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派(近代现代)——狮子歌歌

   《两面派》作者:狮子歌歌
 
  文案:年下年下年下,弟弟白切黑,内心偏执,不择手段。
  *不喜点X,弃文不用留言,请勿人身攻击。
  *和谐章节请移步微博@狮子歌歌cp置顶ao3链接
  *伪兄弟文,沈知非(攻)X宋朗(受)
  ———————****———————
  “你今天的黑色内裤很性感,只闭上眼想一想,我就要硬了。”
  这是宋朗收到的第N条匿名骚扰短信。
  他忍无可忍,按照号码拨了过去,电话接通瞬间他破口大骂:“甭管你是谁,别让老子找到你,否则你死定了!”
  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他妈的声音:“你找揍呢?知非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这种态度跟他讲话?”
  宋朗石化了。
  沈知非是个两面派,宋朗想,从他们儿时见面的第一天起,他就该有这个领悟的。
 
 
第001章 
  和沈知非第一次见面的那年,宋朗9岁。
  他边跑边蹦放学回家,进门随手把书包扔到地上,冲向冰箱吃冰棍儿。
  往常他妈见了他这副德行,都要说他两句,但那天没有,相反还特别和蔼地招呼他去客厅。
  宋朗叼着冰棍儿晃过去,发现爸妈都坐在沙发上,他妈怀里搂着一个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个头有点小,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发型也很乖。
  即使被他妈搂在怀里,也依旧站得笔直,看起来有点局促不安。
  “这是谁家的小屁孩儿?”宋朗走过去,一手在人家的脑袋顶比划了下,才到自己的鼻尖。
  他妈瞪他一眼,“你也是个小屁孩儿。”
  宋朗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他爸宋立峰把他叫到身边,指指那小孩儿说:“他叫沈知非,今年8岁,以后就住在咱们家,跟咱们是一家人。”
  宋朗一愣,“叫什么来着?”
  他妈说:“沈知非。知道的知,非常的非。”
  宋朗瞅瞅他妈,又看看那个小孩儿,虎头虎脑地问:“妈,这是你私生子?看着也不太像啊。”
  他妈也姓沈,难不成这孩子是他妈多年前绿了他爸的结晶?完了,他爸妈要是离婚了怎么办?
  宋朗正瞎想的时候,后脑勺被打了一下。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你甭管那么多,”宋立峰把他往前推了推,“以后你就把知非当亲弟弟护着,知道吗?”
  “哦。”宋朗捂着后脑勺,心想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这时,一直沉默的沈知非走了过来,牵过他的手,微仰着头叫了声“哥哥”。
  宋家爸妈立刻笑了,瞧这可怜的孩子多懂事,多招人疼!
  宋朗垂眼瞧着面前的这个小屁孩儿,他的眼又大又亮,跟隔壁班的倩倩一样漂亮,看一眼就让人喜欢。
  沈知非见他不应,又叫了声“哥哥”。
  嗯,声音也挺好听的。
  宋朗被他爸从背后踹了一脚,他赶紧一笑,反握住对方的手,应道:“老弟,以后我罩着你!”
  沈知非回给他一个微笑,转头又分别对着沙发上的两个人叫了声爸妈。
  宋家爸妈特别开心,一口一个“乖儿子”,把沈知非搂到了怀里。
  宋朗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了冷落。
  有人叫自己哥哥,这不是意味着自己的身份档次提高了一截儿吗?
  于是他也挺开心。
  趁爸妈在厨房张罗饭菜,宋朗溜达进了自己隔壁房间,这是宋家专门收拾出来给新儿子住的。
  沈知非正坐在窗台前的书桌边写东西。
  他背对着房间门口,坐姿端正,背影笔直,丝毫没察觉有人。
  宋朗起了捉弄的心思,踮起脚做贼似的靠近,然后猛地跳到桌边,放声大叫:“哈哈哈,吓你一跳吧!”
  沈知非确实被吓到了,一张小脸惨白兮兮的。
  他不说话,就那么笔直坐着,抿嘴盯着宋朗看。
  明明是大热天,但这小屁孩儿的眼神却冷得让宋朗打了个激灵。
  怕不是把人吓坏了吧?
  宋朗赶紧赔不是,说来说去的中心思想都是让沈知非不要去告状,他不想在新弟弟的面前挨骂丢份儿。
  沈知非就那么坐着听他絮叨半天,等他没词了,才冷冷地说:“说完了就出去。”
  ……
  客厅沙发里,宋朗难得安静地坐了一会儿。
  他左思右想,心里还是不踏实,干脆跑到冰箱那儿扒拉几下,又摸进了沈知非的房间。
  他背着手,一步步走到新弟弟跟前,然后跟献宝一样把冒着冷气的冰棍儿递过去。
  “别生气了,以后我不吓你了行不?”
  沈知非不为所动,连头都没抬一下。
  宋朗有点尴尬,他无措地挠挠头,又杵了杵小孩,“赶紧吃吧,再不吃冰棍化了。”
  “我不吃。”沈知非安静又冰冷的拒绝。
  “爱吃不吃!”宋朗来了脾气,把冰棍儿往桌子上一拍,走了。
  不就是吓了他一跳么?他也道过歉了,怎么这小孩儿生气起来没完没了了?脾气也太差了,一点也没刚才叫哥哥时的乖巧可爱。
  宋朗独自生闷气,上了餐桌捧着饭碗不吭声,看爸妈左右开弓给那小孩儿夹菜,他就更来气。
  凭什么啊?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孩凭什么要住他家,分享他爸妈的关爱啊?
  他把碗重重摔在桌上,这饭没法吃了。
  动静太大,宋爸宋妈齐齐向他看过来。
  就在他要甩脸子走人的时候,一双筷子向他碗里夹了块糖醋里脊。
  他偏头,沈知非冲他笑得一脸乖巧:“哥,你多吃肉。”
  哟呵,小孩儿这是不生气了?可他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别想用这么几块肉就能摆平!
  宋朗揣着手坐那不动,一副小爷不好惹的模样,沈知非显得有点不安,偷偷看了他的饭碗几眼。
  饭桌下,他妈沈灵玉不动声色地踩了他一脚,又给了他一记警告的眼神。
  宋朗怕挨揍,没辙,只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拿起筷子把肉吃了。
  沈知非立刻扬起嘴角,又给他夹菜,每一次都会喊一句“哥哥”,喊得宋朗这叫一个舒心惬意。
  晚饭后,沈知非和宋爸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宋朗被沈灵玉叫去书房。
  “妈,我这次数学及格了,”宋朗一脸的不情愿,“我们老师都夸我了,不信你去问孟繁星。”
  “你跟孟繁星是难兄难弟,我问他能问出实话来吗?”沈灵玉揪着儿子的衣领进了书房,关上门后,放轻了声音,“我找你是想跟你说说知非的事。”
  她没解释太多,点到为止。
  但宋朗听明白了。
  客厅那小孩儿几个月前因为一场意外成了没爹娘疼的孤儿,寄养到亲戚家又被虐待,他爸妈看不下去,商量着把好友的唯一后代接回了自家。
  宋朗想,要是他现在没了爹妈,肯定得哭死。
  这么一想,他对这小孩儿唯一的一点儿气也生不起来了。
  多可怜啊,身为哥哥,他得多包容。
  晚上九点钟,宋朗又钻进了隔壁房间。
  沈知非这次没坐在书桌前,他已经换好睡衣坐在了床上。
  宋朗嘿嘿一笑,甩开拖鞋就蹦上了床,掀开被子往里钻。
  “你干嘛?”沈知非按住他,“这是我的房间。”
  “我知道,我来陪你睡觉,”宋朗把他往被窝里按,“你不怕黑吗?我陪你睡,你就不会做噩梦。”
  “我不怕黑。”沈知非又没了在父母面前的笑容,冷着一张小脸说。
  “那我怕黑,你陪我睡。”宋朗极力想给他送温暖,但对方不领情。
  沈知非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连拖带拽往外撵宋朗。
  他个头小,力气也不如宋朗,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人从床上拽下来。
  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儿,原本白净的小脸也变得通红,这还不放弃继续把人往外推,宋朗有点沮丧:“你还生我气呢?我真不是故意吓你的。”
  沈知非一愣,没再推他。
  宋朗伸脖子往书桌瞧了一眼,他送的冰棍儿已经不见了。
  他嘿嘿一笑,伸手揽过沈知非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不生气了,来,哥哥陪你睡觉。”
  沈知非再次推开他,这次他用了吃奶的力气,宋朗一下被推了个大跟头。
  他疼得呲牙咧嘴,坐在地上边揉脚脖子边给自己做思想工作。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人家可是个没父没母的小可怜,不能跟他计较。
  边想边揉间,宋朗的目光掠过垃圾桶,他看到里面躺着一根冰棍儿,包装袋都没打开。
  合着他一片好心,都被人家当垃圾扔了。
  宋朗压不住火气了。
  “你干嘛?好心好意来陪你玩,你不愿意就算了,还动手打人!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玩啊,呸!”
  他扶墙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沈知非孤零零地站在房间里,垂着脑袋咬自己的嘴唇,一动不动。
  半晌,他才走过去捡起地上那双被甩飞的拖鞋,悄悄摆到了隔壁房间门口。
 
 
第002章 
  宋朗决定再也不理沈知非了。
  尽管第二天早餐时,沈知非依旧乖巧笑着叫他“哥哥”,他也只是酷酷地哼了一声。
  用过早饭,沈灵玉送两个小孩一起上学。
  宋朗坐在后座上一脸不高兴,“我这两年都是自己上学,敢情我这是沾了弟弟的光,才能坐回车。”
  沈知非垂眼不语。
  沈灵玉从后视镜瞪他一眼,“这不是你弟弟刚转学过来吗?我得过来跟班主任说两句,从明天起你俩一起上下学。”
  “我跟他又不是一个年级!我跟孟繁星一起走。”
  “必须带上知非,你答应过我的,这么快就忘了?”
  宋朗不吭声,他脚脖子还疼呢,要他带罪魁祸首上下学,他不乐意。
  沈知非两手揪着衣角,小声说:“妈,我可以自己上学,没事的。”
  宋朗赶紧说:“妈你听到没,他自己没问题。”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沈灵玉斩钉截铁,“宋朗,你现在是哥哥,就得有哥哥的样子。知非是转学生,年纪又小,我怕有人欺生,你必须给我看好他,不然找你算账。”
  哪用担心别人欺负他啊?他昨晚还把我推得摔了一跤呢。
  宋朗腹诽,嘴上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一到学校,他撒丫子就跑,看起来脚一点儿也不疼。
  教导主任看着身边像风一样冲过去的背影,摸摸下巴,若有所思:这小崽子上学居然这么积极,一定有问题。
  体育课上,孟繁星和宋朗再一次因违纪被罚跑圈。
  两人都习惯了,一口气跑个十圈不过是小意思。
  但今天,宋朗刚跑了两圈就不行了。
  脚脖子太疼,他都快站不住了。
  孟繁星把他架到医务室,一看他的脚,笑了:“你缺心眼吧?脚都肿成这样了还跑,难道长大以后想进残奥会为国争光啊?”
  “你不贫嘴会死吗?”宋朗呲牙咧嘴地说,“还不都是因为那个小屁孩嘛。”
  “就是你那个新弟弟?”孟繁星仔细想了想早晨在校门口看到的那个小孩,“不应该啊,他个头还没你高呢。”
  “我那是没注意,被他推了一把崴脚了。要动真格的,我肯定打得他屁滚尿流。”
  孟繁星拉过一张椅子坐他旁边,挺有兴趣地问:“快说说,突然多了个弟弟什么感觉?你在家有没有失宠?”
  “有人叫哥当然爽。”宋朗高兴了没一秒钟,又垮下脸,“不过那小孩儿挺会装的,在我爸妈面前叫我可亲了,一转头就不搭理我,我送他冰棍儿他直接给扔了。”
  “哟,这么牛逼呢!那你告诉你爸妈啊,看他还怎么装。”孟繁星开始支招。
  宋朗摇头:“不至于,我们现在是不熟,咱俩刚认识的时候你还撕我作业本呢,我跟老师打报告了吗?”
  孟繁星笑得一脸嘲讽:“我给你撕作业本,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学渣。”
  “你一个倒数第二,还有脸嘲笑我?”
  “反正我比你学习好,你小心留级,到时候沈阿姨得把你撕了。”
  “闭上你那破嘴吧。”
  “你别不信,我说话可灵了,”孟繁星嘿嘿一笑,“到时候你和你的新弟弟成为同班同学,看你还怎么装大佬。”
  “你滚滚滚,在这儿添乱。”宋朗被他说得有点心虚,他已经稳坐全校倒数第一的宝座整一学期了。
  “对了,你的小弟弟在二年级几班啊?”
  孟繁星把宋朗问住了,他不知道。
  于是,两人趁着课间休息去了楼下二年级找人,一共六个班,他们在3班找到了沈知非。
  宋朗几乎一眼就认出他了,虽然他们也才认识不到一天。
  班里的孩子都在嬉戏打闹,只有沈知非一个人安静坐在角落里看书,瘦瘦小小的一只,看上去特别孤单。
  宋朗又觉得他可怜了。
  昨晚被推倒的愤怒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决定还是稍微理一理这个可怜的小孩吧,他是哥哥,得宽容大度。
  放学后,宋朗一瘸一拐地搭着孟繁星的肩膀下了楼,守在3班门口等沈知非出来。
  左等右等,也没见到他人。
  宋朗扒头一瞅,这小家伙自己拿着根扫把,在教室打扫卫生呢。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