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玄幻灵异)_濯足

   《奇门》作者:濯足
  文案
  运气爆表纯情徒弟攻(韩沛)x又冷又骚毒舌师父受(李牧非),1V1年下
  =====================================
  李牧非与韩沛第一次见面时,李牧非十一岁,韩沛三岁。
  作为易学圈子中罕见的天才,李牧非手盘一排,告诉偶遇的年轻父亲他儿子“命格极佳,就算个人努力不足,也会有意
  外好运和贵人相助,一生必成大事大业。只是子嗣难得,断子绝孙”。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完,年轻父亲就大骂李牧非
  是“江湖骗子”,连钱也没给就跟躲瘟神一样跑了。
  李牧非与韩沛第二次见面时,李牧非二十四岁,韩沛十六岁。
  彼时李牧非在圈子里已颇有名气,被人称为“冷面阎王”,千金一字。而当年那个有着“举世罕见富贵命格”的韩沛,
  则成了街边的叫花子,食不果腹朝不保夕,被城管追着跑。
  PS:本文专注恋爱,推理悬疑都是调味品,大富大贵不重要,断子绝孙才是重点
 
 
第1章 我不想做乞丐
  “起来!”
  随着男人的吼声,一群邋遢的看不出样子的乞丐陆陆续续地爬起来。
  这里是一座烂尾楼。本来已经建好了楼体框架,还特意被定为重点建设项目。可惜后来发包方卷了投资人的钱跑了,这
  楼拆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便像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吹着寒风不知所措地在繁华和破败之间寻找着立足之地。
  韩沛裹在他的破棉衣里,他翻了个身试图将自己藏在阴影中,以躲避踢他们起床的男人。他有些留恋刚才的梦:梦里,
  韩沛的母亲正弹着钢琴,唱着意大利语的民歌,父亲刚刚切好一盘水果,正招呼他们过来吃,而他则站在家中的落地窗
  前,望着天上一轮红月;那月亮挂在漆黑的天幕中,仿佛要渗出血来,韩沛目不转睛地盯着红月,不知为什么,他仿佛
  有种错觉——那月亮也在看着他。
  “小子,还在睡呀。”猛地出现在韩沛身后的声音吓了韩沛一个哆嗦,他睁眼一看,便见到了刘哥的那张大脸,正停在
  他的面前。不知为什么,刘哥没有像平时那样对着他的后脑来个猛踢。而是在他面前,蹲下【请不要屏蔽我】身子,俯
  视着睡在破报纸上的韩沛。
  被刘哥找上了门,韩沛丝毫不敢再在梦境中流连,吓得赶紧跳了起来。
  刘哥嘿嘿笑了笑,像是安慰一般说:“紧张什么?”
  “刘哥,我这就干活去。”韩沛立刻回答。
  “不用。”刘哥又继续和善地笑了下,但今天的刘哥不仅没有踢韩沛,反而是把手里一个塑料袋递给韩沛,韩沛低头一
  看,里面居然是一个鸡腿。
  从来,他们平时都是只有馒头吃的,像鸡腿这种东西,只有在每年过年才有一个吃。
  对于刘哥这样的好意,韩沛完全不敢接。毕竟他见过刘哥的手段,他见过刘哥是如何把一个人活生生打死的,他记得那
  个人满脸血肉模糊,眼皮狰狞地肿着看不清眼睛在哪里。
  “让你拿着就拿着!找揍是吗!”看韩沛摇头,刘哥吼道。
  韩沛没有办法,只能把鸡腿接了过来。
  “妈的,你小子,”看韩沛接过鸡腿,刘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韩沛,皱着眉头问:“都一样吃馒头,怎么就你长这么
  高个?”
  韩沛整个人瑟缩了下,他将自己的肌肉绷紧,似乎这样就可以显得他稍微小一些,韩沛心里打鼓,该不会是……刘哥发
  现了他每天都偷拿要来的钱去买吃的吧……
  “可能随我爸。”韩沛低声说。
  “哈哈哈哈。”刘哥却好像听了韩沛讲了一个顶天好笑的笑话一样,朗声大笑:“你他卝妈一个小乞丐,有个屁的爹妈
  。”
  韩沛咬紧了牙齿,但他还是对刘哥笑了笑: “我都瞎说的。”
  “别一天到晚想那没用的,你们就是我从粪坑里捡来的!” 刘哥撇着嘴,把浓厚的烟雾吐在韩沛脸上。
  烟雾散去,刘哥忽然发现今天韩沛的脸擦的很干净,完全不像之前黑一道红一道看不出个一二来,那张干净的脸上挂着
  两个黑白分明的眼睛。刘哥活了这么大岁数,生的这么精神的人他还是头一次见。
  “这么看,你小子还真长了个人样。”刘哥说着拽着韩沛的脸,“真他娘的白瞎,生在了个乞丐身上。”
  即使被拽得脸发红,韩沛也没吭声一句。
  “你叫什么?”刘哥问道,他忽然发现这么多年他从未问过这小子的名字。
  “乞丐有什么名字。”韩沛笑着答。
  刘哥想了想也对,把手里的烟屁卝股摁了,“行了,你小子,跟我过来,鸡腿一边拿着一边吃。”
  韩沛更加狐疑,刘哥……找他干什么?
  他总觉得,今天的刘哥哪里都透露着点不对劲,从早上叫他起床开始,到给他鸡腿吃,再到现在,与他这样闲聊。这样
  想着,韩沛越来越紧张,连手中平时那份想都不敢想的美味,都让他反胃的要命。
  “稍等下,刘哥。”韩沛说着悄悄跑到旁边去,把鸡腿递给另一个乞丐,他记得这个乞丐好像叫……虎头?因为脸生的
  形状奇怪,被刘哥起了这么个名字,韩沛与他并不熟悉,仅能算得上是一个屋檐下避雨的,“我吃不下,你吃吧。”
  那个名叫“虎头”的乞丐接了鸡腿,并没有说谢谢,可他看着韩沛,韩沛居然觉得……他在嘲笑韩沛,又像在可怜他。
  “弄好了赶紧回来!”刘哥催促道。
  韩沛不敢多停留,转身小跑回去,跟着刘哥慢慢一步步往楼下走,一边走,韩沛一边向四周看,这是……地下室?
  韩沛从来没有去过地下室,那里刘哥从来都不让他们去。可,韩沛却突然想起来,他见过从地下室回来的人!
  他们每一个,无一例外的都没有胳膊和腿!
  乞丐窝里常年都是些残疾人,所以韩沛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有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那些乞丐不是天生就这样,而是……被人砍了腿呢?
  “小子,我都是为了你好。”韩沛这样想的时候,刘哥突然说。
  韩沛猛地停住了,绝对不对,一定有什么事不对。
  “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凄惨的喊叫顺着地下室的阴风吹进了韩沛的耳朵里。
  果然是这样!
  韩沛心中的猜想坐实,难怪刘哥一早上没有踢他,难怪给了他鸡腿吃,难怪问他长这么高还要得到钱吗,他们要砍断他
  的手和腿!几乎是直觉地意识到了这个事实,韩沛想都不想的转身就跑!
  “草!”刘哥大骂一句:“你小子敢跑?!”
  “都他卝妈给我出来!有人跑了!”刘哥大喊一声,韩沛回头一看居然有四五个人都拎着家伙冲了出来。
  “妈卝的,是不是傻!?砍个腿还能让人叫出来!?”韩沛听到刘哥在后面一边骂一边追:“小子,等我追上你你就死
  定了!”
  韩沛哪还管这些,被追上了就是死,他一边拼尽全力的往外跑,一边在脑子里回忆着这附近的地形。
  从烂尾楼出来,往南走两条小街,就是城市里最繁华的地区之一。而北边则毗邻一排老房,曾经这里还是出了名的小吃
  街,后来因为电线老化起了一场大火,黑压压挤在一起的木制老房子根本扛不住,顺着狂风不消一会便连成了冲天的火
  海,烧死了几十个人。从那以后,这里人去楼空,成了一片废墟,再无人问津。
  去南边!
  韩沛冲出烂尾楼直接冲过街道,南边繁华有序,巡逻的人也多,就算刘哥追上他,怎么也不敢光天化日就动手。
  想着韩沛就直接冲过了南边的马路。
  “别去。”
  可正在这时,一种无法言说的莫名猛然袭击了韩沛,那感觉就像一个撕不破的蛹裹在他的身上,韩沛忽然觉得他的意识
  仿佛被强行塞进了一个小罐子里,再回过神时,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还在烂尾楼下。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到底什么情况??
  他明明已经向南过了几条街……难道刚刚那是他在做梦?
  不,不,梦境没有这么清晰,韩沛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是清醒的,他甚至能仔仔细细地回想起来他路上看到的每一个人
  ,听到的每一声鸣笛。
  他又隐隐约约地听到身后刘哥等人的叫喊声了。
  韩沛迈开步子,或许……他再走一次刚才的路就能知道怎么回事?
  不行……
  不知为什么,冥冥之中,韩沛的脑子里似乎有个意识在告诉他,他不能走刚才的路,他好像有一个感觉:只要他迈开这
  一步,他就会失去他唯一的机会。
  还是……去北边吧。
  韩沛想着转过身,直冲北边逃去。
  北边的区域远比他想象的更为荒凉,韩沛绕到一处烧塌了半边的废墟后,十几年无人问津的废墟即使在白天也显得异常
  瘆人,韩沛忽然想起,他曾听人说,这废墟下,现在还埋着被活活烧死的人……
  想到这里,韩沛瑟缩了下,他最害怕这种鬼鬼神神的东西,可是他不敢动,他已经可以听到,外面逐渐清晰的脚步声。
  他刚刚委身躲到一处废墟之后,便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骂声。
  “草!这小子跑哪去了?”韩沛捂住自己的嘴,哪怕是呼吸声,他都怕会引起注意。
  “哎呀,我觉得他不在这里。”另一个人倒是悠闲:“你不知道,那小子胆子小,这种废墟,他根本不敢来的。”
  那个人沉吟了片刻,觉得有那么点道理,说:“好,那我们转一圈就回去,妈卝的,我早饭还没吃呢。”
  另一个人呵呵的笑了:“说不定咱们回去的时候,刘哥已经把那小子抓回去了,估计按照刘哥的性子,胳膊腿一个都不
  会给他留,让他以后就用脑袋蹭着去要钱。”
  “那是他活该。”那个人语气平淡地骂了声,似乎对这些事已经司空见惯。
  “我说也是哈哈哈……嗯?”男人正在笑着,好像忽然察觉到了问题,再说话时声音已不似之前那般,“你过来看下。
  ”他沉着声音对另一个人说。
  “这是不是血?”男人的声音说。
  韩沛一听心里打鼓一样,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刚刚一路跑过来,他根本就没注意脚居然磕破了,如今那血迹点点滴
  下来,韩沛顺着脚边的血迹一看,便能见到那血迹从废墟后面一步步延申到他这里,就如死神的脚印一般。
  糟了……糟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高声道:“小子!别躲了!我们看到你了。”
  接着在韩沛看不到的地方,两个人悄无声息地往废墟后面走,打算直接抓韩沛个措手不及。
  “抓到了!”
  韩沛的心猛地一动,可不知道他到底是吓破了胆还是什么,躲在废墟后面的他并没有动一下。
  很快,便又是一阵喊叫:“抓到了!”
  接着那两个人一顿,再后面响起的便是脚步逐渐跑远的声音。
  韩沛用手按着自己脚上的伤口,他不知道那几个人到底跑没跑,也不知道那个喊着“抓到了”的人是谁。现在他的头皮
  紧张得发紧,直到听到外面彻底没有动静后,韩沛才终于战战兢兢地从废墟后绕了出来。
  “终于……终于逃过一劫……”韩沛心中暗暗想,可是他不能去火车站,也不能去汽车站,那里全是刘哥的人,专门抓
  那种想要逃跑的,任何出现在他们视线范围内的乞丐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而现在韩沛身无分文,又不能出去要钱,或
  许……他可以尝试着找个小店打一个月的工?
  这个想法不错。韩沛想,之前他有一个经常去的店家,店主对他还很友善,去那里试一试说不定有希望。
  这么想着,韩沛绕过了烂尾楼,往废墟更深的地方走过去,可刚刚进了那条废墟街,韩沛便猛地站住了。
  这是远比刚刚的经历更为冲击韩沛神经的景象。
  就在韩沛的前面,有一个人,正抬头注视着那一排排老房子的遗体。
  他转过头来,看着韩沛。
  那个人,竟然有着一张与韩沛一模一样的脸。
  在他看到韩沛的时候,韩沛注意到,他的眼眶正痛苦地含着泪水。最后,他对韩沛笑了。
  “是你啊。”许久,他说。那笑容竟然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同情。
 
 
第2章 与我一样的人
  “是你啊。”那个与韩沛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笑着说完,转手却拿出了一把不知是哪里来的刀子。
  “你要做什么?”惊魂未定的韩沛充满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
  可那个人根本就没有袭击韩沛的意思,他拔出刀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他的血从破损的动脉中迸溅出来,喷得老高。
  韩沛吓得说不出话来,他甚至来不及捋清现在的状况,直到被割了喉咙的人倒在地上,韩沛才软着脚跑过去,跪在那个
  人身前,用手摁住他的伤口,可是没有用,他的喉咙就像坏了的水管一般,血漫出来,从鲜红变成暗红,湿了韩沛满身
  。
  “你是谁?你是什么人?”韩沛盲目地问着,“没事,没事,我摁着你的伤口呢,你的手机在哪里?我去叫医生。”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