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穿越重生)——曲旦

   书名: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参赛作品]
  作者:曲旦
  文案:接档文《捡到了影帝的崽崽》~崽我是培育中心培育的。
  沙雕文,博美人们一笑。
  Round1凌江仙: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柏得温:倒卖夜空大型景观材料。
  凌江仙:烟花炮竹?
  柏得温:军火。
  凌江仙:……
  Round2柏得温:你的工作?
  凌江仙:研究日月星辰的某种能量对人类生活的影响。
  柏得温:气象学家?
  凌江仙:算命先生。
  柏得温:……
  因为一次不可描述的意外,半吊子神棍凌江仙穿越到了千年后的星际。
  为了回家,凌神棍忍辱负重地在夜里敲响了大军火商柏得温的房门。
  看到举着防狼器的凌江仙,对面的男人神色莫测,纵横星际的大BOSS没有言语,只是将一份契约扔进了凌江仙怀里,“想回家?可以,先把它签了。”
  凌江仙认真找了好几遍,契约上没有深宅禁脔,也没有任君采撷,凌江仙恨铁不成钢的问道,“我防狼器都拿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穿越星际后为了回家各种变身戏精的神棍受X从一本正经到揩油真香的腹黑军火商大佬攻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星际 甜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得温,凌江仙 ┃ 配角:碧纱,安平,龙傲天 ┃ 其它:星际,穿越,搞笑,沙雕文
 
 
第001章 
  如果说到算命看相,懂行的人一定会提一句城南广慈寺,广慈寺是经历过战火的老寺院,百年间一直香火旺盛,广慈寺旁边的那条巷子,也是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便成了算命先生们的聚集地,那里鱼龙混杂,有略懂皮毛混口饭吃的,也有家学渊源凭真本事的。
  在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午后,天色微微的沉着,风也一时比一时大,许多算命先生瞧着像是大雨将至,纷纷准备收摊走人。
  而在一片忙乱之中,巷尾大榕树下有个年轻人却在悠闲的玩着手机里下载的小游戏,他旁边那面写着“看相”二字的幡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但年轻人却一点要挪动的意思也没有,待得巷子里的人散了个七七八八,他手中的手机还在欢快的发出着“amazing”、“crazy”、“unbelievable”的提示音。
  不知不觉间,风渐渐的轻了,天也渐渐的晴了,刚刚那一出山雨欲来仿佛闹剧般收场,但平日里这条人来人往的巷子,却也变得空荡荡的。
  这个时候玩手机的年轻人身边出现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手中也有一面幡旗,上面写着“一日一卦”,常在广慈寺这边混的人都知道,这是位高人,大家都喊他冯半仙。
  冯半仙高深莫测的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不掩欣赏的开口说道,“后生,有些本事,你竟也算出了这雨落不下来。”
  还在玩游戏的年轻人头也不抬的答道,“我刚才看了天气预报,今天降雨概率还没我中彩票的概率高,干咱们这行的,得相信科学。”
  冯半仙的表情抽了抽,头一回听说他们算命这行的还要得相信科学。
  祖上三代都是靠着算命吃饭的老爷子望着眼前萧索的巷子,内心忽然也有些个萧索,现今这世道,沽名钓誉的多了,认认真真学本事的少了,本来他以为他终于见到了个有天资的后生,没想到是个混球。
  谪仙似的老者盯着混球的后脑勺看了看,开口又问了一句,“后生,你怎么称呼?”
  以后听见你的名字,我躲远点……
  本来打游戏打得正开心的凌江仙见有人一直同自己搭话,终于放下手机抬起头看向了来人,他见老者是大名鼎鼎的冯半仙,立即站起了身问好,而冯半仙瞧见到年轻人的相貌却是难得的愣了愣。算命这一行,大家都有个各自的精通,但道行深了,便有些个一通百通,比如这冯半仙,他最出名的本事是测字,但对看相却也懂得不少。
  冯半仙望着面前的年轻人,看的异常仔细。
  看相的,同寻常人的审美不一样,他们眼中的好面相,讲究的是四平八稳,是五官皆旺,而凌江仙就生了一副绝好的相貌,不论是从寻常人的审美,还是从面相上推演,都算得上是极好的。
  冯半仙打量了凌江仙半晌,忍不住叹了句好啊,他心说这相貌放在相学书里,怕是都能拿出来当样板讲的,尤其是那眉眼,凤眼高眉,目如点漆,眼型细而悠长,线条柔美,眼中更是水光流转,像一池井水,黑洞洞、水盈盈的,神清气秀,贵不可言。
  凌江仙被老者盯着看也不恼,反而还不吃亏的也去相了相冯半仙的面相,一老一少含情脉脉的对望了许久,望得旁边扫街的大姐一脸震惊,并且有点怀疑人生。
  最后还是冯老爷子先收回了目光,他又看了看凌江仙插在树下那面写着“看相”的幡旗,语气有些莫测的问道,“你自己就是看相的?”
  凌江仙陪笑,“略懂皮毛,混口饭吃。”
  冯半仙继续打哑谜似的的问道,“你自己看出来了吗?”
  凌江仙似乎是明白冯半仙在问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道,“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一党执政、多党合作,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而且我不爱好女权,搞基又不受法律保护,咱们还是应该相信科学,遵从自然规律的活下去。”
  冯半仙:……
  冯半仙:“后生,你怎么称呼?”
  以后听见你的名字,我真的躲远点……
  凌江仙不知道冯半仙内心的感想,还以为这老爷子是认定自己是有大造化的,想提前跟自己拉拉关系,凌江仙语重心长的规劝道,“干咱们这行的,不要太信命,还是得讲讲科学,您老人家没事儿晚上七点锁定xxtv1看看《新闻联播》什么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解一下。”
  冯半仙已经什么都不想问了,一把年纪的老爷子被气得拔腿就走,那步伐矫健的,估计进了国家队能连过十人再进个单刀球。凌江仙一脸敬佩的看着冯半仙远去的背影,忍不住赞叹道,“不愧是长寿相,这身手,很不科学啊。”
  凌江仙目送冯半仙消失在了巷子口,自己转身抽出了插在大榕树下的那面幡旗,悠哉悠哉的晃悠到了巷子里最好的一处桌椅那里坐下,待到他寻了个适合的位置插好了写着“看相”二字的那面幡旗,又开始低头认真的打游戏。
  凌江仙新开了一局小游戏,新关卡还没打到一半,忽然听见一个中年男声在认认真真的数着什么,“一、二、三、四、五、六,第六个桌子,就是这个人了。”
  凌江仙抬头,望见了两个男人,中年男人微微有些发福,但红光满面、气势十足,从衣着到手表、拎包,无一不在展示着自己的财力,而他身后的年轻男人恭谨干练,显然是他的下属一类。
  凌江仙看着中年男人坐在了自己面前,他的下属则是恭谨的站在了中年男人身后。
  中年男人是个急性子,他坐下之后,一把就握住了凌江仙的手,语气非常热络的说道,“大仙啊,我朋友和我讲了您算命特别灵验,我今天是专程赶来见您的,只是我万万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年轻。”
  只是蹭徐瞎子座位坐一下的凌江仙开口解释,“我不是……”
  中年男人打断了凌江仙的话,“大仙,您不用谦虚,这巷子今天都没人了,只有您自己坐在这里,您是算到了我要来对不对,您果然是高人!”
  凌江仙:“我真不是……”
  啪的一下,中年男人把厚厚的一摞百元大钞拍在了徐瞎子平日算命用的案桌上,中年男人态度诚恳的说道,“大师,只要您算的好,钱不是问题。”
  凌江仙望着那堆红灿灿的俗物,忽然觉得,其实他也可以试一试。
  作为这条街上仅剩的一位神棍,凌江仙本着想客人所想、急客人说急的服务宗旨,在徐瞎子不在的时候,踌躇满志的准备帮他接了这个大单子。
  凌江仙清了清嗓子,换做一副高深莫测状,他伸出右手将自己的幡旗90°旋转了一下,这面幡旗正面写着的是“看相”二字,背面却是印着两个大大的二维码,在中年男人和年轻男人一脸茫然中,凌江仙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拿着这么多钱走来走去多不安全啊,而且还容易有□□,你看,我们也接受微信收款和支付宝收款,要是没有这俩,我包里还有POS机,可以刷银行卡。”中年男人望着自己专门去银行取来的一摞子百元大钞,忽然有些个一言难尽,而凌江仙还在旁边赔笑,“与时俱进,与时俱进嘛。”
 
 
第002章 
  凌江仙最擅长的就是看相,他先认真的观察了一下中年男人的五官,然后又举着放大镜开始研究男人的掌纹,中年男人的确是天生的富贵命,财运亨通挡也挡不住,凌江仙一边感叹着中年男人运势的强劲,一边开口问道,“先生,您具体想看点什么?”
  中年男人收回了自己的手,以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站着的年轻随从,随从心领神会的拿出了一张折着的A4纸,认真打开之后摆在了凌江仙面前,凌江仙低头望了一眼,上面写着的是一个人的生辰八字。
  中年男人笑着说道,“大师,不瞒您说,我自己这个命,我算了无数次了,有多富贵我心里清楚的很,我是想请您帮忙看一下犬子的八字命格。”
  凌江仙震惊状,“看谁?”
  中年男人答道,“犬子,我儿子的。”
  凌江仙继续震惊状,“谁?”
  中年男人有点莫名其妙的说道,“我亲儿子的,这是他八字,您看看。”
  凌江仙低头扫了一眼写在A4纸上的生辰八字,他没去仔细研究那行字,反而又开始认真打量中年男人的面相,打量完了之后,费解的举着放大镜继续看中年男人两手的掌纹,凌江仙一脸困惑,而中年男人和他的随从也是面面相觑。
  凌江仙对着男人研究了能有十来分钟,最后似是坚定了般长舒一口气,这才举起桌子上的A4纸看了起来,凌江仙虽然最擅长的是看相,但八字也还是懂一些的,他草草看了一遍,推演了一下问道,“孩子十八岁了?”
  中年男人点头,“没错,刚满十八。”
  凌江仙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然后又没了下文,他的行为让中年男人急切的倾了倾身子,凌江仙用那双漂亮的眸子扫了中年男人一眼,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在他十八岁之前,日子过得很是顺遂,但十八岁遭逢巨变,后面的人生就转了个大弯。”中年男人听到凌江仙的话,有些将信将疑的靠回了椅子上,他盯着凌江仙问道,“先生说的巨变是什么,要多少钱才能化解?”
  凌江仙心里默默念叨,巨变就是你来算命了,而我这个人向来喜欢实话实说啊亲!
  中年男人面色变得严肃了许多,凌江仙的面色则是比中年男人还要更加严肃上几分,他想要再次确认般的问道,“你真想知道?”
  中年男人点头,“你说。”
  凌江仙想了想,说了句等下,然后开始从自己的布包里往外掏东西。
  凌江仙先掏了个镜子,对着自己的脸认真研究了一番。
  接着,他又拿起放大镜开始给自己看掌纹。
  再接着,凌江仙又掏了个签筒出来,闭着眼念念有词的摇卦。
  摇完了卦,凌江仙又从包里掏了支原子笔,继续给自己测字。
  测完了字,凌江仙又拿了三枚铜钱出来,神神道道的在那儿丢铜钱。
  排完了铜钱,凌江仙再次从包里翻出了一副塔罗牌。
  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身后的年轻人忍无可忍的出声打断道,“大师。”
  凌江仙啊了一声,抬头看看自己的金主,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塔罗牌,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他想既然怎么算都有血光之灾,那就认了吧。
  凌神棍换回了一副严肃模样,一本正经的对着中年男人说道,“我这个人吧,算命给多少润金是无所谓的,但凡事一码归一码,如果你真要我算这个八字,那需要先付一笔专款。”
  凌江仙说完,再次从自己那个外观简易的布包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计算器。
  无视掉中年男人和他随从错愕的眼神,凌江仙规规矩矩的将计算器在案桌上摆好,然后噼里啪啦的算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算了些什么,在确认三遍无误之后,凌江仙才抬起头说道,“一千二百零七元三毛六分,我这是给你们打了八八折的。”
  中年男人不解的望着眼前这个极好看的年轻人,不知道他风一阵雨一阵的是在搞什么,但是这点小钱对中年男人来讲也不算什么,他以眼神示意站在旁边的下属,年轻人会意,在凌江仙指向幡旗上那俩二维码的时候,表情有些抽搐的按照凌江仙的指示扫码付款。收款的语音提示忽然响起,让本就很尴尬的算命现场越发尴尬起来。
  凌江仙倒是不太在乎这种尴尬,他清了清嗓子,认真负责的解释道,“我刚刚收的是我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既然钱已经收了,那先生您求的这个事情,我可就要讲了。”
  中年男人见过不少高人,但第一次遇见像眼前年轻人这么神神叨叨的,他靠在椅背上点点头示意你说吧,倒是挺想看看这人能说出个什么东西来。
  凌江仙深吸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接着才故作镇定的拿起那张写了生辰八字的A4纸,他一边作认真观看状一边说道,“这八字的主人,十八岁之前的确是衣食无忧、万般顺遂,但十八岁却成了个人生中的大转折,因为他爸爸发现了他不是亲生的。”
  凌江仙说完,悄悄抬眼去瞥坐在自己对面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似乎是理了一下凌江仙的语言逻辑才明白了他在讲什么,中年男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语气也隐隐透着怒火,“你说什么?”
  凌江仙豁出去的说道,“先生,我给你相了好几遍了,你明明是命中注定的没有子嗣,但你却说你有个儿子,我估摸了一下,这个孩子他可能是隔壁老王的,你自己照镜子瞧瞧,鼻有纵纹,主养他人之子,无论怎么看,这孩子他都不是你亲生的,当然干我们这行,还是要讲求个科学的,不然你现在带他去做个DNA检验一下,干我们算命这行的,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