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吊坠还在我这里(近代现代)——江简简简

 你的吊坠还在我这里
作者:江简简简
 
文案:
【每晚八点左右更新呀 求小可爱们评论 收藏 点击呀 多的不敢求嘤嘤嘤 爱你们mua】
【这篇文的姊妹文 娱乐圈沙雕甜文求预收啊啊啊啊啊 虽然我知道我不配 嘤嘤嘤】
付杭爱了何渠晟十年,反正具体爱了多久他自个儿也不清楚,虚报个数儿显得自己情深也成。
可后来那个人订婚,他结婚。当如今手上的红本本变了绿本本,做了自己三年妻子的那个女人离开后告诉他,她要去追求爱情的时候,付杭觉得自己的爱情死得是不是太早了?
从十几岁的情窦初开到二十多的孤独终老理论,就连付杭自己都快信了他自己的清心寡欲。可当那个人回来的时候,付杭又总觉得,他的身上和十七八岁的时候一样,落满了星星。
 
假使星光不再照亮,我也愿你身披霞光。
 
何渠晟X付杭
温情包容忠犬攻X假面淡然处之受
 
本文宗旨:
1、HE、1v1、主受。
2、全文剧情向、细节党,文章慢热,文风淡如水。
3、主剧情线、后感情线。感情时而野狗脱缰时而龟速前进。
4、拒绝ky,文中一切情节、理论全部瞎掰,请勿考据。
5、安安静静码字,好好生生做人。
6、我想要个吉利的六六大顺~QWQ。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杭,何渠晟 ┃ 配角:点点点 ┃ 其它:
 
第一章
  许侨然作为一名业余助理,他手里的电话已经断断续续的响了将近半个小时,反反复复打来电话的都是三个不同的人,而对于这三个人的电话,他还都不敢接。
  
  刚刷新微博热搜爆出的“疑似出轨门”事件的当事人之一,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已经被打爆这回事儿,安安心心的坐在台上接受采访。
  
  许侨然站在摄影机后面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接电话还是打断一下采访。毕竟在场的工作人员,除了台上的主持人和付杭之外,大概都应该看到了微博热搜上的消息。只怕付杭下来之后再上去面对摄影机,主持人所问的问题就大多都会围绕这次热搜事件了,好歹也是第一手资料,谁不想拿到。
  
  许侨然最后纠结了半天,还是走到导演旁边打了声招呼,申请中断采访。毕竟电话那头的三个人,他都惹不起。
  
  “哥,你先看看这个,”许侨然等付杭下来之后把他拉到一旁,将自己的手机和付杭的手机一起塞给他,“然后,你再考虑一下现在给你打电话的老太太、嫂子还有李衾姐的电话,你先接谁的。”
  
  付杭接过许侨然递给自己的手机,手机的画面是刚刷新的微博热搜,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安清雅出轨郑辞#、#付杭委屈#、#郑氏集团郑辞#。
  
  付杭看着热搜榜愣了一秒,然后就感觉自己的手机在震,付杭看了一下界面,一共有25通未接来电,现在这通是第26通。
  
  付杭将自己的手机重新塞回许侨然手里,仔仔细细的翻阅了一下热搜消息。热搜消息原本是由一份商业的报纸引起的,报纸内容大概就是有女人深夜出入了郑辞家里,最后媒体出来蹲点,发现是安清雅,这就连带着捆绑住了身为安清雅前夫的付杭,一起上了热搜。
  
  付杭和安清雅在一年前就已经离婚,不过为了不对付杭的事业产生影响才一直没对外公布,这回倒是好,直接借着郑辞的由头被商业媒体扒了出来,付杭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他同安清雅离婚那年,事业正是上升期,若贸然爆出离婚,那不仅仅是商业代言的损失更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那份风险太大,付杭不愿意承担。
  
  而对安清雅来说,同付杭结婚本就是顺着家里的意思进行的商业联姻,声不声明离婚对她来说也不太重要,于是两人就一同把这件事情搁置了下来。
  
  现如今倒好,这连着几个热搜,不想声明都有些困难,毕竟安清雅没有义务要替他的事业背负着不好的名声,而且他也没有义务接受郑辞甩过来的子虚乌有的绿帽子。
  
  付杭看着握着手机有些犹犹豫豫的许侨然,挑眉问到,“谁的电话?”
  
  “老太太的,这么多未接来电里,一半都是她打的,”许侨然回答道,“……你接吗?”
  
  付杭没说话,捏了捏鼻梁骨,“挂了,我到时候看着办。还有谁?”
  
  “我看来电显示,李衾姐打了几个过来,还有嫂子。”许侨然有些迟疑道,“哥,你觉得嫂子真的出轨了吗?”
  
  “没有,自由恋爱,以后别叫嫂子了,”付杭刚回答完就听见身后的场务在叫,“我先过去,李衾等会儿肯定要过来,现在电话不接也无所谓。不过你帮我跟她说一声,我和安清雅一年前就离过婚了,之后的事情,她会看着办的。”
  
  许侨然听着付杭的话,很是愣了几秒,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准备应声的时候付杭已经重新坐在了摄像机前,还是那副笑脸相迎的样子,用着不痛不痒的回答应对着主持人略微有些尖酸的问题。
  
  “那么最后我想问一下,付杭对你来说,爱情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主持人来来回回问了很多感情方面的问题,但每次都被眼前这人打着擦边球糊弄过了去,没办法,只好结束这次采访。
  
  “爱情?”付杭不置可否笑了一下,“爱情应该就是它本来的样子吧,两个人心动然后在一起,”付杭语气淡淡的,“只是不是每次心动都会有结果就是了。”
  
  付杭话一说完,主持人便一愣,正欲再多提几个问题是,眼前的人便望着镜头勾起一抹浅笑然后离了席。
  
  只是主持人在懊悔着明明还有素材可以深挖,自己却选择结束采访时,怕是没看到付杭下台后望着她的那狡黠的笑容。
  
  付杭从台上下来,没见着许侨然就只身回了化妆间,他估摸着化妆间里一定有位“姑奶奶”在等着了。
  
  果不其然,当他推开化妆间的门时,李衾正一脸不悦的看着他,“说说吧,什么时候离婚的?都不跟我提前知会一声,你到底有没有身为艺人的自觉啊?”
  
  付杭没办法,只得坐下来陪笑着解释道,“一年多以前,就是去云南拍《天问》的时候,她那时候拿着离婚协议书去山区里找我……”
  
  “然后你就签了?”李衾打断他。
  
  付杭点点头,“对,然后我就签了。”
  
  “你就没问问原因?”李衾道。
  
  “没有,有什么好问的,感情这回事儿说不清楚的,”付杭苦笑道,“公关稿等我和清雅商量一下再发吧。”
  
  李衾看着付杭没说话,把那个人的名字抵在唇齿之间,却还是没有说出来,只低声应了付杭的话,“我叫许侨然给你出去买中饭了,估摸着等会儿回来。下午3点还有杂志要拍,今天晚上的直播我给你推了,杂志拍完了你给我打电话。”
  
  “你这么早回去?”付杭问道,“侨然下午6点不是还有课吗?”
  
  李衾拿着包白了他一眼,“你别管他,我跟他说了等把你送到摄影棚那边就让他先回学校。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早回去,麻烦付大公子心里有点数好吧,整个工作室就数你咖位最大,你这边公关危机不解决,手底下的人都跟什么似的,走了啊。”
  
  付杭笑了笑,没送她,等她走了之后才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了电话,只是还没等他把屏幕解锁,就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不是老太太也不是安清雅的,付杭看了一眼来电信息,眼神里没什么感情,只是顺手就给挂了。
  
  付杭看了眼时间,还算早,于是就直接给安清雅去了通电话。
  
  当初他和安清雅说来也没什么感情,只是付杭内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心里有愧也就说不上爱了。后来结婚生子,老太太是挺高兴的,但是付杭自己心里知道,爱情这玩意儿在他这里死得太早了,早到七年前就已经没了的东西,能有什么好说的。
  
  付杭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他的眼角看起来已经有了几道不深不浅的印子,像是岁月影子笼罩在他身上似的。
  
  付杭露出一抹苦笑,估摸着可能自己这辈子就带着孩子一辈子单身到底算了,反正他对爱情也确实没什么向往。
  
  安清雅的电话打了一遍没人接,付杭也就没管,只是当他把通话界面关闭,打算逛逛微博的时候。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还是之前的那个来电显示。
  
  付杭蹙眉,像是有些无可奈何,还是点了接通,“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那头的人没说话,付杭叹了口气,“哥,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老太太派你来问什么,我都回答你。”
  
  何渠晟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离婚了,对吧。”
  
  付杭听出来了,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他笑了笑,这人调查的真快,“对,离了。去年就离的,大概是去年初春吧,差不多一年了。”
  
  说话间付杭听见化妆室门开了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是许侨然拿着饭回来了。付杭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先吃。
  
  “你还好吗?”何渠晟道。
  
  “挺好的,一直都在工作,每天过得挺充实的,有机会也会放放假,出去玩一玩,”付杭拿起手边的一个腮红刷玩了起来,“你呢?还好吗?”
  
  电话那边的人可能是没想过他会突然这么问,愣了一下,答非所问般地回答道,“我过几天回国。”
  
  付杭也不计较他的回答,只是笑了笑,“好,我抽时间陪你转转。不说了,我先吃饭,挂了。”
  
  付杭没等何渠晟回话,就先一步挂了电话,然后靠在化妆椅上,伸了个懒腰。
  
  其实他知道,何渠晟想问的那句“你还好吗”并不是他回答的那个意思,但是那又如何,曾经那些鸡飞狗跳的事情,也是时候过去了,再说他可一点都不想被那个男人同情。
  
  付杭叹了口气,说来也奇怪,他同何渠晟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觉得何渠晟在他生命里可能是一连串的坑,还总有人逼着他往下跳,跳完之后还要把他埋了,简直颇有些要让他尸骨无存的意思。
  
  付杭起身,拿着许侨然买回来的果汁饮料喝了一口,顺手抽了双筷子,坐下来陪着许侨然吃饭,但途中却总在走神,只是扒着白饭往嘴里塞。
  
  许侨然看着他这幅样子,出声问道,“哥,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谁啊?”
  
  付杭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没看许侨然,只是伸手夹了块肉,笑了笑,“一个熟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发文希望自己努力吧。
求点击 求评论 求收藏呀么么啾~~
 
第二章
  付杭是在下午杂志快拍完的时候,才接到安清雅电话的。
  
  两人商量了一下面谈,毕竟之前没有声明离婚,再加上付杭一直没空,于是顺带着连财产都没有分,现在到是好了,也不怕被爆出来,直接去银行办手续都没有问题。
  
  付杭拍完杂志从摄影棚出来已经差不多快6点了,打发了化妆师,只身去了他约安清雅见面的那家咖啡厅。
  
  那咖啡厅就在摄影棚的楼下,以前安清雅有时候来接他也倒是常来。
  
  付杭刚走进去,就看见了坐在角落的安清雅。她今天穿得很素雅,浅色系的毛衣里配上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条牛仔紧身裤,看着像个刚步入大学的女学生。付杭一直觉得安清雅的衣品很多变,或者说,她其实什么风格都能驾驭。
  
  付杭有时候想过,安清雅到底有没有值得他爱的地方,后来发现爱她的理由不胜枚举,比如她温柔、知性、端庄又善良。
  
  其实安清雅从某些角度来讲确实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或者说,她是每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那种女人,只是可惜了,她不是他的向往。
  
  “付杭,当时在云南那边办的离婚证,你之前托我带回去后就一直没给你,”安清雅朝他笑了笑,带着些许歉意,“给你点了你喜欢的摩卡,全糖半奶对吧?”
  
  付杭接过那张离婚证,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心里有些发软,“清雅,这些年,我其实挺对不住你的。”
  
  安清雅没说话,过了半晌才道,“都过去了,我原来嫁给你的时候其实也挺高兴的。你工作忙我能理解,可是有时候我看着你。”
  
  安清雅顿了顿,“我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我觉得你看我的眼睛里什么都有,温柔啊、善意啊、心疼啊、自责啊,但是唯独没有一件东西——没有爱情。你知道吧,我向来清楚什么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很抱歉。”
  
  付杭听完自嘲的笑了笑,脑子里都是安清雅方才的那四个字“没有爱情”。
  
  又过了片刻,付杭像是坦白一般,问道,“你看过知乎上有个回答吗?问你如果你能从你的前任身上要回一件东西,你会要什么?”付杭拿起咖啡轻抿一口,“最高点赞的那个回答是,‘我要要回我对爱情的全部向往’。”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