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咖啡馆(近代现代)——端木遗风

 《养生咖啡馆》作者:端木遗风
 
文案
 
一场大雨让任泽闯进了这家毫不起眼的咖啡馆。
素白的墙面,极简的装修,面无表情的老板,不论是人还是物,都毫无吸引力。
可是他偏偏爱上了这里,或许是从那杯冒着热气的生姜咖啡开始,或许是从那个少年第一眼认真看他开始,总之他喝咖啡上瘾了。
 
有钱忧郁养生受X没钱作死熬命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泽,周然 ┃ 配角: ┃ 其它:
 
 
 
 
  ☆、拐角的咖啡厅
 
  大雨席卷了整座城市,钢筋铁泥堆砌的高楼大厦在雨中被冲刷得一干二净,灰蒙蒙的水雾氤氲在半空中。
  任泽把双肩包举在头顶上一路狼狈地往回跑,路面上坑洼的小水池不时溅起几朵水花毫不留情地往他身上洒去,才跑出几分钟他已经从里到外湿了个透,完全没有用包遮雨的必要,他把包夹在腋下淋成了个雨人。
  雨势越来越大,不见有转晴的可能,路上的行人从疯狂奔走到无奈放弃,一个个和他一样躲在路旁的屋檐下,望着滴滴答答的雨水汇成小溪顺着凹槽流向地下水道。
  “妈的!一家破店还不让人进。”一个刀疤男骂骂咧咧朝前面一家店吐了口唾沫。
  任泽顺着刀疤男方向看去,那是家奶茶店,门口巨型的LED招牌在阴雨天中格外醒目,价格不贵,随便点一杯便可以进去坐一下午,是个躲雨的好去处,不少人钻了进去。
  狭小的店面大概是承受不了这么多人同时涌入,奶茶店老板娘瞪着刀疤男骂道:“不点就滚蛋,别妨碍我做生意,没见到这么多人排队吗?”
  顾客至上的态度因竞争而存在,若是没有了竞争,垄断便成了□□,任泽环顾了四周,没有一个人因为老板的恶劣态度站出来,他们寂静无声继续朝奶茶店里涌去,那个刀疤男恨恨地甩着膀子离开。
  任泽看着渐渐和大雨融成一体消失在视野中的刀疤男,大脑停顿了半刻,其实他刚才也有和刀疤男一样的想法,只是他没进去。
  这是一条新建的商业街,柏油马路四周是一家家新装修的店面,个个打扮得大气奢华,门口的招牌一个赛一个大又亮,任泽待的屋檐正是一家豪华饭店的侧面,墙上贴着一张“我来自香港”的巨型海报。
  看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能在这里躲雨的基本没有进去的勇气与资格,也就给了旁边一家奶茶店看人下碟的底气。
  原本拥挤的屋檐一下子空旷了许多,任泽松了口气,发觉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只是外头的雨却丝毫没有减弱的痕迹,仿佛要把人困死在这里。
  天色越发黯淡,这已经不是下雨时乌云遮天的黯淡,而是暮色渐沉,夜色降临的黑暗,任泽瞅了眼手表,快六点了。
  马路两旁的路灯应时亮起来,稀疏的街道不时传来几声汽笛声,哗啦啦驶过的汽车扬起路旁浑浊的泥水。
  眼看着越下越大的雨,任泽决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跑回去,反正已经淋成落水狗了,干脆直接跑回去好了,刚抬起脚又缩了回去。
  怀里的包让他在一阵踌躇之后失去了迈出去的勇气,任泽蹲在地上看着不停冒泡的水面,一筹莫展。
  包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有几份谈好的合同,好不容易千磨万磨让客户签了约,要是跑回去淋坏了这大半个月的风吹雨打都白受了,还是再等等吧,任泽自我安慰道。
  红绿色荧光灯断断续续亮起,给这个昏暗的夜色添了几分迷离的色彩,嘈杂的人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汽笛声接踵而至,这是又一天城市的夜生活开始的序章。
  任泽也不好意思继续呆在饭店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时要打量着满身湿透狼狈不堪的他,然后嗤笑地收起雨伞走进饭店,门口的服务员也盯得他全身长刺。
  任泽打量了四周,这条街他不太熟,今天为了躲雨胡乱跑了过来也忘记了之前的路线,夜色笼罩下大雨淋漓,要想原路跑回去十分艰难,他决定看看周围是否有公交站或是地铁站。
  幸好城市的建筑间隔极小,一栋栋鳞次栉比的大厦让他跑起来不至于持续被大雨暴击,任泽甩了甩头上的雨水,抹了把滴进眼睛的水珠,把双肩包翻来覆去抖了抖这才放下心在这个新据点待下来。
  他疲惫地靠着玻璃窗望穿眼底,这附近连一个公交站点都没有!
  由于是新建的城区,交通轨道还没修到这里来,任泽盯着还剩百分之一电量的手机有点绝望,今天要被大雨困死在这里吗?
  他垂头丧气地转过身,气恼地对着玻璃窗咚咚咚地撞了几下,大脑空白几秒后,他觉得自己听到了回声。
  一定是幻觉,自己在室外,这么空旷的地方不可能传来回声,然而固体传声的效果远比空气好,任泽静下心听了听,原来不是回声,是有人在他的对面敲着窗户,玻璃窗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咚咚声。
  一张披头散发,烈焰红唇的脸出现在玻璃窗上。
  任泽瞳孔猛然收缩,连连后退险些摔进下水道,他看见那张脸咧开血红的嘴巴哈哈大笑起来。
  虚惊一场,不是鬼是人。
  面前是家咖啡馆,十分不起眼的装修,只是在这阴沉的夜色中全白的墙壁亮得发光,这才稍稍让过往的行人注意到原来在这拐角还有家店,至于什么店,非得凑近才看的清。
  任泽也是愣了好一会,才从墙面的反光中看清了上面虾米大的“Cafe”,几个英文字母小得让人以为自己眼花,没有任何多加修饰值得炫耀的亮点,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母构成了这家咖啡馆的名字,与它纯白的墙面融成一片丝毫不显眼。
  印象中,咖啡馆总是装修地有格调,有品位,让每一个坐在里面慢慢品味的人有一种低调奢华的贵气感,毕竟动辄一杯几十的咖啡也不是每个忙里偷闲的上班狗可以随时喝得了的。
  大概是这家咖啡馆装修得实在简陋,没有让人望而却步的气势,任泽居然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放在平时他绝不会奢侈地来咖啡馆打发时间,毕竟一杯咖啡就抵得上他一两天的口粮,与其来咖啡厅喝一杯不如网购一大包自己冲。
  推门进去,出乎意料得冷清,原本以为在这个商业街像这种咖啡馆应该座无虚席的,至少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也该会有许多人来这里避雨的,可是没有,空荡荡的几个沙发上似乎都没有人坐过的痕迹,开着空调的咖啡馆给人一种无声的寂寥冰冷,沉寂在繁华的都市里被遗忘的一角。
  任泽扫了一圈咖啡馆,里面装修也是十分简陋,头顶上还有裸露出来的巨型水管,几只节能灯绕在四周,在人身上打下一层厚厚的阴影,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任泽不由地打了个喷嚏。
  “诶呀,有顾客来了。”
  任泽在心里腹诽道,自己来了好一会了,现在才发现,这家店老板也太不够热情了吧?
  闻声而去,任泽往前台看去,一个少年也正好朝他看来,少年在与他对视一秒后,便面无表情地扭过头去,丝毫没有招呼顾客的意味。
  任泽敢确定他就是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因为这里就只有两个人,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捧着一杯咖啡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任泽立刻意识到这就是刚才站在玻璃窗前冲自己瞪眼的“女鬼”,只不过在灯光照射下,她没有刚才那么惨淡吓人,精致的妆容反而被亮光衬托下显得楚楚动人。
  打扮得时髦精致根本不像是磨咖啡的小工,那么老板或者说看店的小哥一定就是旁边这位了。
  任泽把椅子转过来,坐到前台边,一桌子凌乱的咖啡工具让他无处放手,他只好撑着桌沿看向立在一旁的价格表,简陋的价格表上只罗列了十几种咖啡,但一种的价格都让任泽肉疼。
  他快速地扫描了一遍价格,最便宜的都要30一杯,要知道他平时连杯矿泉水都舍不得买,都是自带水杯去公司接水喝,要他掏出三十块钱买杯不足200毫升又苦又涩的咖啡,他何止是肉疼,心都疼得不要不要的。
  要是咖啡馆里人多还好,现在加上他也就三个人,自己都坐下了,总不能又起身离开吧?何况那老板根本就没有正眼瞧他,自顾自地磨着咖啡豆,一张脸比身上的黑T还要黑。
  “我要一杯美式咖啡。”任泽盯着那个黑脸少年语调平平道,没有丝毫囊中羞涩的底气不足。
  沉默,沉默,仍旧是沉默。
  磨豆机发出阵阵嗡嗡声,像是无数只蜜蜂绕着耳朵响,任泽怀疑他没听见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黑脸少年这才抬起眼扫了一下任泽,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看向旁边长发女孩,淡淡道:“刚才的拉花学会了?”
  女孩噗地一下喷出了一口咖啡,对面的任泽成了无辜受害者,女孩抽出一张纸巾忙道,对不起。
  任泽默默抹掉脸上的咖啡渣,这咖啡磨得也不怎么样呀,摸着脸上跟碎石块一样粗糙。
  “没事。”
  “都怪你周然,吓我一跳。”
  黑脸少年仍旧面无表情,一张脸似乎比刚才又黑了几度,任泽好奇地顺着他目光看去,原来刚才那本漆黑的咖啡洒满了流离台,像是一张白色宣纸上倒满了墨汁。
  “啊,这可怎么办呀?”女孩故作慌张地惊呼,可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害怕,至少在任泽眼里,她更像是故意的,眼底的笑容掩盖不了她的得意。
  “周然,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仿佛要被气得无话可说,任泽看着那个叫周然的少年眨了下眼,然后淡漠道:“把它擦干净,然后你今天可以下课了。”
  要不就是少年脾气太好,要不就是他俩关系匪浅,任泽默默咂舌,他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我可以下课了?太好了!那我走了,周然,明天见!”女孩抽出椅子上的手提包推门就往外走,把那洒满黑色咖啡液的流离台与黑脸少年一同丢弃在身后,转身撑伞消失在漆黑无尽的长街中。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剁了这双挖坑的手!
 
  ☆、一杯热咖啡
 
  和这么个随时可能翻脸的黑脸小哥待在一起,任泽觉得自己十分危险,毕竟对方从他进门就没个好脸色,现在又被人戏弄,满肚子的火不知向谁发,而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额,那个老板呀,我……”
  沉默的氛围极其容易在沉默中被引爆,任泽决定自己先开口扑灭这团随时可能爆炸的火焰,他打着哈哈说道:“我咖啡还好吗?要不我先……”
  “走”字还没说出口,任泽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少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洁白的抹布擦拭着桌面,刚才满桌狼藉被他擦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倒映出任泽欲哭无泪的脸,想走的计划又泡汤了。
  在这呆了这么久,不点一点东西都说不过去了,店里就他俩,对面又是个惜字如金难辨喜怒的老板,任泽并不想重复刚才那个刀疤男的悲惨境遇,被人毫不留情地赶回大雨中。
  暴雨愤怒地敲击着玻璃窗,敲得椅子上全身湿淋淋的任泽一阵阵心惊,咖啡馆不大但也不小,尤其是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越发显得空旷开阔,任泽左右看了看,除了前台有几个塑料高脚椅,这里摆放的全是海绵沙发,弄得他实在无法挪动,可坐在少年对面看他一张臭脸,他也备受煎熬。
  “咖啡还没好,你先去沙发上坐着吧。”
  任泽在心里默默感激了一遍少年还算善解人意,大概他也不想对着自己无话可说,索性把任泽打发到远处的沙发上。
  他难道没看见自己一身是水吗?任泽拎着包对着沙发大眼瞪小眼,他这一屁股坐下去,这沙发估计几天不见太阳就得长蘑菇,他扭头看了眼认真磨着咖啡豆的少年,觉得他不像是会去晒沙发的主,于是只把双肩包放在玻璃桌上,自己在咖啡馆里溜达起来。
  咖啡馆里只摆了四五张沙发,两两对放,中间是一张圆桌,上面胡乱放着几本杂志,没有插花来装点,随意简洁,任泽背对着少年往里走了几步,这家咖啡馆同进门一样一览无余,没有隔间没有内室,只有白的发亮的墙壁与透视的玻璃窗,把这家原本就空旷的咖啡馆反射得愈发宽敞。
  一点装饰品都没有,前些天是七夕,节日的气氛在其他商店里挥之不去,各家商店仿佛以为不摘去修饰品节日的热度就永远不会消散一样,在这里就跟冷寂上百年一样,唯一有点色彩的一幅画也摆在不起眼的角落,任泽走过去,扫了一眼,薄薄的一层灰洒在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头顶,漫不经心的摆设,一看就知道是赝品。
  这家店就这么大,就算任泽再不想和老板大眼瞪小眼,他也必须回去了,因为咖啡好了。
  “要加冰块吗?”少年头也不抬地问。
  夏日的余温并不会因为这场大雨而消散,任泽还可以看见少年因为一阵忙碌后额头上冒出的细汗,只是他满身是水,全身冰冷,空调风在他头顶一阵阵吹过,寒气都冷到骨头里了。
  “不加,谢谢。”
  少年没说话,只是随手把一本咖啡递到他面前,上面依稀冒着雾气,像是冰块蒸腾起的白雾,任泽以为他已经加好了,只好讪讪接过,默默喝了一口。
  是热的。
  苦涩的滋味在加热之后冲击着味蕾,更添了一份辛辣,任泽咂舌,往旁边桌上瓶瓶罐罐看去,“可以加糖吗?”
  对于他这种几乎不会出现在咖啡馆,哪怕晚上熬夜提神都是靠红牛来补充体力的人来说,咖啡只有苦与涩,就算就加了糖,也不过是又添了一份味道,丝毫起不到调剂作用。
  任泽注意到那个黑脸少年看见他往杯子里加了一大勺糖粉时皱了下眉头,但他毫不在意,管他呢,几十块钱一杯,要是喝得不顺心他估计得后悔好几天,就这样,他又舀了勺糖粉放在杯子里搅拌起来,再看向老板时,他已经熟视无睹地继续打扫着流离台。
  “老板,你这几点打烊?”任泽盯着窗外丝毫没有停下的大雨发问道。
  少年两耳不闻地继续擦着桌子,收拾着散乱肮脏的咖啡杯,好似完全忘记了对面坐着一个人,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眼前这个少年就像梦游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根本看不到任何人。
  任泽端着咖啡,艰涩的味道一下下刺激着自己的味蕾,要不是太贵,他真想一股脑倒进下水道里,不过这个念头还是想想就好,实在是舍不得,他拎着咖啡杯四下溜达,心里却对着大雨发愁。
  “12点。”
  老板冷不丁来了一句,任泽一个踉跄差点没把咖啡洒了。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