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属助眠师(近代现代)——我空

 
 
《专属助眠师》
作者:我空
 
文案:
     中秋更新时间为9月15日~
 
——————————
 
梁纬是陆南财大的研二生,因为机缘巧合在F站的首页上点进了一个ASMR视频,让入睡困难的他一觉安然睡到天亮,从此他成了这个up主的狂粉……
 
新学期开学,他搬进了单人公寓,才发现隔壁清秀又胆小的小学弟有点奇怪了……
 
——————————
 
小学弟敏感谨慎又内向是有原因的,这就是个互相治愈的小甜文呐!
 
那种1V1,没有副cp,坏人都会被收拾,在一起就好好爱的小甜文呐。鞠躬~
 
——————————
 
【名词解释:ASMR(Autonomous+Sensory+Meridian+Response)】中文译名“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是一个用于描述感知现象的新词,其特征是:对视觉、听觉、触觉、嗅觉或者感知上的刺激而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范围内产生一种独特的、令人愉悦的刺激感。又名“颅内高潮”。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直播 校园
    
    ☆、第一章 
 
  “梁帅!走哪儿去啊?”
  开学季,陆南财经大学伴着骄阳的照射又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王省身和队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就走到篮球场边,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黑了不止一个度的皮肤上流下来。他趴在隔栏上,一边撩起衣服扇风,一边喊住自己的室友,“一起来打球啊。”
  王省身背后的小学弟假装淡定的伸长脑袋,果然他话音刚落,就见另一个谈话对象从树荫下走了出来,赫然是大名鼎鼎的梁纬学长。
  梁纬不知道其实满场的小学弟已经自动转变为了粉丝参加明星见面会的心态,他伸出手挡住直射眼睛的光,告诉自己的室友马上要去辅导员的办公室一趟。
  “不是吧,才刚开学老韩就要奴役你?”王同学皱起眉头,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还好我去年没被你蛊惑进入研究生会。”
  “不跟你说了,不然总觉得自己在探监。”梁纬瞥了一眼王省身抠在绿色隔栏上的手指,没对他的话做出回应,后退了两步后便对着他身后的同学挥了挥手。
  “我有事先走了,待会儿给大家带可乐!冰的!”
  伴随着身后一溜的“谢谢主席!我只要可口可乐!”、“百事才是正道!邪教全部烧掉!”及以莫名夹杂的“男神好帅!”、“啊啊啊啊啊啊!”,梁纬牵起嘴角迈着轻快的步伐从高大的梧桐树林下走过,追逐着从叶间洒下的光斑。
  梁纬可以说是陆南财大商学院“嫡系”了,一路从附中保送到大学再保送到硕士。刚踏入清风路333号大门时就凭借出众的外貌成为了全校瞩目的焦点,之后更是凭借年级综合、学术双第一的称号风靡全校,被誉为清风路大学城首席男神。
  研一下学期,他就在前任生病休学后被院副书记破格“钦点”为研会主席,表面上美其名曰这根正苗红的商学院天才当然要好好重用,实则是院领导合计着打时间差防止校研会来挖墙脚,以免重蹈本科时代眼睁睁看着自己学院的宝被校团委抢走的覆辙。
  之前听说研会主席被内定还心有不甘的有力候选者们在听到梁纬的大名后都甘拜下风,得意自己马上将要和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公事了。
  在发出任职通知后,辅导员兼研会主管老师的韩春望女士就踮起脚拍着梁纬的肩膀说:“有梁大帅哥在,下一次咱们研会招新可能要被你粉丝踏破门槛了,韩老师很看好你哦。”
  人人都认为是完美的梁纬却有一个让他老是烦心的事,那就是睡觉。
  和普通的失眠不一样的是,梁纬对于环境的变化过分敏感,只要还没睡着,任何的声音和光线都会扰乱他的思绪。
  大学毕竟是集体生活的地方,即使陆南财大的住宿条件已经傲视群雄,但在他的眼里依然是轰炸力满满、隔音效果为零的战略根据地。
  这就导致梁纬每晚都要辗转反侧到周围的同学们全部安静了之后才能顺利入睡,而最神奇的是,不管睡的再晚,每天早上7点梁纬依然会准时醒来,生物钟比闹钟还准,让不知情的室友感叹学霸就是不一样,如此勤劳好学,真是吾等榜样。
  没睡好的梁帅是不想营业的梁帅,对于奉行效率的他来说,没精神的时候学习也是白学习。克制住头疼的冲击,在无数次去学校外酒店一个人睡觉之后,梁纬终于主动申请住宿费照缴的情况下回家走读了。
  自那以后,校园里每位的姐姐妹妹们每天又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看着梁纬带着头盔骑着纯黑的Monster821拉风的出现在学校里,再花痴的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说出“小梁梁车车的尾气都是香哒”这种极度违心又恶心的话。
  但就在上学期,姐妹们发现梁帅又住校了,自然这帅气的摩托车也不见了。
  只有梁纬知道,这实属无奈。才在各位领导和老师三顾茅庐下上任主席之职没多久,梁纬就被好言相劝到学生干部不能带头搞特殊,要融入集体,服务同学,最后只得再次搬进朝阳苑312室,和王省身成为了室友。
  这位室友和梁纬截然相反,有着这上一秒说自己“不行了就要睡着了”然后下一步就已经开始打呼噜的绝技,半夜1点还一定会准时开始磨牙并伴随“好球”、“别抢我怪”、“好吃”之类的富有深刻感情的午夜梦话。
  王同学并没有体会到他爸妈给他取这个名字期望他“三省吾身”的良苦用心,在看到梁纬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坐在对面床上的样子,还会憨憨的笑着说他“院草梁朝伟变成了国宝梁朝伟”,不过作为一个良知尚存的人,他还是会跑到楼下超市去给梁纬买几副耳塞和一个眼罩,让他不要活的这么凄凉。
  毕竟耳塞只能隔绝部分声音不能将他完全置于安静的无打扰环境,这次入学,之前还有点觉得麻烦的梁纬就跟王省身打了个招呼,自己已经向辅导员申请换宿舍到卓思苑去。
  卓思苑去年正式启用,和博士楼一样,均为带有厕所和淋浴的一人间,坐落在学校西南方的角落,校医院的隔壁,南墙背后就是省图书馆的一片大草坪,虽然离教学楼距离不算近,但特点就是十分幽静。
  卓思苑分一二三号楼,最高八层,一层十二间宿舍,配两部电梯。当然住宿费也较普通宿舍楼贵许多,每月支付的钱就是普通宿舍一年的费用,但学校有政策因疾病申请住宿的学生有特别优惠。
  如此优越的住宿条件,让挤在上床下桌人均三五平米活动空间的学生们分外心动。这些媲美高档公寓的硬件设施才一推出就立刻吸引了许多家长和学生们的目光,后勤处的邮箱都快被申请单塞爆了,最后只能把审核的权限下到各个学院,由他们来把关。
  为了避免造成不良的影响,学校也更倾向于把房间租给确实有需要的同学,而不是把它变成营收的工具。很快,大家就发现,除非身心状况确实有这些需要以及个别的学生,一般都很难申请到卓思苑的住宿名额,慢慢的这里便演变成了大家口中的“疗养院”。
  已经见识过学院老师们张口闭口就是“学生干部要严于律己”的模样,梁纬直接给自己在外出差的老爹打电话让他来帮忙办理转宿舍的事。
  好不容易听到儿子求自己一回,梁泽御高兴的连声答应“好好好”后便让自己的秘书马上赶回来专职办理这项小少爷交代的重要任务。
  今天就是辅导员通知梁纬去后勤处办手续换寝室。简单的签字确认后,梁纬才拿好手里的钥匙和门禁卡,马秘书的电话就来了,说东西已经打包好,全部搬到卓思苑楼下了。
  梁纬看了一眼手里的钥匙,告诉他们2号楼808宿舍的门牌号后就在路过的超市里顺手买了一箱可乐搬到了篮球场。
  王省身一脸无奈的拿着红色的“崂山可乐”还来不及发作,就听到了自己室友马上要搬走的消息。
  “这么突然!?早知道昨晚是我俩的最后一晚,就该抓紧时间和你抵死缠绵了。”王省身拿着可乐露出一脸悲伤,“哎,要是大家知道校草没和我住一起了,来找我套话的漂亮女生都要减半了。”
  梁纬皱起眉头,嫌弃的向后退一步想着离这个戏精远一点,“早知道就给你买崂山百花蛇草水了。”
  王省身不情愿的捏紧瓶盖,抹了一把汗问他:“哪个寝室?我待会儿去找你,也顺便看看这高级疗养院长什么样。”
  “2号楼808。”
  “wow,808,drop the beat!知道啦,很好记,乔迁愉快!”
  梁纬笑着和好友击掌,转身踏上了去新宿舍的路。
  作为梁老板的得力助手,马秘书的工作效率之高不得不让人赞叹,等梁纬走到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他一边将钥匙还给宿管阿姨,一边已经和她们聊的火热。
  “您来了。”马秘书对梁纬轻轻的颔首就向他走了过来。
  “东西已经放好了,您的个人物品都在书桌旁的箱子里,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梁纬客气的摇摇头,感谢了他的帮助,在目送他们远去后才刷卡进了门。
  2号楼在最中间,顺着主路穿过一片绿地便到了。一踏进来,梁纬就感受了这里的静谧,和白天就热闹非凡的其他宿舍区不一样的是,所有人都会自觉的不去破坏他人的生活的环境,强调自己生活领地的同时也尊重别人的权利,连在楼下打电话的人都会调低音量自然的走到角落。
  梁纬一瞬间感到了放松和自在,对在这里的未来生活也期待满满。
  一出电梯,左边单号,右边双号的寝室分布指示图就直观的展示在了他的眼前。
  顺着箭头走过去,梁纬正准备打开808的门,就看到对面806的门上挂了一个玩偶似的东西,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串钥匙。
  一定是这位邻居太粗心大意了,梁纬这样想到,手上的动作却慢了下来,在钥匙即将插进门锁时还是转身准备多管闲事,当一次好人。
  “这样太不安全了。”他在心里想着,手才碰上这串挂着一只小海豚的钥匙,就发现房门根本就没有锁上,一使力便自然的向内打开。
  梁纬无奈的立在806门口,一阵清凉的空气透过门缝传来,他隐约看到这昏暗的房间里,靠窗位置的床上,一个人裹着被子像是睡着了。
    
    ☆、第二章 
 
  梁纬觉得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串挂在门上的钥匙仿佛烫手了起来,小海豚嘴边的微笑也变得有些奇怪。
  叹了口气,轻轻的拔下了那把钥匙,梁纬缓缓的推开了806的门。
  只有空调在运作的房间显得格外安静,梁纬迈步踏进了这个陌生的空间,正准备伸手放下钥匙转身走人,就听到了一句惊恐的“是谁?”,手一抖,抓住的东西便滑落了出去。
  钥匙清脆的掉在桌上的声音让邱郁终于清醒了过来,他抱着被子整个人靠在墙角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端端的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隐隐约约的看不清脸。
  梁纬也有些呆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情况,明明自己是一片好心,现在对方的反应却是把自己当做了入室的贼人。正当他准备开口解释的时候,就听到那人又开口说话了,这次声音里还有着一丝颤抖。
  “你,别过来!我不想见到你,我不知道你怎么进来的,快走开!”
  不知为何,这没什么底气故作强硬的呵斥让梁纬感到了些许心疼,床上这人不是做了噩梦就是把自己看成了什么人。
  终于智商恢复正常的梁纬伸手打开了门口的电灯开关,退到了门外,连忙解释道:“我是住你对面的,刚刚看到你钥匙插门上,门也没关,就准备给你放进来,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邱郁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脸,心里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己今天中午浑浑噩噩下楼买午餐却进门就窝进被子里的样子就知道这人说的应该没错。拿起床边的外套穿好,邱郁才不好意思的走过去,和新来的邻居打招呼。
  “是我太不小心了,谢谢你,刚刚我有些神经质了。”邱郁不好意思的笑着,伸出手主动示好,“我叫邱郁,读大三。”
  梁纬回握住他的手,终于在光下看清楚了这位邻居的脸。圆圆的脸蛋有些婴儿肥,因为之前完全闷在被子里睡觉,脸颊还红彤彤的。这位小朋友站着还矮了自己一个头,头发睡得乱蓬蓬,看起来更像是才读大一的新生。
  梁纬看着他细细的手腕,冷光下白的不自然,让自己握着的手都忍不住松开了些,生怕捏坏了他。
  “学弟好,我叫梁纬,今年读研二。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有什么事来敲我门就行。”梁纬带着歉意,向他展现自己的真诚。
  “好的学长。”邱郁在听到梁纬这两个字的时候不自觉的瞪大了眼睛,虽然他没见过风靡全校的男神本人,但男□□字却绝对如雷贯耳。
  早在他还没参加高考的时候就听到过梁纬这个名字,在同桌绘声绘色的描述中这位陆南财大的学长早就是品学兼优还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风云人物形象。
  那位同桌甚至一度把梁纬这两个字贴在了手机上,作为自己努力考上陆南财大成为男神校友的动力,谁料最后踏进清风路333号的成了自己而不是她。
  今天一见,果然学长不仅长得帅气还这么体贴善良,邱郁在目送梁纬走后,踮起脚悄悄的看向猫眼,直到梁纬关上了808的房门,他才真的有了和大神级人物成为了邻居的实感。
  梁纬刚刚在对面已经了解到了房间的构造,看了看这被马秘书收拾好的房间,便放松又安心的躺上了床。在背靠近床垫的瞬间,和硬板床完全不同质感让他舒服的呼了口气,然后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他又想起了刚刚那个小学弟,想起了他发现自己时惊慌失措的模样,回想那时候,梁纬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自己走到了女生宿舍,也吓到浑身僵硬。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