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好总裁(近代现代)——海色

   《我是一个好总裁》作者:海色
 
  文案:尤亦懿一直觉得,虽然他看脆皮鸭文学,逛论坛,追cp,但他是一个好总裁。
  尤亦懿以为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爱好,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愿意陪他演一出甜宠戏码的李锦时。
  李锦时:“宝贝,亲一个?”
  尤亦懿:“你走开,宋琛才不是这样的!”
  李锦时:“……”我醋我自己写出来的主角攻!
  李总攻x尤总受
 
 
第1章 爱看脆皮鸭文学的总裁
  8月13日,对于尤亦懿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为了防止自己忙忘了事,他在日历上画了圈,在手机里面做了备忘录,还专门让他的助理小姐提醒他,这一天他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安排下去。
  让尤亦懿如此重视的,是什么事呢?
  他最喜欢的脆皮鸭文学作家——锦绣十里,那位已经退坑了三年的太太,要在本市召开旧作《你是我的蜜糖》的再版签售会了!
  这可是锦绣十里第一次举办签售会,而且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尤亦懿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尤亦懿老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天他要给助理莉莉布置一个任务:去签售会上买五套《你是我的蜜糖》,然后找锦绣十里太太签名,每一本都要签!
  如果可以,尤亦懿其实更想自己去,这样他就可以见到活生生的锦绣十里太太。可是,他是一位总裁,他知道别的总裁要么只爱挣钱,要么爱好高雅的文学艺术,像他这样喜欢看脆皮鸭文学,喜欢爬论坛凑cp的总裁,实在是世间罕见。他要是亲自去签售会买耽美小说,这画风也太不对了吧?
  尤亦懿心想,还好他有莉莉。莉莉是他特招进来的一位助理,是一位腐女,也是他的“心腹”。
  莉莉上岗以后,他想去的签售会上拿签名书,他想去漫展上买本子,都交给莉莉代办了。
  想到这里,尤亦懿不经纳闷,莉莉怎么还不来上班呢?
  说曹操,曹操就发信息过来了:“尤总,我昨天吃坏肚子了,现在在医院吊水,斗胆向你请个假。”
  尤亦懿惊了,莉莉请假了,那谁替他去跑腿呢?
  纠结了半晌,尤亦懿还是不想错过锦绣十里太太的签名书。他决定,自己去!
 
 
第2章 这个太太好特别
  说起这位锦绣十里太太,从她的代表作《你是我的蜜糖》就可以窥见她的写作风格。在那个虐文横行的年代,她就是一股清流,她写出来的攻超宠,受超乖,攻受互动特别甜。
  尤亦懿当时正被一本渣攻贱受替身文虐得不行,一看《你是我的蜜糖》瞬间得到了治愈,甜到他的牙齿都隐隐作痛。
  这个太太,好特别!
  尤亦懿发出了霸道总裁的声音。自此,锦绣十里太太成了他的心头好。
  当时《你是我的蜜糖》还在连载,尤亦懿追得特别认真,追到完结的那一天,母胎单身的尤亦懿感觉自己体会到了失恋的味道。他本以为锦绣十里太太很快就会开新坑,哪知道再没有然后了……
  于是,锦绣十里在尤亦懿心里的地位再次升级,成了他再也碰触不到的白月光。
  如今这抹月光再次洒了下来,教尤亦懿怎么不激动?他驱车前往签售会,一路上都在想象着锦绣十里的样子。
  不用说,能写出那么细腻那么甜的文,锦绣十里太太一定是个甜如蜜糖的萌妹子!
  然而……
  尤亦懿看着“锦绣十里力作《你是我的蜜糖》再版签售会”的横幅下面,那个戴着口罩正在给排队的粉丝签名的人,呆在了原地。
  他的眼神应该还没有那么差吧?
  所以……他心中甜如蜜糖的锦绣十里太太,其实是个男人?
 
 
第3章 看什么我超凶
  书还是要买的,签名还是要签的,虽然锦绣十里太太是个男人……锦绣十里怎么会是男人啊!
  尤亦懿冷着脸掏钱买了五本《你是我的蜜糖》,然后排在一排叽叽喳喳的女孩子的后面等着签名。
  这时候尤亦懿也不在乎什么丢不丢人了,因为根本想不到那里。俗话说,表面稳如老狗,内心蒙不隆冬就是他现在的真实写照。
  好不容易排到了尤亦懿,他把五本书往桌上一摞,盯着锦绣十里就不动了。
  李锦时,也就是锦绣十里原本在埋头签名,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抬头一看,嗯?竟然是一个男粉,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很有精英范儿的成年男人。
  尤亦懿察觉到了李锦时的视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声道:“看什么?”平时发号施令惯了的总裁大人,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听起来都格外的不善。
  李锦时愣了一下,低头继续签名,只是在心里把男粉两个字划掉,暗自猜测这应该又是一个代妹妹来买书的哥哥吧?看在他也不容易的份上,还是不怼了。
  尤亦懿完全没有自己凶了他的锦绣十里太太的自觉,捧着五本《你是我的蜜糖》上了车,然后在市区包了个大圈,把五本书分别放进了他在本市的五个住处的书柜里。
  妥了,这下不管在哪里休息,都可以在睡前读到这本书了。
 
 
第4章 啪叽一声撞镜子上
  这一天,尤亦懿没有加班,他早早就回到了自己的一处公寓,下了碗面条糊弄一顿,就在书桌上看起了书。
  这本《你是我的蜜糖》尤亦懿时常温习,里面的剧情已经是烂熟于心了,但是他每次再看还是会被甜到。
  这是什么绝美的神仙爱情!宋琛真的超宠啊,太苏了叭!
  尤亦懿正看到宋琛去酒吧找林小叶,林小叶怎么也不肯跟他回去,一定要去酒店开房的那一幕……
  叮铃铃,尤亦懿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他的发小奚博来打来了电话。
  尤亦懿惜字如金:“说。”
  奚博来很不满意尤亦懿这个态度,吐槽道:“你不是吧,这么久不联系我,我主动你给你打电话,你居然只回我一个字?”
  尤亦懿觉得聒噪,催促道:“长话短说。”别耽误他看小说!
  奚博来被他的冷漠伤透了心:“你既然是这样的态度,我就不管你弟弟了……”
  “亦思?”尤亦懿拧眉,问:“你说亦思怎么了?”
  奚博来就知道,只有尤亦思的消息能够吊住这个弟控,他像模像样道:“你弟和他男朋友吵架了,现在在金海酒吧买醉呢!”话毕,还演了一演:“尤亦思,尤亦思!你别喝了,你哥担心你呢!”
  尤亦懿一听这话,不疑有他,直奔金海酒吧。
  尤亦懿看到奚博来一人独坐在吧台,老神在在的喝着美酒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被诓骗了。他冷着脸要走,奚博来一阵好说歹说都劝不住,只能使出一招激将法:“你进了酒吧不喝一杯酒就走?不会是不敢喝吧?”
  尤亦懿觉得奚博来也是有意思,竟然对他使激将法,他像是会中招的人么?
  尤亦懿睨了奚博来一眼,端起吧台上的酒吨吨吨喝了下去了。
  没错,他就吃激将法,他倒是想看看奚博来还有什么花招!
  奚博来的花招就是那一杯混了红白的酒,只一杯就把尤亦懿喝迷糊了。酒劲上来得快,尤亦懿有些想吐,连忙往厕所走去,奚博来拉都拉不住他。
  吐过以后,尤亦懿感觉好受了不少。他用反应迟钝的脑子想了想,他该回去了,他的书还没看完呢……
  这时候,厕所的门打开了,一个俊美的男人走了进来。
  尤亦懿通过镜子看到男人的脸,他的眼睛渐渐睁大,然后猛地朝镜子扎过去:“宋琛!”
  啪叽,尤亦懿撞在了镜子上。
 
 
第5章 我想和你开?房
  李锦时一进卫生间就看到这么一通操作,不禁无语。见尤亦懿像虾米一样弯着腰半天起不来,他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尤亦思寻声看向李锦时,平时平静如波的双眸水光潋滟,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又喃喃地喊了一声:“宋琛……”
  李锦时总觉得“宋琛”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巧的是面前的男人也有些眼熟,这不是今天在签售会上怼了他的那个男人么?
  李锦时遂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还以一击:“看什么?”
  说完,李锦时感觉袖子一紧,低头一看,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扯住了他的衣袖,李锦时一动,男人就委屈了起来:“我就想拉拉你,宋琛你别动,别动好不好?”
  李锦时笑了一声,给尤亦懿指点道:“你拉错人了。”
  尤亦懿不解的看着他,李锦时伸手一指,指向洗手台前的镜子,说:“哝,你看,你的宋琛在那里。”
  尤亦懿摇摇头,说:“他不是宋琛。”尤亦懿自有自己的判别方法,他信誓旦旦道:“宋琛很温柔的,不会推人。”
  所以,这家伙觉得自己被镜子推了一把?李锦时有些好笑,又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一个醉鬼纠缠。
  李锦时避开尤亦懿,想去洗手台上洗把脸,他的朋友还在外面等着呢。
  尤亦懿感觉有点不对劲,他不满道:“宋琛,你怎么还不说你要带我回家?”
  “带你回家?”李锦时挑眉,表情玩味。
  尤亦懿感觉剧情的齿轮又开始转动了,顿时大摇其头:“可是我不想回家,我想和你开?房!”
 
 
第6章 像个小媳妇儿似的
  李锦时轻呵了一声:“不巧,我既不想带你回家,也不想和你开房。”
  尤亦懿不满意了,低喃道:“《你是我的蜜糖》里可不是这么写的……”
  李锦时模模糊糊像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词,他试探道:“林小叶?”
  尤亦懿呆了一秒,指着自己道:“我是林小叶?”
  李锦时蹙眉,这人还真看过他的书,那怎么在签售会上对他冷声冷调的?
  不等李锦时说些什么,尤亦懿忽然眉头一皱,控诉道:“既然我是林小叶,你为什么还不带我去开房!”
  李锦时心说,这人真是醉糊涂了,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要是碰上个有邪心的,冒认宋琛的身份把他给做了,那就覆水难收了。
  不过……这与他何干?
  李锦时满不在乎的想。
  李锦时越过尤亦懿,在洗手池前洗了把脸,回头就见尤亦懿直勾勾的盯着他。许是灯光的原因,白天那双充满锐气的眼睛看起来十分无害。鬼使神差般的,李锦时冒出了一句:“走了,带你去开房。”
  这么久都没人找过来,这家伙大概是一个人来的。李锦时心想,帮他一把,就当是日行一善吧!
  尤亦懿不动。
  李锦时催促他:“走了。”
  尤亦懿好心提醒道:“这不符合剧情,你得牵着我走。”
  李锦时眉毛一挑,有理有据的怀疑这个醉鬼在觊觎他鲜活的肉体。
  醉鬼把手腕递给他,示意,该走剧情了。
  李锦时莫可奈何,一把抓住了尤亦懿的手腕:“行了行了,现在可以走了吧?”
  奚博来等了很久,不见尤亦懿回来,寻到厕所门口,就见尤亦懿被个陌生男人牵着手,像牵着个小媳妇儿似的和他擦肩而过。
  奚博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冷若冰霜,不假辞色的尤亦懿?
 
 
第7章 不能在地毯上
  李锦时给朋友打了电话,只说自己先回家了,回头就近把尤亦懿带进了一家酒店,给他开了一间房。
  把尤亦懿送进房间,李锦时就打算回家休息了,开了一天的签售会,又和这个醉鬼纠缠了半天,他感到十分疲惫。
  尤亦懿见李锦时站在门边,奇怪道:“宋琛,你怎么不过来?”
  李锦时随口回了一句:“宝贝你在床上等我,我洗个澡就来。”这个醉鬼爱演,他也不介意陪他演一演,顺着他的话说还可以少费些口舌。
  尤亦懿皱了皱眉:“你好骚啊。”
  李锦时:“???”
  尤亦懿尤不满意,又点评道:“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
  李锦时来劲了:“是啊,所以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样子。”
  尤亦懿不知想到了什么,脸红了红,他说:“那你快去洗澡吧。”
  李锦时应了一声,转头就去开房间的大门。
  尤亦懿发现不对,赶紧扑过去,把门重新关上,还打上了锁。
  李锦时问:“你干什么?”
  尤亦懿得意道:“房门锁死,不能下车。”
  李锦时服了他了,又想:再和这个醉鬼纠缠一番,他回家就是半夜了,不如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也不浪费房费。
  至于这个醉鬼……
  李锦时有了主意,他说:“林小叶,来,我带你找地方睡下来。”说着,牵起尤亦懿的手,把他带到床脚,指着地毯道:“你看这儿,多软和,你今晚睡这。”
  尤亦懿不肯:“这是地毯,不能在地毯上……”
  李锦时就要失去耐心了,却见尤亦懿抬手看了看腕表,严肃道:“十点了,该睡了,晚安。”说罢,悉悉索索脱了外衣,躺进了被窝里,不到一分钟,呼吸声就变得均匀了。
  这是什么老干部作息?李锦时惊讶不已,但也庆幸这家伙被睡神降住了,否则他还有得磨。
  打了个哈欠,李锦时困得睁不开眼,也不在乎什么酒臭味了,往床上一躺,睡了过去。
 
 
第8章 我出钱,你出演
  第二天早上,尤亦懿先醒过来。
  酒后的记忆一段一段的回到脑子里,尤亦懿面色不改,眉心却突突直跳。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