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惊喜(近代现代)——紅桃九

 =================
书名:意外惊喜
作者:紅桃九
【本文文案】
姚瑾庭十六岁就跟家里出柜了,这十年来一直洁身自好,作为一名有道德的纯gay,他发誓他从没跟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过关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婴儿,并告诉他这是他亲生儿子!这让他怎么相信?
 
不要怀疑,受给攻生了个儿子,受不是双性人,不反攻不互攻
温文尔雅有责任心攻X冷漠强大受
姚瑾庭X沈倾 1V1 HE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瑾庭沈倾 ┃ 配角:于源沈玫姚瑾绪 ┃ 其它:生子
 
==================
 
  ☆、第一章
 
  这是一栋市中心非常显眼的公寓,所有人都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姚瑾庭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伸手摸到枕头下的手机,打开后发现才5点钟而已,对于他这个凌晨三点才睡觉的人简直是太残忍了。
  昨夜通宵做设计稿,一大早又被吵醒,姚瑾庭有些哭笑不得,想不明白谁会这么早来找他,起身边走边摸着有些镇痛的头去开门。
  门外站着两个陌生人,其中一位妇女怀里抱着用棉毯包裹的婴儿,另一位先生手里提着棕色公文包,看上去表情有些冷硬,两人身上都穿着厚重的黑色呢子大衣,仔细看衣服上面有些发亮的水珠,原来是外面下雪了。
  两人打量为他们开门的人,是一位长相清俊的男人,虽然穿着居家服,但是无法掩饰自身带的光芒,看上去就会让人想到儒雅、沉稳、气宇不凡这些词语,大约有185左右的身高,修长的身影倚在门边,眉头微微靠拢,看得出清早有被人打扰到的不满,不过还是很温和的看向门外的两个人,眼神充满了疑问。
  “你好,请问是姚瑾庭姚先生么?”。黑衣先生率先开口,随后拿出公文包里的文件夹递给姚瑾庭:“这份文件请您过目。”
  “你好,我是。”姚瑾庭点头,有些疑惑的接过文件夹:“请问您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清楚我的职业是律师,我是受人所托把这份文件交到你手上。”随后又道:“还有这个孩子!”
  姚瑾庭有些发懵,手里的文件大体是出生证明之类的东西,他仔细的打量眼前的两个人,再次确定他没见过他们,更不认识。
  “我想两位搞错了…”
  “姚先生”  律师先生打断他:“这个孩子是你的亲生儿子,如果你不相信,这上面有他的出生证明还有亲子鉴定”。律师看着对面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男人继续道:“所托之人说过,如果你不能接受这个孩子,将会采取第二种办法,把他送往福利院,请你考虑一下。”
  姚瑾庭有些想笑,不明白这是恶作剧还是哪个女人想赖上他,对于十六岁就出柜的他,别说女人,就算是男人来往的也是屈指可数,突然冒出一个孩子说是他的亲生儿子,说出去谁信?别说他自己了,随便问认识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
  “抱歉!我不能接受,首先我是个gay,我没有交往过女朋友,更不会有孩子,我想两位是找错人了。”姚瑾庭礼貌的拒绝,他一向脾气好,待人有礼,做任何事情有进有退,他希望已冷静客观的态度解决一切矛盾。
  “姚先生,这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可以仔细看看这份文件,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再做回答。”律师用沉重的语气提醒。
  “好!那请你告诉我,你的委托人是谁?”他问出心中疑惑。
  “抱歉,我不能说。”律师回答的很决绝。
  姚瑾庭笑了,说:“那我也只能说对不起了,你既然不说这个孩子的生母是谁,我也不会无缘无故认这个孩子,你撒的谎太不可思议了,我无法接受,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此时姚瑾庭心里很不高兴,已经下了逐客令。
  “好吧!”律师叹了口气,转头对身旁的妇女说:“我们走吧!”
  “等等!姚先生,您看一眼这孩子吧!”一直站在旁边并未说话的妇女开了口,她的年纪看上去有五十几岁,鬓角有些发白,她同情的看了看怀里的婴儿,于心不忍的道:“先生,他还未满月,如果送去福利院不知道会怎么样,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带着孩子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如果他真的是你儿子,你今天放弃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听了这番话,姚瑾庭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他是个同性恋,从未想过将来会有孩子,他早已经做了这辈子无子女的打算,他看向妇女怀里的婴儿,那么小,安安静静的闭着眼睛睡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甜又暖。
  妇女看着站在对面无动于衷的姚瑾庭,失望的摇了摇头,与律师对视一眼,打算转身离去。
  “等一下!”就在两人转身要走的时候姚瑾庭拦住了对方,下定决心道:“把孩子给我吧!”
  思来想去,他还是被那句后悔一辈子触动了。
  妇女欣喜的看着他,将孩子递给他,并交代:“好好照顾他,谢谢你接纳他。”
  “我们该走了。”一旁的律师提醒妇女,他们的任务完成了,不能多做逗留。
  妇女点点头,并未给姚瑾庭说话的机会,两人便搭着电梯消失在空旷的楼层里。
  回到屋里,姚瑾庭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到沙发上,蹲在地上观察着熟睡的小家伙,他现在的状态还没缓过神来,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儿子,不过他一向镇定,做事井井有条,他并不急于去做亲子鉴定,抱过孩子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决定,不论这是不是他的儿子他都会接纳。
  小家伙的脸还有些发红,可能是刚刚在外面冻着了,姚瑾庭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居然有些心疼了,这孩子这么小,他的母亲居然舍得,伸手轻轻的在他肉嘟嘟的脸上划了一下。
  姚瑾庭翻看了一下孩子的出生证明,上面只填写了出生日期和时间,监护人是空白的,医院印章看似是一家私立医院,地址也没有,看来是决心不想让他查到,算了下日期,11月12日凌晨两点半出生,那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出生才五天。
  太让人心寒了,姚瑾庭这么想,冷笑一声,这个年代还能有这么心狠不负责任的母亲,真是少见,无论是出于什么苦衷也不能将刚刚出世的孩子送人,如果自己不接受就会被送到福利院去,真不知道孩子到了那里会怎么样,想到这看了看熟睡的宝宝,心头一软,低头轻吻着婴儿的额头,温柔的轻语:“宝贝,从今天开始,你有爸爸了,我也有儿子了。”
  姚瑾庭想,这也许是上天提前送给他26岁的生日礼物吧?(虽然他没有过生日的习惯)
  
 
  ☆、第二章
 
  接受了“喜当爹”这个事实后,姚瑾庭就开始规划着宝宝的生活用品,但是对于毫无经验的他实在无从下手,这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睡觉的小宝贝“咿咿呀呀”的哭了起来,估计是饿了,可惜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姚瑾庭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翻一通,最后在冰箱里拿出了前不久买来的牛奶。
  “宝宝不哭…”轻声哄着小宝贝,然后动作相当不熟练的抱起宝宝,小心翼翼的用小勺喂着牛奶。
  小宝贝喝了一点点并不领情,哭声更大,姚瑾庭急得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他一点经验也没有,最后看着哭的很厉害的宝宝又心急又心疼!
  当天上午,姚瑾庭的好友于源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作为一名国内知名的神经外科医生,现任最年轻的专科主任,一大早就被姚瑾庭的电话Call醒,原本美好的休息日,因一句话破灭了!于源二话不说,匆忙的洗把脸带好医用箱就火速前往,能让于源这么卖力的这世界上几乎没几个人,姚瑾庭就是其中之一。
  于源看着眼前痛哭的婴儿一脸懵逼,问:“瑾庭,这是……??”
  他还以为是姚瑾庭出什么意外了,害的他马不停蹄的赶来,进门就看到姚瑾庭哄着怀里的婴儿,一脸焦急,边晃边冲着他说:“阿源,你终于来了!”
  于源的脑子里直接就闪过“活久见”几个字!
  看着他张嘴愣在那里,姚瑾庭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别愣着了,快过来看看宝宝为什么一直哭!”
  缓过神来后,立马查看宝宝的状态,现在宝宝哭的没那么厉害了,一抽一抽的,于源虽然是医生,但不是儿童医师,没结婚当然也没有当奶爸的经验,探了探宝宝的额头,发热的厉害,于源心道:不好,这是发烧了。
  “去医院吧!这孩子是发烧了。”于源提议道,他不是专家这里也没有医疗设备。
  姚瑾庭点点头,简单的换了身衣服就抱着孩子和于源前往医院。
  在车上,当司机的于源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瑾庭,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是我儿子!”
  “……”
  于源吓的差点没追尾,惊的下巴都着地了!一脸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他,说:“别闹…”
  “先去医院吧!晚点再跟你解释。”姚瑾庭叹气,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宝宝身上,生怕宝宝出什么意外!暂时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于源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一脚油门开到了医院,两人急匆匆的挂了儿童专家,孩子被护士抱走了,那护士脸色不是很好,冲着两人说:“谁是爸爸?怎么照顾孩子的,母乳带了么?男人带孩子就是……吧啦吧啦…”
  “………”
  护士懒得理他俩,抱着孩子踩着高跟鞋“登登登”的进了病房。
  被晾在外面的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于源尴尬的摸摸鼻子,说:“这小丫头不认识我,不然不会这种态度…”随后又问道:“瑾庭,你不要跟我开玩笑,这孩子真的是你的?”
  姚瑾庭点点头,随后将今天早上的事说一遍给他听,看着他呆愣的模样,姚瑾庭有些好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说:“不管怎么样,从今天开始我会对宝宝负责。”
  “瑾庭,这明显就是哪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想赖给你,还是要查清楚,虽然宝宝挺可爱的,但是也不能……”
  “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我会查清楚。”姚瑾庭目光有些深沉的看向病房,隔着玻璃能看到护士和一位女医生在为宝宝量体温,眼神瞬间变得温柔了许多。
  过一会儿,医生走出来,很快认出了于源,有些惊讶:“于主任,真没想到你居然结婚了!”这话有点讽刺的意味,毕竟于源的花心在医院是出了名的。
  于源赶忙解释道:“误会了医生,这是我朋友的儿子!”开玩笑,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东翔情圣”的名号要不保。
  “医生,宝宝没事吧?”一旁的姚瑾庭很关心的问道。
  医生板起脸来对着他说:“能没事么?在晚来一会儿后果很严重知道么?来之前给宝宝喝过什么?”
  姚瑾庭想了一下,说:“喂了一点牛奶。”还是冰的…
  “他妈妈呢,没有母乳么?不喝母乳会拉肚子的!”医生有些气急。
  “没有妈妈,只有爸爸!”姚瑾庭微笑着看着医生说:“抱歉医生,我没有照顾好宝宝,还要麻烦您提供一些常识,我会注意的。”
  他的语气很温和,听到没有妈妈后医生大致猜到了情况,是个俊美的单亲爸爸,也是不容易,被他看的脸微微一红,轻咳一声,语气温柔了许多说:“现在已经没事了,孩子太小,要住院观察,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还有,你要准备好的羊奶给宝宝喝,没有经验最好请个靠谱的月嫂。”
  姚瑾庭礼貌的道谢:“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看着医生走后,于源嘿嘿一笑,搂过他的肩膀说:“瑾庭,你真是妇女杀手啊!看看她对咱俩态度的转变,要知道你是个gay,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姚瑾庭挣开他的手,无奈的说:“别乱说话了!今天辛苦你了阿源。”
  “瑾庭,我们是好朋友,跟我客气什么!”于源微微一笑。
  他和姚瑾庭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两家是世交,姚瑾庭从小就很优秀,做事细心有分寸,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但让人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孩子,在16岁那年居然跟家里出柜了!
  当时姚父姚母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听别人说姚瑾庭在门外跪了一整夜,具体怎么回事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了,但每曾问起姚瑾庭他都是微微一笑说没有那么严重,姚父姚母并不是封建不通情的人,况且姚瑾庭上面还有个大哥姚瑾绪,后来事情就慢慢缓和下来,姚父姚母也都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姚瑾庭毕业后又向家里砸下了重担,他向父母表明不会继承家族企业,会做自己想做的事,希望父母同意,这次不仅姚父很生气,就连远在千里以外的姚瑾绪都坐不住了,千里迢迢的从外地赶回来,揪着姚瑾庭的衣领就开始数落:“瑾庭你怎么回事,说好一起分担呢?你说不做就不做?把你能耐的你怎么不上天呢?”
  姚瑾绪太生气了,他本来脾气就不好,发怒过后看着自家弟弟一脸淡定的站在那,倒是他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气的直跳脚!姚瑾庭安慰他说:“哥,我相信你!”
  相信个屁!姚瑾绪咬牙。
  姚瑾庭的坚持最后还是得到了家人的妥协,姚父姚母都知道,他们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很倔,认定的事就算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外界的传闻就五花八门了,什么姚氏大少爷挤兑姚氏二少爷将其赶出姚氏,姚二少最后落得只能自己在外开个设计工作室维持生计等等……
  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姚瑾庭听了都苦笑不得!
  
 
  ☆、第三章
 
  和于源告别后,姚瑾庭就托人联系了一家业内非常正规的家政公司,那边效率很快,当天就回复可以尽快安排几个人来面试,问姚瑾庭什么时候方便。
  因为宝宝需要住院观察几天,月嫂的事没那么急,所以安排到晚一天面试。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