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近代现代)——尘砚清酒

  他的头突然被顾岑轻轻一拍,然后梁千暮听到了,“没关系。”
  顾岑转身离开,没有任何犹豫。他不是小孩子,世界上也没有任何能够为他铺路的人,梁千暮知道,即便顾岑走投无路,他也不会永远来依靠自己。
  直到跑着前来打卡的同事看到傻站在门外发呆的梁千暮,大声地叫了他的名字,梁千暮才从顾岑刚才那轻轻一拍中回过了神。
  可算是在迟到的边缘打上了卡,梁千暮松了口气,跑到编导办公室放好自己的东西。
  前脚刚坐下,后脚,小牌秀的总导演汪棱,也是梁千暮的师傅便找了上来。
  “千暮,你发给我的灯光策划我看了下,需要改的地方我给你做了标注,你看一下,十点前给我。”汪棱的意思便是,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标注的地方,必须改。
  梁千暮看着策划方案上,被标红的那些自己精心设计的文字,虽说心里有些遗憾,但他能做的只有打开其他相关策划案,改。
  汪棱的手下得也挺重,梁千暮定的主格调是与冰激凌风格想匹配的淡系色彩,他砍掉了将近一半的选色。
  梁千暮结合着秀场设计与服装设计,终于在十点前,将新的灯光策划发到了汪棱的邮箱里。
  这次成衣秀将在石川路文化中心举办,届时还会有其他几个小型品牌开秀。
  梁千暮理解汪棱的做法,自己只是一场小牌成衣秀的灯光指导,而汪棱负责的却是当晚所有的走秀。
  “在我们这行要想出名,那可简单了,导高定去。怎么才能导高定,那就难了,怎么说,也得混个好几年吧?”梁千暮还记得,在自己刚刚加入汪棱的团队时,师傅同他说的这句话。
  这次的舞台就是最普通的纵向矩形舞台,梁千暮这个小牌一共有三个主题板块,没有大间隔。第一个主题的小闭模特下场后,紧接着的便是第二主题的小开模特。这次走秀没有固定的大开大闭一说,只看各品牌的协调顺序来决定。
  梁千暮新的方案则是采用冷暖交替的方法,三个主题板块较为形象的描述便是草莓味、蓝莓味以及巧克力味冰激凌,他仔细研究了一下服装的设计原话,最终采用了这一打光方法。
  汪棱没有再继续跳自己徒弟的刺,他简单提出了几个小建议后,便批准了梁千暮的新方案。
  他小小地松了口气,怎么说也算是完成了一项工作。梁千暮想到了早上,自己对顾岑口头上做下的承诺,眼看四下无人,刚要同汪棱开口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汪棱眼都没抬一下,沉着声音说道。
  梁千暮朝着声响发出方向看去,进来的是个白白瘦瘦的男孩子,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年纪不大,他估测一下,顶多二十出头的样子。男孩看到梁千暮,似乎没有想到这里还会出现第二个人,楞了一下,然后看向汪棱。
  “汪导,我来报道了。”
  报道?看样子,这个男孩像是汪棱招进来的新人。他穿着白色短袖,上面还印着梁千暮认不出的漫画人物,一件薄牛仔外套罩在外头,再搭配着一条暗色的休闲裤。
  听到他的声音,汪棱抽出了两秒钟将视线挪到男孩的脸上,然后又快速地收了回去。
  “嗯,千暮。”
  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汪棱叫到,梁千暮立马做出了回应。
  “正好,这是我招来的新人,你也开始做导演了,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助理了。”
  “你好,”男孩恭敬地朝梁千暮鞠了一躬,然后向这位年轻的领导坐着自我介绍,“我叫蒋羽然。”
 
  ☆、蒋羽然
 
  梁千暮本想着,趁着今天汪棱心情不错的样子,加上自己终于能够指导走秀,和自己师傅提上一句,能不能给他安排一个助理。当然,他是为了顾岑而争取的。
  现在,梁千暮还没来得及提,汪棱却已经想到了。
  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略微有些畏手畏脚的蒋羽然,梁千暮暗自叹了口气。
  为的不仅是顾岑,还有自己的那一点小心思。
  如果顾岑做了他的助理……
  不想了,反正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不可能了。
  “你好,”梁千暮朝蒋羽然笑笑,伸出右手,“我叫梁千暮。”
  蒋羽然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直属上司这样年轻,他的眼神在汪棱和梁千暮之间周转一番,然后轻轻握上梁千暮的手。
  “现在就开始工作吧,时间不等人。”汪棱办公桌上铺满了策划方案,头都没抬一下便来了这么一句。
  “下午现场试点,你们两个一点到文化中心。”关上门的那一刻,汪棱严厉且不容拒绝的声音又传进了梁千暮的耳中。
  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身后却多了一个小跟班。梁千暮看了看周围,从同事那里拖来一个凳子放在自己桌旁,“先坐这里吧,我也没想到汪导突然给我安排了助理。”
  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大家各自处理着各自的事情,偶尔有一个导演抬起头,发现了这个新来的陌生男孩,朝着他笑笑,便又垂下头,去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我……我需要做什么?”似乎担心自己的声音影响到其他人,蒋羽然刻意压低,小声地询问着梁千暮。
  他的这个问题,问倒了梁千暮。他也不知道,蒋羽然应该做什么。
  “带电脑了么,”梁千暮用鼠标选中了桌面上的几个文件,见蒋羽然点头,便继续,“我先传给你这几个文档,你看一下,是有关这次的成衣秀。”
  蒋羽然做事的效率很高,他立马坐下,从背包里拿出一台看起来略微有些旧的台式电脑。
  “离开秀还有一星期,这段时间辛苦一点。”将该吩咐的都吩咐完,梁千暮看了眼电脑右下角,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走到了中午。
  下午还要跟着汪棱去现场踩点,算了算时间,不剩多少了,梁千暮让蒋羽然赶紧去解决午饭。
  “半点回到这里,我们出发去现场。”
  蒋羽然走后,梁千暮在座椅上稍作停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顾岑发了一条消息,问他找工作怎么样了,还在石川路附近的话要不要一起吃午饭。
  等了几分钟顾岑并没有回复,梁千暮生怕自己时间来不及,便收拾了桌面,出门随便找一家快餐店解决午饭。
  饭吃一半,梁千暮才收到了顾岑的回信。
  “我去城南了。”
  短短五个字,全都是顾岑的风格。他的少言寡语,不仅仅是口头,书面上呈现的更为突出。
  梁千暮回复他一个“好”。
  饭吃一半,进来了几个公司里灯光部的同事。梁千暮认识其中一个,抬手同他打了个招呼。
  “他就是汪导带的那个?”梁千暮听到其中一个女人小声地问着刚才同自己打招呼的灯光师。
  “对。”
  “长得还挺不错,没准是被潜的……”
  她话还没有说完,梁千暮便放下筷子,直接站了起来。转头和灯光师微微笑了笑,梁千暮晃了晃手机,让他们看到屏幕上的时间。
  “吕哥,时间不早了,别忘了一会还要去文化中心,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话说完,梁千暮和那个方向所有人挥挥手,象征性地说了再见。
  没准是被潜的……
  刚才自己的那些行为,筷子故意发出的碰撞声,确实有些冲动。
  梁千暮甩甩头,努力不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只要他自己知道,他是凭借实力被汪棱看中收入麾下就可以了。
  梁千暮十二点二十五分回到了办公室,蒋羽然端正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他。看着男孩挺值的背脊,以及微微紧张的模样,梁千暮努力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回来得挺早啊,”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梁千暮在蒋羽然的背上轻轻一拍,示意他放松,“东西准备好了么?”
  蒋羽然点点头,梁千暮看到了放在他脚边的那个塞满,显得略微有些鼓的双肩包。
  “给我五分钟,然后出发。”
  好在文化中心离公司不远,梁千暮带着蒋羽然走了条比较凉快的小路,提前十分钟到达了目的地。
  本以为他们已经到的够早了,一进门就见到汪棱早就拿着方案,带上了耳机,正在给另一个品牌做踩点。
  似乎有几个小模特让他很不满意,大老远梁千暮就听到了自己师傅那沙哑的批评骂声。
  “间距是我给你安排好的,我让你走你立马就走!”
  “Gracy你定点时间太长,给我减掉一半!”
  “你们这个态度,也就只能走走成衣秀了!”
  梁千暮看到T台上,因为汪棱的不满意而被迫停下的几个模特,其中,站在定点位的模特正被他指着头教训。
  “一会少说话,汪导在气头上。”小声地嘱咐了一句蒋羽然,梁千暮领着他走向了后台。
  “小梁……梁导。”和他关系不错的服装负责人李舜源见梁千暮来了,先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平常的称呼,后来意识到试点是需要正式起来,便改了口。
  梁千暮注意到了他称谓的变化,稍稍觉得有些不习惯,他还是往常的样子,笑着打回了招呼。
  “李哥。”
  汪棱训起话来就没了底,有些准备完毕,早已在后来等候多时的模特不禁开始了小声的抱怨。梁千暮听到了些,眼神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资历来评价他们,这些模特看起来基本上都是十八九岁出头一些,他们也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只是还没有领略到职场应有的态度罢了。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轮到了自己负责的品牌上场试点。
  在后台人手短缺的情况下,蒋羽然早已不是梁千暮一人的助理了,只要有人需要帮忙,谁都可以差遣他去做事。按照李舜源给出的名单,蒋羽然让模特们在入台口按照顺序排好了队。
  梁千暮坐在灯控台前,带好了耳机。
  汪棱臭着脸来到了他们身旁,任何人都提心吊胆,生怕做错了什么被他抓住痛骂一顿。
  “一个个都给我精神点,不要因为这是成衣秀,和品牌知名度就放松!这和高定秀没有差别!都是走秀!”
  整个后台全都徘徊着汪棱沙哑的嗓门,梁千暮在他喊下“Action”的那一刻,摁下了控制开关。
  独具夏日风格的音乐响了起来,这是现在娱乐圈最火的新人女歌手风南沉的主打新歌,一经发行便在网络上爆火。只可惜现在并不是听歌的时候,梁千暮双眼紧盯着控制屏,注意着模特的一举一动。
  “Betti准备,”汪棱似乎并不在意男女之间的肢体接触,他直接伸手帮那个年轻女模整理了下臀部因未处理好而出现的褶皱,在对方有些惊慌失措甚至是面露微红的时候,丝毫不给面子地吼上一句,“走!”
  Betti出场时,正好赶上了音乐的第一个高潮部分,梁千暮切换了灯光模式,调整为雾化灯面,淡粉的朦胧微光围绕着她。本来这个品牌便是主打的女性服装,参秀成衣正好是当下最为火爆的微长卫衣款,结合着暖系灯光与风南沉甜美空灵的嗓音,舞台效果出奇的好。
  大概是被刚才汪棱的那一顿臭骂吓到,这一场的所有模特表现都挺不错,汪棱也没再找茬。
  等到踩点结束,梁千暮摘下那个重重的耳机。因为紧张,他的额头与鼻尖均铺上了一层薄汗。看到忙完手头所有工作,累倒在一旁塑料座椅上的蒋羽然,梁千暮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收工后,梁千暮请自己的助理喝了杯饮料。并不是什么商务人员专属星巴克,也不是路边那些花里胡哨的饮品,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这只是便利店的一瓶可口可乐罢了。
  “我还不了解你,你看着好像才二十出头。”一同走回公司的路上,梁千暮问道。
  蒋羽然将饮料攥在手里,没有立刻去喝,“我……刚过十八……”
  梁千暮总以为他在二十左右这个年龄段,没有想到蒋羽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小一些。现在再看他,蒋羽然似乎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成熟与稳重。
  “听你的口音,你像是南方人。”
  “嗯……”蒋羽然点点头,“我刚来M市不久。”
  梁千暮突然对自己的小助理来了好奇心,“一个人来闯?”
  想要在M市闯出一番东西来,可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容易,梁千暮在蒋羽然眼中看到了那一份坚决。
  “一个人来的。”
  蒋羽然出生在南方一个小城市里,父母都是在普遍不过的蓝领打工族,他上头还有个大他五六岁的哥哥。只不过他这个哥哥平日里好吃懒做,不仅做起了月光族,甚至还不断欺压自己的弟弟。
  十八岁,蒋羽然考上了大学,却因没有钱而终止求学路。求学无望,蒋羽然孤身一人,来到北方的经济文化中心,开始了自己的追梦之旅。
  听着他说到自己住在一个月租金四百一间的群租公寓里,梁千暮心中小小地为他感到了可惜与遗憾。
  这个时候,天上积攒的云层逐渐变厚,阴暗笼罩了石川路。梁千暮抬起头,看着不断向前滚息着的乌云,此时倒还挺应景,刚聊到各自打拼的艰辛,瞬间就变了天。
  让人感觉更加压抑了。
  
 
  ☆、这里就是你的家
 
  云层终于承受不住那浓重的水汽,在梁千暮收工回家的路上,雨点狠狠地砸落至他的头顶。出门时忘了带上一把伞,此时此刻距离地铁站还有一些距离,他只好略显狼狈地拿着背包挡住头顶,以最快的速度朝目的地奔去。
  这个时期的M市,混杂着炎热与潮湿,即使落雨,也没能带给这座城市半点凉意。刚跑进地铁站,梁千暮便感觉到了后背那黏糊糊的不适感。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高峰期,出口处人流量极大,他根本没法停下脚步,便被顺带着挤上了扶梯。
  密封空间里的湿热气息过重,让他微微有些喘不上气来。好在检票下了站台,列车运行产生的空气流动带给挤在这里等待着回家的人们一些新鲜质感来。
  挤进车厢,梁千暮空出一只手来,从通讯录中找到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