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被豪门大佬一见钟情后[娱乐圈]——清风忆

   《当我被豪门大佬一见钟情后[娱乐圈]》作者:清风忆
 
  文案:
  傅氏集团继承人傅知行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怎么看待一见钟情这个问题,傅总眉头一皱,说:“怎么会,不可能,没意义。”九个字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结果当他在电梯里看见某个误闯进来的青年时,呼吸一滞,心跳不停。
  助理:呵呵,真香现场。
  很久之后。
  演艺圈超级新星简单全副武装地带着娃去商场买东西,偶然碰到了傅总。
  小孩儿脑袋一歪,认真地看了看傅总,说:“粑粑,这个叔叔和纠纠好像呀。”
  简单:“……”大意了。
  傅总眼睛一眯,看着僵硬的青年,语气略危险,“简单?”
  简单眼神乱飞,慌忙地说:“我不知道,我不清楚,不要问我。”
  否认三连,和当年的傅总如出一撤。
  助理:呵呵,欲盖弥彰。
  在一起后,傅总的社交账号开始变得迷幻了,各大佬每天都在猜他是什么意思,殊不知傅总他只是想秀个恩爱上。
  吃瓜网友们:大佬秀个恩爱都与众不同,啧,好撑。
 
  入坑须知:
  1、不混圈,没原型,别考据。
  2、入坑需谨慎,不喜请点×。
  3、生子文,雷这个的就不要点啦。
  4、同性可婚背景,平行架空,不要太纠结啦。
 
  内容标签: 生子 娱乐圈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单,傅知行 ┃ 配角:章助,傅知礼,预收文《异类》,关注一波呗~ ┃ 其它:
 
 
第1章 
  七月的天气,太阳火辣辣地打在人身上,真正的汗如雨下,简单无视旁边若有若无的视线,抹了一把脸,他都习惯被打量了,穿着背心裤衩很难得一见吗?可这些人打量他也就算了,甚至还拍照!简单心里一阵羞恼。
  主要是也不怪那么多人打量他,明明一个那么漂亮的青年,穿着背心和裤衩,足以叫人幻灭了。
  见那些视线还在不停地飘过来,简单忍不住一阵烦躁,更绝望的是刚走到斑马线就是红灯,看到99秒的红灯,简单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由此可见,车太多了也不好,红灯长得没有天理。
  也不知是太阳太刺眼热昏了头,还是红灯太难等磨没了脾气,发呆中的简单想起了以前的事儿。
  如果说人生如戏,那他真的就恰好对上这句话。
  他大学读的学校是B市最好的艺术学校,这没毛病,来自学霸的自信,只可惜被他爹坑了一把,没能进自己心仪的专业,但他是谁?就这小问题,还不是分分钟解决,就是想想还是很气闷。
  填志愿的时候,他报的是表演系,谁知道还没提交吧,他爹使了个计策把他给支开了,想要给他换专业,谁知因为慌慌张张的,没留神选到了导演系,还给提交了,老头子心虚,见到他回来,就说志愿已经给他提交了,没法,他爹不满意他学表演,一声不吭地等到他填志愿,也是个狠人,他都不知道他爹不想他学,还是后面通知书来了他才知道。
  当时真是,一脸懵,他爹心虚地瞧了他一眼,想要偷偷溜走,被他发觉了,才知道这就是他爹搞的鬼。
  气得他和简海程同志大吵了一架,放话说要换专业。
  但是他没算准他爹这么狠,直接说了不准,还说要换就换其他专业,不然就别换!一副你敢偷偷换我就打断你腿的模样,气得他一整个暑假都没和他爹说话,他也知道,简海程同志是个固执的中年人,身为教师,骨子里还是想要他有一份安稳的工作,不想他跳进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他理解他爹,但是不赞同。
  后来没法,还是学了导演,想着起码还是有些接近的不是,基于对表演的热爱,大学的时候他自学了表演系的课程,找着机会就去旁听表演系的课,搞得表演系的老师们都知道导演系有个学生勤奋认真好学,还有天赋。
  后来他也想通了,可能是随他爹,就是固执,他不仅自己本专业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自学表演。因着成绩好,老师们看好他,机会也就比较多,经常被介绍着去剧组里实践,有了这些经验,大四的毕业设计他也拿到了最高分,他导师很是欣赏他,想让他继续深造,但他却想演戏,他导师恨铁不成钢,直说他要走歪路,简单虽然觉得对不起导师,但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梦想,于是毕业之后打算以艺人的身份签约。
  按理说,他长相是那种让人经不住眼前一亮的类型,不愁会找不到经纪公司,但他就是被拒绝了,后来才知道,有人在给他使绊子刻意打压他,优秀的人总会招人嫉妒,简单是这么理解的,就是这种时候,有家传媒公司中意他,想让他签约,初出茅庐的小新人还真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绕,被狠狠地坑了一把。
  简单面色狰狞了一瞬,又马上恢复过来,想起当年的糟心事就遏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再让他碰上那个男人,他就打断那男人的第三条腿!完全没有开玩笑。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他现在根本就不会浪费两年时间!还要带着个小拖油瓶。
  想到这儿,简单一顿,算了,小拖油瓶还是很可爱的,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想到家里的小崽子,简单微微叹气,也不知道小崽子醒了没,说实话当时知道自己怀孕后,简直晴天霹雳,震得他脑袋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打掉他。
  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和他爹有再大的矛盾,也还是瞒不住,说了之后,老头子差点气出心脏病,但却没有骂他,反而带着他悄悄咨询医生,得知打掉孩子会有很大的风险,他爹说什么也不让他打了,只说让他生下来,他来养,直到那时候他才知道,老头子很爱他,最初的生气不是因为他怀孕了,而是因为儿子在外面受委屈了。
  现在想想都还是觉得很暖心,到底是父子,哪里来的隔夜仇。
  “呀,儿子你怎么起来了?你爷爷呢?”简单开门进去就看见儿子站在门口盯着门看,小小的一只,特别像糯米团子,不由得心里一软。
  “耶耶在里边。”小糯米团子指了指厨房,又瞪大眼睛,“粑粑抱~”
  简单一把把糯米团子捞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掂了掂,“儿子,我觉得你又胖了点呢。”
  糯米团子眼巴巴地瞅着他爹,像是听懂了,眨巴眨巴眼睛,奶声奶气地说:“我不胖的,耶耶说我很……很好看!”
  简单瞧着好玩,坏心思又起来了,故意逗他:“谁说的,我看你现在就是个球了,儿子,知道球是啥吗?你见过隔壁小三三的小皮球吧?就是那样儿的。”
  糯米团子惊呆了,没想到自己就是个球!
  简单憋着笑,安抚地拍了拍糯米团子的后背,佯装严肃地说:“别怕,爸爸不会嫌弃你的。”
  小团子憋着泡泡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去,简直委屈大发了。
  简单一看团子要哭,开始慌了,偏偏他爹这时候从厨房出来,一下子就看到了要哭要哭的小团子,立马心都揪起来了,连忙把小团子抱过来,狠狠地瞪了简单一眼,“你是一天不欺负你儿子就过不去吧!”
  转头开始哄小团子,“不哭不哭哦,爷爷在这儿了,爸爸跟纠纠说什么啦?看把咱小纠纠委屈的,我们打爸爸好不好?嗯?”
  纠纠抽抽噎噎地说: “不……不好,不能打粑粑~”
  简单听闻,笑意都快要溢出去了,他儿子果然还是很可爱呀。
  “你可真是我的小宝贝呀,纠纠。”简单轻轻捏了捏小孩儿的脸。
  “吃饭吧,爸,纠纠肯定饿了。”
  “小兔崽子,吃什么吃,给我反省去!”说完,他爹抱着纠纠转身就走。
  简单立马垮了一张脸,用控诉的眼神盯着他爹,“简同志,你这样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也不瞧瞧你欺负我孙子的时候,哼哼。”简讯扭头白了他一眼。
  简单:“……”这难道不是我儿子吗?
  “粑粑……次饭饭。”纠纠举着小勺子眼巴巴地瞅着简单。
  简单瞬间开心了,走过去亲了他一口,“还是纠纠想着爸爸,真可爱。”
  纠纠捏着小勺子,脸慢慢地变红了。
  简单一乐,“哟,害羞了?纠纠可真是爸爸的小宝贝。”
  简海程直接没眼看这对父子了,被欺负了还要眼巴巴地凑上去的小纠纠,其实他觉得还是很欣慰的,至少孙子很向着他爸,也没问过妈妈去哪儿了,纠纠现在才两岁,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纠纠格外的懂事,懂事得令人心疼。
  唉,简海程叹口气,又问道:“最近有回复的消息了吗?”
  简单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说:“嗨,你儿子你还不知道啊,我可是很优秀的,怎么会没有人要呢,老头子你放一百个心。”
  简海程吹胡子瞪眼地瞧着他,“个小兔崽子,服个软会怎样!固执!”
  简单微笑,“啊,这不是跟您学的吗。”
  “你是要气死我!哼!”说完,简海程瞪了他一眼,也不理他了。
  个糟心的玩意儿。
  简单给他个安抚的笑,他知道老头子是想帮他,但是可能也确实是固执吧,反正就是不想让老头子帮,这会让他觉得是自己没有能力。
  放下碗,简单笑了笑说:“我可真没骗您,明天有个角色海选,温良导演亲自执导,天行娱乐投资,大手笔,我要去试试,不出意外就是我的了。”
  简海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温良?他不是隐退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简单:“我听说是天行娱乐的总裁亲自登门请人出山的。”
  简海程:“傅知行?怪不得,温良和傅家的交情不浅,傅知行又是傅氏的唯一继承人,他亲自去请,温老爷子说不定真会答应。”
  “哦,是什么原因我不在乎,结果是好的就行,温导是出了名的看演技,这样的话,我还是有一拼之力的。”简单撇撇嘴说到。
  简海程睨他一眼,“你要是真能进,也不用我费心了。”
  “哎,简同志,我怎么就觉得你对我一点儿都不信任啊,还是不是我亲爹了?”
  “兔崽子,你要是但凡能稳重一点,我能不信任你?也不看看你一天到晚的不着调,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简单:“嗨,我这不是保持一颗年轻的心嘛,嗯,我吃饱了,带纠纠出去走一会儿啊。”
  “走咯,小纠纠。”简单抱起他拿了安全绳就赶紧地溜了出去,避免他爹语言轰炸。
  作者有话要说:  卑微作者来了
 
 
第2章 
  小区下面就是个公园,早上和晚上经常看到有老大爷和老奶奶们出来遛弯儿,这会儿刚好大家都吃完了饭,出来散步,顺便遛狗,而简单则是出来遛儿子顺便散步。
  楼下遛狗的老奶奶看见他,一乐,“小简,又带着孩子出来散步呀。”
  简单眉眼弯弯,笑着说:“对呀,章奶奶,这孩子一天到晚的没出来走过,晚上趁着凉快点,出来走走。”
  章奶奶也好笑地看着他,摇摇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我是看不懂了,拿根绳子牵着孩子走。”
  简单看了眼她手里牵着狗子,再看了眼自己手里牵着的孩子,一乐,别说,还真挺像,希望纠纠长大后就不要记得这个,哈哈哈。
  遛完纠纠,简单就带着纠纠回了家,明天要试镜,他还得好好准备一下,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要是拿到男四号的角色了,只要演得好,不怕以后没戏演,至于压着他的那人,就看他敢不敢把手伸到温良的剧组里去,呵。
  第二天一大早简单就起来了,整理完后去看了看还在睡觉的纠纠,看小孩儿睡得那么熟,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小纠纠,祝爸爸好运呀。”
  天行娱乐不愧是天行集团旗下子公司,位置在黄金地段就不说了,入眼就是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
  真是财大气粗啊,简单感叹了一下。
  “您好,请问《蝴蝶骨》是在哪儿试镜呢?”
  前台小姐姐一抬头就感觉有些恍惚,定了定神不由得惊叹,眼前的青年长相太有侵略性了,属于不红都没道理的类型,但是好像确实没见过这个人?
  “您好,试镜请往15楼,您乘坐左边的电梯就可以了。”
  简单点点头,“好的,谢谢。”
  前台小姐姐微笑,“不客气。”
  等简单走了,前台小姐姐背过身去,无声尖叫了一下,然后赶忙回过头,继续自己的职业假笑。
  简单知道试镜的人肯定会特别多,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15楼的大厅里全是来试镜的人,只一眼,简单就看到了好多有些名气的小明星和流量明星,但是没看到大腕,或许今天的试镜只针对男三男四、女三女四之类的,男一号是温导亲自定的,男二女二想来应该已经试镜完了。
  简单不由得咂舌,这个号召力,恐怕也是只有温导能有了。
  说难听点,在座的人都比他出名,但他也不怕,凭实力来争夺,他也不一定会输,周围的传来的各种恶意的视线简单都直接忽视掉,完全没必要在意不相干的人。
  等了一会儿后,工作人员让他们抽了号码牌,凭着号码牌进去试镜,简单随意拿了一个号码牌出来,就看到上面大大的两个数字10,算是比较靠前的数字了,看这里这么多人,恐怕今天还不一定能完。
  简单挑挑眉,10好啊,早些试镜完早些回家陪纠纠玩。
  等待的时间里,简单听到周围有人在小声地交流,还听见了他的名字,但他都没去管。兀自闭目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公开出来的试镜剧本,不知过了多久,简单就听见工作人员喊了10号,他就立马起身跟着走进去。
  等他走后,讨论的声音一顿,接着声音又更大了点。
  “这人谁啊?”
  “不知道啊,长得这么打眼,在圈里出现过的,我不可能没印象。”
  “啧,一个无明显小卒也值得你们这么讨论?”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