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苍云爹(剑三同人)——邪耶

   我是你苍云爹
  作者:邪耶
  文案
  苍云所属,皆为同袍兄弟姊妹,当誓死相护。
  凡因私欲叛国、背信、不义、害民者,皆为苍云锋刃所向。
  与苍云信条相背之事,只问是非,无有余地。
  苍云之动,不为天开,不为雷动,不为霜停!
  苍云之魂不朽,战魂不败,身在异世界,却也不忘苍云门派教诲。在外守边,中原当爹,凡是敢挑衅苍云者,盾刀齐上盾死他丫的。
  “夫人,你这是打算弑亲夫么?”
  “妈个叽,去你他娘的亲夫!斩绝绝!”尼玛,我之前就不该忍手,应该直接把刀扎他脑阔里!
  “媳妇儿真棒!”就算被压着打,御流云依旧那副云淡风轻的从容笑容,咸猪手顺着燕云战甲背后的镂空摸了进去“身体还是那具身体,那么你是哪里的孤魂?”
  “老子是你苍云爹,是英魂不是孤魂。”
  这家伙欺负原主人,算计我就罢了,识趣的就该夹着尾巴跑远点,眼不见心不烦,偏生这家伙就跟没事人一样在我面前晃悠,还凑上来招惹我。
  真是讨厌这家伙,看一次想揍一次,这种原始的冲动简直控制不住窝自几啊。
  武力和暴力虽然不能解决这家伙时不时撩拨自己的问题,但是能够解决御流云。
  “龟孙儿居然敢挑衅本爹,我来叫你做人!”朱轩怀雀之下,不留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之人。
  “呵呵!”御流云转身就是一个百米冲刺,一时大意,天天念叨着小猫就真把这狮子当猫了。这时突然佩服那位叫做长孙忘情的苍云统领,管住这群会咬人的凶家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副cp:丐花、策藏
  完结了,感觉有些地方还是不行,等我慢慢修改。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素影、御流云 ┃ 配角:风疏影、叶知风、杨斐、夏雨卓言 ┃ 其它:剑三同人
 
 
第1章 初临
  且说那权倾朝野的雪衣将军有一废儿子,文不成武不就性情孤僻,性格懦弱。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这小子还不如一只猫,好歹猫恼怒起来还会挠人几爪子。
  天元221年,雪衣将军及其势力被右相击溃,留下独子和祭天玉圭仙逝。传闻,此祭天玉圭乃是一个大妖修炼成仙,天庭所赐予的笏板,本该位列仙班的大妖不慎遗失了登天入列的笏板,自此便不知踪迹,唯留下一氤氲聚散金色铭文的白玉圭。
  得祭天玉圭,便可许愿一事,不论是一夜暴富还是武功盖世,甚至称王称霸……雪衣将军原本只是区区一个副将,得到祭天玉圭之后一步登天,这使得这个传言显得越发真实。
  为了得到祭天玉圭,江湖掀起了腥风血雨,却始终不得祭天玉圭的下落,甚至连雪衣将军的废儿子也消声灭迹。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也就渐渐淡忘了这两者的存在,虽然也有小部分人不肯放
  弃。
  银轩榭,背靠巍峨雪岭,前面四季如春繁闹谷地。这是一处神秘的居所,这里十万百姓谁也不曾见过其主人的庐山真面目。就连三年前娶一弱冠男子时,这主人也不曾露面。
  传闻那男妻并不受宠,毕竟有哪个男人娶完妻后又寻了数十名美人入府找乐子。
  雪衣将军的儿子没有名字,一出生大病小病接连不断,在得知无法习武后就被父亲好好的保护起来,虽然是个废人其父却待他如掌上明珠。
  没有取名,是怕取了名后生死簿上就有了这个孩子的名字,鬼差会来索命。每每提起,总会用疼爱加悲伤的语气称呼“那孩子”,为了‘那孩子’雪衣将军可谓是费尽心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嫁给他所喜欢的人。
  “你的父亲如此爱你,至死都放心不下,你倒好,为了个男人一死了之。你父亲泉下有知,会是多么的寒心?”飘在破碎浮冰上的一年轻男子看着高举的手喃喃自语。
  风素影看了看四周,认命的叹了口气。想他一个大好花季青年,玩游戏打22多开心,没想到界面卡死一个开机重启他就穿越到剑三那个战乱年代。
  奔赴沙场死透了还以为会穿回去,结果一觉醒来就这冰天雪地的鬼地方。要不是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得知来到了个奇怪地方,他都要以为又回到雁门关的映雪湖了。
  “啊楸!”风素影打了个喷嚏,闭眼睛搜索了一下。恩,没用的系统居然还好意思继续黏着自己!!除了自动补血,自动恢复伤势和容纳刀盾铠甲的空间外没一点用!
  就连自己的分山劲内功心法都是磕磕碰碰学会的,原本鼠标一点就释放的技能变成文言文的书册,这没用的系统也不会给自己翻译翻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那十多年,幸好上战场之前
  倒是该学会的都学会了,不然一个照面就死绝了。
  孤身入敌阵还是太勉强了么?唉,那敌人多的盾都砸不完!
  “融合程度100%,宿主可以尽情的浪了。”系统机械的声音气得风素影牙痒痒“浪你个头,你特么告诉我光荣战死能穿,不是说好的能穿回去么?这是哪?”要是这鬼系统是实体,风素影真想掐死算了。
  “谁跟你说好了?的确能穿这是事实,谁也没告诉你会穿回去吧!你的小可爱把这具身体修复了,并且把你的内力融入,你应该高兴你的系统宝宝兢兢业业为你服务。”系统换了个人性化的声音,萌萌哒的小正太音听得风素影更想打系统。
  “啊!气死老子了!”风素影盾一召出,反手盾打在水面上溅起数丈水花。风素影也借此力度飞到半空,看了眼陡坡,回想起师兄们的教诲,一翻身将盾踩在脚下滑雪似得四处溜。
  穿过一次的经验告诉他,回不去的这个结局已定,纵使恼怒却也无可奈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回这具身体的所住比较好。打定主意,风素影循着记忆朝着一个方向滑去。
  滑了半天,都不知道翻越了多少个丘陵才终于在风雪之中寻到一个城市的轮廓。风素影半蹲下稳
  住身子,盾滑上陡坡之时抓起盾在空中一个华丽的翻转,顺着另一个雪峰的峭壁滑向城市。
  在这天寒地冻的雪原里跋山涉水找冰湖凿开送死,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该不如说,到底是多绝望,才有如此的毅力支撑他一个凡人之躯踏雪寻隐秘之所,独自孤独的死去,永远冰封水下。
  还记得初到这具身体的感觉,冰冷凄凉,被寒气所冻伤的躯体剧痛无比。被系统修复的身体融入了自己修炼多年的内力,隔绝风寒,以盾为代步工具滑到城郊都累的够呛。难以想象这人是如何
  拖着这样的身子跋涉千里凿开如此厚的冰层,将自己浸入其中等死。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为了谁自杀风素影都不知道。很尴尬的是,这主人都没见过几次他心爱之人,关于那个人的记忆模糊成一团,在记忆里风素影连那人的模样都看不清。
  一路滑到居住之地,活动开的身体热腾腾,心脏跳动的速度增快了不少。“咳咳……”什么鬼?风素影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布满鲜红的手掌,脑袋上-1-1-1的红色数字不断增加。
  这减少的速度还没恢复的快,身上也没有感觉到分毫的不适,喉咙痒痒咳几声为什么会吐血???“系统,你给我死出来,不是说修复了吗?这什么情况?”
  “哎呀哎呀这个嘛,你懂的,再完美的系统也会有漏洞。反正你血厚,这点掉血不影响你正常发挥,别在意那么多啦,你这个斤斤计较的傻宿主。”被急急忙忙喊出来的系统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扣着鼻子解释完后不满的嘟囔着“这么屁大点事别有事没事的喊我,人家再睡美容觉。”
  麻蛋,这玩意果然没有什么用处!风素影握紧拳头平息怒火,将盾收起来后坐在铺垫着草席的床上喝着用内力加热的热水静心静气。虽然知道这不影响自己,但是咳血还是会让人觉得害怕的好么。
  掉血的负面影响消失,风素影捧着热水来回踱步,打量着这间小屋子。方寸之地,一床一桌一椅一柜,一套茶杯茶壶,一床被褥,三件换洗衣物,真是寒酸得不能再寒酸了。
  屋顶青瓦碎了好多块,雪花飘飘洒洒落了一桌子。纸糊的窗子被寒风刮破,寒意扩散满屋,草席铺垫半干半湿的连带着棉被都被寒风冻得硬邦邦的。
  这什么居住环境?而且这身子的原主人本就体弱多病又不会武功,将他丢在这种地方是想要他死么?先不论那个原主人心仪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不过,风素影对这人没有一点好印象。
 
 
第2章 饥饿
  银轩榭分为南苑与北苑两处,中间隔了一条天然暖泉。就因为这条天然的暖泉使得南北两苑完全不同,被隔绝寒意的南苑四季如春,温暖宜人,是仆从、十三美人和此地主人的居住之地。
  背靠雪原的北苑,银装素裹白雪皑皑,终年寒气刺骨。这里为南苑提供热天的一丝凉意,平常美人们解暑吃冰镇酸梅汤之类的,都是从这里取冰。
  南苑是北苑的数十倍,硕大的南苑连一个人都容不下么?如此想到,风素影不免为原主人感到悲哀。
  踏出小屋是一个积满冰雪的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口井,井水是从暖泉流过来的,凭借这一丝的暖意,原主人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井旁是石桌,石凳已经布满裂纹不能再坐人。
  北苑不止只有原主人这间小屋,还有不少残破的屋子,这些屋子被一条迂回的走廊连接在一起,若不是被风雪覆盖,应该是很华丽的住所。
  从别的屋顶上取来青瓦,在其余房间内找到蜡纸,风素影准备将这暂时的落脚之地修补修补。一边修补又开始感叹原主人生活艰苦,简直没办法过日子。
  “雪衣主母,您怎么爬屋顶上了?赶紧下来!快下来!啊对了,老奴去给您找梯子。”一个五十出头留着花白胡须的中年人着急的在房檐下叫唤着。
  风素影记得这个人,初嫁银轩榭的时候这个人就对自己格外关照,听说是这具身体爹的战友,一起奔赴过沙场。这人本来就是奉命从戎,时机一到就听从主人的命令悄无声息的退出军队。就算如此,也结交了不少好友,这身体的爹就是其中之一。
  “棣叔,你怎么来这边?”身为主管的棣志居住在南苑,在数个寒冬腊月里攒梨木炭接济这个身处冰雪之中的可怜人。不想暴露自己武学的风素影乖乖的顺着楼梯爬下,看着背着包裹的棣志觉得很奇怪。
  “主人又带回一个美人,这美人得知主母的存在,在瑟园设宴,宴请主母和各位美人。这不,我一得到消息就赶来了。”棣志取下包裹语重心长的说道“主母姿容不弱于任何一个美人,只要引
  起主人的兴趣您就能离开这里了。”
  “不必了,我不去。”记忆里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如何被绝情的扔在这里,暖泉又宽又深,不会游泳体力不行的原主人绝望的顺着暖泉走了三天三夜也寻不到可以过去的桥,最后被人拖着腿带回来丢床上,任由他发高烧不知死活。
  “如今才立夏风雪就那么大,今年冬天之寒非比寻常,您要是不尽快离开这里,可是会……”棣志气的胡须都开始发抖,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不听话,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或许不等冬天我就会离开这里。”风素影对这个鬼地方充满了反感,或许是原主人的一丝留念才使得他有暂时呆在这里的心思。
  “不可以啊!万万不可以!您身份特殊,一踏出银轩榭必死无疑!”外面江湖流传祭天玉圭一天,眼前这个人就危险一天“主人允诺,只要您不踏出这银轩榭就能护你周全。”
  哼,也就是说踏出去就生死有命么。风素影顿觉不爽,如今的他何须什么人保护,他不去保护别人就算好的了。什么鬼宴会,要是遇上这身体的相公,他可能会忍不住拿盾敦死他。
  忽然心神一震,穿越过一次的风素影当然明了这是什么。“对了,你家主人会赴宴么?”这具身体残留着原主人的遗愿,没触动倒是没问题,一旦触动后不满足就无法安定心神。
  “主人自然会出席,目前看来这美人是此时最受宠的。”风素影的话令棣志燃起了希望,只要出席,他就能想想办法让主人关注这个可怜的孩子,要是不出席任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没法施展。
  “好啊,我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幺蛾子迷得原主人神魂颠倒不惜性命,久经沙场看惯生死的风素影最讨厌这种动不动就寻死的人,生命在这些人眼里究竟算什么?
  “好好好,那我就先回去准备准备,明早我在暖泉接您。”棣志将包裹递给风素影“里面是衣服,明日你就穿这一身来。”目的达成,棣志乐呵乐呵的告辞离开了。
  盯着棣志离去的方向发呆了半响的风素影被自己肚子响的声音惊醒“卧槽,好他娘的饿!大意了,忘记要点吃的。”跑去井边看了看,一向会在这里储存食物的原主人因为要去寻死所以把东西都处理了。
  “系统滚出来!”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风素影喝了几口热水,召出随自己奔赴沙场多年的盾和长刀,朱轩怀雀,这是刀和盾的名字,赤红的刀和盾在雪地里尤其惹眼。
  “宿主您咋咋咋啦?”被忽然喊醒得系统困得睁不开眼。
  “出去打猎,让我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活物。”一听到是激动人心的打猎,系统激动的调出界面。风素影手指在空中来回滑动,滑动着别人看不到的地图界面,地图之详细堪比卫星,上面还画出了什么动物活动的区域。
  “您看这个怎么样?”系统说罢,地图上红色的点标出雪兔的活动位置,而且数量还很多。“就算是冰天雪地却也还有生灵,真是顽强。不过,这兔子没几两肉,还不够塞牙呢。”
  “好吧,要不来一场惊心动魄追逐战?这是雪驼鹿,体型是一般鹿的三倍,犄角锋利堪比刀刃,毛皮厚实刀枪难入。要打到这样的猎物可是需要很好的捕猎技巧,它们受伤后会四处乱跑,要追好远,您确定体力跟得上?”系统不确定的问道。
  “就它了!离这里多远?”风素影敲了敲胸口,瞬间玄甲覆体。
  “三十里,需要我去找匹马么?”
  “你让马怎么在雪地里跑?直接轻功过去得了!”风素影冲出房屋,一步踏雪,负刀持盾飞起来,伴随着空中飞落的雪花,速度极快的朝着猎物掠去。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