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近代现代)——易容术九

  “算了。”徐赞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他开门下车,然后衣服一紧,他的衣摆被拉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_^大家好呀~~欢迎光临,快快请坐~
  。
  。
 
 
第2章 
  徐赞回头,蓝天然松开手:“你具体是问他哪方面怎样?”
  徐赞心道,忘了蓝天然有时候思维异常了,他问了一个更具体的问题:“他也回国了吗?”
  蓝天然迟疑:“我不知道,我和他有半年没联系了。半年前,他在美国。”
  徐赞点头,笑道:“谢谢。晚安。”
  蓝天然回以笑容:“晚安。”
  -
  听到开门声,谢开言迎上来:“怎么又加班了?”
  他是明理大学的学生,平时住校,一般只有周末才在徐赞家过夜,最近因为快期末了,课少,来徐赞这儿的次数便多了起来。
  徐赞揽住他:“之前不是和你说有人想收购我们公司吗,今天他们来公司和我们商谈了。”
  “热死了。”谢开言推开他,问,“人家肯出多少钱?”
  他不清楚徐赞公司的情况,一直认为只是一家勉强糊口的小公司,不值什么钱。
  虽然他这么想也没错,但这只是表面情况,实际上,徐赞他们公司还是很有潜力的,否则也不会被恒盛那种大集团看上。
  “没这么快谈钱的。”徐赞打开冰箱,拿了瓶啤酒,磕开瓶盖,走向阳台方向。
  “谈成后,有钱了,我们换辆车吧,你那车太大了,开起来太不方便了。”谢开言借机劝说徐赞换车,他不喜欢徐赞那辆“老破大”。
  “我那车有什么不好?能上山能下河。”徐赞推开阳台门,走到阳台栏杆旁边,倚着栏杆喝酒。
  “明城市里哪来的山哪来的河?”谢开言推了徐赞一把,“说真的,那车难开死了。”
  徐赞顺着他的力道晃了一下:“反正是我开。”
  “……”谢开言转身要回屋。
  这时,徐赞望着远处的朦胧夜景问:“你觉得明城的夜景漂亮吗?”
  他这套房子所在楼层是15楼,附近没有更高的建筑,视野范围还挺宽广的。
  “你还会注意这个?”谢开言靠回栏杆边,看着徐赞,笑问,“怎么突然变得有情调了?”
  徐赞失笑:“这就叫情调?”
  “有种很含蓄的表白方式是同别人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徐赞喷出了嘴里还未咽下的啤酒,无语地摇头:“文艺青年啊……”
  谢开言撇嘴,转身回屋,跟这种“直男”废什么话啊,浪费表情。
  徐赞用手背擦拭脖子上的酒液,他和蓝天然聊夜景自然只是闲聊,怎么可能和什么暧昧情调有关。
  他又喝了口酒,然后看向手上的啤酒瓶,瓶身冰凉,上挂满冷凝的水珠,水珠汇成小溪流,沿着瓶身流淌,滴落到地上,聚成小小的一滩。
  十年前,他曾用一个类似的酒瓶砸过王可久,鲜血从对方头上淌到地上,积了好大一滩。
  之后王可久被推进了急救室,而他退了学。
  那是他大二时的事情。
  他本来拥有大好前程,谁想世事难料,大二就退了学,早早地开始混社会,吃了不少苦。
  退学后,他和蓝天然没有了交集。
  不过蓝天然后来发展得不错,所以,尽管徐赞没有特地关注他,也还是能听到他的消息。
  ——蓝天然大学毕业后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那是一家非常出名的明星创业公司,不过,他后来选择了卖掉公司出国。
  王可久呢,则一直过得顺风顺水的——他自身没什么能力,但家境很好,家里有权也有钱。
  不过权势富贵也并非长青树,大约四年前,王家因为一些问题破了产,王可久和他家人仓皇出国,后来就没再听到过他的消息了。
  王家出事时,蓝天然家也受到了牵连,据说蓝天然卖掉他的公司就是因为家里缺钱,需要他去补窟窿。
  现在蓝天然回国了,是不是有可能王可久也回国了?
  徐赞砸王可久那事很严重,有人证有物证,如果王可久要让他去坐牢,是可以办得到的。
  当年王可久并没有报警,因为他想抓住徐赞动私刑,但他没料到徐赞会跑得那么快,藏得那么好。
  徐赞本来以为王家倒了,王可久跑路了,他们那段恩怨也就终结了。
  但要是还没终结呢?
  要是王家又东山再起了呢?
  王可久不会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吧?
  -
  次日早上,罗小锐凑到徐赞办公桌前:“怎样,昨天你的老同学有没有给你透露一点内幕消息?”
  “他建议我们尽快找到一个适合我们的盈利模式。”
  “我们在找啊。没别的了?”
  “没了。昨天车上还有司机在呢,不好聊太多。”
  一个是收购方,一个是被收购方,蓝天然跟他说太多,会有“通敌”嫌疑。
  “也是。那你私下约他聊一下?你们是老同学嘛,私下见个面什么的,很正常啊。”罗小锐建议。
  “我想想。”
  下午,徐赞发信息给谢开言:今天忙,晚上会晚点回来。
  谢开言回:知道了,那我就和同学在外面吃饭了。
  放下手机,谢开言向朋友提议:“小逸,晚上我们去吃烤肉吧。”
  周永逸撩了一下自己咖啡色的刘海,颇具风情地斜了一眼谢开言:“你请客呀?”
  他说话有点嗲,谢开言在还不认识他时,就是因为他这个特征注意到他的,并怀疑他是自己的同类,事实上,也的确是。
  “不请,没钱。”
  “你男朋友有啊。他没钱给你买车,请你吃饭的钱还是有的吧?”周永逸捏了把谢开言的腰,“掉肉了可就手感不好了。”
  谢开言怕痒,扭腰躲开他的手:“行吧行吧,这次我请,下次得你请。”
  饭后,周永逸要去打工:“你不急着回去的话,跟我去满天星玩?你不是说想去看看吗?”
  谢开言迟疑:“你们那儿不是会员制的吗?”
  “是啊,你一个人去肯定进不去,但我可以带你进去啊。”
  “这样好吗?你们老板知道不会说你吗?”谢开言记得周永逸跟他说过,他们店是高档俱乐部,老板很有来头,客人也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我们老板说可以带同学去玩的,我们是大学生啊,又不是什么社会上的三教九流。”
  “嗯,那我就跟你去见见世面吧。”
  -
  推开餐馆二楼的包厢门,徐赞看到项往正窝在沙发里睡觉,他没叫醒对方,而且放轻脚步走向旁边的沙发,坐下后,他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望向楼下热闹的用餐大厅。
  这个包厢的墙是单向玻璃的,外面看不到里面,但里面能看到外面。
  徐赞想起昨晚在蓝天然车上,蓝天然透过车窗看外面的夜景,那情形和现在很像。
  都像极了那句歌词: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玻璃里面是一个人的狂欢,玻璃外面是一群人的孤单。
  徐赞举杯,敬自己,也敬外面的人们。
  走了两轮食客后,项往才醒来,他懒洋洋地咕哝:“哥,来了怎么不叫我啊。”
  徐赞还是看着楼下:“反正也不急。”
  “不是说有重要的事吗?”项往坐起身,捧着脸打哈欠。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需要谨慎对待。”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谨慎。”项往打开沙发边的落地台灯,灯光下,他的钻石耳钉闪闪发亮。
  徐赞往沙发里面靠了些,避开台灯的直射范围。
  “你记得王可久吗?”
  项往扒拉着他那头整得挺俏皮的短发,皱眉思索:“老王家那个特能装逼的孙子?他家出事后,他跑国外去了吧?”
  项往不知道徐赞和王可久之间的恩怨,但他认识王可久,因为同为富二代,他们的圈子有交集。
  徐赞是在退学离开明城后,在雅州捞偏门时认识的项往。
  那年的项往还是个傻白甜,徐赞本来是把他当傻速多的,但后来发现他家有背景,惹不起,只好放过这条大鱼。
  但傻白甜一粘上就甩不掉,你愿意放过他,他不肯放过你。
  后来两人就混熟了,并成为了朋友。
  徐赞回明城时,项往也跟了过来,说要两人一起做一番大事业。
  ——然后两人合伙开了几家餐馆,大事业肯定说不上,但项往家里非常满意,也非常支持。
  之后,项往继续开其他店,徐赞没再和他一起折腾,而是去了开公司。
  “就是他。你帮我打听一下他是不是回国了,低调点,别引人注意。”徐赞叮嘱。
  “放心吧,小事一桩。不过,干嘛要打听他啊?”
  “想知道他的近况。”徐赞望向玻璃外面,“这儿是不是新装修过?”
  “没啊!”项往立刻便被带偏了,忘了王可久,跟徐赞计较起了装修的事,“你看你,连自家的店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叫你常来看看吧,总是说忙……”
  “不是吧,我觉得你更忙,好几次我打电话给你,你都在睡觉。”
  “……”项往的夜生活太丰富了,所以经常白天补眠。
  既然人醒了,那便可以吃饭了,两人边吃边聊各自的近况。
  徐赞说起恒盛想收购他们公司的事,想起他得约蓝天然出来聊聊,便说:“给我推荐一个雅致一点的地方吧。”
  因为徐赞刚是在说公司的事,项往便问:“是要和人谈公事?满天星行吗?”
  满天星是一家高档俱乐部,项往开的,在徐赞的建议下开的。
  徐赞是这么说的:给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人提供一个社交场所,既能发展人脉又能赚钱,一举两得。
  不过,虽然徐赞看好这档生意,但他却没有入股,他说自己在这生意上出不上什么力,就不占那份便宜了。
  徐赞摇头:“要安静点的。”
  他觉得蓝天然那种有自闭倾向的人更喜欢安静的地方。
  “满天星很安静啊。”不过项往还是替他想了个别的,“那山水田园?”
  山水田园是个特色酒店,建在山水之间,房屋都是田园农舍——只是外表如此,内里还是很豪华的,要真让客人亲身体会原汁原味的田园生活,那估计就没客人了。
  “太远了。要市内的。”
  山水田园座落于市郊的福云山下,从市区开车过去要两个小时,周末度假可以,特地去那儿谈事不方便。
  “那就长桥别墅吧。”
  长桥别墅也是酒店,是建于上个世纪初的花园洋房,颇具异域风情。
  徐赞点头,那里的环境倒是不错,食物味道也可以。
  吃饭途中,徐赞的手机亮了一下,是谢开言发过来的信息。
  他说他在图书馆看书,今晚住学校,不回家了。
  项往调侃:“怎么了?小男友催你回家?”
  “没,他今天住校,他现在大三,课程紧,得下功夫苦读。”
  “学生仔不容易。有空带他出来一起吃饭吧,别捂得那么紧。”
  “他还没做好出柜的准备,以后再说吧。”
  “啧啧……”项往摇头,“哥,你这小男友是在给自己留后路——他还是想做‘正常人’,你得做好鸡飞蛋打的准备。”
  徐赞不以为意:“做‘正常人’不是很好吗,我不会拦着他的。”
  作者有话要说:  ^_^看评论里有姑娘问,蓝总是不是和思觅一样莫得感情。
  不是的。
  思觅是没有感情“线”。
  蓝总是线路有问题,就像是你按下了卧室里的开关,亮起来的却是客厅的灯。
  -
  -
 
 
第3章 
  周五,谢开言给徐赞打电话:“我今晚不回来,明天上午再回来,你来接我吧?”
  “不行啊,我明天上午约了人谈事,午饭也会在外面吃。”
  “好吧,那我自己回去。”
  打完电话,谢开言对周永逸道:“我明天下午回去就行。”
  “你男朋友对你还挺放心的。”周永逸道。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周永逸打量谢开言:“你长得这么帅,他不该那么放心的啊,前几天你去我们店里玩,那些高帅富都非常喜欢你,和人家相比他完全没有竞争力的嘛,人家一件衣服就好几万,他那辆破车也就值个十几万吧?”
  谢开言苦笑:“你别说了……”
  “没钱也就算了,长得也不行,又没文化没学历,你到底图他什么啊?”
  周永逸看过谢开言手机中存的徐赞的照片,那是一张从下往上拍的鼻孔照,哇靠,那胡子拉碴,那头发凌乱的,眼角还糊着眼屎,毫无颜值可言。
  别的方面谢开言无可辩驳,但关于徐赞的颜值,还是可以争一争的:“其实他挺帅的,是照片没拍好……”
  徐赞不喜欢拍照,也不配合拍照,谢开言就故意偷拍他的丑照——可惜这种激将法对徐赞没用。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