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近代现代)——易容术九

  “他家呢?打算回国发展吗?”
  王家是百足之虫,四年前虽然损失巨大,但还没有彻底分崩离析。
  “在试探阶段吧,反正人家现在是外国公司,如果试水不成,跑路很方便。”
  果然是准备在国内东山再起吗?
  结束通话后,徐赞躺到沙发上,放空目光,把往事翻出来分析,思索到底是哪个节点出错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他当然不是和王可久——现在叫王庭——一照面,就抓起酒瓶敲破他脑袋的。
  在他差点激情杀人之前,他和王庭已经认识好几年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高中时期,徐赞高一,王庭高三,他们学校是很好的学校,徐赞是考进去的,而王庭则是花钱进去的。
  当时,王庭主动跟徐赞说话,徐赞回应了,但态度不好。
  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
  王庭会注意到徐赞是因为他的脸,王庭的性向是同性,所以看到长得好的男生就会去搭讪。
  其实王庭那时也没怎样,但他的眼神让徐赞不舒服,所以就没给他好脸色。
  王庭当时会出现在他们班,应该是去找蓝天然的,他们是亲戚,虽然是远亲,但可以想象,王庭家里应该会叫他多照顾蓝天然。
  这么一追根溯源似乎就成蓝天然的“错”了。
  但肯定不是的。
  蓝天然是一个无害贝壳,王庭才是那个时刻散发毒气的毒瘤,徐赞自己的脾气则是助燃的燃料。
  刚分析到这儿,徐赞的手机响了,叮铃了好几下,是项往发来了几条新信息。
  打开一看,是几个视频。
  项往说,这是他的偷拍成果。
  徐赞点开一个视频,这一看把他给愣住了。
  视频上,一群人在聚会,看那奢华的环境应该是在满天星。
  王庭位于画面中间,谢开言坐在他左手边。
  徐赞的大脑快速运转: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各种念头像迁徙的鸟群一样呼啦啦地从徐赞脑海中遮天蔽日地飞过,其中不乏阴谋论:谢开言可能是王庭安排到他身边的。
  徐赞把手机音量开到最大,他听到谢开言的声音:“……我们之间没有激情和浪漫,就是一起过日子。”
  “这是说我吗?”徐赞自言自语,同时把视频倒回去重播。
  作者有话要说:  ^_^关于徐赞和蓝天然的感情线,不是破镜重圆,也不是双向暗恋。
  应该是“命中注定”吧。
  两人的经历与性格使得他们做出了各种决定,这些决定使得他们的命运被交汇在一起。
  “再靠近一点点,我就会爱上你。”
  现在他们开始靠近了。
  -
  -
 
 
第4章 
  镜头快速后退,有一个画面外的声音说:“小言这么可爱,肯定有很多人追吧?”
  另一个声音说:“当然了,他有男朋友。”
  “他是怎样的人?能被我们小言看上,肯定很优秀吧?”
  谢开言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就是普通人,非常非常普通的人,但他对我很好。”
  “你喜欢他吗?”
  谢开言迟疑:“谈不上喜不喜欢,我们之间没有激情和浪漫,就是一起过日子。”
  “你年纪还这么小,就不相信爱情了?”旁边的王庭用手揽住谢开言的肩膀。
  “爱情真的存在吗?”谢开言迷茫而温顺地靠在王庭身上。
  “当然有了,只要你愿意去寻找。”王庭安慰般地把谢开言揽得更紧,双手齐上,几乎是把人抱进了怀里。
  看完所有视频后,徐赞发现这伙人就是在聊各自的感情史,没聊超纲的话题,也没有爆隐秘的料。
  项往这个俱乐部正规得有点过分。
  徐赞截了张图,把谢开言圈出来,发给项往:他是谁?
  项往:我的新员工,大学生,长得挺清秀是吧?就是个子矮了点,老王看上他了,不知道多久能上手。
  老王——隔壁老王?徐赞眼皮直跳。
  徐赞:他们俩今天刚认识?
  项往:对啊,第一次见,但很快就混熟了,老王在追仔方面很有一套。
  徐赞:这个学生,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要去你那打工?
  项往:缺钱啊,还能为什么。
  徐赞放下手机,缓慢而悠长地呼了口气。
  他是五年前旅行时认识谢开言的。
  当时,他处于一个关键节点上:他在考虑要不要终止他那些灰色生意。
  呆在雅州的“聚宝盆”里是没法好好想这个问题的,所以他就出去旅行了。
  途中他经过一个县城,走进一家旅馆,大堂里在放电视,播放的是财经类节目,他抬头看了眼,然后看到电视上出现了蓝天然的照片,也听到了主持人在念蓝天然的名字,说他是著名青年企业家,是杰出的新时代互联网创业者。
  这一幕对徐赞的冲击很大。
  可以说,这一刻全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那台电视还挂在他眼前。
  大家曾是同学,曾在同一水平线上,但现在看看人家在做什么,自己又在做什么。
  热血冲刷着他的灵魂,给他注入力量,让他宛若重生。
  他正式下定决心要重新开始。
  谢开言是这家旅馆的小服务员,因为家里穷,所以高中没读完就出来打工了。
  正准备重新开始的徐赞一听,就顺手帮了一把谢开言——替他付学费,让他也能重新开始。
  同是天涯沦落人么。
  后来,徐赞回雅州处理了他那些灰色生意,然后悄悄地回到了明城——此时距离王家破产还有一年时间,所以他得保持低调。
  两年后,徐赞开了自己的公司,谢开言也考上了明城的大学,两人算是都成功地进入了人生的新篇章。
  谢开言大二时,徐赞去明理大学附近办事,想起他在那读书,就叫他出来请他吃饭——知道他穷,所以请他吃顿好的。
  席间,谢开言说起他打了两份工,每天时间不够用。
  ——他有贫困补助,但不够他花销,所以还要打工。
  徐赞劝他以学业为重。
  “不打工我怎么生活呢,你养我啊?”谢开言开玩笑般地说。
  徐赞看着他。
  谢开言越来越尴尬,脸涨得通红。
  徐赞想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涯,短暂,而且也非常辛苦——他当时也打了多份工。
  徐赞怜惜地看着谢开言,就像是看着过去的自己:“好啊。”
  两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回想起来,这也就是去年的事,徐赞觉得自己答应得太草率了,或者说,太“感情”用事了,以至于做出了错误决策。
  谢开言要的是钱,所以正确的做法是:再多给他一些钱。
  ——之前,徐赞只替谢开言出了学费。
  他觉得做慈善要适度,关键的地方帮一下就行,富养就过了。
  而且他觉得谢开言可以通过努力学习拿奖学金生活——明城经济发达,各个大学提供的奖学金金额都比较高。
  徐赞自己读书时是拿到了最高奖学金的,他从高中起就有奖学金,自己生活完全没问题,但是,他大学时,他爸得了“重病”,家里缺钱,所以他还是得去打工。
  谢开言和他不一样,各方面都不一样。
  徐赞把思绪从往事中抽离出来,开始考虑以后的事。
  首先,王庭的事需要处理。
  然后,和谢开言肯定是要分的。
  现在这个房子,也不想再住下去了——以后租出去吧。
  徐赞看着天花板,突然心生烦躁,不,今晚也不要在这里住,他从沙发上起身,去收拾行李。
  徐赞住进了酒店里,而且特地住的五星级,但还是没睡好,做了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
  早上一照镜子,觉得自己像个从地底下爬上来的鬼,满眼血丝,满身晦气。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样不行。
  他去洗了个澡,然后刮干净胡子,吹干头发,头发太长了,晚上去理吧,现在先问前台要个皮筋扎上。
  这样就好多了。
  “早。”徐赞走进公司。
  “赞哥?”公司前台小元看到徐赞晃了下神,“你今天弄得怎么帅啊!不是说你平时不帅哦,是今天特别特别帅!”
  罗小锐往这边看了眼,然后瞪眼:“你过份了啊,你这是不给我们男同胞留活路啊!”
  “锐哥,别这么狭隘,你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帅起来。”徐赞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就是,先帅带动后帅,让我们公司的男同胞们都帅起来。”小元打量罗小锐,“锐哥,你要做第一件事就是把你身上这件百年难得一换的格子衬衫换下来。”
  罗小锐:“……”
  格子衬衫哪里不好了?
  徐赞在自己座位上坐下,打开电脑,打开各种软件,聊天软件上有几条留言,点开查看,看完留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谢开言的头像上。
  用鼠标点开对话框,打字:我们分手吧。
  发送。
  谢开言今天上午没课,也没去自习,他在周永逸那儿玩,手机一震,他看了眼跳出来的信息。
  ……分手?
  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这是徐赞发的吗?还是他被盗号了?
  他发送语言:“徐哥?是你吗?”
  徐赞起身离开办公室,去楼下打电话:“开言,是我。”
  “徐哥……”
  “你现在在满天星俱乐部打工是吧?”
  “我,我……”
  “你缺钱吗?”
  “没有……不缺的……”
  “你去哪里打工我没意见,你昨晚说的‘我们之间没爱情’我也同意,所以,分手吧。这几天我不在家,你找个时间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明年的学费,我等下转给你。”
  学费是早就答应过的,所以还是要给,至于更多的,就算了吧,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徐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但我是这个意思,我不想再继续了。记得去把你的东西拿走,我这几天都不在,你尽管放心去。就这样,我要上班了。”徐赞挂了电话。
  谢开言呆呆地放下手机,再呆呆地看向周永逸:“他知道了,他要和我分手……”
  “什么?”周永逸走到他身边,问清楚原委后,皱眉:“他怎么知道你在满天星打工?不对,他是怎么知道我们店的?他应该没去过吧?”
  周永逸在满天星工作有一年了,印象中,他没见过徐赞。
  谢开言摇头:“不知道……”
  “他太过分了!不就是瞒着他打工嘛,不就是没有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嘛,你又没有出轨,他凭什么提分手啊!”在周永逸看来,感情问题,除了出轨,其他的都是小事。
  谢开言不语。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周永逸问,“反正你也不怎么喜欢他,要不就分了吧?”
  “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很乱……”
  -
  恒盛的人来到无穷科技后,看到徐赞的新形象也吃了一惊,这人之前一直整得像个不羁的艺术家,怎么今天突然换风格了?
  他们比较含蓄,没有表现出意外,只是说:“徐总今天精神气挺足啊。”
  “他说要以一己之力提升我们公司的颜值。”罗小锐看看徐赞再看看蓝天然,“你们俩做同学时,谁是班草?”
  “他是校草。”蓝天然盯着徐赞脑后的那个小揪看,“因为他会踢足球。”
  徐赞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调整姿势,把脑袋后面的小尾巴藏起来。
  “原来是校草?”罗小锐故作惊讶地打量徐赞,“我还低估你了!”
  徐赞笑道:“你还真信?他瞎说的。”
  但大家就是相信蓝天然,因为他不擅长开玩笑,立刻便有人邀约:“徐总,改天一起去踢球?”
  “不了不了,这都有多少年没踢了。”
  若是按部就班地上完大学,然后工作,徐赞大概会和很多上班族一样,每逢周末组个局去踢一场,或者去参加一些其他运动。
  但他的经历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所以他的运动习惯也和别人不一样。
  ——在雅州时,他常去武馆,不过回明城后,去得少了。
  下班后,徐赞先去理了个发,然后约赵鸿出来吃饭。
  两人去的是徐赞自己的餐馆,说准确一点,是他和项往合开的。
  赵鸿是个讲究的律师,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戴一副很斯文的眼镜,大热天也穿着一身西装,领带打得整齐而美观,身上还有淡淡香水味。
  他长相英俊,气质稳重,但徐赞看到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热。
  徐赞立刻让人给上了一壶冰水。
  “上次的车祸后来没事吧?”赵鸿坐下后问。
  “没事。今天找你是别的事。”徐赞倒了一杯水,推到赵鸿而前,“故意伤害的追诉期限是多久?”
  “造成轻伤的,追诉期限是五年,重伤是十年。”
  徐赞给自己也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后,问:“你还记得王可久吗?”
  “记得。曾被人用酒瓶砸破头,差点变成植物人的那个王家富少。”
  律师就是会说话,明明知道砸王可久的人就是徐赞,但他只字不提。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