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近代现代)——易容术九

   《温柔重逢》作者:易容术九
  曾用名《今天总裁互撩了吗》
  -
  曾经的徐赞怼天怼地,人生过得千回百转,上天终于给他发了个蓝天然。
  旧敌?竞争对手?前男友?
  对不起,徐总下班回家还有恋爱要谈。
  只是蓝总什么都好,就是……脑回路总是对不上。
  在外雷厉风行的徐赞回到家:“你不安慰我一下?”
  蓝天然迟疑:“给你发个红包?”
  “……抱一下就可以了。”徐赞张手抱住蓝天然。
  蓝天然把手放到徐赞背上,轻轻地拍着,像是在摸毛:“以前我的猫有时会让我抱着它睡觉。”
  徐赞打呵欠:“我也困了,你也抱着我睡觉好了。”
  蓝天然猝不及防:“你,太大只了。”
  -
  白手起家·高武力值·深藏不露徐赞×金枝玉叶·高岭之花·错线真香蓝天然
  -
  指南:
  1、蓝总不是莫得感情,而是线路有问题,就像是你按下了卧室里的开关,亮起来的却是客厅的灯
  2、略慢热,但热起来之后激情似火[/doge]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赞,蓝天然 ┃ 配角:预收文《我能听见你的声音》《作者穿书后》 ┃ 其它:
  ==========
 
 
第1章 
  早高峰期间,公路上车如流水,徐赞的越野车夹在车流中,红灯停绿灯行,随波逐流地往前滚动。
  徐赞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有一辆小车很灵活,在车流中左挪右闪地超车,没一会儿,就追上自己了,然后……它蹭了上来。
  两辆车默契地停到路边。
  对方车主是个染黄毛的年轻男人,他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你怎么开的车!”
  徐赞没理他,打电话报警,叫交警过来处理。
  “你他妈没长眼吗?!就你这破车还敢撞老子,你陪得起吗!”黄毛骂骂咧咧的,激动地挥着手。
  挥舞间他差点打到徐赞的脸,徐赞偏了下头,收起手机,抓住黄毛的手臂一别,同时按住他的肩膀往下用力,哐当一声,黄毛被按到了越野车的车盖上。
  黄毛的脸贴在发烫的车盖上,大叫:“烫,好烫!你,你快放手……”
  过路的人都往这边看。
  “诶,你们看,那好像是徐总,他在揍人?”一辆过路车上的眼镜男对同伴们说。
  车上总共坐了四个人,四人中有三人闻言都看向了路边方向,余下一人像是在出神,没有听到外界的声音。
  “没错,是徐赞。”
  “徐赞?”出神的那人抬头,看向窗外。
  路边有一个非常醒目的男人,他正把别人按在车盖上。
  除了动作醒目,他的外表也很出众,长相英俊,头发长得可以扎起来,下巴和唇上有一层胡渣,不知道是故意留的,还是今早没刮胡子,这给他渗进了一些坏坏的气质。
  “对的,蓝总,就是我们现在要去的无穷科技的创始人徐赞,没想到你第一次见他是在这种情况下。”眼镜男说。
  “不是第一次。”蓝天然说,“我们早就认识。”
  -
  交警很快过来了,黄毛的气焰又上来了,大声嚷嚷着徐赞打人。
  “是他先动手的。”徐赞把行车记录仪拿给交警看,“也是他撞的我。”
  交警看完后判黄毛全责:“以后开车要小心。”
  黄毛不服:“就算是我的车刮到他了,但就他这破车……”
  徐赞看着他。
  黄毛哽了一下,反射性地捂住肩膀,突生“急智”:“他打我了,我要报案!”
  “是你先动的手。”徐赞说,“你要报案就报吧,我会配合警方调查。是不是要先去医院验伤?我现在没时间,我让我的律师过来陪你,后继一切问题我们都走法律途径解决。”
  黄毛更次哽住了。
  “不用这样吧?大家有话好说,各自退一步……”交警无奈,按惯例和起了稀泥。
  徐赞退了几步,走到旁边去打电话:“老赵,有空吗?过来帮我处理点事。”
  打完电话,徐赞回到交警和黄毛身边:“我的律师马上过来。”
  “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没有个磕磕碰碰呢?这大热天的,大家都不容易,要互相体谅啊……”交警坚持不懈地和着稀泥。
  黄毛不再跋扈了,他含糊地嘟囔:“这大热天的,我热死了,我忙着呢,我不等了……”
  他快步走向自己的车。
  因为刮蹭的事交警已经判过了,徐赞便没有拦他。
  重新上路后,徐赞再次拨打赵鸿的电话,接通后,说:“老赵,你还没出发吧?不用来了,已经搞定了。”
  徐赞把车开去修车行,然后打车去公司。
  路上,他接到合伙人的电话,对方说:“赞哥,你在哪呢?人家恒盛的人已经来了。”
  “他们怎么这么早?”
  “他们的项目负责人换了一个,是个空降来的副总,上个月刚从国外回来的,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干活肯定积极啊。”
  “哦。我的车被人蹭了,得晚点才能到,你们先开会吧。”
  徐赞他们公司叫无穷科技,是家互联网公司,成立还不到三年,是徐赞和罗小锐合开的公司,股权上,徐赞占大头,罗小锐占小部分。
  恒盛集团则是家上市大公司,业务广泛,涉足多个行业,是国际知名企业。
  两个月前,恒盛看上了无穷科技,想收购他们。
  徐赞他们觉得如果价格合适,卖给恒盛也行,他们开公司不就是为了赚钱吗。
  后来双方谈过两次,但都没有实质性进展。
  这次恒盛那边换了新的项目负责人,应该是想打破目前的僵局。
  到了公司,徐赞直接去会议室,推开玻璃门:“抱歉,我迟到……”
  他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惊讶之下他卡壳了。
  会议桌旁的蓝天然抬起头,望向徐赞:“徐总。”
  徐赞的合伙人罗小锐笑着介绍:“赞哥,这位是恒盛的蓝总。”
  “我们认识。”徐赞笑道,“蓝总是我高中同学。”
  蓝天然说:“也是大学校友。”
  蓝天然的同事很惊讶:“咦?原来徐总也是明大毕业的?”
  徐赞的公开简历上没有这个信息。
  明大全名明城大学,是国内最好几所的大学之一。如果毕业于此,一般没人会隐去不提。
  “不算,我没读完,不是毕业生。”徐赞说,“那时年纪小不懂事……”
  立刻有人接话:“有本事的人才敢退学呢,徐总你现在不是发展得挺好的?”
  大家闲聊片刻后,继续开会。
  徐赞暗中打量蓝天然,把他和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做比较,寻找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
  蓝天然抬眼,撞上徐赞的目光,两人沉默对视。
  往事回闪。
  十几年前,高一时,蓝天然转学到了徐赞班上。
  一开始大家都对他很感兴趣,因为他长得很好看,但很快大家便意兴阑珊了,因为他性格“古怪”——和大家格格不入,就像一头无趣的牛空降到了一个活泼的羊圈里。
  蓝天然成了被排斥的对象。
  课间,同学们在教室中奔跑穿梭,不时有桌子被撞歪,桌子腿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蓝天然的桌子被撞歪一次、两次、三次……七八次,那些同学是在故意找茬,但蓝天然却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每次都自己默默地把桌子移回原位。
  “你们都没长骨头吗?东倒西歪的。”徐赞和蓝天然之间隔一条过道,他坐在蓝天然斜后方,他笑着用书抽了下从他身边跑过的同学的背。
  “是啊,就是没长骨头……”几个同学嘻嘻哈哈地回嘴,但他们没有继续在教室里打闹,而是到外面去了。
  蓝天然看向徐赞,两人对视,蓝天然眼中有困惑有惊讶,徐赞先笑了下,蓝天然像被触发了回应机制一样,立刻回笑了一下。
  现在也一样,徐赞冲蓝天然笑了一下,蓝天然便也回了他一个笑容,两人含笑对视……然后继续开会。
  中午十二点,吃饭时间到了,会议暂停。
  徐赞去卫生间。
  他洗手时,罗小锐挤到洗手台旁边:“赞哥,你和蓝总不会是有过什么吧,开会时你一直在看他。”
  “别胡说八道。”徐赞后退两步,身体后仰,往卫生间门外看了眼,外面没人,他走回洗手台前,扯了张纸巾擦手。
  “那你为什么老看他?因为他长得太帅太吸睛?”罗小锐看向镜子,凑近了去看自己那张胖脸,“人比人气死人啊,人家高帅富,我怎么就是个矮胖穷?”
  “胖点也没什么不好,我初恋就是个小胖妞。”徐赞顺嘴安慰了一下罗小锐,然后也看向镜子,矮胖子旁边有个高个儿,那是他自己,长得还行,就是头发又长又乱,胡子也没刮。
  徐赞对着镜子用手指梳理头发,然后对上了镜中罗小锐的目光,罗小锐双手抱胸,故意挤眉弄眼地耍宝:“赞哥,你真喜欢胖的啊?”
  两人认识挺久了,又是相互信任的事业伙伴,所以罗小锐知道徐赞的性向不固定。
  “放心,我喜欢猪也不会喜欢你。”徐赞放下手,走出卫生间。
  罗小锐追出去:“别啊,你喜欢猪干嘛,猪能替你写代码吗?”
  蓝天然站在会议室门口的走廊上看着他们:“饭来了。”
  他转身走回会议室中。
  徐赞和罗小锐对视,徐赞:“别人来疯了。”
  罗小锐点头:“得给爸爸留个好印象。”
  人家是来给他们钱花的,有钱就是爸爸。
  中午是无穷科技这边点的外卖,下午的会开完后,恒盛那边主动约饭,说晚上一起出去聚个餐,他们请客。
  到饭店后,点单时,蓝天然提了句:“酒就不喝了吧。”
  罗小锐立刻附和:“不喝不喝,我们酒量都不行。”
  蓝天然看了徐赞一眼:“我知道。”
  徐赞莫名:不,你不知道,罗小锐那是在巴结你这个“爸爸”,实际上,我们酒量都非常好。
  用餐途中,蓝天然的同事讲了一件自己在日本留学时的趣事,说他的一个日本同学夸他汉字识字率高。
  除了蓝天然,大家都笑了。
  蓝天然低声问徐赞:“为什么笑?”
  “就像一个中国人夸美国人:你真厉害,居然认识这么多英文单词。”
  “我知道。很好笑?”
  “……还行吧。”
  “哦。”
  如时光倒流般的,徐赞又看到了他记忆中的那个与大家格格不入、差点沦为校园暴力对象的蓝天然。
  他还以为蓝天然现在已经没有人际交往方面的问题了,没想到还是一样。
  饭后,大家各自回家。
  走出饭店,徐赞点开手机上的打车软件。
  “你住哪?”
  徐赞抬头,看到是蓝天然问他,便回:“景江路。”
  “走吧,我送你。”
  早上,蓝天然是特地和同事们同行的,现在他叫了他的司机过来接他。
  他的车比早上蹭了徐赞的那辆车更豪。
  罗小锐冲徐赞挤了下眼:蓝总真是有钱人啊。
  -
  汽车飞驰在公路上,窗外的繁华夜景和熙攘人群快速倒退,隔着一层玻璃,车内和车外彼此互为过客。
  徐赞心不在焉地望着外面。
  “这一带的夜景做得不错。”蓝天然说。
  “是吗?”徐赞不懂欣赏。
  “嗯,灯光柔和细腻,不像有些地方,光线明亮得刺眼,很容易造成视觉疲劳。”
  “这样啊。”徐赞转头看向蓝天然那边的窗外,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明城的夜景,好像是挺美的,朦朦胧胧,意境类似于古人说的月下观美人。
  “你真的想卖掉你们公司?”蓝天然问,“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把它做大?”
  “想过,但我也会想,或许别人能把它做得更好呢?”徐赞答得滴水不漏。
  “你们的产品做得很好,用户数量也很大,只要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你们能得到很丰厚的回报。”
  “你这么认为,那给我提点建议?”徐赞虚心求教。
  无穷科技的主打产品是一款叫“行者”的运动类社交软件,主要用户是热爱各种运动的年轻人。
  现在“行者”的主要收益来自广告,钱不多,但养活他们公司是够了。
  蓝天然说:“要盈利,无非是卖东西。但是,具体卖什么东西,怎么卖,得好好计划一下。”
  徐赞点头:“是啊,得好好想想。”
  晚上交通顺畅,约莫一刻钟后,就到了徐赞住的小区门口。
  徐赞把手放到车门把手上,迟疑一下,看向蓝天然:“王可久现在怎样?”
  这个姓王的是蓝天然的远亲,不是徐赞想念这人,而是这人是他的仇人。
  这人把他害得很惨,而他则把对方揍得很惨。
  蓝天然沉默地看着徐赞。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