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爱人(近代现代)——阿伏

   《合格爱人》作者:阿伏
  文案
  奥河是金钦手下服从性最高的机器人,也是他的爱人。当他发现,奥河的服从性也对他人适用时,他选择毁掉自己的爱人。
  像忠犬实际骗四方硬心肠机器人攻x虽冷漠但对你也就那样科学家受
  R24/奥河x金钦
 
 
幻想 科幻破镜重圆 相爱相杀 强强对抗 HE
 
第1章
  落城今天下雨,雨从天上坠下连成细密的线。
  金钦在坐标指引下抵达了第三实验室,他面色惨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在和人通话:“我已经回实验室了,那个宴会没有参加的必要。”
  雨夜的走廊一片晦暗,唯一的亮色便是金钦。
  他在礼服外披了件白色的大衣,贴身的白衬衫是花苞领,一枚领结约束在花瓣下缘。他捏着领结揉了揉额头:“他们想要我服软,可我实在不适合献媚,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简柯“嗯”了一声,这位敬业的助理显然也并不愉快,她说:“刚好我也拿到结果了,第三规则从投票结束那一刻开始对你生效。”
  第三规则:凡成功创造出强人工智能的科研人员,需经双随机筛选将科研结果交由抽中科研人员保有。
  金钦骂了一声,又问:“我申请调到第三实验室的事呢?”
  “我依然认为你这样做非常没有必要——不过你可以放心,已经通过了。恐怕你是第一例主动申请由第一实验室调动至第三实验室的人。”
  “只要实验室的配置要求符合我的标准,我在哪里都可以。”
  金钦终于穿过漫长的走廊抵达自己的实验室,拥有者的名字已被确认,他核对了指纹,走了进去。
  第三实验室是几个首席实验室里人员配置最少的,恐怕连保洁机器人都没有,眼前的办公室集齐了脏乱差。
  他捏着鼻子退了出去,没劳烦其他人,在墙上划了一下权限卡,整栋大楼的机器人都进入了为他待命的状态。
  从强人工智能诞生的第一天起,人类就面临着继续突破的困窘。
  机器人的不断进步威胁着人类作为主宰者的地位,恐慌并不能延缓科技的进程,金钦便是破局的人,也是这个年代、这个领域唯一的天才。
  目前使用的所有人工智能,其背后的算法都有金钦的身影在,他拥有这个星球上最多的“智慧”。
  新的办公室很快清理出来,金钦搬了进去。
  他把简柯准备的昂贵大衣随便扔在桌上,俯身查看面板上的数据。虽说搬到第三实验室意味着和顽固派的彻底决裂,但他依然是U7W23项目的主导人。
  U7W23是目前最高精尖的项目,主要针对A系列机器人的权限设置问题。此前金钦预留的自主权限过大,已经出现战时不受控的情况,如果不能改善,只能废止整个A系列。
  这是联合政府绝对不会允许的无意义损失,也是金钦“沦落”到第三实验室的主要原因。
  项目迟迟没有进展,当天才失去光环,自然也会被丢弃。
  金钦正站在被丢弃的悬崖边。
  终端上时刻测试的数据和往常一样流畅,闪光的节点没有丝毫卡顿,但没有实际意义。
  金钦用指腹击打桌面,理应达到他设想局面的实验结果始终不愿现身,他是真的被困进了算法中找不到出路。
  终端响了一声,他拿起看了眼,还是简柯。
  简柯:“根据第三规则,第八实验室的鲁先生即将抵达您的办公区域,请您做好准备,按时完成交接程序。”
  金钦:“这么快?”
  “不是您咎由自取吗?”
  金钦瞪了她一眼,拍灭了通讯,为鲁机开放了进入权限。
  他是出道即天才的人,就像是为第一实验室而生的科学家。且不论首席之外的实验室,哪怕是在首席里排第八,都让他匪夷所思:这些实验室每天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鲁机很快出现,手中提了一个密码箱。
  他打开箱子,取出一尊半截半身像:“这是此次对接的机器人——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请您签署第三规则。”
  金钦在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端起半身像:“它的编号是什么?”
  “R24。”
  “也就是说,直到第24代你们才成功?”
  鲁机皱了下眉,点了点头。
  “这是它的分体,主骨骼呢?你应当一起交付给我的。”
  鲁机:“先生,第三规则的解释条例也规定了例外情形。R24的主骨骼只在初期进行过上线运行,经过确认,我们已经消除了所有残留痕迹,按照规定……”
  “好,我知道了。”
  金钦端着半身像,打量了一下桌面,把它放在了左侧。做完上述动作,鲁机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金钦有些纳闷,问道:“请问还有什么程序需要我履行吗?”
  鲁机:“先生,我想它需要一个准入信号。”
  “准入信号?”
  也许是金钦表现得太诧异,他的惊讶似乎羞辱到了鲁机,鲁机终于面露不悦:“我们职业相同,无论能力高低,都理应得到彼此的尊重。”
  金钦说了抱歉,重新拿起R24:“我只是太久没有接触过需要准入信号的机器人,没有预留设备。”
  这句话倒是实话,准入信号只是初期机器人的发展水平普遍较低的阶段、为维护方便而设定的对接方式,近年来已经很少有高端系列还在使用准入信号了。
  鲁机皱了下眉,说:“我明天再过来一次。”
  “不麻烦你了。”金钦故技重施,在全实验室范围内的机器人身上搜刮一番,找到了几组不同的旧式设备,完成了第一次接入,他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我想现在应该可以了。”
  鲁机最后看了眼启动中的R24,鞠了一躬:“谢谢您的配合。”
  鲁机离开后,办公室又只剩他和算法,算法仍在继续,依然流畅得好像没有任何问题。
  金钦有些烦躁,暂时放下了自己手头的项目,打量起桌边的机器人。他对各个实验室擅长的领域有所耳闻,第八实验室的前身专精于主骨骼制作。从这个角度去看,他们出的活儿确实在细节处非常精细。
  他只负责算法,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了解一个完全体。
  R24的启动程序有些缓慢,足足经过了两分钟才完成了初始载入。金钦获取了它的权限,打算重跑一次做些修改。
  “您好。”
  “嗯。”金钦忙着手下的工作,抽空转头看了眼R24,“你好,我是你的新主人。”
  “请问您的姓名是?”
  “金钦。”
  R24很快复读了一遍,金钦的名字对依靠发音程序说话的机器人来说有些难,他在发音时出现了吞音的情况,钦字只发出了尾声。
  金钦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半边脑袋,之前手底的算法已经做了初步修改,技高人胆大,他直接在R24的程序里上线了新算法:“麻烦你重新启动。”
  R24闭上眼说了“再见”,三五秒后,他重新睁开眼:“我想您是一位天才。”
  不是第一次被人称作天才,但被机器人这么评价还是第一次,金钦撑着下巴和他对视:“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天才?”
  “您让我进步。”
  到底是个不太聪明的机器人,不要说其他技巧,连说话甚至都尚且生硬。
  金钦又问他:“那如果我让你退步呢?”
  “如果您想让我做出改变,而您也实现了自己的想法,我想您就是天才。”
  这话太绕了,金钦几乎不与人类做这些交流,可对上一个完全没有开窍的机器人,他十分有兴致。
  “你喜欢什么?”
  “今天我喜欢您。”
  “你有喜欢的事物吗?”
  “我想是草莓。”
  “可是你没有吃过,怎么判断自己会喜欢草莓?”
  “红色,先生。我想我喜欢红色。”
  一个喜欢红色草莓的机器人。
  金钦让R24进入休眠,自己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中。
  他修改了算法,不再着眼于既定目标这样过大的概念,而是选择缩短了A系列机器人进入休眠的时间。
  当机器人出现失控状况,更简便、更快捷的休止操作也是一种进步。
  完成了这项微小的改动,金钦从项目中下线,将R24从桌边解放出来。
  三秒后,R24睁开眼:“您好,先生。”
  “初次见面,我带你去吃草莓。”
  R24没有办法做出为难的表情,内在的逻辑也教他不要在这种情况下表达。他谨慎地“嗯”了一声,端坐在金钦手臂上离开了第三实验室。
  这年月,不仅军方将更多的科研视角投在了机器人身上,民间的开发公司也将一切做到了极致。
  前几年有一个新的概念出现,官方名称叫“单身机器人”,倒不是形容机器人的状态,更多的是形容多数人类的生活。人类社会里,结婚率几乎跌破,单身的比例大大提升,为了配合单身人群,“单身机器人”应运而生。
  金钦领着R24到了一家允许机器人进入的餐厅,就餐的多数组合都是人类和机器人,不过像他这样,架着半尊半身机器人的人还是少数。
  他习惯了被注视,神态自若,把R24放在自己对面:“这家餐厅以草莓宴闻名,你喜欢什么?”
  “草莓气泡水,先生。”
  抬手要了两杯气泡水,金钦又给自己点了一个草莓年轮蛋糕和一杯纯牛奶。他不十分喜甜,搭配着没有特别甜味的牛奶才能吃完一块小糕点。
  R24显然无法进食,他只能用自己唯一的眼珠欣赏草莓气泡水,他说:“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礼物。”
  金钦勾了下嘴角,傻机器人居然把人类无聊的消遣当作礼物,他颔首:“不用谢。”
  “抱歉,我忘记说谢谢了。谢谢您,先生。”R24的眼球在眼眶里转了转,声音降低了几个度,“先生,请问我们是在约会吗?”
 
 
第2章 
  约会?傻机器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金钦吞下最后一块蛋糕,问:“你是如何定义约会的?”
  “一些关于甜、漂亮和心情好的东西。”
  这个答案不知从什么地方取悦了金钦,他笑了一下,手指在R24冰凉的眉骨处摸了一下:“你可以把这当作约会。”
  R24有些垂头丧气:“先生,‘当作’和‘是’有区别的——是我猜错了。”
  想起早上在实验室的一点进展,金钦把他举到自己身旁,好心情地问他:“如果是约会,你想做什么?”
  R24回答得很快:“我想坐旋转木马,吃一支冰淇淋。”
  不知又是哪个知识库里的标准答案,金钦知道落城有一家全球最大的游乐场,满足这个傻乎乎却又有些甜滋滋的机器人不是一件难事。
  凭借军部首席的身份,他领着R24在晚高峰坐了一圈旋转木马,之后又在摩天轮上对着他舔完了一支冰淇淋。
  R24显然非常快乐。
  夜幕早垂了下来,金钦手臂上坐着一个因为喜悦而有些聒噪的机器人。他以为自己会很烦,可没想到和机器人简单的对话反而让心情上升了一些。
  夜晚的落城饱受光污染的侵袭,早些年还有人奔走呼吁让城市交还夜晚给人类,近年来这样的呼声少了许多。
  没有什么多的原因,只是如果连灯都不再亮,人类会更加孤单罢了。
  几百米的步行已经达到了金钦的今日锻炼巅峰,他再次利用特权开辟了一条空闲通道让自己回到第三实验室。
  实验室人员稀少,在编在岗的人估计也并不十分热爱工作。金钦回去时,整个第三实验室只有他所在的区域还处于工作状态。
  他把R24放在手边,在熟悉的算法中随便选了一段。
  作为一个天才,金钦在工作时非常专注。
  R24认为自己仍然处于激动、迫切想要与人交流的状态,可看着沉浸在茫茫数据中的金钦,他选择了闭嘴。
  军部研发的机器人系列并不多,除了金钦主导的前六个系列,只有几个实验室分得了独立命名。
  R系列在初创期并不明朗,几乎被腰斩。直到R07,第八实验室才摸到了一些边界,甚至跳出了惯常思维,R系列是军部第一支主打“抚慰”的产品。
  以往,这项技术是由民间一家公司垄断的,令人欣慰,军部终于再次从各个方面领先了民用机器人。
  R24浏览过自己的历史,目光又回到了金钦身上。
  他暗自总结,金钦是一个红色、甜美、浪漫的人类,他在自己的数据库里找不到与之匹配的任何东西,于是擅自创造了一个叫“金钦”的名词。
  金钦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一个新名词,他盯着过去几千个日夜看过的数据,陷入了一段崭新的、迷茫的思考。
  事实上,他非常抵触诸如此类的设计,既要机器人保持极高的灵活性,又要将他们的自主权限降到最低。联合政府的拍脑袋官员们今生恐怕都无法意识到,这是一个悖论。
  他的思绪转动得很慢。
  A系列最初的叛逃非常文明,但最近几次记录显示已经出现了人员伤亡的情况。
  所以要从他们的攻击对象入手吗?
  简单利落地一刀切显然不行,联合政府与第三自由军的摩擦时刻都在发生,将人类从打击列表撤出同样会让A系列残废。
  可是如果加入审核系统,那就不是单纯地识别平民与军人这个技术层面了,这需要更大的数据库,而且几乎不用做太深远的推断,几年内这个方法会非常有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数据库愈深,A系列的识别也就更难,终究只是一时的办法。
  金钦在原地愣了片刻,取了杯水又坐回桌前。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