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敌国上将后 [星际]——公子柔

   《嫁给敌国上将后 [星际]》
 
  文案:冰河系帝国战神周棉和敌人——地球联邦塞西尔上将战场上打了六年,败了。
  战败怎么办?
  和亲!
  抱着慷慨赴义的爱国之心,周棉嫁过去时咬咬牙准备接受来自联邦的折磨,忍受据说他那个凶悍的另一半,从此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然而……
  塞西尔:夫人累不累?过来,给你按摩。
  塞西尔:土星进贡的葡萄,都给你吃!
  塞西尔:夫人,床已经暖好了!来困觉觉/v\
  周棉:……
  嗯……哪里不对?
  *霸道攻 x 贤夫受
  塞西尔攻,周棉受
  *排雷:生子
  剧情线和感情线一起进行!夫夫倆一起一边谈恋爱一边平定内外的故事!来啊一起土嗨!
 
  内容标签: 生子 婚恋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棉、塞西尔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上将要死了
  地球联邦星网炸了。
  地球联邦全体人民也炸了。
  四年前,地球联邦的战神——塞西尔上将向冰河系宣战,意图扩大联邦领地。
  塞西尔和冰河系的另一位战神周棉在战场上打了三年十个月,而就在几天前,这个强悍的帝国在长达四年的拉锯战中终于败了,周棉带着军队缴械投降,从此银河系里的版图又有所变更。
  这是联邦的一大喜事,所有人都准备迎接他们这位骁勇善战的上将回首都。
  然而猝不及防的,塞西尔上将病倒了,据说是中了毒,如今性命垂危已经在府内不出门好几天了。
  “咔嚓”一个转折,所有人几乎反应不过来。
  大喜事变成了大悲剧,星网上更是舆论四起,人心惶惶。
  {天啊!上将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敌国使的下流手段吧?}
  {没道理啊!这敌国败都败了,冰河系这个时候针对上将什么意思啊?}
  {楼上的还是太单纯。先不说意图报复的小人心态,这签约归属条状合约就在几天后,还有操作空间呢!}
  {不一定是敌国的手笔,阴谋论一下,也许是联邦里面出现了内鬼呢……?还是有人觊觎什么……你们懂的。}
  {反正!一起祈愿上将能好起来!}
  {对!上将一定能好起来!}
  {祈愿。上将能够好起来。}
  星网上人心惶惶,猜测不断。
  很难好起来吧……
  周棉走在海关总署的长廊上,脑海里也在琢磨着联邦如今的情况。
  前几天他作为冰河系的将领和地球联邦签署投降合约,有机会和塞西尔近距离接触,发现他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别人看不见,但是他们俩面对面地坐着,周棉匆匆一瞥看见塞西尔抬手签名时露出的手腕。
  那只有力的手腕上面却是横亘着一条狰狞的黑纹,看着像是中了植物的毒液,而且已经病入膏肓。
  周棉摇了摇头,在柜台拿出身份证给机器扫了一下。
  如今他面上戴着面具,用的身份证也是假的,暂时瞒过这里勉强可行,毕竟这个海关总署刚成立不久,系统还没那么完善。
  地球联邦和周棉所在的冰河系原本一直不相通,中间也隔着一个陨石空间,普通人类根本不能通过。
  但塞西尔是个疯子,他花费了八年时间在这空间里研究、建造了一座桥,顺着桥统领大军一路打到了冰河系,最后胜利,在桥的两端匆匆建造了这个海关总署。
  此刻,周棉也在做一个疯狂的事。
  在这么个水深火热的时候,他离开了冰河系,隐瞒身份只身前往地球联邦首都。
  他要去找塞西尔。
  周棉驾着飞行器穿过了桥梁,穿过了两个海关总署,最后来到了首都的上将府。
  “你是……?”
  此刻,上将府的会客厅,周棉端坐在沙发上,而塞西尔的副官就在他对面,狐疑地夹着手中的信问道:“你真的是冰河系的人?还是周棉上将军队里的?”
  “是。”
  “是周棉派你来的?冰河系的人为什么会想救我们上将。”副官觉得匪夷所思,他收到这封要求秘密谈判的信,还以为冰河系那边疯了。
  又或者这是个圈套,他们想要趁机下毒,让塞西尔伤势变得更严重?
  但这也未免太光明正大与儿戏。
  “不是周棉派我来的。”周棉顿了顿,看了四周。
  这里是守卫严禁的上将府,没有外人。
  于是周棉直接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道:“是我自己要来的。”
  “你……!”
  副官目瞪口呆。
  周棉道:“你不用管我为什么想救塞西尔,你只需要知道,如今只有我能救他。我恰好知道怎么解他的毒。”
  副官微微蹙眉,似乎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
  “我知道你也许不信任我,但你别无选择。我那天看到了塞西尔手上的黑纹,他已经差不多了,你们也没有办法了。怎么都是死,倒不如让我试试?”
  副官没什么表情道:“上将很好。”
  副官嘴上这么说,但心里清楚地知道,他的塞西尔上将确实是快不行了。
  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能让敌国的将领来救吧?
  敌国疯了,他们难道跟着一块儿疯?
  周棉摇了摇头。
  “那便算了。”
  周棉虽然是冰河帝国的将领,但五官却是出奇地柔和,说话温温吞吞,不疾不徐的,看着反倒柔和优雅。
  周棉起身,递给了副官一个瓶子道:“这是能帮助上将的药,虽然让我亲自治疗会更好。”
  把瓶子交给了副官虎,周棉道:“你们先考虑考虑吧,我会在旅馆停留一天。
  说完便离开了。
  副官看着那瓶药发愣。
  顿了顿,副官还是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塞西尔。
  房内,塞西尔躺在床上,原本高大威武的男人此刻看着神采尽失,眼下一片乌青,皮肤也苍白得可怕。但这么一副槁木死灰的模样还是掩盖不了男人硬朗的五官和身上的杀气。
  塞西尔接过了药,微微挑眉。
  “周棉这是疯了吗?按他信里说的,这次他来还瞒着冰河帝国!要么是帝国的诡计,要么就是他脑子抽了。”副官站在床边念叨。
  “他脑子没抽。”塞西尔低声道:“也许他想巴结我们。”
  副官一愣。
  也对……
  如今冰河系败了,即便塞西尔死了,地球联邦也还有其他人,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战败的国家和周棉这个敌国的将领。
  但是两人在战场上交手了六年,知己知彼,塞西尔却认为周棉不像是这么贪生怕死的人。
  “又或者……有更深的理由。”
  无论如何都只是猜测了。
  塞西尔笑道:“让他来给我治疗吧。”
  副官瞪眼。
  塞西尔摊手道:“试一试。”
  于是,就这样周棉在夜幕降临之时再次来到了上将府。
  塞西尔抬眸看了眼站在床边的男人,五官清隽,一头蓝白交映的长发看着丝毫没有半分怪异,反倒产生了不真实的美感。
  “塞西尔上将。”
  周棉微微点头。
  塞西尔勾唇,顶着一副虚弱的躯壳硬是在病床上趟出了王八的气场。
  周棉握住了塞西尔的手腕,缓缓闭上眼睛。
  在副官和塞西尔的眼中,周棉就是坐着睡着了,一动也不动。但周棉此刻其实“看得见”。
  周棉就见原本一片黑暗的世界忽然出现了一道光。
  周棉控制着精神力慢慢让意识朝那道光前进。
  慢慢地,眼前是一团闪烁着光芒的黑色物体,那物体没有实质,但周棉就是知道如何触碰他。
  周棉按住塞西尔的手使力,微微凝神,接着就见躺着的塞西尔忽然瞠目,浑身抽搐了一下。
  副官随机要拔出腰间的枪,塞西尔却是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就这样,塞西尔一会儿抽搐,一会儿晕了过去,一会儿又睁着眼失去意识,来来回回了几趟,周棉才起身道:“好了。”
  塞西尔额头满是细汗,抬头道:“你用精神力帮我解毒?”
  这也太……匪夷所思。
  联邦开发出精神力的人寥寥无几,更别提是这样,直接用精神力来侵入其余人身体帮忙解毒的。
  在塞西尔的认知里,这是不可能的事,因此虽然他感觉自己确实是收到了精神力的引导,但还是无法确认这就是人们口中的精神力。
  “秘密。”周棉道:“接下来三天,上将每天吃我给的药就可以慢慢康复了。”
  周棉任务完成,转身就要走。
  “你的目的是什么。”塞西尔叫住了周棉道:“你要什么。”
  “我的目的只是单纯地想让上将好起来。”周棉笑道:“只要上将愿意帮我保密这件事便好。”
  塞西尔微微蹙眉,目送着人离开。
  而之后塞西尔也无余力思考了,他原本就是病入膏肓的人,刚才纯粹撑着意识和周棉打交道,如今周棉走了,直接晕了过去。
  周棉离开上将府后,松了一口气。
  还好一切顺利,他终究还是成功给塞西尔治疗了。
  塞西尔病得太重,之后大概率会复发,周棉不知道之后还有没有机会给他治疗,但至少现在能先让他撑过去,不会直接毙命。也许之后联邦能找到办法呢?
  周棉戴回了面具,开着飞行器回冰河系。
  前脚刚踩上冰河系海关总署的地板,后脚却见自己被冰河系的皇家军队给包围了,一排枪口正齐齐地对着他。
  身后的门也被关上,四面都是包围,毫无逃脱的可能。
  “冰河系上将周棉,总军队统帅周棉潜出境内,前往太阳系地球联邦首都与敌人勾结!叛国罪名属实,证据确凿!”领头的男人喝道:“奉冰河政府命令,前来将叛徒缉拿归案!”
  周棉面上依旧是那副柔和的表情,再无多余的情绪。
  败露了。
  周棉知道做这事败露的概率太大,但是……
  值了。
  算了。
  周棉叹了口气,任由皇家的军队给自己手脚扣上了铁拷,也许是忌惮他的格斗能力,甚至还用铁链把他给严密地绑了起来,最后塞进了关押重犯的铁车。
  “送回帝国监狱!”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上请多多指教!(鞠躬
  每晚九点更新哦
  
 
第2章 联姻?
  监狱里空无一物,白墙白地板,只有顶部一排微小的通风口。
  周棉靠墙坐在硬邦邦的床上,听见声响微微转头。
  他的姐姐周颖穿着一套宽松的长裙款步而来,周棉目光停留在周颖还不明显的肚子,随后笑道:“姐姐来了。”
  周颖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站在铁栅栏前冷声问道:“你真的去了联邦首都?”
  周棉一愣,随后点头。
  “去给塞西尔治病了?”
  周棉继续点头。
  “你疯了?!”周颖抓住铁栅栏道:“为什么!”
  周棉原本也不想对他唯一的亲人隐瞒什么,但看了眼四周藏着的摄像头,周棉顿了顿,转移话题道:“姐姐,父亲已经死了,我也成为了囚犯,周家大势已去,你待在这里很危险,带着宝宝去边疆十星找姐夫吧。我之前已经安排好了,我的副官会保护你们,确保你们一路安全抵达。”
  周颖必须走。
  “父亲!你还记得父亲!”周颖瞠目道:“那你为什么要背叛!塞西尔是我们的敌人!他死了联邦一定乱,我们说不定,说不定还有机会赢!”
  周颖死死地看着周棉手脚上的铁拷。
  周棉看了眼一旁的时钟道:“探视的时间到了。”
  “你不告诉我理由我是不会走的!”
  周棉思索片刻,无奈道:“就当我喜欢塞西尔,被冲昏了脑袋吧。”
  如今当务之急是要让周颖快速离开这里,否则他担心那些人会等不及……下手。
  “你……!”
  周颖咬住了下唇,狠狠瞪周棉。
  她这个弟弟从小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看着温温和和的,但就是这样的态度隔绝了所有人。
  “我对你太失望了!”
  周颖红着眼眶,转身大步走了。
  周棉心底有些异样的感觉。
  可能……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可惜了,留给姐姐最后的印象是这般的不堪。
  周棉低头看自己的手掌心,默不作声。
  周棉闭眼,脑海中都是父亲临终前的话。
  前几日,周棉和塞西尔签了合约从战场上回来后便马上回首都。
  直到抵达机场,姐姐才告诉他父亲出事了。
  “对不起……一直瞒着你。是父亲的意思……他不愿让你挂心……”姐姐眼眶一片红肿。
  周棉整个人都懵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元帅府,看到了他的父亲,原本威征四方的冰河元帅面色苍白,眼神黯淡地躺在病床上。
  医生说,凶多吉少。
  “阿棉回来了。”
  中年男人笑道:“过来。”
  周棉愣愣地坐在床边,完全反应不过来。
  然而他的父亲丝毫没给他慢慢消化的机会,只是直接握住了他的手道:“接下来我说的事,你一定要认真听。”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