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近代现代)——尘砚清酒

 《挚友》作者:尘砚清酒
 
文案
 
一个巧合让梁千暮与顾岑相识相知,一个机遇使两人再次重逢。
离别不是永远,我短暂的与你分别,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十二年足够一个孩子长大成人,十二年也足够我诉说对你的感情。
15岁的梁千暮:你好,我叫梁千暮。
23岁的梁千暮:好久不见。
27岁的梁千暮:又见面了。
 
18岁的顾岑:……
26岁的顾岑:……嗯。
30岁的顾岑:是啊。
外冷内热暖男助理攻x爱拼爱奋斗秀导受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千暮,顾岑 ┃ 配角:方皓源,梁颐,牧予安,蒋羽然 ┃ 其它:年上
 
 
 
  ☆、好久不见
 
  早上六点半,整座M市还沉浸在那一片静寂安详中,大部分人仍然在享受着最后那十几分钟的睡眠时间。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起来,梁千暮昨晚忙到三点刚刚入眠,一听到这刺耳的召唤声,怎么也不愿睁开眼睛。
  无奈,工作所逼,他不得不接受事实。困意实在太过强烈,就连伸手去够闹钟的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梁千暮都不舍得揭开那扇阻隔梦境与现实的自动门。
  食指搭在略微冰凉的按钮上轻轻一摁,叫唤声随即消失,他也不得不睁开眼睛。
  拿过闹钟一看,因为自己的磨蹭,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距离梁千暮感到片场,还有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
  没有继续坐在床上发呆来浪费时间,他果断下床,随意套上拖鞋走进卫生间洗漱。这套不足50平米的小型公寓,是梁千暮暂时租下的安身之处。
  今年,他刚从大学毕业走进职场。初入职场的梁千暮放弃了大学学习了整整四年的金融专业,一头扎进了时尚圈这一片汪洋大海中。
  外表看似光彩鲜丽,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总会有专属于它的不足与缺陷。
  时尚圈就是这样子,多少人为了心头那美好的臆想,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那一扇大门。随后发现,现实永远都是那样的残酷。时尚圈与娱乐圈只不过是孪生兄弟罢了,即便拥有优秀的才华,也永远缺少让自己才华展示于众人的那个机会。
  而那个机会,是多少人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的。
  梁千暮下楼买了两个包子,便匆匆往地铁站赶去。
  从他住的地方到片场,光在地铁这一块就需要花费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最后,梁千暮一路小跑着出现在了导演面前。
  尽管梁千暮选择的是秀场后台这一方向,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初入职场的新人,书面上学习到的一切都没有实战来的有保证性。公司将梁千暮安排在一个剧组实习,给了他一个学习的机会。
  导演是梁千暮大学四年里利用空余时间自修的第二学位,C大的名牌还是给他的工作提供了不少的捷径。
  “小梁,你来了。”梁千暮刚一露头,导演便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梁千暮偷偷瞄了眼时间,还好没有迟到。他身处的这个剧组正在拍摄的电视剧虽说不是大ip大流量,但怎么说也是一部高人气小说改编,导演的脾气自然而然也就大了起来。要不是梁千暮所在团队的引荐,他不知道自己要被这个导演怎样数落。
  “陆导。”梁千暮走到陆滒跟前,同他恭敬地打了个招呼。
  陆滒坐在摄像机后,拿着激光笔正和主角分析下一场戏。“你来的正好,统计一下服装那里的细节问题,做一份表格汇总。”
  “好。”梁千暮点点头,他将手心里揉成一团的塑料袋扔进垃圾桶,丝毫不拖拉地从背包里取出电脑,打开表格。
  现在正在拍摄的,是在校园天台上男女主角初次见面的一集。
  片场人多且杂,好像梁千暮的笔记本属于轻薄型,他正统计着陆滒需要的东西,场记那里就招呼他过去打下手了。将电脑搁在手臂上,梁千暮一路小跑过去。
  陆滒喊“卡”以后,现场骤然无声,只剩下了两位演员背台词的声音。
  梁千暮将手头时间较为充裕的任务搁置在一旁,专心帮着场记记录拍摄内容与镜头相关。
  拍摄还算顺利,中途陆滒喊停过几次,梁千暮朝着他的方向微微凑了凑,听清他对两位主演做出的点评与要求。
  他的工作,说简单可以,说难也可以。
  总之,就是场上任何一个人需要帮忙的时候都可以呼唤梁千暮。
  每一次梁千暮获得五分钟时间小作休息,坐在片场那张塑料凳子上揉着发酸的胳膊时,总是会这样安慰自己。
  没有办法,你自己选的路。
  梁千暮忙完了手边较紧的事情,抱着电脑跑到服装那边。
  “刘姐,陆导让我来统计一下服装细节。”
  服装那里现在乱的很,刚拍完一镜,换衣间里挤满了人。小刘根本顾不上理他,忙着回收戏服呢。
  梁千暮不光没有问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被小刘托去附近仓库里取一包备用校服。
  “抱歉啊小梁,我这真腾不出空来。等忙完这波我就给你统计去。”小刘擦了擦额前密密麻麻的细汗,一件一件地整理着归还来的衣服。
  梁千暮心里着急啊,但是着急也没办法,人家就是这么忙。
  走到简易仓库,梁千暮对着仓管简单说了一句,然后在领料单上签下名,仓管对着里面慵懒地喊了一句。
  “小顾,拿一套L码的女款校服。”
  里面的人并未出生回应,梁千暮干等着也无聊,见一旁有把凳子,拉过来就一屁股坐下。
  人一旦工作了,就要学会挤出时间来休息。
  不知道是梁千暮内心的焦急,还是里面的人办事效率过低,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干脆合上电脑,直直站起了身。谁知道就在这一秒中,那个小顾给他送来了他要的东西。梁千暮这一起身,径直地碰掉了小顾拿在手里的衣服。
  “啊,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人,梁千暮赶紧弯下腰捡起衣服,然后抬头同身旁的人道歉。
  一抬头,一张冷漠的脸映入梁千暮的视线内。
  有人说过,眼睛里含带着一个人内心所有的情绪在。初次看向那人眼中,梁千暮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情感。他的头发有些凌乱,随意地被拨至一旁不作任何打理。
  还是这样熟悉的表情啊。
  梁千暮愣了愣,他将那包掉在地上的衣服捡起,和自己的电脑一同抱在手里。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如同被石化了一般。
  到最后,打破这寂静的是陆滒。
  他远远地朝着两人这里喊了一句,“梁千暮,我要的东西呢?”
  梁千暮就像是被唤醒的沉睡之人,恍然间,他看到眼前那个冷漠的男神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
  他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先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顾岑。”
  这个名字像是汇聚了强大魔法的咒语一般,顾岑的身形微微一颤,开口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一件犹豫不决的事情。
  顾岑对于梁千暮来说,并不是陌生人。相反,曾经,在梁千暮高中时期,顾岑是他最好的朋友。只是从两人最后一次面对面到今天,已经足足过去了整整四年。
  梁千暮似乎在等着顾岑开口,呼唤自己的名字,可是陆滒并不给他这个时间。
  “梁千暮!”
  他的手轻轻一挥,拍去了戏服上沾染到的灰尘,轻轻抬眼,梁千暮望着顾岑眼底最深处,“我先去忙了。”
  陆滒虽说不是什么大牌导演,但是经他之手的作品评分几乎没有差评,他对剧组工作人员的要求也是极为严厉苛刻。别看早上他对梁千暮客客气气的,一旦梁千暮没有完成他交代的任务,陆滒随时都能和他翻脸。
  梁千暮说完,转过身朝着服装间跑去。
  顾岑垂下眼帘,他的左手以一种旁人发现不了的角度微微抬起,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一般。梁千暮背对着他,愈走愈远,最后,顾岑还是垂下了抓不到目标的手。
  梁千暮三个字,在他口中紧锁着,不愿被放出。
  几乎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梁千暮才赶在陆滒彻底爆发之前,把服装细节统计表递到了他的眼前。陆滒拿过来瞅了一眼,见他做的还不错,统计的挺到位,随便说了梁千暮两句就过了。
  一天忙下来,终于等到了收工。梁千暮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服装小刘一道往片场外走去。陆滒自掏腰包,请剧组人员喝咖啡。梁千暮端着自己点的那杯焦糖玛奇朵,正愁烫的没法下嘴呢,小刘突然揪了揪他的衣袖,指着前方一个背影。
  “小梁小梁,那个是我们剧组的吗?”
  梁千暮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的饮料,顺着小刘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大概是巧合吧,小刘所指之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顾岑。
  “我……不太清楚,可能是吧。”虽说顾岑于他来说,并不是陌生人,但是四年未见,纵使两人曾经再怎么熟悉,梁千暮对于顾岑的现状也是一无所知。
  “看样子,像是仓管招的人,哎,长得还挺帅的。”小刘吸了一大口冰沙,看着顾岑的背影犯花痴道。
  小刘的花痴并没有持续很久,两人刚刚走到地铁口,她就被一个电话叫了回去,梁千暮从她的话语里判断,大概是服装出现了损坏。
  “该死的,又不能准时下班了。”小刘气愤地喝完了杯子里所有的饮料,将空杯扔在手旁的垃圾桶里,和梁千暮挥挥手便匆匆跑回去处理她的工作。
  在剧组工作,准时下班的时间都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梁千暮早已饿过了头,正打算随便找地方吃点东西就坐地铁回去。
  影视城坐落于M市城区的东北侧,在那附近有一条小吃街。梁千暮端着那杯陆滒请的玛奇朵,一路慢踱,寻找着那些填饱肚子的东西。
  路过一家炸串店,梁千暮被那夹杂着香辛与椒麻的味道拦住了脚步,站在那简陋的玻璃冰柜前,梁千暮弯下腰挑选着自己一会的食物。
  顾岑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梁千暮的身旁。他悄无声息的出现,使得梁千暮端着托盘直起腰来时,惊了惊,托盘里的几根冷串差一点就滑落在地。
  “阿岑……你怎么在这”梁千暮腾出一只手来,理了理盘中的那几根签子。
  “来吃晚饭。”顾岑面无表情,对着梁千暮说了这四年以来的第一句话。
  梁千暮没有料想到,即便是四年的时光,也磨灭不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冷漠,甚至情况还略有加剧。
  “一起吧。”他说道。
  看样子,朋友之间阔别多年的再遇,相互之间把酒言欢,再叙当年的回忆,这样的情形是不会发生在梁千暮和顾岑的身上了。两人找了个露天的桌子,点了两个小菜,就着各自挑选冷串,沉默地享用着他们的晚餐。
  天早就黑了下来,路灯使得顾岑的脸庞变得那样的朦胧,梁千暮借着这个机会,贪婪地看着眼前之人。
  这个得而复失的机会,是他四年以来日思夜想的。
  万物都分表与里,两人表面上的关系,便是昔日最为密切的挚友;而内在的来说,顾岑是梁千暮喜欢了八年的人。
  下午在片场,和顾岑对视的那一眼,梁千暮的心几乎揪在了一起。那一瞬间,喜悦,惧怕,期待与惶恐一齐朝着梁千暮压了过来。
  他放下筷子,视线依旧锁在顾岑脸上。
  “好久不见。”梁千暮说道。
 
  ☆、去我家坐坐
 
  一句好久不见,给两人之间那未曾相见的四年画上了它的句号。
  梁千暮刚把这四个字说出口,便隐约觉得这代表这另一个开始。
  究竟是什么样的开始呢?
  这个答案现在谁也不知道。
  “……嗯。”等了大半天,终于等来了顾岑的回应。
  根据梁千暮对顾岑的了解,即便只有这么一个字,也已经是顾岑给的一个极大的面子了。
  一时半会找不到话题,梁千暮选择埋头吃饭。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办法。
  四年前,是自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里,梁千暮不知道离开以后,顾岑到底经历了什么。
  “最近还好吗?”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嗯。”他话音刚落,顾岑便作出了回答,用最简洁的方式。
  梁千暮看着面前的空盘,现在顾岑的冷漠对他来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却也夹带着一丝丝的陌生。
  “我前阵子刚刚回来,”梁千暮找不到话题,却不想和顾岑在这里干坐着,他用筷子轻轻挑着放置在一旁的竹签,“没想到四年里面,什么都变了太多了啊。”
  梁千暮没有抬头,他也不知道坐在对面的顾岑正在做什么,反正,顾岑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看手机,已经将近九点了。梁千暮马上站了起来,这个点坐地铁回去,到家也要十点多了,明天又是一大早的拍摄,今天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先走了,”随着他的动作,顾岑也微微抬起了头。两人在暗黑的灯光下对上了视线,率先低头的,还是梁千暮,“明天剧组见。”
  说完,不等顾岑的回应,也等不到了,梁千暮背上包,朝着小吃街外的地铁站走去。
  即便已经是夜里九点,地铁里依旧挤满了人。梁千暮拖着疲惫的身子,却没有空座去给他休息。将背包转移到胸前,他双手抱着靠在扶手上小作休息。
  独身一人初涉未知领域,不可能青云直上一步登天。梁千暮一路坐到了终点站,当他睁开眼时,车厢里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就是他现在,每天的生活。
  在地铁站里的便利店,梁千暮买了两个面包当作明天的早饭。出站时,一条流浪狗跑来,亲昵地蹭了蹭梁千暮的裤腿。梁千暮低头,对上了它漆黑的瞳孔。
  “又饿了?”反手拉开背包最前面的拉链,梁千暮取出他准备已久的火腿肠。撕开包装,他蹲下身,将食物递到小狗嘴旁。
  这只流浪狗,可以说是梁千暮回到M市认识的第一个新朋友。每天晚上,它都会在这里,陪同梁千暮直到他家楼下。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