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和龙(玄幻灵异)——青小雨

   《王子和龙》作者:青小雨
  文案
  很久很久以前,王国里住着一头龙,龙很有钱。
  有一天,龙说:要一个公爵头衔。
  国王给他了。
  有一天,龙说:要一个衷心的仆人。
  国王给他了。
  有一天,龙说:要漂亮可爱的小王子。
  小王子:???
  !阅文前注意:假童话,伪养成,HE,1V1,文不长。
  !更新不固定,欢迎收藏。
  !自娱自乐作品,开心就好,请勿较真。
 
 
第1章 
  王国的东边,在那茂密的深山里,有一头龙。
  小王子从小听着那头龙的故事长大,据说它很大,据说它很凶悍,据说它非常有钱。
  龙怎么会很有钱,这让小王子百思不得其解,他坐在天鹅绒的座椅里,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问国王:“龙比父王还有钱吗?”
  国王愁眉苦脸,似乎心事重重,心不在焉道:“是的,我的宝贝,它比父王、比我们王国所有人的财产加起来还要富有。”
  小王子好奇极了,听到自己的哥哥和母后焦急地说:“国王,它要一个爵位,可它是一头龙啊,怎么能要一个爵位?以后我们要如何向百姓解释?”
  国王唉声叹气,仿佛一下老了十岁,扶了扶头顶沉重的皇冠,说:“没办法,没有办法,我们欠了它太多钱,还不上了。”
  “父王!让我去跟它谈谈!”大王子勇敢地站了出来,他有一头浓密的红棕卷发,眼睛像最好的祖母绿宝石,闪烁着坚定的光,“我好好跟它谈谈,它可以像以前一样同我们做生意,我们会负责隐藏它的秘密。百姓只会知道一位富豪‘龙先生’,永远不会知道它的真实身份。”
  “它太强大了,”国王摇头,“没有人能挑战它的权威,也不敢挑战它的权威。它和我们的许多生意都有往来,一旦它出了什么事……我们承担不了这个后果。现如今,只能按照它的意思办了。”
  国王站了起来,一脸决然:“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给它一个爵位,明日就宣布这个消息。”
  城堡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安静下来,小王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安安心心吃他最喜欢的小羊排,风从皇宫最高的屋顶上拂过,仿佛有乌云遮蔽出巨大的阴影,仔细看,那阴影的形状又有些像是翅膀。
  巨大的影子从城堡上空掠过,随后藏进了云层深处。
  时间一晃而过,十一年后,当年懵懂的小王子迎来了他的十八岁成人礼。
  他是王国里最漂亮的男孩子,有一头火红色的长发,白皙的肌肤,睫毛浓密纤长,笑起来像故事里最天真单纯的精灵,带着一点俏皮和自傲;水汪汪的眼睛像他的母亲,是一望无尽的海蓝色,仿佛天空和海洋连接在一起,不分彼此,而当它们泛起水雾时,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融化,忍不住想为他献上一切。
  他红润的嘴唇像刚成熟的红果实,饱满甜蜜,他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宴会上所有的人都看向他,低低地发出赞叹。
  他微笑着向所有人致意,端着酒杯,穿着成套的浅蓝色礼服,英姿挺拔的身躯让他显得威风凛凛。
  王后感动地红了眼睛,朝他赞叹道:“我的宝贝,从今天起,你就是成年的王子了,可我真想再陪着你重新长大一次,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
  国王揽着王后的肩,轻拍安抚,举杯道:“为了兰西,为了王国。”
  “兰西!”
  众人大喊兰西的名字,举杯狂欢,小王子兰西今日就是最耀眼的主角,他带着少年人的骄傲,站在楼梯前将红酒一饮而尽。
  成人礼快结束的时候,国王和王后先去休息了,由兰西的大哥,大王子兰森招待着宾客们,人群三三两两地散了,只剩下和兰森、兰西关系不错的朋友,年轻的人们聚在一起小声说笑,庭院里的花香浓郁,随风飘散,令人心旷神怡。
  兰西将红发用一根细带扎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利落明朗,端着酒杯走向自己的哥哥:“哥哥,维姐姐,祝贺你们。”
  兰森的婚礼就在后天,今天他带来了自己的未婚妻,是一位十分有威望的大臣独女,她穿着漂亮的晚礼裙,露出胸口上挂着的紫珍珠项链,幸福地依偎在兰森肩膀上。
  “噢小兰西。”维茜抱了抱兰西,亲了他的侧脸,笑道,“谢谢你,今天过得开心吗?”
  “很开心。”兰西点头,又和自己的哥哥抱了一下,小声道,“我为你们预定了西源河边的红酒坊,请一定要去看一看。”
  “我的弟弟果然长大了。”兰森惊讶地挑眉,“那不是霍辛公爵的红酒坊吗?平常他可不会同意外人去那里。”
  “王室的人,怎么能是外人?”兰西皱眉,红润的嘴唇微微嘟起,带着诱人的光泽,“放心吧,负责人已经答应了,我一报上名字他们就毕恭毕敬地准备好了最靠近河边的房间,听说西源河上夜里起雾很美,点着小灯在露台品酒,一定是很浪漫的事。”
  兰西举了举酒杯,得意道:“我会让厨师为你们准备好食物,婚礼之后,你们还能去度几天蜜月。”
  “难为你有心。”兰森点头,摸了摸弟弟的头顶,答应下来。
  几人正说着,就听外面有人传话:“霍辛公爵!公爵送来了礼物!”
  今日只有霍辛公爵没有来参加成人礼,但以他的身份,也无人敢斥责他,就连国王和王后对他的事也向来绝口不提。
  兰西有些惊讶,他本以为对方并不会在意这种事——当年哥哥兰森成人礼时,他可没有送过什么礼物。
  今日是怎么了?
  侍卫将礼物送来上来,那居然是一套很漂亮的礼服,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所做,在月色下流动着美丽的光,仿佛衣服是活的一般。
  仔细看,才能看见原来是衣袖、衣襟和腰带的部分似乎是缝有某种奇怪的鳞片,非常美丽。
  “真好看。”兰西很喜欢美丽的东西,瞬间就被吸引住了,他将礼服轻巧地捧在手里,在月色下翻来覆去地欣赏,“天呐,我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礼服,这是什么动物的鳞片?”
  兰森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将衣服收了起来令侍卫拿下去。
  “不要穿它,答应我。”兰森脸色严肃,“也许会有某种不好的诅咒。”
  “诅咒?可是公爵……”
  “总之,你答应我。”
  兰西无法,只得点头:“好的哥哥。”
  作者有话说:
  开了篇短文,参加佩佩征文活动。喜欢的话请在本文连载期间多多收藏、评论、海星、玉佩来一发打榜哟。感谢。
  注意:文不长,更新不固定,更新时微博会通知。比心。自娱自乐作品,祝看得开心。
 
 
第2章 
  成人礼结束后,兰森带着未婚妻离开了。
  哥哥有属于“大人的时间”,偌大的城堡里除了国王和王后,就只剩下了兰西这个小主人。仆人们尽忠职守,在夜色里小声交谈,深色垂直而下的窗帘像巨大的幕帘,隔开了窗外呼啸的夜风,月色也透不进一丝光来。
  兰西在自己的房间里席地而坐,巨大的落地镜前摆着几盏小灯,他找侍卫要来了被兰森勒令拿走的礼服——那件霍辛公爵送的成人礼物。
  这件礼服真是神奇,兰西对着光细看它的纹理,无论是裁缝的手艺还是镶嵌的鳞片以及缀在衣摆下方的细小碎钻,都带着一种诡异的迷人的吸引力。
  在不同的光线下看,这件衣服仿佛变幻了不同的颜色,是渐变的浅蓝、深蓝,尾部带了点深海的墨蓝,虽然不可思议,但出奇的适合兰西。
  兰西换上礼服,发现无论是肩线、袖口、衣摆长度都刚刚合适,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火红色的长发披散而下,细软带着光泽,衬着那白皙娇嫩的皮肤,再加上这身带着流光般的礼服——仿佛化身为了深海里的人鱼王子,带着令人惊艳的美。
  剪裁正好的衣摆,正像是人鱼尾巴,兰西爱不释手,弯着嘴角在镜子前左看右看,正这时窗户突然清脆地响了一声,他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只见窗帘微微晃动。
  “谁?”兰西立刻朝床边走去,床头前挂着他的长剑。
  “礼服,喜欢吗?”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说不出的魅惑,在安静的房内响起。
  兰西一时竟无法确定声音的来处,仿佛四面八方都充满了这好听的男声。
  兰西愣住了,有些紧张地取下长剑握在手里,轻轻将剑鞘丢在地毯上。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更明智的方式,比如,先放下武器。”男声悠然道,“你并不擅长使剑,兰西,别伤着你自己。”
  兰西的脸一时涨红起来,他的剑多为装饰用,剑鞘和剑柄上镶满了夺目的宝石,这让剑身变得很重,完全没有半分实用性。
  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喜欢美丽的东西?尤其是闪闪发光的东西。
  “出来!”兰西并未退缩,硬着头皮道,“否则我叫侍卫了!”
  “他们听不见。”男声说话始终不紧不慢,声音婉转仿佛低吟歌唱一般,带着某种奇妙的声线。
  他总算从墙角里走了出来,兰西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他是怎么过去的——那里距离窗户还有一段距离,兰西确定自己没有眼瞎,可他也没看见有人当着自己的面,从窗户跑到了衣柜边。
  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谁?”兰西仔细地看着男人,示意他出来一些,“你站在光下,让我看看你!”
  男人轻笑一声,踱步而出,他一身黑衣,领子高高立着挡住了鼻尖,黑色的披风拖在身后,看起来十分有威严。
  他看起来身形高大,身材魁梧,随着男人一步步走到灯光下,兰西总算看清了他的全貌:他有一头乌黑的短发,乌黑的眉毛和乌黑的眼睛,他的眼瞳也是乌黑的,仿佛透不进光,看得久了,让人有沦陷的错觉。他的皮肤颜色略深,但并不显得脏,反而十分有质感,像是……像是……
  兰西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脑子里浮现出了雕塑课老师刻刀下的石雕——对,就像那些石雕,硬朗结实,透着某种张力。
  光线下,也不知是不是兰西眼花,总觉得看到男人脸侧有一道流光滑过,仿佛那张脸上有什么能反光的东西。
  但当他再仔细看去时,又什么也没有了。
  “你不认识我吗?王国里没人不知道我的名字。”男人张开手臂,拉开了高高立起的衣领,露出了整张脸。
  高挺的鼻梁,略显刻薄的薄唇,薄唇的颜色很浅,仿佛没什么气色。他的容貌十分立体深邃,在阴影里有一种骇人的诡异感,但站在光线下,那种诡异感便消失了。
  兰西呆呆地看着他,想: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男人。这种美丽并非单纯指容貌,而是从内到外,某种特殊的,他从未见过的气质。
  他的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个名字,惊讶道:“霍辛公爵?”
  男人微微笑了起来:“聪明的孩子。”
  兰西震惊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位“活的”公爵大人!
  霍辛却仿佛很熟悉他,朝他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
  兰西身为王子,何曾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心有不悦,可脚下却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等回过神来,已经乖乖站到了公爵面前。
  兰西的头顶只到霍辛的肩膀,他看上去很高很威严,一双波澜不惊的乌黑瞳孔盯着兰西上下打量,满意道:“我就知道它会适合你的,生日快乐,兰西。”
  兰西蹙眉:“公爵,你该称呼我为王子殿下。”
  霍辛笑了起来:“哪怕是你父王,也不敢这样对我说话。”
  兰西想起来关于霍辛公爵的种种传闻,疑惑道:“就因为你很有钱?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一国之君尊重你,那是他的品行高尚,有容人之量。”
  霍辛有趣地审视兰西的表情,片刻后他微微低头,滚烫的热气喷洒在兰西耳边,道:“让我猜猜,你的父亲,国王陛下从未对你提起过我的事,是吗?你完全不了解我。”
  兰西狐疑:“我为什么要了解你?”
  霍辛挑眉,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我和你的父王早有约定,待你满了十八岁,你就得跟我走。”
  兰西:“……什么?!”
  作者有话说:
  首发两章,喜欢请多多支持本文,感谢。
 
 
第3章 
  “来吧,我是来带你走的。”霍辛张开手臂,窗帘无风自动,屋里卷起古怪的旋风,将最后几盏灯也吹灭了。
  四周黑了下来,窗帘被风拉扯开,漏出了皎洁的月光。
  男人就站在月光下,一半的脸暴露在月光里,显得惨白而鬼魅;另一半脸则藏在阴影里,带着令人无法轻视的威慑感。
  兰西先是慢慢摇头,随后清醒过来似的,不断摇头后退:“来人……来人!”
  门外静悄悄的,仿佛城堡里所有人都沉沉睡去了。
  但这是不可能的,城堡里随时都有人值守,皇家的雄狮侍卫队就在他门外,每两个小时轮值,怎么可能听不到他的声音!
  妖术!
  兰西想起关于霍辛的各种传闻——他有钱,特别有钱,年纪成迷,来历成迷,至今没有伴侣,也没有多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连国王也不敢慢待于他。
  他从不参加王室和贵族们的聚会,他的爵位还有一个称号叫做:苍夜公爵。
  据说这个称号是他自己取的,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但他做到了。
  苍夜公爵,整个王国仅此一位,代表着他的特殊和高高在上。
  这仅仅只是因为有钱就能买来的吗?
  “妖怪!”兰西登时大叫起来,握着剑胡乱挥舞,边朝门口跑去。
  可他的脚步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仿佛有什么重重地拖着他,他下意识低头去看,黑夜里,他仿佛看到一双绿莹莹的眼珠,还没等他从惊悚里回神,那双绿莹莹的大眼珠就弯起来笑了,随即,满屋子里都出现了绿莹莹的眼珠。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