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我”的情郎[穿越]——苏罗罗

 《谁是“我”的情郎[穿越]》作者:苏罗罗
 
 
文案
 
师南是一只短腿猫妖,以穿越濒死的人完成任务为历练。
每逢穿身,他会自动读取原身记忆,这一次却出了岔子,原身失忆了!
 
一觉醒来,三个情郎陆续找上了门。
风流多情的红衣少年,送上精心挑选的玉佩。
柔弱哭包的白衣少年,送上定情的信物香囊。
冷酷寡言的黑衣将军,送上亲手打磨的挂饰。
师南挂着渣男笑容收下,信誓旦旦保证会随身携挂信物。
 
某日,被迫进宫庆祝皇子生辰的师南,一进门就对上了三双期待的眼。
什么也没戴的师南:!!!
 
 
备注:
1、非NP文的修罗场。
2、沙雕文风,放飞自我,不要细究哦~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师南(周子朗) ┃ 配角:新文《短腿猫他不想干了[穿越]》 ┃ 其它:
 
 
 
  ☆、第一个断袖
 
  “子朗,你忘了我吗?”
  “你竟如此薄情?”
  “......我会一直等你。”
  梦中,三张模糊不清的脸隐去。
  周子朗汗津津醒来,晕眩了几秒后掀开重重的暖帐,就要起身。
  “少爷,怎么了?”老仆躬身站于床前,神色关心。
  周子朗揉了揉太阳穴,起身下榻,张开手臂任由老仆伺候更衣。
  “父亲的事可有进展?”周子朗观察镜中少年郎,苍白透出血丝的皮肤,狭长的丹凤眼,整个人阴郁又病态。
  老仆恭敬道:“暂无消息传来。”
  周子朗,不,应该说是师南,陷入了沉思。
  师南是一只修炼未成的猫妖。
  来自血脉的传承告诉他,需要不停地随机穿到濒死的人身上,替其更改必死的命运。
  此次却与以往不同,师南皱起了眉。
  原身的记忆居然出现了断层......
  愁死猫了。
  原身是当今正一品周太傅的独子,老年得子的周太傅将其视若珍宝,惯得他桀骜不驯,惹得郁京一众官二代有怒不敢言。
  周太傅为两朝老臣,威望极高,谁知一朝跌入谷底,被重臣上奏控诉其通敌之罪,证据确凿,周府被抄家。  
  原身心高气傲,被曾经开罪过的人肆意欺辱,遭受了刺激,彻底忘了这段难堪回忆。
  唯一留下的老仆,不得不带他外出隐姓埋名避风头,靠变卖身上物件勉强过活。
  导致师南对此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沉思间,老仆引着师南往外走,“少爷,先用膳吧。”
  主仆二人来到简陋的院子里,干瘦的老树在风中微微颤动,树下石桌上摆着几碟小菜。
  说是用膳,其实就是一碟小粥和一盘青菜。
  老仆掩面:“少爷,都怪老奴没用。”
  师南回过神来,叹了口气,扶着老仆坐下,“王叔,别这么说,周府落此境地,只有你愿意陪我了。” 
  老仆慌忙摇头,“使不得,老奴卑贱。”
  师南情真意切道:“王叔,自此你我将相依为命,我从未将你当仆人看待。”
  老仆听了老泪纵横,“少爷经此变故,近日变化犹如换了个人般,老爷若是得知,必定欣慰极了。”
  师南面色不变,笑道:“日后还望王叔多照看。”
  “咚咚咚——”
  主仆二人互诉衷肠之际,院子里的大门被有节奏的敲响。
  老仆立马警惕起来,急道:“少爷先躲进去,老奴去开门,一有变故少爷从后墙翻走,不用管老奴。”说罢推着周子朗往屋后走。
  不是老仆敏感,而是周子朗招惹过的人太多,保不齐就有摸到这里来落井下石的公子哥儿。
  “好。”师南脸色一变,一改方才真诚的模样,炸了毛似的快步逃窜,直到躲在屋后才小心探出半张脸,“王叔,快看看何人。”
  老仆被他迅猛的反应速度一震,来不及细想,护主的心思占了上风,确定他藏好了,才重整脸色,将门拉开了一个缝。
  “找谁?”
  意外的是,门外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大帮子人,只站了个俊逸非凡的红衣少年郎。
  少年郎闻声抬头看来,一双桃花眼细腻多情。笑眼,折扇,好似画中人。
  “周子朗在吗?我是慕枫。”
  见是他,老仆松了口气,慕枫是慕尚书之子,与少爷没听说有什么矛盾。
  即便如此,老仆依旧谨慎,“少爷不在,请回吧。”
  慕枫展开折扇,微微一笑,指着院中石桌道:“老丈不老实,清粥还热乎着。”
  “不用担心,我与周子朗关系亲密,是来看望他的。”
  老仆老脸一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原来是慕兄。”
  这时,师南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特殊情形,请见谅。”声音落下,人也到了门口,风度翩翩,哪见刚刚那番狼狈样。
  老仆见状,安心请慕枫进入院中,锁上大门。
  主子们谈话,老仆自觉退下。
  二人对坐石桌。
  少年郎正是风姿卓越的年龄,映得死寂的院子蓬荜生辉。
  师南微不可查地打量慕枫,就是个风流少年,手无缚鸡之力。
  他淡定了许多,神色略微苦恼,“家父出事后,我很多事记不清了,若有怠慢实在对不住。”
  “不过我一见慕枫兄就莫名亲切,想来之前你我两人关系亲密。”师南琥珀色的瞳孔在日光下剔透,莫名让人信服。
  慕枫有些晃神,语气迟疑,“子朗,你确实变了许多。”
  子朗?
  两人都这么熟了?
  师南眼珠子微转,语气更为熟稔,“莫非,你我是知交好友?”
  慕枫无奈道:“连我也不记得了?”
  师南似乎做错了事,忐忑地看着他,让人不舍说重话。
  “真拿你没办法。”慕枫目光深深看向周子朗,语意缱绻道:“子朗,你我海誓山盟,流水桃花,你怎么能忘记?”
  哈?!
  刚接了一手烂摊子的师南惊了。
  堂堂太傅独子何苦想不开与尚书之子搞断袖?
  伤风败俗,伤风败俗啊!                        
作者有话要说:  周子朗:要你管。
——————
本文是专栏预收文《短腿猫他不想干了[穿越]》的男主师南前传小故事之一。
若有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双双收藏哦。
啾咪~
 
  ☆、第二个断袖
 
  师南处理过各色各样的奇葩事。
  原身是个断袖的事实,顶多让他感叹一下。
  问题在于,那些事都有过往记忆,以他聪明才智,略微琢磨就能应付。
  可这周子朗......与慕枫进行到哪一步了?
  师南念头急转,面上却微微蹙眉,“是吗?”他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睁开,神色抱歉道:“我想不起来了。”
  慕枫有些心疼,“想不起来就算了。”
  说罢他眉目含情,“既然子朗过去能心悦于我,如今......”一切尽在不言中。
  师南摸不准原身的心愿是否与他有关,只能顺着他,病恹恹咳了咳嗽。
  慕枫见状略作思考,突然提出,“子朗,想不想出去看看?”
  师南心里一动,迟疑道:“我这番处境,不太适合。”
  “为兄早有准备。”慕枫轻声呼唤,“阿大。”
  有穿着黑衣的人翻入院中,恭敬立于一侧,双手奉上了带纱斗笠。
  师南微不可查瞄了眼阿大腰侧的剑,寒毛炸起。
  慕枫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还温柔的给他戴上斗笠。
  “好了。”慕枫向师南伸出手,示意他拉住,“看看你苍白的脸色,为兄带你出去散散心。”
  师南十分感动,“白兄这番心思,子朗收下了。”自然地越过他的手,走了出去。
  慕枫的手虚停在空中,他侧头,看着师南的背影,笑了。
  不久,两人到了街上。
  郁京是孔朝的国都,也是最繁荣的地方。大街上人声鼎沸,街道边店肆林立。
  师南紧跟着慕枫,疑惑道:“白兄这是去哪儿?”
  慕枫刷地展开折扇,闲庭信步道:“跟着便是。”
  师南不再多说,趁此机会熟悉周边地形。
  没走多久,慕枫带着师南东绕西转,到了某个不起眼的宅子外。
  推开门。
  慕枫收起折扇别回了腰间,“子朗,请进。”
  进了宅院,师南就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眼。
  院中栽种了一颗桃花树,微风拂过,吹起一片片花儿,扯落一地的红。
  仿若梦中。
  慕枫合上门,悄声来到师南背后,呼吸间的热气,细微地吹向他敏感的后颈。
  “喜欢吗?子朗。”
  “这是你我定情之处,你最爱的桃花。”
  桃花树下,两人看似耳鬓厮磨,十分旖旎。
  实则只爱美貌女子的师南颈后一痒,他下意识抓了抓后颈,倒没觉得哪里不对。
  靠这么近干嘛,故意捉弄他?
  啧啧,坏心眼子!
  若不是任务要紧,他保证戏弄得慕枫哭天喊娘。
  “咦?”师南自然地走开,指着一处房间道:“白兄,那里面是什么?”
  慕枫低低一笑,修长的手搭在师南的肩上,“想看?为兄带你进去。”
  师南快步走开,不动声色抖落他的手,率先推开房门。
  又被房内的一切惊住了。
  这是一间书房,墙壁上挂满了画像,都是周子朗与慕枫相处之时,下面还有慕枫的题诗,每一句都充满了情意绵绵。
  师南:“......”
  真不懂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慕枫站得离师南很近,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有意无意撩拨着他鬓间的发丝。
  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带着几分桃色,“子朗,你不会负我吧。”
  “......”
  师南再次痛恨原身那段空白的记忆,让他沦为了被动。
  穿身的任务若是失败,后果相当严重,师南甚至不敢回想。
  大家都是公的,不就说点好听话嘛。
  上回西武国边境有只小公猫主动给他舔毛,他还礼尚往来舔回去了,想必人类也没区别?
  师南侧头对慕枫露出亲昵的笑容,苍白的面孔有了色彩,“怎么会呢?”
  慕枫下垂的眼里笑意更深,“叫我阿慕。”
  师南眨巴眼,“......阿慕。”
  剩下的时间里,慕枫没有做再近一步的事,而是让师南坐在桃花树下,替他画了人身像。
  好动天性的师南难受极了,却勉强待住了。
  午时。
  慕枫收了笔,满意地看了看这幅画,“子朗,想你时我会拿出来看看。”
  师南大喜,“好的,阿慕。”尾音打了个卷儿。
  融洽的上午过去,慕枫贴心送师南回了小院。
  “子朗,家中还有事,明日再来看你。”
  师南顿时露出真心的笑容,灵动的双眼愉快眯起,“那就不送了。”
  关紧大门,师南浑身一软,瘫坐在石凳上。
  这简直不是猫干的活。
  老仆人见师南累了,赶紧端来一壶热茶,替师南斟上。
  师南一闻,居然是枸杞泡水,当即露出了笑颜,“王叔,这哪来儿的?”
  老仆:“适才外出买的,不贵。”
  师南抿了一口,赞道:“很好,这对身体有好处。王叔你这么大年纪,也要注意养生。”
  人的身体太弱了,得好好养养。
  一壶茶毕,师南晃悠悠准备去睡个午觉先。
  “咚咚咚——”大门又响了。
  师南停步,狐疑地看向门外。
  莫非是慕枫舍不得他?
  师南心有猜测,没有躲起来,看老仆去开门。
  嘎吱一声,门开了,门外竟不是慕枫,是位白衣少年。
  少年面容白净,眼神纯真。
  怀里还抱着只睁不开眼的小奶猫,瞧见门后不远处的师南,双眼一亮。
  “阿朗,我和小糖糕好想你。”
  阿朗?
  师南升起了不祥的预感,甚至有点慌了。
  这口吻......绝对不是普通关系。
  猫猫舔毛也只是一对一啊!
  这周子朗到底干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周子朗:你猜?
 
  ☆、第三个断袖
 
  师南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将白衣少年迎进了院内。
  二人对坐树下,师南微做忧愁之态,重复了与慕枫说过的措辞。
  宛如情景再现,连位置都一模一样。
  说罢,师南心里惴惴,面上却露出亲密之色,“不瞒你说,我一见兄台就心生亲近,想必你我交好。”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