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退圈明星的自白(近代现代)——kaiji

 《一个退圈明星的自白》作者:kaiji
 
文案
 
一个过气偶像被忠犬大佬带着跑偏了的故事。
只有甜甜的爱情,与过去和解,以及全身而退。
年下,互宠,一起成长。
 
 
骄傲好胜外强内柔明星受x神秘洒脱浪漫赤忱影帝攻 
所有角色没有任何现实原型,祝拾肆名字取自狮子座α星轩辕十四,方听名字取自《悲惨世界》中的角色芳汀;
70%剧情是现在时,主打娱乐圈,30%是过去时,讲主角的学生时代;
同性可婚设定,副cp都是年上,主cp是年下,主cp非齁甜,甜中有酸,酸后更甜。
weibo@流泪老农揩鸡
————————————————————
预收文:《和杀父仇人恋爱一百天》
 
裴轻竹身亡后意识被保留了下来,他作为内测人员穿越进了一个自由度极高的仙侠游戏,任务只有一个——杀死大魔头,为他所扮演角色的师父和师兄报仇。
 
这个角色刚好跟他同名,是门派里的老二,病病歪歪却掌握了独门绝技——毒奶,他对谁说好话,谁就会倒霉。
 
穿越前,裴轻竹:这么简单?好的,狂刷嘴炮到满级直接去取仇人的狗头。
穿越后,初登场就被门派八抬大轿卖给了杀父弑兄的大魔头做老婆,来到异世界的第一夜就是洞房夜。
 
这是什么骚展开?
系统:别急,完成替父报仇的任务有三个前置条件。
 
第一,要和大魔头保持一百天夫夫关系。
第二,要在这一百天里让大魔头死心塌地爱上你。
第三,在他爱上你之后,让他亲眼看着你杀掉他。
 
裴轻竹:我选择退出游戏。
系统:完成任务后你将有机会得到巨额奖金并重获现实的肉身。
裴轻竹:我又回来了。
 
友情提示,穿进游戏扮演同一角色完成同一任务的测试者除你之外还有九十九人,而最终奖励的得主只有一人,换句话说,在完成任务之前,你要先从一百人的残杀中活下来。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沙雕版:被我祝福过的人今晚必死毒奶受x你的钱袋我来替你保管神偷攻
正经版:老虎装病猫心机腹黑受x缺德浪子亦正亦邪变色龙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祝拾肆,方听 ┃ 配角:方书云 ┃ 其它:
 
 
 
  ☆、第一章
 
  深夜,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男人站在迷幻的霓虹灯下,看似深情地凝望着彼此。
  其中一个是过气男团C.O.C的C位祝拾肆,另一个是他的队友兼卖腐炒cp的合作伙伴,颜羽。
  两人正在拍摄拾羽cp的日常“发糖”街拍,祝拾肆一直没在状态,被颜羽暗中提醒了很多次依然心不在焉。
  他在想昨天发生的那件荒唐事。
  祝拾肆感觉自己要因为这事变红,不是走上花路钻石路的那种红,而是绯闻漫天,红里翻黑,黑中带红。
  昨晚,他不慎在男厕里脚滑摔倒,顺手扒掉了一个陌生人的裤子,但事情并不仅仅是扒裤子那么简单。
  祝拾肆魂不守舍了一整天,通告没好好上,和队友的营业照也拍得一塌糊涂,每隔十分钟就偷偷用小号刷新一下微博热搜,生怕自己的黑料被爆出来。
  一切还要从昨天的庆功宴说起。
  都说狡兔有三窟,为了抵抗糊掉的命运,祝拾肆这几年在明星岗位上所做的工作并不只有和队友卖腐。他很清楚,年轻漂亮的男孩就像韭菜,一茬接一茬地往外冒,他不可能凭着颜值刷一辈子的存在感。
  要红,要长久地红,必须得有自己的作品。
  祝拾肆思前想后,选择了演戏。
  因为外形好又舍得下苦功,不论角色大小都认真出演,祝拾肆仅用四年不到的时间就从网剧到电视上星再转型成了电影咖,不错的演技和敬业的态度在业内受到一致好评。
  去年他主演了两部电影,一部是文艺片,前不久入围了国际A类电影节之一的明珠电影节最佳影片,另一部是上个月初上映的合家欢喜剧片,杀下了十五亿票房,成绩虽然离一线演员还差得远,但在同期小生中算是比较突出的,也有了一定的国民度。
  这两部戏的导演是表兄弟,昨晚正是两个剧组内部共庆的日子,作为组间的交集人物,同时又是主角,赞美掌声鲜花酒杯自然都涌向了祝拾肆,搞得一向踏实理性的他也有些飘飘然。
  摆脱了花瓶形象,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不论换做谁都会在心里偷着乐,祝拾肆也不例外。
  但他这一乐就坏事了。
  祝拾肆记得,当时是一个制片人把果酒塞进了他的手里,祝他再出佳作,早日摘取影帝桂冠。
  听到“影帝”两个字,酒还没喝,祝拾肆就开始上头了,嘴上连连谦虚,心里却有股野心勃勃的傲气,马上又有一部实力导演的新戏邀请他试镜,只要能拿下这个角色,明年的影帝奖杯很有希望捧到手。
  制片人在耳边恭维着,祝拾肆美滋滋地抿了一下酒,又香又甜,不知不觉就破了不沾酒的戒,一口接一口连喝了几杯。
  管他的,反正每个月有一天是甜点日,可以不忌口地吃甜食,这酒是甜的,就当把这个月的甜点日提前到今天好了,心情好,稍微放松一下也没关系吧?
  祝拾肆边想边应酬着前来祝贺的同行,又喝了几大杯。
  *
  庆功宴将近晚上十一点才结束,今天助理没来,一群人还要去续摊,祝拾肆兴致虽高但心里还是有个底,他已经喝得有点头重脚轻,便找了个借口先走了。
  戴上棒球帽墨镜口罩三件套,祝拾肆选了一种个人常用的消遣方式来尽余兴——去电影院看自己的电影。
  一个人在深夜的VIP厅里对着大荧幕,不仅能沉下心审视自己表演中的不足,还能悄咪咪欣赏闪光时刻,祝拾肆很喜欢这样做。
  挑了一家排片和位置都合适的电影院,吹着四月惬意的晚风,祝拾肆轻松散步至影厅。
  已经快十一点半了,大厅里零零散散还有四五个客人在等待电影的放映。工作人员一个在检票,另一个正指挥着清洁工去卫生间拖地,说什么管道坏了在漏水,物业下班了明天才能修。
  祝拾肆没怎么听清,电影快开始了,他取了票直奔影厅。检票口的员工奇怪地瞄了他两眼,祝拾肆习惯性推了下墨镜,他也很无奈,作为明星就算是大晚上也得捂得严严实实。
  摸黑走向自己的座位,祝拾肆微微吃惊,本以为深夜的小众文艺片会是自己包场,没想到旁边已经坐了一个男人。
  祝拾肆想换座位,但转念又觉得这个想法略矫情,一人一个沙发互不相干,没必要已经找到座位了还换来换去,反而引人注目,祝拾肆便安心坐下了。
  不过那人似乎根本不在意祝拾肆,从他进来到落座,这人完全没有转过头看他一眼。男人沉默地对着屏幕,往沙发背靠了靠,目不斜视,毫不关心,唯独他身上的香水味跑进了祝拾肆的领地。
  这是一种温暖清新的香气,像午后的阳光洒在结着饱满果实的橙子树林,混合着水果和草木的味道,被这种香味包围着,祝拾肆并不排斥。
  黑暗中,男人浅浅地清了清嗓子,影片随后开始。
  确定他对自己并不感兴趣之后,祝拾肆摘掉了墨镜。
  不得不说文艺片真的是催睡神器,前二十分钟,祝拾肆还保持着端正坐姿,一秒一秒地捕捉自己的表演画面,到了二十分钟后,腰有点酸了,眼皮开始耷拉了,醉意也回潮了。
  旁边的男人和祝拾肆隔了两个沙发扶手,他的呼吸很浅,安静而专注,整个人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暖暖的香味笼罩着屏幕下静默的两人,祝拾肆恍惚有了种被气味包裹在一个小小空间里的安全感。轻吸着这舒服的味道,祝拾肆只觉得自己念的台词怎么越来越听不清了,渐渐合上了困倦的双眼。
  ……
  “片尾曲快要放完了,可以把肩膀还给我吗?”
  祝拾肆的棒球帽檐被轻轻敲了一下,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身边的男人略微侧着身,手指还停留在半空中,而祝拾肆正安稳地靠在他的左肩上。
  男人穿了件黑色的短袖T恤,祝拾肆的脸颊贴着他肩膀的布料,热乎乎的,不难猜到自己枕着他睡了很久。
  这一觉的确太沉太香甜了,祝拾肆还没从梦境的余韵中走出来,下意识说了句抱歉,坐直了身子又懒懒地伏到座位间的扶手上。
  男人的嘴角挂着礼貌的微笑,起身掠过祝拾肆,大步走向后方的光源,也带走了缱绻的香味。
  祝拾肆的鼻子细嗅着渐消的果香,有些不舍,缓缓回头,朝着出口的方向斜睨过去——
  “顾客,放映已经结束,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
  男人已经不见了,只有工作人员站在门口催促着。
  “唔……抱歉,马上就走。”祝拾肆理了下睡皱的衬衣,支起懒散的身体离开座位。
  大厅的灯光有点刺眼,在他戴上墨镜之前,门外的员工扫了一眼他那张并没有被完全遮挡的脸。
  “咦,您是……?”
  “嗯?”
  祝拾肆茫然应了一声,戴好墨镜,朝大厅尽头的卫生间走去。
  今晚酒喝多了,不仅看电影把自己看睡着,醒来膀胱还有点受不了。下次不能这么喝了,膀胱受不了是小事,要是睡着的时候嘴巴没闭好,蹭人家一肩膀的口水,那么祝大明星就要喜提明天的热搜了。
  “下不为例,对,下不为例……”
  祝拾肆自我反省的同时已经走进了男卫生间。
  又是一股暖暖的果香,难道刚才邻座的男人用的香水和厕所里的清新剂是同款?
  祝拾肆揉揉鼻子,迷迷瞪瞪地往里走,转了个角,小便池前一个高高的男人侧身对着他。
  黑T恤,破洞牛仔裤,左肩的袖子皱皱的,右手臂上戴了个黑色的固定夹板,左手正在解裤链。
  这不就是那个邻座的香水男吗?
  祝拾肆豁然一笑:我就说嘛,厕所怎么可能比外面还香,原来是他——
  啊。祝拾肆正想着,不料刚迈步就吧唧一脚踩中了地上的一滩水,瞬间失去平衡,滋溜冲向男人,一声短促的惊叫后……
  唰。祝拾肆胡抓乱舞的双手扯上了男人无辜的裤子。
  啪。祝拾肆以胸口碎地板的完美落地姿势摔倒在男人的裆下。
  “……”
  男人顺着自己陡然和空气大面积接触的双腿,看向脚边那个正抓着自己牛仔裤的,仰着头豁着嘴的,完全懵逼的,祝拾肆。
  “……”
  祝拾肆沿着自己罪不可赦的咸猪手,望向黑T恤下可观的风光一览无余的,低着头抿着唇的,表情复杂的,男人。
  甩飞的墨镜四仰八叉地在小便池旁嗖嗖转着圈,一道弯曲的水柱从墙角坏掉的管道里飞出来,不偏不倚,滋滋打在黑黢黢的镜片上。
  在细细的水声中,男人的眼睛眨了眨,祝拾肆的眼睛也眨了眨。
  四目相对,祝拾肆很想去死!
  一眼万年,没错,这位祝姓艺人深刻体会到了一眼万年的含义。虽然稍有夸张并加入了自我理解,但他从入行培训到出道至今九年的从艺生涯,如走马灯般一帧一帧闪过,正依依不舍地和他挥手告别。
  今晚这一摔,将为他不长不短的曲折事业画上一个不完美的休止符,祝拾肆已经能想象到明天的头条会出现什么样的内容为自己夭折的星路送葬了:变态狂,偷窥癖,大色狼,一个都少不了。
  等等,如果死皮赖脸地以此来大肆炒作一把,岂不是能起死回生,从此走上黑红之路?
  不,祝拾肆才不是这种没底线的人!
  “原来是你……”
  经历了长达几个世纪的煎熬对峙后,祝拾肆懊恼的头顶上面飘来了不愠不怒的悦耳声音。
  原来是你?
  什么意思?
  
 
  ☆、第二章
 
  祝拾肆思考着话中的含义,空洞的眼睛又眨了眨。
  男人紧绷的嘴角已经变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在他略微凌乱的刘海下,双眼也弯弯地亮了起来。
  “摔疼了吗?真把我吓了一跳。”
  温和的笑声从他整齐洁白的齿间轻轻抖落,祝拾肆歪了下僵硬的脖子,努力把眼睛聚焦在男人的脸上……好奇怪,他也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起来吧,”男人的左手伸向茫然的祝拾肆,语气轻快,“顺便让我把裤子也提起来。”
  对哦,他那饱满的……咳嗯,还保持着可供观赏的姿态,祝拾肆赶紧缩回两只罪恶的爪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羞愧得不行,连忙低头道歉:
  “对不,咳,对不起,你先穿裤子,不用管我。”
  男人点了下头,弯腰拉上牛仔裤,祝拾肆的余光瞄着他裤腿上被扯豁的两个大洞,暗叫丢人,自己到底在耍什么宝?
  祝拾肆勉强撑着滑溜溜的地板屈膝站起来,哪想还没起身,腿一闪又跪在了地上。男人说得没错,刚才那一记冲刺落地真把祝拾肆给摔疼了,疼得他站了几下都没站成功。
  正当他再次尝试站立的时候,卫生间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人声。
  “他在里面,对,就是祝拾肆!”
  有人在喊,有人在吼,有人在笑,声浪由小变大,一波接一波朝卫生间逼近。
  祝拾肆疑惑:这都凌晨一两点了,是从哪儿冒出这么些人的?是员工?还是顾客?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虽然受害者已经提上了裤子,但自己还没顺利起身,大波目击者即将涌入卫生间获取祝大明星出丑的第一手资料。不仅如此,两个大男人深夜在厕所里独处那么久本就奇怪,尤其是祝拾肆这种作品根基不稳,目前还靠卖腐来赚热度的明星,更让人想入非非。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