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近代现代)——尘砚清酒

  作为陪伴的回报,梁千暮买了几大包火腿肠,每天都带一根放在包里。
  有了食物的诱惑,流浪狗立刻开始享用属于它的“大餐”。
  “慢点吃慢点吃,都是你的。”梁千暮一边帮着它撕开剩下的包装,一边轻声对着小狗说道。
  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梁千暮始终坚信着这句话。
  “好啦,再陪你我该没时间睡觉啦。走吧,陪我走一段路。”流浪狗吃完了梁千暮给它准备的食物,满足地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梁千暮站起来,随手将包装扔在一旁的垃圾桶中。流浪狗等到了它最期待的一刻,围绕着梁千暮的双腿它转起了圈圈来。
  一人一狗,在深夜的街头互相陪伴着。
  梁千暮上了楼,习惯性地朝着楼下看上一眼,流浪狗跑出小区样子多了份快乐少了份束缚。
  送走了自己的这位朋友,梁千暮席地而坐,将电脑从背包里取出放在床上。
  回到家不代表他到了休息时间,梁千暮在剧组只是实习而已,在处理完剧组的工作以后,他还需要向公司进行工作的汇报。
  想要成为一名秀导并不容易,更别说他一个自学成才的。
  完成今天所有任务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梁千暮没有浪费每一分每一秒,现在这个点,困意几乎要将他吞噬了,快速冲了个澡,梁千暮一头扎进被窝的怀抱。
  第二天,梁千暮的工作依旧是老样子,随着拍摄集数的变更,他需要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作为实习场记,梁千暮接触仓库的机会不多,往后几日,他都没有再见到顾岑。
  一晃一个月过去,梁千暮的剧组实习在今天就要画上终止符了。
  他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做的不错,陆滒破天荒宣布今天提前收工,晚点去聚个餐给梁千暮送行,弄得梁千暮怪不好意思的。
  “没有的事,你工作做的不错,该给你送送行。”陆滒刚刚给两个主演训完话,便马上转过脸来对梁千暮客气道,弄得梁千暮胆战心惊。“回头我得和你师傅说一声,你小子工作狂魔啊!”
  “我才二十三,这会应该拼。”梁千暮挤出笑脸来面对陆滒,实习这段日子里,他也没少被陆滒骂过,突然对着人导演嬉皮笑脸梁千暮还真做不出。
  最后一天,陆滒布置给他的工作量并不多,突然闲了下来让梁千暮也不知道自己这会该去做什么。
  等到意识过来的时候,梁千暮已经走到了仓库那一块附近。
  尽管他没有时间去想顾岑,可是,顾岑依旧占据着他的潜意识。
  刚想转身,梁千暮就听到了库房里传来的训斥声。
  “让你做点事情还不愿意?”那个声音很熟悉,梁千暮仔细回想了一番,记起了再遇顾岑的那天,那个仓管。
  “你是我招进来的人,不归其他人管!”
  好奇心的纵使下,梁千暮弯着腰,轻轻朝着仓库那里靠近了些。
  透过彩钢板之间的细缝,梁千暮看到了顾岑。
  他现在的样子,说不上是狼狈或者是出洋相。他那略长的刘海现在被咖啡沾染着,那些液体顺着他英气倔强的脸庞缓缓滑落。即便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顾岑的表情也没有一丝丝的变化,依旧是那种梁千暮熟悉的冷漠,就好像被泼咖啡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你这个废/物,要不是我看你没工作,谁还乐意来带你!马上给我滚!”
  仓管一边朝着顾岑撒气,一边将那个盛装着咖啡的纸杯砸到了顾岑的脸上。
  梁千暮随着纸杯撞击的那一下,不受控制地握紧了拳头。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滚啊!还指望我留你干活?”仓管见顾岑站着不动,心里的那股气又“噌”地一下冒了出来。
  其他人不懂,可是梁千暮懂。此时此刻顾岑的眼中,带着一丝丝的祈求。他不善言辞,也不轻易向他人低头,可是现在,他的确需要这一份工作。
  在僵持着的最后一刻,顾岑还是选择转过身,去到自己的位置上整理好东西。那混杂着糖分与□□的液体流进眼中,他不愿示弱,甚至没有抬手去擦。
  收拾完那些少的可怜的属于他的东西,顾岑用最简单的方式和他这段时间的这份工作做了告别——无声。
  “废物,给老子捏个腿都不愿意。”感觉被甩了脸色,仓管愤怒地一拳砸在了桌面上。
  梁千暮看着顾岑离去的背影,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想要追上前去,可是陆滒的叫唤声阻止了他的行动。
  “小梁!来,你的工作啊。”考虑了一下,梁千暮还是跑去了陆滒那里,“最后一次打板。”
  手里被塞了场记板,顾岑的背影始终在梁千暮眼里闪过。
  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梁千暮镇定下来,他对着在场的工作人员,举起了场记板。
  “《只为遇见你》第四场第十四镜,Action!”
  鉴于其他人第二天的工作,晚饭陆滒就在片场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定了几桌,在开饭前,他严令今晚不允许喝酒。
  作为这顿晚饭的主角,梁千暮自然是话题的中心。对于自己大学四年以及专业双学位,他在晚饭期间解释了不下五遍。
  “干秀场的,也不比剧组轻松啊。”其中一个灯光师插了句话,“我侄子以前也在秀场干,没干几年就转行了。”
  “那可不,秀导要想干出东西来,只能靠秀或者靠品牌。”陆滒抿了口茶,悠悠地说道。“小梁,你家是做什么的?”
  梁千暮顿了顿,“家里是做生意的。”
  “那你家人倒也没让你回去帮忙?”
  “我父母在这方面倒是对我管的比较松。”梁千暮笑笑,将这个话题一带而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在这种满是前辈的场合需要保持低调。
  倘若被这群人知道,他们现在同梁氏财团的二少爷挤在一个小饭店里吃饭,怕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吧。
  给梁千暮的欢送宴弄得很简答,临走时,陆滒在梁千暮肩膀上狠狠地拍了几下,叮嘱他以后要努力工作。
  梁千暮一一应和过来,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找到了躲在一旁偷偷喝酒的仓管。
  仓管喝的有些高,看到梁千暮愣是没认出来那是谁。
  “……这……这是小梁啊。”他费劲地撑起略胖的身躯,同时还不忘搭上点小酒。“怎么……呃……还不回去?”
  梁千暮忍着心里对他的那股嫌恶,拉开凳子坐在仓管的身旁。“大哥,我来和您打听个人。”
  “谁啊。”仓库伸手,从盘子里捻了些花生米送进嘴里。
  “就上回我来取东西,仓库那个打下手的。”梁千暮挑了个让他印象深刻的来形容。
  “打下手的……呃……”仓管昏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我想起来了,就那个废物啊。”
  “……”虽然下午目睹了全过程,但是梁千暮还是竭力忍住了内心的那股情绪,“您知道他住在哪里么?”
  “他就住在北外环那一片的群租房里……那还是我给他找的……我让他今天就给我滚出那里……”
  见询问无果,梁千暮便不想再拖延时间了,知道了地址,即便仓管勒令顾岑今天就搬离那里,也总比无头苍蝇一般地在整个M市寻找顾岑来得好。
  简单打了个招呼,梁千暮便离开了那家饭店。
  北外环距离自己住的地方太远,今天赶过去就回不了家了。
  梁千暮去了上一回同顾岑偶遇的小吃街,仍然是找寻未果。没了目标的他,在被夜色笼罩的M市街头随意游荡着。不知不觉,他走到了M市一中的校门口。
  梁千暮这才意识到,片场距离自己的母校是那么的近。
  这个点,他依旧可以看到校园里的教学楼,它被每一间教室的日光灯点缀着,陪伴着每一位学子走过属于他们自己的青春。
  梁千暮甚是怀念自己的高中时期,可是现在并不是怀念的时候。他迈开脚步,朝着那一个近乎全黑的小弄堂走去。
  那是他和顾岑初遇的地方,这里给了他一种奇幻的预告,那就是顾岑一定在这里。
  黑暗里,梁千暮看到了一点点橙色的亮光,它伴随着轻微的烟草味,告知着他,顾岑就在这里。
  听到了有人前来的脚步声,蹲在街边抽着廉价烟的顾岑缓缓抬头。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梁千暮走过去,他没有再用无声来填充自己和顾岑之间的交流,“以前你都会在这里等我放学。”
  顾岑让烟卷肆意地燃烧,灰烬掉落在他的脚边。夜色吞噬了光线,让梁千暮看不到他的神情。
  “你来了。”他的声音里还是那股一沉不变的平淡冷漠,殊不知,他今天几乎已经走投无路。
  “我以前还没有邀请你去我家坐坐呢,今天和我一起去吧。”梁千暮朝他伸出了手,悬置在半空中,等着顾岑的回应。
  挚友之间的心有灵犀,梁千暮顾及着他的自尊心,没有点破下午的那件事。顾岑想必也明白梁千暮邀请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他迟迟没有伸出手。
  “走吧。”梁千暮直接上前拉过他,顾岑的手心意外的冰凉,在接触到梁千暮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往外轻轻一抽。“再不走,我们就要一起睡大街咯。”
  顾岑垂下眼,很久以后,他轻声回答。
  “好。”                        
作者有话要说:  挚友是主受视角哟~
着重突出的是两人的成长蜕变。
没有人的人生道路是一帆风顺的,《至此无言》里的顾岑是那样的高冷帅气,在那之前他经历了不少。梁千暮同样也是。
现在的顾岑可能会是软弱无助,走投无路,但是以后他一定会崛起。
 
  ☆、勉强算是同居
 
  大半夜,梁千暮与顾岑一同搭乘M市的最后一班地铁,回到了那件出租屋。顾岑的行李没有多少,两人各腾出一只手便足够搬了。
  昏暗灯光的凝聚下,点点细尘随风飘散着。两人无声无息地走出了深夜的地铁站,此时,道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地铁站现在显得略有荒凉感。梁千暮头一次这么晚出现在这里,也是头一次,身边有了另一个人的相陪。
  说到这个,梁千暮突然精神了起来,他怎么可以忘了他的另一个朋友呢?
  原先那个地方,并没有往日那个摇着尾巴等待自己的影子。梁千暮放慢了脚步,不见那条流浪狗,他开始变得有些着急。
  顾岑见他的状况有些异常,陪着他一块放慢了脚步。
  梁千暮伸手,从那个固定的位置取出他事先准备的火腿肠来。
  “怎么回事……”他小声嘀咕着,目光穿梭在黑暗之中,企图寻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伙伴。
  顾岑既没有询问他停下脚步的原因,也没有出声来催促。他只是静静地站在梁千暮身旁,做着最普通的陪伴。
  就在梁千暮快要放弃的时候,一阵细微的极其容易忽略的脚步声传进他的耳中。这细小的声音,像极了肉垫踩踏在地铁站门口的地砖上。
  梁千暮回过头,正好那流浪狗跑过来,往他裤腿边轻轻蹭了蹭。
  “还好你没跑丢啊。”梁千暮见自己老友平安无事,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蹲下身,和平常一样,他撕开包装,将准备好的粮食喂给流浪狗。
  流浪狗像饿疯了一般,即便梁千暮手中的,是最为普通劣质的火腿肠,看它吃得也如同高档狗粮一般。
  这时,顾岑走到了梁千暮身边。
  感觉到了陌生人的存在,流浪狗停下了一切动作,眼中带着些敌意看着顾岑。
  “他是我的朋友,”梁千暮一点都不嫌弃自己的这个朋友,手轻轻顺过流浪狗的身躯,安抚它。
  也不知狗是否真的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它看了看梁千暮,又转而扫过顾岑,最终,他们之间什么冲突也没有发生。
  梁千暮站起身来,因为细小的动作他和顾岑之间免不了身体的擦碰。在他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可是他看到了顾岑有意地闪避。
  停在半空中的手顿了顿,然后梁千暮很自然地搭上了背包的肩带,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走吧,不早了。”
  “嗯。”顾岑居然回应了他。
  流浪狗还是和平常一样,陪着梁千暮到了他租住的公寓楼下。只不过,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它看似格外不舍。梁千暮上楼时它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明天见。”梁千暮朝它挥了挥手,在黑暗中他看不清它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情,只是觉得自从顾岑出现以后,流浪狗便和以前略有不同。
  “汪——”在看不到梁千暮身影后,流浪狗朝着被黑暗笼罩的楼房轻轻叫了一声,梁千暮透过楼道里的玻璃窗向它看去,只看到了它徘徊在小区门口的身影。
  即便这么大老远,梁千暮也能感觉到那股来自于它的不同寻常。
  再一看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流浪狗了,梁千暮转回头,正好这时远处的高光灯打过,他看到了顾岑聚集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掏出钥匙,梁千暮打开了自己公寓的门。
  这间公寓一个人住刚刚好,一下子进了两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梁千暮帮着顾岑将行李提进门,他看了眼自己居住的地方,发现只有一张床。
  梁千暮在租房子的时候哪会想到,有朝一日,顾岑会出现在这里。
  “坐一会吧,我去开热水器。”梁千暮从鞋架上取出拖鞋,递至顾岑面前。
  顾岑接过那双鞋,他环顾一圈这间不大的公寓,最后将目光落向梁千暮。
  “怎么了?”被他这样盯着略有些不自在,梁千暮轻咳一声,问道。
  “你……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地方?”顾岑眼神里附带着与他现状不符的凌厉,在他的印象里,梁千暮是那个上下学都有专车管家接送的富家子弟,怎么如今,住在了这样一间公寓里?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