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延伦美景(穿越重生)——捌肆

 
 
《重生之延伦美景》作者:捌肆
 
文案:
     【文案】
 
【温柔高干军人忠犬攻】VS【清冷执拗悲观受】 攻受视角,偏受  1对1(身心纯洁) 有副cp   
 
上辈子,李景旭告白被拒,爱而不得,因爱成狠,被人利用成为棋子,导致家破人亡,身死他国。
 
重活一世,他决定断情思,束爱恋,与延伦做回兄弟,帮他扫除障碍,成就爱情,不再去打扰他...
 
可是.......
 
当他将上辈子的迷雾层层播撒开来时,其实只不过是阴差阳错,命运多舛....
 
【温馨提示:】
 
看完【简介】若是不喜欢的人请【绕道而走】,谢谢合作!!!!
 
本文微虐....有些虐心......(受比较会自虐)
 
作者是哭着码字的,泪点较低___
 
但是毕竟呈现的是双视角,后头不会太虐。(本人觉得不会...)
 
故事围绕着上辈子和这辈子一同展开....
 
字数不定,但是若是阅读点击收藏量小,作者保不定会压缩.....
 
这个任性看心情.....
 
本文没有不干人等涉足,只有误会...攻很爱受的....超级爱(真心脸)
 
若是阿肆塑造的不错,文里的细节应该字里行间都能体现出来。
 
【是一个不懂爱的人努力学会怎么去爱的故事】
 
【人生最无奈的就是一味的错过...因为爱而卑微,因为爱而怯懦..】
 
【文章用双视角的角度来表现爱与爱之间无数次的交织和相错...】
 
【阿肆发表首部BL小说】
 
【新人一枚,还请见谅....】
 
【存稿更完,尽量日更....】
 
【关于结局....自行体会......】
 
【若喜欢请收藏,评论.....谢谢....】
 
李景旭:延伦,既然这份感情让你和我都这么痛苦…那….下辈子,我们就算了吧。
 
我也累了……好累啊..【悲痛欲绝】
 
延伦:我错了....原谅我【跪下】
 
李景旭:【滚】
 
延伦足足滚了一个晚上....最后滚到了景旭的床上....
 
    
    ☆、楔子 
 
  滴——
  “非常抱歉,请节哀”
  景旭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被车子碾压成面目不堪的面庞,手无足措,
  但是他同时该庆幸的是来到医院送他最后一程的人,不是那个人,至少他希望他永远留给他的是他最完美的一面,
  那个满目苍夷和自己才仅仅认识一个月,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孤独老儿,
  既然为他流下了泪水,这种感觉很是奇怪,原来在他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一个人为自己真心流泪啊,
  说到他的一生,虽然富可敌国,但是内心却像是个千穿百孔的垂暮老儿,虽然亲朋无数,
  但是他看厌了他们面上的阿谀奉承,没有妻儿,没有爱人,都活到了四十岁,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
  前半辈子为了那个人,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他,最后被人在背地里唾弃,最爱的他还在前不久和一个高贵典雅的女人举行了轰动全京都的婚礼,
  而可笑的是,请柬既然千里迢迢的飘洋过海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送到了他手中。
  他那时拿着请柬的时候曾经细细磨蹭着里面的那个英俊非凡的高大威武的男人,在那照片中留下一个个浅而隽永的指纹,而后自嘲讪讪而笑,
  脑海里闪过千万副画面,悄然定格在他拉着他软磨硬泡的在国内的礼堂里定下誓言的那一天,那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就好似昨天,在那一刻,他欣喜的拉着他似乎在拉着自己的全世界,
  而今天的他却自愿拉着另一个他深爱的女人进入了他向往的礼堂,又一次的许下了一模一样的誓言,他在想那个女孩可能真的是拯救了全宇宙吧,
  可是他终究不能成为一个女人和他站在顶端昂首阔步一步一个脚印,他终究只能阻碍他的一切,将他一步一步踏入地狱,
  他以前想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就是自己不可以,但是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看着支离破碎的□□,
  他想这就是对自己的惩罚吧,上帝赐予他太多,终究还是要还的,既然这样,那就将所有的疼痛交给他,让他一个人去解决这一切,让他回到原点,回到最初的那一刻,
  那时候那个男人脸上还有笑容,那时候那个男人眉宇间还没有痛苦,那时候……
  砰——
  大门应声打开,一个风尘仆仆西装笔挺的男子跨步而来,眉宇间化不开的愁苦,皱起的眉头就像是在诉说着悲痛,
  他终究还是来了,景旭痴迷的看着慢慢掀开自己头顶白布的那个人,颤抖的将手伸到他的面庞,却与之擦身而过,
  他呆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在此刻终于明白自己已经和他已经阴阳相隔,
  他悲痛咆哮着,惊慌的想遮掩着自己破旧不堪的□□,
  可是任他怎么悲痛的跪在医生面前苦苦哀求,但是却再也没有人能回复他的痛苦,
  他抬头无措的看着那个男人,像个小孩般祈求得到宽恕,
  在此刻什么都没有男人的举动来的让他更加心碎,
  那个男人跪坐在他的面前,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庞,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容,
  但是此时那从不弯曲的身体却佝偻一旁似乎在痛苦的呻.吟着,
  怎么会这么悲伤,这么疲惫?
  他应该开心才对,没有了一个让他操心操肺,深恶痛绝的人
  他应该为之感到庆幸,而不是悲伤。
  他不值得这个男人为他悲伤....
  景旭抬头望着那个男人,手颤抖的轻贴男人的发梢,
  一遍接着一遍,
  就像是小时候男人安慰着他一般,
  延伦,我错了...请原谅我最后一次...
  求你.....
  再原谅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他抖着肩低吟,手哆嗦的偷偷轻触胸口那艳丽的红色玫瑰.....
  起先低低沉笑,最后捧腹疯笑,笑着笑着又指着玫瑰泪眼婆娑.....
  真是巧啊...红玫瑰,
  原来你爱的人也喜欢红玫瑰啊.....真美....
  这套衣服真好看,好像是他们之前在礼堂穿的那件,
  看他身上的礼服,穿在他的身上是多么的契合,
  可惜啊,这件衣服并不是他亲手帮他穿上的,
  是啊,他已经结婚了,他都已经结婚了----
  看来自己又一次任性的打扰到了他,
  让他这个刚刚举行婚礼的人,从大老远的京都跑来送自己一程,
  真可悲,就连他的死都没有放过这个本可以置身事外的人,
  他一定很不情愿吧
  罢了,也就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再任性一次.....
  能让自己死的比他早....这样也好.....
  往后余生,毕竟一个人过太过于痛苦....
  像他这样的人死了其实和活着没有两样,
  又何必活着呢?
  他深深的看了这个男人最后一眼,叹了口气,爱了这个人几十年,
  那个人就像是刻进了骨子里,怎么也剥离不出来,每个细枝末节总是在他脑海中网下了情丝,
  直到现在他终于妥协了,为自己悲哀的爱情妥协,为自己脑子里烙印最深的影子妥协,
  他认输了,
  延伦,既然这份感情让你和我都这么痛苦…那….
  下辈子,我们就算了吧。
  我也累了……好累啊..
  
    
    ☆、重生初见 
 
  “滴滴滴----”
  景旭感觉自己的心口就像是刀扎一般,心脏酥麻一片,带着死亡般的窒息感让他喘不过气来,耳畔杂七杂八的嘈杂声接踵而来,耳朵像是通气了一般滋滋作响,
  还没等他诧异,只感觉自己头上被一个温暖的手掌覆盖住,带着温度的触感直击大脑,让他一时间楞住了神,
  “终于是退烧了,小旭啊,怎么样了?”
  这声音……他强撑着睁开朦胧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坐在床旁的那个端庄娴雅的女人,“二姐?”沙哑的声线直冲大脑皮层,他脑子像是浆糊一般,空白一片,眼眶流出的热腾泪水却最先一步,就像是瀑布一般宣泄而下,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感受着手中微凉的手掌紧贴胸口所带来的跳动的心脏,幸好还活着,幸好这一切似乎都还来的及。
  “哎哟,你小子,这是怎么了?不就几天没见吗?怎么哭成这样?”琴素看着自己小弟湿漉漉的眼神,不由的心里像是被人打了重重一拳,赶紧疼惜的抱住小弟,安慰道
  “不哭不哭,姐在这,有什么事情姐抗,不要哭”这句话却像是在他心中打开了水闸一般,倾倒而出,病房内的哭嚎声嘶声裂肺,纵使是病房外的人看的都一阵扎心,
  砰—的一声,病房大门被粗鲁的打开,只见一个大汗淋漓的少年站在门外,大声喘息着,目光却紧紧的锁住正埋在琴素身上的人儿,
  景旭听见来人,不由的耳朵一红,哭声越来越底气不足,最后硬生生憋了回去,
  “哟,还知道不好意思了?没事,是延伦,刚刚我叫他去买了点老牌的粥”景旭闻言,头僵硬的停滞在一个方向,原本喜极而泣的笑容凝固在自己的脸上,
  刚刚有些血色的脸变得一阵刷白,心里倒腾的情绪有些五味杂陈,
  纵使再怎么临危不惧的人在此刻也是不得不心生胆怯,
  脑海里还依稀停留在最后一面的场景之中,却怎么也想不到再见面既然是现在这样子的,
  但当那个人重新鲜活的站在你的面前时,你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来不及去思考,四下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盲区,只剩下一颗似乎要蹦腾出来的心脏,扑通扑通,随之而来的疼痛就像是在血液中不断的翻滚着,渗入血肉中,烧的全身骨肉都在颤抖着。
  ……景旭,唯独你…..
  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真让人恶心……
  …….你不要这样……我算是求你了……
  ……你走吧……
  …...我们不可能的…….
  记忆的齿轮像是走走马灯般不断的在脑海里放映着,直到定格在眼前的这个最初的影像中,让人心悸。
  回观此时的他,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虽然略显稚嫩,但是立体的轮廓却恰好勾勒出了他精致俊美的五官,已经有了成年的雏形,就像是一根正在茁壮成长的小树,挺拔直立,贵不可言,刺的他眼睛生疼。
  “刚刚不是还挺难耐的吗?就延伦能治的了你,好了,你先吃,姐还有些事,延伦在这陪你”二姐揉了揉景旭头顶的发旋,直接招呼来了延伦,叮嘱了几声,才拿起手机轻手轻脚的走出了病房
  延伦一边将粥放在桌上,一边轻轻揉了揉景旭吊着针有些红肿的手,眼里带着一丝疼惜和自责,说道“哎,若不是这次我没在,没有看好你,你也不会被那几个臭小子推进游泳池里…..”
  说到后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懊恼,叹了口气,轻柔的将景旭身上的床单掖好,捏了捏他的鼻头,不由的无奈调侃道
  “就你调皮”
  景旭的眼神跟着延伦的动作不停的游走着,直到最后脑子里还在嗡嗡直响,胃部不断袭来的下垂感,让他觉得喉咙只泛恶心,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强压下不自觉颤抖的手,将它揣在了被单下面,生怕被他发现。
  手上一时间冒出了冷汗,哆嗦着不行,他甚至不敢开口,喉咙就像是被哽住一般,一时间忘了该怎么去对待这个少年,只能逃避着他的眼睛,将头扭到了别处,
  延伦只觉得他在闹别扭,手部顿了顿,叹了口气,在景旭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
  额头上落下的那一吻,烫的景旭的脸部窜上了一股热气,蒸的让人窒息…..
  察觉到身边人投来的目光,随即身体瞬间僵直定立在一旁,随后心中鄙视着自己,是啊,就是这么一个吻,一个平常的吻,既然让他上辈子偏执的认为他在他心里永远是最特别的,就是这么一个吻他陶醉在其中了一辈子,
  思及此处,他突然感觉心中一阵抽痛,不知觉的皱起了眉头,
  等回过神时,才发现一双修长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于他的眉宇之间,似乎试图抚平他的哀愁,
  他抬起头,逆着阳光,看见了一个绚烂多彩的迷人笑容,虽然他的面容在阴影处,但是景旭依旧还能想象到他此时的样子,犹如春风朝阳,带着一贯的温柔,说话总是有条不紊,就像是此时“怎么了?不舒服?”
  景旭强行扯出了一个笑容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只是肚子有些饿了。”
  等再正眼看他时,他的心头忍不住的一跳,这人依旧像记忆中一般这么干净,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
  刚刚可能跑的太急,领口的扣子被他扣开了一颗,露出里头麦色漂亮的锁骨,整个人站在他的身旁就像是个模特般那么的富有魅力,让人着迷。
  延伦听景旭好不容易说了一句,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想想他这一天都没吃饭,眉头不由的蹙起,拉出床头侧边的医用餐桌,将食物井然有序的摆满了桌子,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优雅,着迷的让人移不开眼,
  在一旁的景旭用眼神贪婪的描摹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感受这空气中传来的温热呼吸,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