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樱】以身饲魔(Fate同人)——叶若竹

   《(Fate同人)【帝韦伯帝二世】心之声 》作者:极光之远
 
  文案:cp凛樱。假使凛在五战之前就发现了櫻身体出问题的if。
  “如果樱只有被饲养才有安全感的话,那樱就成为我的东西吧。”
  “并不仅仅是姐妹,而是你属于我。”
  “管好自己的东西让她不去伤人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么?”
  “如果樱坠入深渊,那我便以此身饲养你。”
  以上都OK的话?
 
 
第一章 
  远坂凛一直相信着。
  相信着假如她加倍努力的话,就一定可以更好地保护好樱。
  「要替远坂樱的那一份一起努力」,一定没有比打着这样的旗号更虚伪的事情了。
  樱在被送走的时候,凛还太小。
  那个时候的凛只知道身为魔术师是荣耀的——尽管她现在还如此坚信——但她那时尚且不知,倘若要作为魔术师而存在,就要舍弃作为一个人而活着的权利。
  凛只是悲伤,悲伤于不能再与樱相见,她只是难过,难过于无法和樱姐妹相称。
  甚至还自顾自地以缎带为信物,单方面约定了一份赌注。
  如此肤浅的、虚伪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远坂凛从来都没有想过……从来都没有想过樱会迎来那么过分的遭遇。
  知道这一次的圣杯战争近隔十年就再度展开,凛是窃喜多过叹息的。
  她可以作为远坂家的第六任家主替远坂争得荣光,也可以……再度见到樱。
  哪怕是作为敌人也无妨。
  姐妹刀刃相见的场景,父亲在做出把樱送到间桐家的决定的时候,或许已经想到了吧。
  但这也没关系。
  哪怕要以命相搏也无所谓。
  这样的你死我活,也好过在学校走廊上相遇的瞬间,双方不约而同地收敛起眼底多余的情感,只能用一句礼貌疏离的“远坂前辈”隔开彼此的距离。
  何况,你死我活这种事情,远坂凛绝对不会让其发生。
  远坂凛绝不会输,而胜者有处置败者的权利,自然,间桐樱也不会因此丧命。
  ——那这样的自信满满,是在哪一日被击溃的呢?
  一切的起源只是不小心。
  远坂凛已经习惯性地在弓道部的晨练的时候,远远地看着间桐樱。那是哪怕不同年级的她们,难得可以注视着彼此的时候。
  何况弓道部的部长美缀绫子,是难得可以称之为远坂凛友人的存在。
  假如不是间桐樱突然晕倒的话——
  远坂凛守在医务室里,侧着头看着樱。
  像现在圣杯战争即将开幕的时候,她们本不应该保持如此亲密的距离。
  凛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樱的脸颊。指尖下的那片肌肤不寻常地肿起。
  远坂凛是知道的。
  这毫无疑问,是间桐慎二的“杰作”。
  曾经凛和樱的距离还没有那么疏远,但每当凛想要靠近樱的时候,间桐慎二就像是炸了毛的猫——那个时候慎二的性格,和现在相比,居然能用“可爱”来称呼了。
  慎二是个欺软怕硬的人,他在凛那里占据不了上风,就会变本加厉欺压樱,以此获得地位和心理上的满足感。
  假如远离樱会让樱活得更好,凛毫无疑问愿意去做。
  凛抚摸着樱脖间的碎发。
  那上面残留的印记……让凛痛苦地闭上了眼。
  在凛即将触碰到那份印记之前,凛的手猛然被抓住了。
  那是因为病中而面色潮红的,露出了怒容的樱。
  “远坂前辈!”
  换做是以前,也许凛就收手了。
  因为哪怕是樱被慎二……的事情,凛也是知道的。
  这几乎是在樱成为间桐家的孩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的命运。
  樱会作为母体,生下一个拥有间桐家的血脉。
  就像当年她们的母亲嫁给远坂时臣一样,这是除去感情之后,属于魔术师之间最为冰冷的计算。
  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
  凛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樱的后盾,假如樱不想迎来这样的人生,就替她解决一切的麻烦。
  可现在凛已经无法等自己具备这么强大的实力了,她无法再继续无动于衷地袖手旁观了。
  凛的指尖,跳动起了微弱的魔力。
  但仅仅是这样微弱的刺激,就让樱无法忍受地惊叫出声。
  樱恼怒地抬起脸,她的脸庞上难得露出如此严肃的神色,樱几乎是在尖叫:“远坂前辈!您在做什么!”
  凛凝视着樱,露出了一个她从未想过会在自己的妹妹面前展现的笑容:“做什么?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么?”
  ——“你的魔力,就要失控了吧?”
  远坂凛一直都知道的。
  她并不是什么广义上的好人,朋友之间笑谈称呼她为“红色恶魔”,也许歪打正着地触碰到了她些许的本质也说不定。
  明明是魔术师,却不得不伪装成人类,混在人群当中,是令人疲惫的。
  某些隐藏在心底的,无法与他人说道的,只有魔术师才会相互理解的黑暗念头偶尔也会不合时宜地涌上心头。
  远坂凛从来都没想过她会朝着樱露出这样的笑容。
  这样剥去了所有温柔的伪装,只展露了身为魔术师才能读懂的凶残和恶意。
  “我已经不想对樱那么温柔了。”
  没有比那样的温柔,更有距离感的存在。
  如果像以前那样对待樱,樱只会把自己推开。
  远坂凛当然知道,尽管她们是姐妹,性格却几乎完全不像。
  只是一昧地温柔,是永远触碰不到樱的,也不能拯救樱。
  但是樱,面对强硬的事情和人,永远都不知道如何拒绝,间桐慎二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了。
  “假如只有对樱粗暴,樱才能听话的话,那我自然如樱所愿。”
  远坂凛笑了起来,擦去了间桐樱眼角的泪花。
  此时后者已经因为震惊甚至停止了哭泣。
  “樱再这样下去,寿命变短姑且不论,还会伤害到他人。樱也应该很清楚吧?届时,身为远坂家的家主,冬木市的管辖者,我会杀死你。”
  凛顺着樱的手一直抚摸到了樱的肩膀,凛甚至觉得,她隐隐能感受到指尖触碰的肌肤底下,许就是正在爬行的刻印虫。
  凛垂着眼,朝着樱却仍是笑到:“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间桐樱,从今日起,我将监视你。”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个宣言,并非请求。”
 
 
第二章 
  远坂凛凝视着在她面前害怕得颤抖的少女:“为何露出如此恐惧的神色呢,樱?你是在害怕着我么?”
  间桐樱下意识地避开了远坂凛的目光,她的身躯无法抑制地颤抖着,樱摇着头,最后才挤出了支离破碎的话语:“前辈是……知道了么?”
  “啊,如果樱指的是你的身体被刻印虫植入了十一年这件事情的话。”远坂凛努力敛去眼底的情绪,但仍然有怒气蔓延而出。
  如果不是见到樱突然病倒了,并且不放心地把她送进医院好好做了一次检查,远坂凛根本不敢相信,她年仅十六岁的妹妹,身体的器官已经衰老得像个死人。
  据言峰绮礼所说,樱的身躯已经被刻入了整整十一年的刻印虫,算起来和樱被送走的时间吻合。
  凛眼睁睁地看着樱落下了泪来。
  间桐樱此时连声音都不对了,樱仰着头,像是抱着明知破灭的希望:“那,这是一个损人利己的魔术的事情——”
  远坂凛的点头,残忍地粉碎了间桐樱的侥幸。
  会被讨厌的。
  间桐樱无法抑制自己这样的想法。
  如果是远坂前辈的话,一定会讨厌这样的她。
  靠着这种肮脏下流的手段来获取力量的魔术师……为什么时至今日了才被发觉呢?
  樱的手悄然之间,忍不住抚摸着发间的缎带,露出了远比哭泣更悲伤的神色。
  她要被自己的英雄……讨厌了。
  “樱。”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远坂凛终于开口了,“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对魔术师来说,并没有所谓的道德观。不择手段或许是对魔术师最好的褒奖之一。只有将非魔道之人卷入进来,使得魔道的秘密泄露才称得上歪门邪道。”
  “刻印虫……这种将人的生命力转换成魔力的手段,我无权质问。”
  远坂凛努力让自己的口吻显得冷漠而又权威。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从父亲死的那一刻起,远坂凛就明白了,她再也没有放任悲伤流露的权利。
  哪怕她的内心已经愤怒地发狂。
  她的妹妹樱有着多么高的天赋,再怎么样也不应该沦落到以生命力换取魔力的地步。更何况这件事情并不是出自于樱自己的意愿才做出来的,樱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但是凛也知道,假如她在樱面前露出一分惋惜和愤怒,樱只会觉得这是自己的错,从而自我怀疑和责怪。
  “我想阻止你的,从来都只是魔力暴走这一件事——你也不希望有朝一日你会无法控制地伤害身边的人吧?比如说……卫宫士郎。”远坂凛满意地看到在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间桐樱变化的神色,“樱喜欢的那个孩子,是叫这个名字吧?”
  远坂凛完全可以理解为何樱会被吸引。
  当初间桐樱靠近卫宫士郎的时候,远坂凛甚至还阴谋论过,可怎么看卫宫士郎不过是有一点魔力的,与魔术世家无关的普通人罢了。
  或许,只是恰好因为卫宫士郎是间桐慎二的友人,而身为妹妹的樱过去帮忙罢了。
  卫宫士郎的身上有着魔术师绝对不会拥有的特质。
  无论是老好人的性格也好,还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坚持也罢,卫宫士郎有着无可救药的愚蠢,但正因为如此,活在魔术师的世界的她们,甚至包括间桐慎二,才会被卫宫士郎所吸引。
  远坂凛承认,自己对卫宫士郎是有好感的。
  仅仅是这份浅薄的好感,不足以将卫宫士郎拉入魔道的世界,更别提,这是她的妹妹喜欢的人。
  远坂凛迎上了樱警惕的目光。
  “远坂前辈,也一直注视着前辈么?”
  远坂凛怔了怔。
  她不知怎的,突然想起第一次注意到卫宫士郎的时候的那个夕阳,那时的场景和眼前樱的脸庞交错着,到最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不。我一直注视着的是你。”
  比起那份朦朦胧胧尚未发苗的感情,远坂凛确实更在乎樱口中所说的“前辈”永远都是“卫宫士郎”,而她只能停留到“远坂前辈”的称呼上。
  “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远坂凛看着间桐樱,再度重复了一遍。
  凛知道自己已经做出了一个选择,她也知道她因此浑身一轻。
  她或许放弃了什么,但必然也会因此得到什么。
  “你如果想要避免伤害卫宫士郎,那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这是必须要去做的。我会亲自教导你。”
  “……这是不行的。”间桐樱轻声说,“将家系的魔术教给外人,这是不行的。”
  每个魔术世家都会有自己独门的魔术,哪怕是一些非常基础的魔力使用的方法。
  在魔术世家,就连书都无比珍贵,不会轻易给他人借阅。
  远坂凛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魔术刻印:“这并不是什么珍贵的魔术。即使是父亲在这里,想来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樱却仍然摇了摇头:“父……时臣叔叔比起我,当然更在乎远坂前辈。”
  凛完全无力反驳。
  她们姐妹两的岁数只相差了一岁。
  将樱而非凛过继给间桐家,并非是因为年龄的顺序,而是因为天赋:尽管“虚数”这一属性更为稀少,可五行皆可的“元素转换”,才是更贴切远坂家的“火”。
  凛宁肯在樱的脸上找到嫉妒和不平的神情,而不是像现在,平静地仿佛在叙述事实。
  “那么,这是身为远坂家第六任家主的我的决定。”
  那些可有可无的原则,怎么可能重过间桐樱的性命。
  “之后我会创造出更为强大的魔术,所以目前透露了部分远坂家的传承也没什么影响。”
  当远坂凛认真地说出这样的话语的时候,听到的所有人都会深信不疑。
  就好像,她正是胜利和真理本身。
  “那么,再做一个约定吧。”远坂凛握住了正抚摸着缎带的间桐樱的手。
  “我会教导你,监视你,阻止你,然后在樱无法自控而杀害他人的生命之前——杀了你。”
  樱看着如此认真宣誓着的远坂凛,再度落下了泪。
  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笑容:“嗯。约定好了。远坂前辈。”
  她的……英雄。
  远坂樱曾经坚信远坂凛是她的英雄,这个信念哪怕是当她成为了间桐樱也不曾更改。
  而现在,她的英雄触手可及。
 
 
第三章 
  要寻到对樱有帮助的方法这并非易事。
  哪怕远坂凛家中浩如烟海的书基本上都多多少少翻阅一遍了,二次寻找的工作还是很麻烦。
  最有可能的结果,或许就是这些寻来的方法一个都不奏效。
  十一年的刻印虫植入。
  远坂家并不是以治疗魔术见长,但哪怕去询问了言峰绮礼这位相对专业的人士,对方也只是宣告了基本没救的事实。
  “不过,还有一个手段是必然可以被采用的,如果是凛你的话应该很清楚……”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