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给条活路吧(近代现代)——小猫不爱叫

   《求求你们给条活路吧》作者:小猫不爱叫
  文案
  穆辞宿穷途末路之时,曾经收到两个不同系统发出的绑定邀请,其一是靠脸上位,其二是靠打脸上位。穆辞宿想都没想选择了后者。
  万万没想到,功成名就之后,竟然穿到平行世界选择靠刷脸上位的自己身上了。
  系统:你的任务是攻略面前的渣男12345,让他们喜欢你,爱上你,迷恋你,并且对你不可自拔。
  穆辞宿:放心,我一定告到他们倾家荡产。
  【那些年我们欺负过的女孩】被校园暴力过的孩子,我带你们光明正大的站上原告席。
  【婚姻下忍辱负重的女性】别怕,离婚抢孩子我贼在行。
  【求助无门的虐猫案】的确没有宠物保护法,可谁让你偷走的是宠物主人的个人财产呢?
  1v1,主受,爽文,人狠话少护短受vs日常土味情话不断温柔攻
  注:非行业文,所以内容涉及行业相关请当我杜撰。背景架空,架空,架空,不要联系现实,ky说话不客气的,作者玻璃心,可能随时掏出祖传表情包糊你,别说我没有素质。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现代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辞宿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穆辞宿穷途末路之时,曾经收到两个不同系统发出的绑定邀请,其一是靠脸上位,其二是靠打脸上位。穆辞宿想都没想选择了后者。万万没想到,功成名就之后,竟然穿到平行世界选择靠刷脸上位的自己身上了……本文节奏明快,感情充沛,阅读顺畅,人设鲜明,人狠话少实干派主角带着周围所有需要帮助的配角一起告别过去,走向新的生活。
 
 
第1章 我真不是靠脸吃饭
  燕京法律援助中心
  穆辞宿刚睁开眼,就被面前的场景震住了。
  窄小而破旧的办公室,头顶裂开的墙皮都带着一股子腐朽的味道。至于桌上摊开的几乎要翻烂了的民法,还有身后堆积如山的卷宗,每一样都熟悉得让他想要落泪。
  是做梦吗?
  穆辞宿下意识看向面前黑漆漆的电脑屏幕,里面清晰的映照出他现在的脸,眉眼温柔,分明是他二十四岁的模样。
  ——他这是又穿回来了?
  穆辞宿反射性的拿出手机,xx年xx月xx日,下午三点二十八分。
  所有的悲剧还没有开始……
  对于穆辞宿来说,二十四岁就是他噩梦的源头。
  二十四岁之前,他虽然身世凄惨,可到底也熬出头了。青年律师里的佼佼者,刚出校门就被燕京法律援助中心录取。两年里接手的所有案子都是胜诉,在法律援助圈也是小有名气。
  可自从接了那个案子之后,一切都变了。最初只是个普通校园暴力的官司,然而当受害者自杀之后,风向舆论却陡然针对到了穆辞宿的身上。
  “她自杀了,你就是凶手!”
  “朋友玩笑强扣校园暴力,黑心律师一害害惨了两个小姑娘。”
  “为什么同性恋还会出现在法律援助中心?滚!真叫人恶心!”
  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网络上光明正大的谩骂,还有手里被吊销作废的律师工作证,三把利刃捅在胸口,穆辞宿瞬间成为声名狼藉的丧家之犬,一度流落街头,甚至连活下来都是奢望。
  可谁能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竟然是他谈了三年恋爱的男朋友时锦。
  “为什么?”肮脏的小巷子里,穆辞宿拎着被房东扔出来的行礼看向面前脸色冷漠的时锦,眼里皆是绝望。
  三年了,就算是养只猫啊狗啊的都该有点感情,可时锦却恨不得他穆辞宿下十八层地狱!
  造谣、造假证据、故意引导舆论伤害无辜女孩,除了性向以外,每一条罪名都是时锦生生扣在他头上的。
  而最悲哀的,还是他穆辞宿的性向是时锦亲手掰弯的。但现在,却成了时锦能够用来打压他的最好的凭仗。
  真的是可怜又可笑。
  下意识按住心脏,那种绝望哪怕到了现在也依然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了穆辞宿的思考。他看了一眼,是时锦的秘书。
  “我们时少有事儿吩咐你。”秘书声音公事公办带着一股子不屑一顾。“乔西的案子你最好不要掺和,我们这头已经找了最好的律师。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的话。”
  多么熟悉的命令?穆辞宿下意识拿起桌上的日历看了一眼。第二天的位置上有一条标注:凌晨五点的火车,上午八点和乔乔见面。
  穆辞宿摸了摸那行字,心里的酸楚又多了一重。因为他最后都没有见到乔西。
  乔西是穆辞宿这个案子的受害者。
  玩笑和校园暴力之间只差一个“出于恶意”。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十六七岁的孩子也能如此恶毒。
  撕掉书本,反锁在厕所不过是最普通的操作。更恶毒的还是埋在鞋子里的针还有扒光了衣服把人当画布那样侮辱描画。
  只因为他们觉得乔西身上的穷酸味令他们恶心。
  一般这种情况,只要乔西讨饶,她们可能就厌倦了。可偏偏乔西性格坚韧,非但没有因此影响成绩,还找到了穆辞宿成功立案将这帮人告上了法庭。
  但生活,不是你不想跪下,就能挺起腰板站直。乔西也好,穆辞宿也好,都因为想要一个公道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而更恶心的,还那个逼死乔西的罪魁祸首,校园暴力的始作俑者,竟然是时锦的外甥女。而时锦秘书今天打电话来无外乎是一个目的,警告,以及逼着穆辞宿放手。
  可他时锦的外甥女是人,乔西就不是了吗?
  压下胸口的怒意,穆辞宿回应秘书的语气还算平和,“除了这些时锦还说了什么?”
  “当然是建议你可以提供些有用的证据,例如乔西是在撒谎污蔑,证据作假。毕竟这年头仇富的不少,更何况是个特招进了国际学校的村妞儿?”以为穆辞宿答应了,秘书的语气越发不客气。她其实最厌烦处理这种事,总觉得降低了自己的档次。
  然而穆辞宿却冷笑着问了她一句话,“村妞儿?可我似乎记得你也是村里出来的。”
  “你想说什么?”秘书的语气骤然冷了下来。
  穆辞宿却一针见血,“穿上普拉达就觉得自己是女王?张口瞧不起,闭口是骂街,养大你的百家饭怕不是喂进了狗肚子。”
  秘书大怒,“你一个被包养的小情儿还不如我,我至少靠手吃饭。”
  “是啊!靠做时锦的“左右手”吃饭。”并非侮辱,而是真相,时锦是个混不吝,这秘书虽然是窝边草和他却也并不干净。
  “你!”秘书气得握着电话的手都开始颤抖。“我会把穆先生的意思完完整整的转告时总。”
  威胁之意溢于言表,然而穆辞宿却直接回复,“好啊,再多转告他一句话,撤诉?可去他妈的吧!”
  说完穆辞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和特么到处散发孢子的香菇精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至于时锦的威胁,对于上一世就已经报复成功的穆辞宿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滴~刷脸系统重启成功,请宿主自行查看相关任务。”脑内突然传来的系统提示打断了穆辞宿的思路。
  所以这一次,系统竟然来的这么早吗?和记忆中的时间线不同,穆辞宿立刻查看,紧接着就发现了情况不对。
  这不是他原本绑定的系统,倒是有点像被他拒绝的那一个!
  当初,穆辞宿穷途末路之时,曾经收到两个不同系统发出的绑定邀请,其一是靠脸上位,其二是靠打脸上位。穆辞宿想都没想选择了后者。所以他现在并非单纯的重生,而是穿到了平行世界选择绑定刷脸系统的自己身上?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任务说明,简单的说,就是要他攻略系统安排的渣攻12345,让他们亲口对自己说出“喜欢你,爱上你,迷恋你,并且对你不可自拔。”就算攻略成功。攻略成功之后,会收获积分,积分能够换取各种奖励。
  至于系统安排的这五个渣攻,后面四个只是眼熟,但是这第一个竟然就是时锦!
  这就挺麻烦的了。说实话,遇见个人渣就堪比吃屎。系统的这个要求,就和强迫穆辞宿把屎捡起来再重吃一遍没什么不同。可下一秒,他就突然反应过来并且主动询问系统,“那句话是只要亲口说出来就可以吗?”
  穆辞宿发现刷脸系统并没有爱慕值这个选项,而系统的回答也十分耿直,“没错!”
  “很好。”穆辞宿顿时笑了,“我一定会让他把这句话亲口说出来!”
  他突然觉得这个任务好像也并没有那么恶心。这么想着,穆辞宿将眼下的状况重新梳理了一遍。然后就拿起外套打算出门。
  他并不打算去做什么攻略任务,比起时锦,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一世,穆辞宿也同样拒绝了时锦的威胁,并且当场表示三观不同,必须分手。可到底还是受到了影响。
  校园暴力这种案子取证一直十分困难,尤其在当事人不存在承受巨大伤害的情况下,作为民事案件,想要进行下去就好比登天。
  而被告找到好的辩护律师,就让公道变得更加难以讨要。所以穆辞宿在挂断电话之后,连忧伤爱情的时间都没有,就忙着想办法如何把案子打赢。
  所以他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儿,他的当事人。
  没错,这一天,他的当事人乔西,跳楼自杀了。
  唯一庆幸的是,在这个平行世界,他还有机会将一切悲剧在源头掐断。
  这么想着,穆辞宿的脚步变得更快。他查了最近一趟去省城的火车,晚上八点发车,肯定来不及。至于汽运这个时间已经没有票了。所以在离开法律援助中心之后,穆辞宿第一时间就是选择打车去省城。
  “你说去哪?”连续拦了几辆车,开车的师傅听完穆辞宿说的地点直接就懵住了。这距离可是长途了,一般师傅都不愿意接。
  可时间不等人,穆辞宿只能想办法说服,“求您帮个忙,我给你双倍的车钱包括您这段时间的误工费。我真的特别着急,我的当事人可能要出事儿。”
  哪一行都不容易,真答应去省城,空跑回来肯定不可能。穆辞宿只希望这位师傅愿意给个方便。
  幸好师傅也是个热心肠的,谈好了价钱就不多啰嗦,干脆利落的让穆辞宿上了车,掉头就往省城开。
  “看您挺年轻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可真够厉害的。”燕京的出租车师傅总好和客人贫两句,到省城至少还得三个小时,出于好奇,他忍不住和穆辞宿打听了起来,“这么着急去省城,您当事人是怎么了?病了?”
  “不,”穆辞宿摇头,“她要自杀。”
  “怎么回事啊?”司机也吓了一跳。
  穆辞宿语气平静,“校园暴力。”
  “嘿,这个就……”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顿时紧了紧。他想说半大的孩子怎么至于?可网络时代,想想最近一两年爆出的那些新闻,他这句话梗在嗓子里又说不出口。
  穆辞宿也沉默下来,他试图拨通乔西的手机。果不其然,已经关机。
  就和记忆里的那天一模一样。开始时,他怎么也打不通乔西的电话。原本以为是手机没电,可三个小时之后,他却收到了一条消息。
  “穆哥,我突然觉得公道两个字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当时穆辞宿还不明就里的回复,“别担心,打官司得走法律流程,过程肯定需要点时间,别太有压力,一定可以的!”
  然而乔西却在看完这一条信息之后,直接从教学楼的最高层跳了下去。
  因为对于她来说,等待其实才是最折磨的煎熬。
  深吸一口气,穆辞宿觉得心脏都跟着发疼。凭着记忆,他联系了乔西的老师。
  短暂的等待之后,那边很快就有人接电话。
  “乔西?她今天请假没来学校啊?自杀?这不可能,她是自己请假和我说病了要在宿舍休息,你不信的话,我立刻帮你联系宿舍那边!”
  “您稍等一下……”穆辞宿还想解释,然而电话很快就被挂断,并且进入转接中,再接通时,电话对面的人已经换成了乔西宿舍那边的宿管。
  “具体情况老师已经和我说了。什么自杀,别胡说八道。乔西五分钟前刚离开宿舍,神色看起来十分正常。别没事找事,电话我给你转接回他们班主任那了,十分钟之后没到班级再来联系我。”
  电话又一次转接。可这一次,穆辞宿没有在等待,而是直接挂断了。因为他明白,这些老师并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毕竟在他们眼里,乔西受到的欺凌不过是同学之间的普通打闹。
  可穆辞宿却知道,乔西并不是自己请假的。就在这一天,她被同寝室的人裸着绑在了床上晾了整整一个白天。一直到了下午才成功挣脱出来。
  而等她到教学楼之后,却被告知这帮人拍了裸照,打算卖给学校里的男同学。还逼着乔西下跪给他们道歉,立刻撤诉,乖乖当他们的出气筒。
  乔西走投无路,最后上了天台。
  老师的漠视,宿管的疏忽,还有那些拿她当乐子取笑的同学,乔西就是这样被他们一步步逼死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占了鲜血的刽子手。
  所以他还在抱着什么希望呢?
  穆辞宿冷静下来拨打了110。
  “您好,我的当事人可能要自杀……”
  “您稍等,当地派出所马上出警。”
  三分钟后,民警打电话确认,并且给了穆辞宿今天最好的消息,“您放心,我们立刻出警,并且已经调了女同志前往协助。”
  “放心吧,警察去了一切都会好的。”旁边司机看穆辞宿脸色难看,安慰了一句。
  穆辞宿没言语,他再次给乔西打了电话,在没有接通之后,他斟酌着语言发了条信息。
  “乔乔,我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到,要等我。”
  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距离上一世乔西的死亡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作者有话要说:
  穆辞宿:乔乔,这一次哥不会迟到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