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近代现代)——尘砚清酒

  然而梁千暮听到他的话以后,就再也迈不开想要离开的脚步了。
  “你说什么?”梁千暮眦着眼,回过头质问着梁颐。
  梁颐却好像没什么大不了一般,耸了耸肩,“我这件事情做的不好?如果不是我让他滚去S市,他能得到林久彦的提拔?”
  “你他妈的……”梁千暮终于没有忍住,一句脏话爆出了口。
  梁颐倒没有因此而愤怒,他歪了歪嘴角。
  “看来你对他感情挺深,梁千暮,我警告你,那个主动出柜的模特,如果你胆敢朝他靠齐,我就敢让你们谁都得不到好果子吃。”
 
  ☆、完
 
  梁千暮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忍住没有一拳挥到梁颐的脸上。他抱着那一盒自己亲哥特地送来的海鲜,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回头同梁颐说,头也不回地走进写字楼。
  将海鲜放在茶几上,梁千暮差一点就捶墙呐喊了。
  梁颐他凭什么来插手自己的事情!
  七年前,三年前,自己和顾岑的每一次分离,通通都是梁颐在背后作祟!
  梁千暮对自己的这位哥哥,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好感来。
  现在自己手头上这一堆事情,他却又在这个时候来掺和一脚。
  梁千暮心里真是乱成了一团麻。
  这一大盒海鲜,梁千暮一个人完全吃不掉。放在家里屯着也是浪费,他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小租客,大晚上便抱着纸箱朝着原先自己的房子那里走去。
  敲了半天的门却无人响应,梁千暮有些奇怪,这个点都没有下班回家么?
  刚下楼,梁千暮就撞上了两个人,一个是程泽,另一个却是——
  顾岑。
  梁千暮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梁千暮会从顾岑的车上下来?再定睛一看,那辆车,似乎是林久彦的。
  程泽在看到自己之后,愣了愣,随后很快和自己打了个招呼。但是梁千暮感觉得出,他有些魂不守舍,似乎也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再听到程泽的招呼声后,顾岑也是明显的一愣。
  三个人或许都没有想到,他们两两之间居然是互相认识的。
  “千暮。”顾岑叫了他一声,梁千暮看到程泽脸上惊讶的表情愈发明显了。
  “我这多了些海鲜吃不完,就想着给你送点过来。”为了防止僵局,梁千暮将手中的纸箱递给了程泽,后者则是对梁千暮的这一举动有些不解与猝不及防。在接过纸箱时,程泽的表情依旧有些疑惑。
  “有空去我那儿玩。”分别时,梁千暮依旧对着程泽来了这么一句。
  等到程泽抱着纸箱上了楼以后,梁千暮才将视线转向了顾岑。
  “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梁千暮想破脑壳都想不出,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有联系。
  顾岑耸了耸肩,朝着两个的公寓方向指了指,“回去说。”
  “他的前男友是林久彦。”这是两人一回到家里,顾岑的第一句解释。
  梁千暮正在去拖鞋的手差一点被鞋柜柜门给夹到,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来看着顾岑。
  “你说谁?”
  顾岑点点头,似乎早就料到了梁千暮的这个反应。“他会从S市过来我们都没有想到过,不过,是姜秋茗造成的。”
  “姜秋茗?”梁千暮想到了在茶水间听到了那些谈论,顿时感叹了一句,世界真小。
  然后,顾岑将有关程泽同林久彦之间的事,大致同梁千暮说了一番。
  大抵就是,林久彦一直都是林仲辉手中的“联姻”工具,而Q.I集团,正是林仲辉的目标。可怜的林久彦一直被自己老爹利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这么喜欢的人,偏偏被林仲辉和姜秋茗两方相逼,甚至以程泽的前途威胁,逼不得已才在表面上“渣”了程泽。但谁也没有料到,那小男生脾气倒是挺大,一气之下,直接扔掉了在S市的一切,上M市来了。
  “他们之间的事情,也真的,很戏剧性了啊。”梁千暮感叹了这么一句。
  顾岑透露的消息里,诉说他将要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对于梁千暮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了。
  可是这个属于自己的好消息,并不代表着一切坏事都已经过去了。
  好不容易撑过了那要命的Q.I大秀,梁千暮正准备歇上一阵子,却被工作室突来的资金运转警告冲乱了头绪。
  梁千暮看着那一份信用报告单,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复杂心情。
  资金这一方面,他前期都做足了准备,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岔子。
  他立刻打通了万能的封霁的电话。
  “你工作室怎么回事?”封霁接起电话就问道。
  “我不知道,我潜意识里觉得,是梁颐在背后搞的鬼。”梁千暮定了定神,他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封霁听,“你能顺着这些资金链查清么?”
  封霁叹了口气,自己的高中同学算是把自己当成了万能机器了,“如果真的是梁颐,可能还真的查不到,只能说我尽力去做。”
  挂掉了封霁的电话以后,梁千暮捂着头,趴在了办公桌上。
  牧予安的事情,逐渐已经开始有些退热的趋势了,然而,近期的大展对他来说,基本上都是无缘了。
  蒋羽然已经被梁千暮喊回来工作,并且正准备在结束了Q.I秀后开展第一轮的招聘工作,谁知道就给他整了这么一出大事情?
  “招聘什么的先放一放吧,”梁千暮开口道,蒋羽然也应声抬起了头来看向他这里。“让我先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蒋羽然配合地点了点头,梁千暮现在的严肃态度让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封霁这一声封大公子也不是白叫的,他在M市打下的这么大的人脉,果然将那一家导致梁千暮工作时出现资金运转问题的小公司查了出来。
  “是一家新注册的,法人姓名……”封霁在说话时顿了顿,“是荣自远,我想你应该知道他。”
  荣自远……这个名字梁千暮自然不会陌生,是梁颐的贴身助理。
  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梁千暮拨通了梁颐的电话。
  “怎么了?资金问题还周转的不错?”梁颐似乎猜到了梁千暮会打来电话,语气里竟然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梁千暮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连你自己也不要这一份兄弟感情了么?”
  梁颐冷哼一声,“我处处都是为你好,你自己不领情,别怪我下手狠。”
  “梁颐,我不会去参加你给我安排的那些相亲,我更加不会变成你用来拉拢关系的牺牲品。”在挂电话前,梁千暮是这么对着梁颐说的。
  梁千暮站起身来,拿上了随身物品,方才封霁在挂断电话前和自己约了见面,商谈这一次的资金问题。
  依旧是老地点,记忆之吻,但是二人的心情都说不上轻松。
  “看你这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刚刚和你哥吵了?”梁千暮一进门,封霁便问了一声。
  梁千暮无奈地点了点头,“他总是喜欢左右我的想法。”
  封霁叹了口气,“也难怪,不然他不会爬到那样一个位置上去的。”
  “不说别的了,说正事吧。”梁千暮拉开凳子坐下,将电脑等一切办公物品拿了出来。
  “他在这方面比较精,你玩不过他的,”封霁打开了一个表格,将其上的数据分享给了梁千暮,“我建议你,找几个股东来投资。”
  梁千暮勾了勾嘴角,他工作室刚刚起步,就已经到了要寻求股东融资的地步了么?
  “比如说我。”封霁十分一本正经地说道。
  梁千暮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反驳,他仍旧坐在原地,深沉地思考着。
  “也不是不行啊。”最后,他抬头回答着封霁。
  封霁哑言,只好低头认命。谁让两人关系这么的好呢。
  “如果被我老爹知道我又投资了一个产业,大概就要杀过来阻止我了吧。”封霁躺到在了沙发上,开了句玩笑。
  “大不了以后我来做你咖啡店的股东。”梁千暮手指在键盘上疯狂敲动着,输入着一系列需要的数据。
  “别,我这咖啡店生意好的很。”封霁又随手捞过一只猫来,紧紧抱在怀里抚了抚脊背上的毛。
  梁千暮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不是给你投资,早点扩大规模么?”
  这件事情,梁千暮本来不打算告诉顾岑,但是不知怎么的,还是被他知道了。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顾岑居然提起了,要做第三股东。
  “怎么了?很意外么?那么看着我?”顾岑笑了笑,视线凝聚在了梁千暮的身上,“你忘了我说过,已经在准备回到M市来发展了么?”
  梁千暮噘嘴,“记得是记得。可是……。”他没有说下去。
  可是现在,自己这里并不算稳定,选择起来,当然还是留在瑞宸更加好。
  “我这几年赚的钱,够我花了,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块。”顾岑一字一句地说着,顺便,还上了手。他朝着梁千暮伸出手去,将后者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这似乎就像一个仪式,沉重而又庄严。梁千暮居然在顾岑那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垂下了头。
  就这样顺理下去,梁千暮的工作室有了封霁以及顾岑的投资,特别是封霁这一块招牌,梁颐再怎么下手,也终究是掰不过来。再加上后来他暗中的小动作被梁景华得知,这些小事情便不了了之了,不过,这些,梁千暮也是后来才知晓的。
  他还需要感谢梁颐,若不是自己的亲哥帮忙传了个话,他还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样同梁景华以及陈聆慧开口,诉说自己同顾岑的事情。
  后果不算好也不算坏,梁景华自然不会立即接受自己的儿子居然喜欢的是一个男人这个事实,但是好在,他没有公然反对。另一边,陈聆慧对于梁千暮本就是疼爱有加,虽说接受不了,但是好歹,还是抱有了尊重的态度。
  既然父母都是这样,梁颐就算再怎么不满意,也没有地方可以说了。
  这样的后果,梁千暮是真的没有想到过。他甚至自己的父母会警告自己,或者像梁颐一样,动用资本等一切力量。
  生活突然一帆风顺了起来,梁千暮的情绪自然也已经从先前的那段阴影中走出。
  他看着慢慢走在自己身旁的顾岑,忍不住开口问道。
  “阿岑,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他可永远忘不了,在小巷子里顾岑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梁千暮甚至连掏钱包的打算都做好了。
  顾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取而代之的则是牵起了梁千暮的手,两人一同朝着公园走去。
  他没有告诉梁千暮。
  当年在小巷子里,自己看到梁千暮的第一眼,他感觉。
  自己看到了光。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撒花撒花~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