度过寒冷的冬天了。
  仆人们原先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被西里斯罗赶走,要知道,这可不比城里,要是被西里斯罗赶走了,他们就几乎无法再找到当仆人的工作了。
  不过尽管西里斯罗是个不讲情面的新主人,但是似乎并不打算把他们都赶出去,只是赶走了几个和查尔斯他们狼狈为奸的仆人。
  仆人们虽然受到了西里斯罗严厉的对待,但大多数好歹保全了自己的生计,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也同样见识到了西里斯罗是如何对待查尔斯的,那手段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查尔斯从前就不得人心,对仆人非打即骂,现在他落难,除了几个多愁善感的女仆外,完全没有人同情他,甚至有些人还觉得查尔斯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罪有应得。
  只是仆人们虽然不同情查尔斯,但是都为他们曾经的小主人兰斯捏着把汗。
  一下子从小少爷变成了需要在别人的手底下讨生活的小可怜,那个别人还是他过去的贴身男仆,说不定还要被逼着去干重活,他怎么受得了?
  查尔斯现在就不得不为了生计和酒水钱去做又苦又累的工作,再加上他还得养活自己的妻子,又时不时的赌瘾发作,情况非常不妙。
  但好在西里斯罗还没有立刻就把兰斯叫回来的打算,他看起来准备让兰斯无知无觉的继续享受一段他最后的少爷生活。只是简单的从查尔斯那里得知了兰斯的行踪后就不再关心了。
  这让查尔斯恨得咬牙切齿,他巴不得让他的小兄弟回来受和他一样的折磨,他可是从小就讨厌兰斯,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就把兰斯卖给西里斯罗。
  西里斯罗的这个举动让仆人们多少松了口气,他们想到西里斯罗从前还是兰斯的贴身男仆时,他和兰斯的感情可是很不错的,所以他现在念念旧情倒也合情合理。
  西里斯罗专心打造他的舒适生活,似乎决意要把这古老的城堡打造的像城市郊边的别墅一样合人心意。
  他订了浴缸,波斯地毯,漂亮的长桌,各种各样昂贵的东西流水一样的买回来,摆在城堡里的各个角落,简直叫人猜不到他到底多有钱。
  只过了极短的时间,这个老城堡就焕发新生,变得像个皇宫似的富丽堂皇了。
  他有得是钱,自然能够让人尽心尽力的满足他的要求。
  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个人的享受,他除了自己以外不关心其他人,压根不准备把仆人房稍稍弄得体面一些,那里还是潮湿漏风,一如往常。
  查尔斯一家从舒适的城堡里沦落到这潮湿的阴暗地,在感到寒冷的时候也不能像过去一样围在壁炉边烤火,他们现在也没有可以有效御寒的衣物,只能通过劳动来让自己变得温暖起来。
  这种日子对查尔斯的妻子辛娅,那个嚣张跋扈,自命不凡的漂亮女人来说可谓是难熬极了(当然现在她的美貌已经大打折扣了),所以她想方设法要摆脱现在的困境。
  大家都知道这个女人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在西里斯罗把披着头发,只穿着一件衬裙的她从房间里丢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是很惊讶。
  查尔斯正醉醺醺的,他平日里对西里斯罗又怕又恨,但今天酒精壮了他的胆色,他就像一条疯狗似的朝西里斯罗扑了过去,想要和西里斯罗厮打。
  西里斯罗冷笑一声,一脚踹开了查尔斯,就好像踢开了一个垃圾,然后他像个贵族一样理了理自己的袖口,俊美的脸冷的就像寒霜,看上去优雅又冷酷,而查尔斯趴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任是谁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也猜不出他们之前的身份。
  “把这两个人带出去。”西里斯罗语气冷漠的说:“现在外面正下着雪,这有助于清醒人的头脑,正好让他们醒醒神,等明天早上再让他们进来。”
  辛娅大哭大闹,不停的捶打着拖着她的女仆,她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件薄薄的衬裙,就这样出去,非被冷死不可。
  查尔斯倒是没有挣扎,他还没有缓过气来。
  仆人们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冻死,于是将马厩清理了一下,又搬来许多稻草。他们两个靠着那些稻草,总算是没有被冻死,幸运的熬到了第二天。
  西里斯罗是一个刻薄的主人,他不允许仆人在起居室里烤火,于是在这种天气里,厨房就是仆人们取暖的唯一处所。奥莉德,这个好心的老太太,她把查尔斯和辛娅领到厨房,好让他们暖暖身子。
  西里斯罗坐在正厅里吃早饭,他的食物都是由新开辟的小厨房提供的,除了他带回来的那两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厨师,他不允许任何仆人靠近小厨房。
  餐厅早就被修缮一新,长长的餐桌上只有他一个人正在用餐。他的管家罗欧恭敬的站在一旁,随时准备着为主人服务。
  就在西里斯罗放下刀叉,端起白瓷茶杯啜饮红茶时,管家将一封信放在银盘里送到了西里斯罗的面前。
  这是一封从南方寄来的信,信的主人是兰斯·法尔维斯。
  西里斯罗的瞳孔瞬间收缩,手微微一抖,热气腾腾的红茶溅了出来,有几滴好巧不巧的落在雪白的信封上。
  西里斯罗直接把手上装着红茶的茶杯丢在地毯上,丝毫不关心这会对昂贵的地毯带来多少损害。然后急忙掏出手帕,仔细的吸干信封上的水渍。
  管家从未见过西里斯罗如此失态,在他的印象中,西里斯罗一直是一个从容淡定的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惊慌失措。
  但是现在,西里斯罗白皙修长的手微微颤抖,就好像他面对的是一封国王的来信,这不禁让管家对寄信的人好奇并重视起来。
  
 
  ☆、兰斯少爷
 
  西里斯罗拿着那封信看了半晌,信封上并没有写明这封信是寄给谁的,只简单的写了法尔维斯古堡,但是他知道这封信是寄给查尔斯的。
  不过他完全不打算把这封信转交给查尔斯,毕竟现在他才是法尔维斯古堡的主人,这封只写了地址而没有收信人的信当然是应该由他来拆阅。
  他等信封上的水渍干透后,才用裁纸刀小心翼翼的拆开了信。
  管家站在一边,密切的关注西里斯罗的神色。
  西里斯罗轻柔的展开信纸,但只过了短短的一瞬,他的脸色就骤然阴沉了下去。
  管家看着西里斯罗满脸的风雨欲来,细心的注意到:就算是这样,他的主人也没有捏皱那张薄薄的信纸。
  西里斯罗抿紧了唇,淡蓝色的瞳孔染满了怒火。
  管家紧张的绷紧身体,但是西里斯罗并没有发难。
  他只是笑了起来,然后动作缓慢的把信恢复成原状。
  西里斯罗看上去很平静,但是管家知道,这是他真正动怒时的样子。
  被装回信封里的信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兰斯简单直接的告诉他的哥哥,他要订婚了,订婚的对象是他的表妹芙达,所以他会提前回来,好准备订婚事宜。
  “我的少爷,你这婚恐怕是订不成了。”
  西里斯罗低声的说,他在说“少爷”这两个字时,咬字异常沉重。他表情很温柔,可那双低垂的眼眸里却满是阴鸷。
  紧接着,他又恢复正常的神色,语气平淡的吩咐管家:“通知信差,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寄一封信。”
  “是,主人。”
  管家行了一个礼,微微松了一口气,离开了。
  西里斯罗抬步上楼,那封信仍旧小心的被他拿在手上,光洁平整。
  兰斯这时正坐在马车上,摇摇晃晃的马车让他感到有些昏昏欲睡,这让他忍不住开始怀念现代社会的汽车。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就好像他上一刻还在睡觉,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一个六岁的小孩。
  他还有了一个新名字:兰斯。
  不是他说,这名字真是随便到了一定地步。
  一下子年轻十几岁当然好,可是如果顺带再换了一个世界那就不怎么美妙了,尤其是当一个习惯了现代社会便捷的人突然被丢到没有网络没有电脑的地方,简直和放逐没两样啊!
  兰斯:突然失去了梦想. jpg
  而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他还不是法尔维斯家主的亲生儿子,他的母亲当初是怀了孕才嫁给法尔维斯家主的,法尔维斯家主不介意,把他当成亲生儿子养大。
  这件事也就成为了一个秘密,就连他也是无意间知道的。
  但是查尔斯一定会很介意的!他要是知道了,就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把兰斯赶出去了。
  不过他此刻对家中发生的一切还一无所知,所以他的心情依旧是轻快明朗的。
  说实话,他并不爱他的表妹,芙达的长相平庸,但脾气可一点也不平庸,性格更是有许多缺点,可是除此之外,芙达爱他,深爱。
  他也许再也遇不到一个比芙达更合适的结婚人选了,所以他决定和她结婚,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了,因为他不爱芙达,并不能给芙达一段美满的婚姻,所以他决定尽可能的满足芙达的要求。
  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结婚啊,就要面对这种封建式婚姻,他也很绝望啊!
  毕竟时代不同,观念也不同,有时候他看芙达,觉得对方看上去实在太卑微,和他印象中女孩子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她并不是个例,在这个时代生存着的女性,鲜少有不卑微的,就算她们有大笔的嫁妆,可是那种甘于比男性低一头的潜意识始终存在,不管她是贵族淑女还是普通绅士的女儿。
  兰斯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希望自己的伴侣是一个可以和自己一同经历风雨的,可以平等对话,互相慰藉的人,而不是想要一个漂亮的摆设。
  和芙达的婚姻,他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的,经过他多年的观察,芙达是个头脑简单,感情用事的人,这大大减少了芙达出轨的几率(是的,在这里出轨是很常见的)至于嫁妆,他并不看中这一点,而且芙达的嫁妆其实少的可怜,实际上,这样对兰斯来说是不错的,说不定芙达的深情正是因为她那微薄的嫁妆。
  当然了,比起结婚,他更愿意当一个单身汉。毕竟谁知道他会不会遇上一个有着独立人格的女孩呢?只是可惜,他的哥哥是查尔斯,而尽快结婚是唯一一个能够彻底摆脱他的办法。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