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药而愈(近代现代)——安和谯

   《不药而愈》作者:安和谯
  文案
  一个浅显的破镜重圆的甜蜜故事。
  CP:暴躁 冰冷 轻微自卑 毒舌 受x根正苗红 腹黑189攻
  林戚(音同弃)x贺兰明煦(音同叙)
  死性子的遇上专心专情的,那就谁也跑不了。不管是不是物是人非,一旦久别重逢,面上再装得不动声色,心中也是天雷勾地火。
  洗掉狗血,内核酸甜。
 
 
第1章 
  从明远大楼累一趟回来,林戚的脸黑得犹如锅底。一进门率先把办公室的旋转座椅踢翻,室内二十五度的低温都降不了他的火。独立办公室里不止一个座椅,他坐下来,一扔包,又是惊天动地的一声,外头的员工都好奇地往玻璃窗瞄。
  “怎么了又怎么了?”林戚的上司设计部总经理苏承霜从隔壁办公室忙忙迭迭地出来,啤酒肚颠簸出个惊心的弧度。隔着一层厚厚的深蓝色玻璃,他瞅见林戚在里头改设计稿,下笔如落刀,笔尖都能把图纸戳溅出三尺高的血来。
  林戚的助理小赵在位置上瑟瑟,苏承霜矮身凑过去,小赵用轻而轻之的声音附耳说:“林工设计稿又被明远退了,还得改。”
  苏承霜咋舌道:“这都业内第一设计师了,我看那图纸和模拟都做得不能再好,还改来改去。真不怕我们设计部今天被这祖宗给炸了。”
  那能怎么办啊,甲方就是爸爸,除了修还能怎么办?!说要当面洽谈设计要求,临到头又变卦,突然要什么露天游泳池?有钱人就是改不了骄奢淫逸的狗毛病,活该得一身衰弱萎靡!
  先改方案,再改图纸。林戚忙得昏天暗地,心中把那个要盖房子的明远老板先骂了一万遍,要盖房子还出什么差?电话还他妈保持神秘不给,弄个蠢得连茶都不会泡的助理来选方案,选来选去选错了,后果全让他担。
  这次收费必须翻倍。
  林戚面无表情地想。
  做到一半,视觉设计部的一个实习生拿着笔记本畏畏缩缩地在办公室门口敲门,林戚抬头瞟了一眼,说:“请进。”
  实习生叫杜真,是附近W大的高校学生,还没有毕业,留着及腰长发,一身的清纯气质。在林戚的印象里,是个说话做事不怎么伶俐的姑娘。今年的实习生被苏承霜划给林戚带,他心里不乐意,懒得管,但这公司到底不能由自己一手遮天,于是还是接了这件麻烦事。
  反正事情一天比一天多,烦这一件就不是烦?
  杜真把笔记本放下来,电脑上是她为公司一个娱乐项目设计的海报,一共九张,她看着林戚挺拔的鼻梁,问:“林工,他们说我这个配色有点问题,您能指导一下吗?”
  “太暗了,校园剧风格大都偏明亮。你的色相和纯度都调的又低又灰,调亮一点就可以。”林戚扫了一眼,这几天他什么杂七杂八的问题都回答过了,这一点还不至于让他发怒,他也不对初出茅庐的新人施威。
  “但是这样更高级呀。”杜真说。
  “大众审美并不需要多费心思的高级设计。”林戚道,“与其花心思让它看起来更加高级,不如跟创意总监学学如何提高其中的元素内涵,你这些做的太粗糙了。海报里的每一项内容都要有意义,要影射出实质性的内容,而非虚无缥缈的追求美感。”
  杜真呐呐道:“好的,谢谢。”说话间,她鼓起勇气又偷偷瞟了林戚一眼,才抱着电脑转身离开。
  助理小赵倒了杯咖啡端进来,一言不发地放下,走的时候脚步快得像背后有鬼在追。废话,林戚对实习生都那么严肃,对老同事就更不会温柔,这两年他们都没见林戚笑过一下。他坐在那里,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冷面阎罗王。
  正因为他跑的那样快,林戚从来没有机会跟他说谢谢。
  他揉了揉劳累过度的眼睛,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最近失眠失得太严重了,这份方案和图纸耗尽他的心血,晚上做梦都是这栋别墅的模样。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这个意料之外的巧合。明远老板的这栋别墅从朝向位置到房间的规划,无一例外地跟他年轻时的幻想重合了。所以林戚设计的时候格外用心,权当这便算是完成了过去那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喝了一口咖啡,小赵冲的自然是提神醒脑的黑咖啡,原滋原味的苦涩在口舌间蔓延开来,味道熟悉地被迅速接收,酸苦给三分疲劳的精神勉强续了命。效果自然到林戚都快忘记以前那些一喝别的咖啡就吐出来的日子。
  他放下杯子,指尖磕着被空调寒气呼冷的瓷杯,心想,果真时光可以改变一切。
  设计稿一直改到周三才算完。这次林戚打定主意,要是对方还不满意,他直接把图纸摔对方脸上,这怕是神仙住的别墅,并真诚建议去请海外蓬莱散仙给他们设计个三清洞府。
  无怪林戚嚣张,他确实是建筑设计界一颗高悬在天空上的新星。二十岁从知名建筑师手下毕业,一举拿到了建筑界的新人奖,接下来逐年发力,每一年都设计出令人惊叹的作品,才二十七岁就声名鹊起,名声与事业已经双双达到了巅峰。
  但奇怪的是他不愿意自立工作室,而是去了国内一家公司当特聘顾问,平时除了接接私活,主要帮这家公司设计宣传方案,提供创新思路。这才真叫杀鸡焉用牛刀。
  就这么受人称赞的建筑界恒星,就被明远拒了足足三次,他能不抓狂吗?稍微冷静一点的都受不了,何况林戚这种脾气本来就不好的。
  明远的员工倒也乖觉,把林戚安排在了贵宾会议室,上次接待他的那个不会泡茶的女秘书一弯腰,诚心道歉:“林先生,上次是我们态度太恶劣,望您多加谅解。”
  林戚看着她的九十度鞠躬,说:“恶劣谈不上,敷衍有一点。”
  秘书保持鞠躬的姿势道:“我们贺先生已经回来了,别墅是他名下的,所以请您暂时等待片刻,贺总马上就来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道歉姿势……林戚莫名从女秘书严谨的行为中推演到她口中的那个“贺先生”的形象,一定是个老式古板的中年秃顶男人,没准还妻管严。
  他抿了一口这次的茶,说:“泡的比上次好一点点。”
  秘书终于直起腰,一板一眼道:“谢谢您的赞美。”
  林戚觉得眼睛疼,肚子里一箩筐的毒舌刻薄就要吐出来。这时,身后的门嘎吱一声轻响,皮鞋踩地的声音逐渐逼近,他没转身,撑着下巴的两手放下,摆成一个规整的姿势,等贺总走近来。
  他走近了,林戚却愣住了。
  那人在他对面坐下,面容、身材一如从前,连眼角提起的轻微弧度都没有变,林戚知道那是他高兴时候的微表情,那人声音醇厚了些,依旧很好听。像从时光里生生射出来的一支箭,直直地扎进心口。
  却又不痛。
  他说:“你好,林工。”
  作者有话说:
  求收求收!收藏对我很重要啊啊QAQ
 
 
第2章 
  所谓故人,二十岁以前可能还觉得这个词美妙又充满韵味,二十岁以后才知道,这两个字是两只张牙舞爪的怪兽,并且时常会在意想不到的时机从缝隙里跳出来,给你猝不及防的当头一击。
  就算你坐在一家公司的贵宾办公室,怀揣着一肚子将要喷薄而出的怨怼,也会被顷刻间砸回莺飞草长、樟树叶漫天打卷儿的无知青春期。
  故人者,毒药也。
  林戚原本放松摊着的手指惊吓般地缩回去,指甲死死地陷入掌心,只一下又松开,他连个敷衍的笑容都不愿意摆出来,冷冷道:“贺总?”
  贺兰明煦视线从他的指尖跳开,解释道:“简称。”
  “你看一下,有什么要改的再说。”林戚把图纸和电脑一起推过去,全然忘记了几天前自己在晨越大楼里是如何唾骂甲方,并表示决不再改第四次方案的愤怒。
  林戚的肢体语言在表达他极其不想待在这里,贺兰明煦许久不见他这种掩盖情绪式的紧张,几乎有些怀念了。于是为了延续这种怀念,他故意拖慢了进度,把他的新条件用最冗长复杂的语句,一条一条地念出来。
  “除了露天游泳池,还要对称的盘旋式楼梯,二楼和三楼都不够高,不如整个打通,我要一个很高的二楼。”贺兰明煦满意地看到林戚又把手握成了拳头,他几乎在轻笑了,秘书小李诧异地投来一眼,贺兰说:“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二楼要放很多大型鱼缸。”
  林戚的眼珠子像能放出冰冷的暗刀,任谁一看都不敢招惹他。偏偏贺兰明煦敢,他不仅敢,还敢在林戚的雷区里肆意踩踏。林戚心中简直又痛又涩,字句都是生挤出来的:“既然如此,设计都要改。”
  “改。”贺兰把东西又返还给他,眼瞳漆黑深邃,还隐隐映着林戚的影子,说道:“你都知道要求。”
  林戚怎么可能不知道,因为关于这栋房子,从落地位置到窗户样式,每一条都在年少的时候,被林戚和贺兰明煦反反复复地讨论过。他们以前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却对未来修饰得那样美好。
  彩云易散琉璃脆,世间好物不坚牢。诚不我欺。
  带着东西走出明远大楼,林戚的头被六月的太阳晒得发晕。六月,他想起来,是属于高考的季节,今年的考生也许早就结束了折磨,散往世界各地去休息去流浪去体验自由了。
  只是有的人身走出了校园,心却永远停在了那个六月。
  炎热、蝉鸣、樟树叶……青州一中的夏天就是如此。知了永远在不知疲倦地叫着,号称全市最优待学生的一中没给教室装空调。几十个学生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捂出一身一脸的粘腻热汗,叫人觉都睡不安稳。
  林戚从小到大没当过好学生,座位流落边疆,邻座是个比他还混的混世魔王,两人竹马之交,属于一丘之貉。对林戚来说逃课是家常便饭,在和贺兰恋爱之后就更加频繁,因为贺兰和他并不同校,他要翻墙出校,运气好才能看到堪堪一眼。
  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就是不好。少年林戚骂起人来六亲不认:“什么狗碧学校,早他妈的倒闭算了,你们那门卫还跟一中写信举报我,真不信我哪天套麻袋揍掉他最后一颗牙?!”
  贺兰忍不住要笑,他们两人在别人眼里都不近人情,舒适区却意外地扎根在对方身上。他把林戚翘起来的头发抚顺,说:“我也写信举报他。”
  “嗯??”林戚眨了眨眼睛,要笑不笑地压住差点勾起来的嘴角,一本正经道:“举报什么?人家可既没偷男生的烟酒,也没拿女生晾在外面的玩偶。”
  “门卫这么坏的吗?我都不知道。”贺兰还是先笑起来的那个,他笑起来分外温柔。尤其是平时不苟言笑的人,这么笑着又专注地看着人的时候,格外让人珍惜。
  还敢用这种哄小孩的语气,简直大逆不道。林戚勾勾手指,樟树的阴影细碎地洒在他身上,衬得少年眉目如诗如画。贺兰把他压向树干,低头吻下来,他的吻又像给人的印象了,掠夺性太强,接受这种亲密的人会错以为自己是只无能又懦弱的鹿,正被猛兽的利齿抵住了颈间大动脉。
  无数个光影交错的日子里,他们就这么拥抱、接近、又分开。
  林戚从梦里惊醒过来,唇上还留着那股奇怪的触感,他做了两个深呼吸,揉乱了一头的黑发。小小的房间里空调已经自动关机,屋里有些热,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缝隙照进来,这一方天地便染上些许金色。
  简直疯了,怎么会梦到过去的事。
  林戚刚打开空调,手机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索命似的喊起来。床上到处都是小个的玩偶,林戚跪上去无头苍蝇似的翻了一会儿,最后从床尾翻出手机,接通道:“喂?”
  “你又旷工了?”越清是晨越的总裁,亦是林戚多年好友。他一早打了电话来在那头问,语气不至于兴师问罪,有一点儿不太明显的关心夹在里面,可能是担心他生了病。
  林戚说:“没有,接了单设计,在家做完这单就回去给您老卖命。”
  “卖命……”越清嗤笑一句,“没听说过卖命的七天一旷工三天一休息的,我这买命的还得亲自致电慰问,太憋屈了吧。”
  林戚烦的很,不想跟他聊天:“有事没事?没事挂了。”
  “等等别挂。确认你没事是第一件事,我这确实有事托你帮我做,一件很小的事儿,盛雅十二中有个建校以来的纪念雕像裂了,他们那边不知道怎么修,那边的负责人是以前同学。打了几个电话辗转找了我,老同学的要求我总不能随便派个人过去吧?想来想去你去最好,你业务又那么强,修个小破石头还不两分钟的事。”越清说着,把相关资料都发到林戚邮箱。
  林戚沉默了两秒,问:“老同学是?”
  越清又顺便把联络方式也发过去,林戚学生时期极其嚣张,脑袋里哪记得几个人,他说:“哦,这个啊,他叫王敞,你应该不记得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林戚说:“记得。”
  挂断电话,去洗漱完回来,电脑邮箱上出现了一个红点。林戚打开邮箱,里面有三封未读邮件,其中两封来自“孔雀飞上天越清”,另外一封来自“YOU'RE交友系统”。
  交友?林戚从来不玩这些软件,他认为社交的潜规则默认这些东西属于纾解某些需求的途径。但这一次也许是与贺兰明煦的久别重逢刺激了他,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拿出手机,扫了邮件附带的二维码,下载了这个名叫“YOU'RE”的软件。
  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盛雅十二中是本地一所升学率极高、家长恨不得磨破嘴皮,不惜一切都得把孩子们送进去念书的中学。它的教学声誉极佳,学校里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体制,学生尽管高中三年过得极为坎坷,但会收到一封满意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作为补偿。
  林戚驱车去盛雅的时候,连导航都没有用,汽车在附近的停车场徐徐停下。眼熟的文汇文具店、旺客快餐店……走过一排排店面,名字依次在心中排出来,如数家珍。
  他打电话给王敞,又将手机交给面无表情的门卫,自己站在铁锈斑驳的大门外,透过一根根的漆黑细杆,望到盛雅高三教学楼后掩映的一大片翠绿草皮。
  土坡上原本那么多樟树,竟然全部被挖去了。
  林戚漫不经心地想着,这时门卫确认了信息,把证件和手机一并交还给他,走到门口打开了铁门上悬挂的锈迹斑斑的大锁。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