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来的婚迟早要离的(近代现代)——芽芽吖

   《忽悠来的婚迟早要离的》作者:芽芽吖
  文案:
  盛瑜一直以为自己和丈夫陆权泽是青梅竹马,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
  谁知道当丈夫真正的初恋回来后,盛瑜才明白自己被骗的有多惨。
  不想当冤大头再接着挡刀,盛瑜决定离婚。
  可是现在的婚姻都要上婚保,想离婚先赔钱。
  反正两人当初领证上婚保的时候不就十年,劳资两百万还是赔的起的!盛瑜愤愤的想。
  现在他盛瑜觉得十年也太长了,赶紧赔钱离婚。
  陆权泽:“……我的钱不是这么糟蹋的。”
  盛瑜:“不好意思,这是你小情儿的钱。”
  陆权泽:“别胡闹了,虽然咱们家是开婚保的,但有你这样左口袋进右口袋出的么?”
  盛瑜:“……劳资说离婚离婚!听不懂么?”
  陆权泽:“不离,再说你又离不起。”
  盛瑜:?
  陆权泽从桌子下默默掏出一份婚保合同,盛瑜翻开一看,上面写着“盛瑜先生与陆权泽先生为彼此的婚姻婚保三百年”,后面跟着他歪七倒八的签名。
  盛瑜:卧槽,什么鬼?
  陆权泽露出了一抹蜜汁微笑。
  撩人大可爱炸毛受x醋坛腹黑属狗咬人攻
  (喜食无脑甜文的可以退了!!)
  双洁,食用须知:
  1.虽然豪门设定,但豪门不是万能的
  2.古早狗血文渣攻出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狗血狗血狗血!!甜文爱好者和无法吃虐者速退!
  3.我已经自动排雷,不喜请退,请不要怒怼我谢谢!放过彼此世界美好!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七年之痒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瑜、陆权泽 ┃ 配角:预收《今天顾总的情人是谁》求收藏吖 ┃ 其它:
 
 
第1章 出现
  盛瑜接到邵涵的电话心里还诧异了一下,更多是联系到老朋友的高兴。
  当年他和陆权泽上初中的时候,邵涵就坐在两人的后头,白白嫩嫩的少年穿着因水洗而泛黄的白色衬衫,多说几句话都害羞的人,如今褪去了当年的青涩,变的更加内敛沉稳。
  盛瑜下班早,订了帝都最有名的西侑餐厅,选了一个靠窗安静的位置。
  即使多年未见,盛瑜依旧记得自己这位老同学喜静。
  邵涵走过来的时候,盛瑜并没有认出来。
  他穿着holston刚上市的深褐色风衣,头发被染成温柔的栗色,碎发搭在他的额头上,称的他的皮肤越发的白皙干净。
  一双清澈的眼睛被时光沉淀过后越发的柔和,盛瑜莫名的觉得邵涵变了。
  “抱歉,我来迟了。”
  邵涵大大方方的坐下,一改原来扭扭捏捏的性格。
  “没有,我也是刚刚才到。”
  盛瑜将菜单递了过去,“我们点菜吧,他们家的菜都很不错。”
  邵涵点点头接过菜单,细长的手指滑过一页又一页,最终合了起来,对盛瑜微笑的说道:“一份西冷牛排,七分熟就好。”
  盛瑜面露惊讶,邵涵少年时家境贫穷,有一次陆权泽请同学吃牛排,邵涵因为不会使用刀叉被家境优良的同学好一阵嘲笑。
  自那以后,邵涵再也不肯跟他们去吃西餐,更何况吃了一次呕吐掉的牛排。
  “我在Y国呆了几年,已经适应了。”
  邵涵好似看出盛瑜的疑惑,笑着解释。
  盛瑜点点头,喊过服务生点了两份西冷牛排,一份七分熟一份全熟。
  这些年他的脾胃因为长期喝酒早有损坏,稍微吃一点不熟的东西就会疼上半天。
  即是在老朋友面前,他没有那么多顾忌的。
  “盛瑜。”
  突然,邵涵轻轻的喊了一声,他略有疑惑的抬头,正好对上邵涵沉沉的眼眸。
  “怎么了,你好像有话对我说。”
  盛瑜笑了笑,不知邵涵这是何意。
  “对不起。”
  干什么说对不起。
  “谢谢你照顾陆权泽这么多年,你们结婚我也曾衷心祝福,可是.....”
  “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更何况权泽他心里有我.....”
  盛瑜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陆权泽,他的先生他的爱人。
  他脸上的笑消失了,只是静默的看着邵涵一张一合的嘴唇。
  “....我和权泽是在高二那个暑假在一起的,那个时候国家还没有公布同性婚姻,我怕别人的白眼,所以没让权泽跟任何人说过,后来高三毕业,我的养父愿资助我出国深造,原本权泽是打算跟我一起去的....”
  邵涵所说的事实他是一个字都不信,可是盛瑜突然发现,这恐怕是唯一能解释陆权泽高三那年暑假发疯的原因。
  原来他的先生不吃不喝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并不是陆氏集团倒闭破产,身背重债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而是不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离别之苦啊。
  怪不得他得知陆氏集团破产的第一消息赶到陆权泽家里,看到无数工人在拖拉家具车辆甚至有专业人士现场给陆家豪宅估价,陆权泽就站在旁边处事不惊,脸上始终没有露出丝毫的无措。
  可是他见过邵涵之后,神情崩溃哭喊大叫的样子是他从未见过的狼狈。
  “你到底想说什么。”
  盛瑜打断了陷入往事无法自拔的邵涵,脸色是一种近乎病态的惨白。
  邵涵看着这样失去意气的盛瑜,心里莫名的畅快。
  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我想你和陆权泽离婚。”
  盛瑜走在帝都最繁华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的景象,突然感觉世界已经与他脱离,喧闹的声音消失在耳边,人群的身影也淡去。
  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人,没有光也没有方向。
  只是淡淡的惆怅与无助,原来搞了半天,陆权泽喜欢的不是他啊。
  盛瑜想起那年大学毕业,在陆权泽一千五一个月的小破租房里,他看着没日没夜工作舍不得合眼的男人,心里泛起的感动和满足。
  陆权泽说,他不想让盛瑜的期待落空,他是盛瑜这辈子下的最大也是最值得的赌注。
  确实,这个赌注下的太大了。
  因为贪心,他想要的更多,除了盛父给的钱,他唯一能压上的便是他这颗鲜活砰砰直跳的心脏。
  以及,没有退路的余生。
  那段最难熬的岁月不仅没有熬垮陆权泽,反使宝石拂去了灰尘,他变的更加内敛成熟。
  在各色的人马中游刃有余,谈笑风生,为自己拉起第一批客户和赞助。
  盛瑜不得不怀疑,其实他才是陆权泽第一个拉拢到手的客人。
  一个平淡的眼神,几句简单的话语,将他击垮在地,无条件投降。
  于是他自作浪漫的手做了一个草莓蛋糕,在蛋糕里放上一枚铂金戒指。
  紧张又害怕的看着陆权泽一张一合的嘴巴,可是陆权泽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一般。
  他没有吃到那块藏有戒指的蛋糕。
  但是没关系,一腔热血的盛瑜帮他吃了。
  戒指含在嘴里很坚硬,但是盛瑜吻住陆权泽的唇很柔软。
  软的一塌糊涂的还有盛瑜那颗爱意泛滥的心。
  他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陆权泽的表情,不是惊喜也不是感动,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只是他盛瑜的倒影。
  现在想起,盛瑜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孤独那么可怜。
  可那个时候,自作多情的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于是他带着一丝丝得意和男子该有的骄傲问道:“你愿意和我结婚么?”
  盛瑜记不得那个什么陆权泽说了什么,好像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他们就去了民政局登记结婚,没有所谓的恋爱期。
  盛瑜以为他们这么多年的陪伴就是恋爱,还有什么比陪伴更浪漫的事情。
  可他熟不知,有时候陪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简单到兄弟也可以做到。
  那个时候跟民政局相关联的婚姻保险还是渺瀚一家公司独大,由于国家为降低离婚概率而强制每一对登记的新人为婚姻上保。
  当时婚保最低一年,早高一百年。
  年数越少上交的保险费越高,年数越多则保险费越低。
  一旦上了婚保,夫妻双方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选择离婚,将赔偿给婚保公司一定的额数。
  相反,如果双方夫妻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离婚,则婚保公司将按合同所签约的相关倍数返还保险金。
  盛瑜记得那年他和陆权泽犹豫了好久,最终选择了十年婚保。
  因为陆权泽身上只带了三千块钱,选不起五年的。
  即使盛瑜身上有一张上百万的银行卡,他却不敢掏出来。
  因为陆权泽以商人的眼光来看,选择三年的婚保是最合适的,可是当时他没钱。
  即使盛瑜很委屈,但他却默默的憋在心里。
  然而一转头就被陆权泽一个抚摸的动作安慰到了,都结婚了,还要怎么证明这个男人属于他呀。
  越想越难受的盛瑜吸了吸鼻子,陆权泽我上辈子欠你了么?
  你这样对我,不喜欢我为什么不说呢。
  现在他已经不想再要一个答案,免得各自面上过不去。
  如今陆权泽成了C国最大婚保公司的董事长,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他盛瑜还是盛家捧在手心里的公子哥,骨子里泛着该死的浪漫与柔软。
  两人的结合一时被传为佳话,当然除了盛父除外。
  当年盛瑜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偷偷将钱汇给了陆权泽,被盛父发现后,断了他的生活费。
  盛瑜的姐姐心疼弟弟,每个月打个两三笔钱给他,没想到盛瑜留的银行卡号是陆权泽的。
  那些钱七七八八算下来也有两百万了。
  两百万对于盛瑜这样的公子哥来说真的不多,但是当邵涵将存有两百万的卡递给他时,不亚于被浑身泼了盆凉水。
  邵涵说,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权泽的照顾,这些钱只是一点补偿。
  补偿?
  他邵涵站在什么位置上敢对他说出这么一番话?
  盛瑜从前没有把他放在眼前,现在依旧是这样。
  此时,华灯初上,迷醉的夜晚开始了。
  繁华的川河大道上,一栋超过三百米的全玻璃大厦伫立在宏仁街上。
  此刻全透视电子屏幕上正播放着C国著名的化妆品牌盛夏之夜的广告。
  广告上俄罗斯少女柔软的嘴唇沾染着一抹炫彩夺目的梅红,正是此次盛夏之夜推出的新款口红——永恒挚爱。
  闪现出来的广告语上写着“周年庆盛夜最神秘总监亲自命名,为您献上最独特的浪漫。”
  土,土掉渣了。
  盛瑜这才发现,他的浪漫只不过是小学生的手法,有一点幸福就恨不能大声说出来。
  即使结婚五年,他们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他还是会觉得莫名的满足幸福。
  下一秒华丽的俄罗斯少女换成了一则婚保广告。
  [爱不是枷锁经不起考验,但它需要一位忠诚的看守者。]
  [请为你的婚姻买上一份保险,最高理赔一千五百万!]
  盯着屏幕出神的盛瑜突然笑了,他晃了晃手中的银行卡,这可是陆权泽喜欢的人给的。
  不用白不用啊。
  也罢,这个离婚费他请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的品牌名全是瞎编,不要在现实中找哦~
 
 
第2章 留宿
  盛瑜这次没有回家,虽然他早就买好了做饭的食材,谁知道邵涵的一通电话打乱了他的步伐。
  “叮!”
  手机上传来陆权泽加班不回家吃饭的短信,盛瑜看了一眼并没有回复。
  当他回到盛夜公司时,前台那小姑凉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公司上下谁不知道小盛总监是出了名的好丈夫,每天按时下班给妻子做饭,从来没有例外过。
  盛瑜冲她温和一笑,俊美的脸还是很有冲击力,小姑凉脸上浮现出两朵红晕。
  既然陆权泽不吃他这口饭,多得是其他人想吃。
  盛瑜乘坐电梯上了十八层,打算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将就一晚上。
  刚出电梯,就碰到手捧资料的夏深。
  “哎哥,你这个点了怎么还在公司?”
  夏深抬了抬自己快要滑落的眼镜,并没有看到盛瑜紧皱的眉头。
  “想起来还有点东西没做完,正好他加班,就回来了。”
  夏深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你和陆哥的感情真好啊,没他在的家是不是寂寞的待不下去了?哈哈哈。”
  “胡说什么。”盛瑜的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不对的夏深,心里默默的嘀咕。
  这个情况不对啊,哪儿次提起陆哥,他表哥不高兴的跟傻子一样,见到熟人就说自己眼光好,找了一个贼猛的潜力股。
  搞的他们好一段时间都在背后喊陆权泽实力股,怎么今天不笑了,脸色还臭的难看?
  吵架了?夏深只是想想并没有往心里去,就以两人那腻歪程度,谁离婚他们两个都不会离的。
  这样一想,夏深也不想招惹心情不好的盛瑜,打个招呼走了。
  盛瑜进了总监办公室将门锁上,今儿个晚上谁也不能打扰他。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精度数低的summer,坐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这片繁华的城市。
  要是没遇到夏深,他心情还没那么差。
  一想起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干的蠢事,他就想一头撞死算了。
  还潜力股实力股,那就是顶潜在的绿帽子!
  人家邵涵说了,这次回国就是为了陆权泽回来的。
  说是刚找回丢失的邮箱,才看到陆权泽给他发的邮件。
  盛瑜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八成没讲什么肉麻的话,陆权泽一向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