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八】大正绮丽烂漫恋(BL同人)——ryuowl

 《【真八】大正绮丽烂漫恋》作者:ryuowl
 
 
文案:死印|真下悟x八敷一男【主CP,有大篇幅开车,如为了看鬼天又雷真八的真心劝退】
NG|鬼岛空良x天生目圣司 【较少描写】
架空时代设定注意,没有具体考究,如果背景错误请原谅
鬼岛和天生目设定为16岁
真下19岁【军衔和年龄不挂钩,只是xing趣使然】
八敷27~37岁【?】
 
还有少量原创设定。
 
他仍记得那一夜、和那个人邂逅的景象。
发丝、和袴、镜片映下的月光,一切浸濡在皎白的夜色之中,那个人怀中的怪异之物化成无数的樱花瓣,顷刻之间洋洒满这片天空与陆地,如风一般吹散、回转,在那抿着寂寞笑容的人身边留恋不去。
刹那,时间的流逝变得如此之慢,在这烂漫的樱花雨下,那个人慢慢转过身,镜片下朦胧若隔世的目光与他汇上。
那个瞬间,他辨不出对方是怀缅抑或感伤,那柔婉的笑于落英间若隐若现,如梦那般。
“很抱歉,军人先生……让你白跑一趟了。我是八敷一男……不过,现在已经是九条正宗了吧。”
自此以后,便再不能忘。
那一夜的月色、樱雨、那个人孤寂的身姿、笑容,与名字。
 
 
 
***
 
 
 
浏览了手上这份书写工整的履历书,九条馆馆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再微微抬眼看去双手放在身侧规矩站着、笑得一脸乖巧可爱的高挑少年。
“天生目圣司……是那个天生目吗?”身穿高档立领白衬衫、外搭暗花袴装,那绝对不是平民能买得起的昂贵着物。加上这个姓氏非常少见,就算是刚从西洋归来的九条正宗,也很快就听说过这个近年势力庞大的组织。
“没错。我是天生目组长的儿子。”来者诚实回答,虽身为恶势力的少爷,那眯眼一笑实在是甜美柔软、人畜无害。
既然是这样,他就更觉得奇怪了。
“既然是如此高贵的少爷,为什么会想要来面试?这里的待遇并不高,而且工作内容非常危险。”
“我知道的。我当然不是为了赚钱才来的,只是觉得这份工作会非常有趣,能给我沉闷的人生增添点快乐。”少年颇有其事地说道,他不禁眯了眯眼睛,再次看一眼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自我介绍。现在九条馆确实是非常缺人,但他绝不会因此放松审核。
“这样吗……那么最后只有一个问题。”双手托着下巴,馆主的眼睛被镜片反光遮盖, “你对魑魅魍魉一类的东西怎么看,会觉得害怕吗?”
听此,少年更是站得笔直,说得理直气壮,“当然没问题的。”
紧盯着少年双眸好一会,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心虚的迹象,就在他想要开口答应时,一个黑色的身影忽地从门口大步踏进。
“他在说谎,他其实怕死这类东西了。”
“鬼岛君?你回来了。”身穿黑色诘襟、头戴黑色军帽并配有长刀的,正是现时九条馆唯一的调查员鬼岛空良。一见到这身材魁梧的黑发少年,浅发的少年变了脸色,低声朝鬼岛喊,“空良!!你平时那么少话,现在怎么突然多嘴!”
“你们认识?”这情况看起来有点蹊跷。
只见鬼岛迈着长腿几步走到天生目旁边面无表情地说,“九条老师,不要聘用他,我可不想工作的时候有个拖后腿的。”
听到自己的朋友这么说,天生目一下子慌了,“你……!”但是如今解释也没有用,少年双掌一拍桌面,激动地推荐自己,“只要我加入你们了,天生目组的人就能随便差遣,这不是很方便吗?九条老师,请你考虑一下!”
不过,在听到少年胆量的一刻,他的决心已定。将履历书推至少年手边,他淡淡道,“很抱歉,天生目君。为了你的性命着想,还是请你回去吧。”
“………………”
方才还笑得甜美的脸一下子低暗下来,少年垂下头去,拿起自己的履历书便转身离去。
听着咚咚下楼的声音,他抬头看了看仍望着少年离去方向的鬼岛。
“鬼岛君,你不去追他好吗?”
“……我去去就回。” 年轻人静默片刻,终于还是提刀跑了出去。
 
两个少年的身影消失不久,一名身着深绿色军服挎枪的男子从会客室门口施施然走了进来。
“刚才那个不是天生目组的少爷吗,怎么来这里了?”
“他好像是鬼岛君的朋友,想应聘调查员的工作,但是已经被我拒绝了。”
他如此地回答,想到刚才天生目的神色,他还是禁不住有些担心。
 
在人头攒动的街道上走着,还要避开不时经过的人力车与汽车,追上友人的任务似乎变得有点难。
“喂,天生目!”
大喊友人的名字,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充满了各种西洋与和式的衣装,缤纷炫目的色彩河流中,唯有那一抹印在眼球上,如此地熟悉。
一把捉住少年的手,他粗鲁地把对方拉到旁边少人的巷道,也不管自己的巨力是否弄疼对方。
“干什么要去九条馆应聘啊!你根本不差那个钱吧!”
披上了春季御寒的小披肩,头上也戴着帽子,帽檐下面容秀丽的少年紧抿着嘴唇,似是挣扎着什么地,终于耐不住抬头朝他生气地喊,“那你干什么要拆穿我啊!差一点他就要聘用我了!”
捉着天生目的手,明明是平日寡言少语的他,此刻也不禁激动起来。
“我这是在保全你的性命!这份工作不是开玩笑的!好好地做你的少当家不好吗?”
就在上一年的夏天,他经历过难以置信的诅咒与厄难,差点连自己与亲人、朋友的性命也陪上去。所以现,他才会成为九条馆的调查员,将自己的血与力量发挥到恰当之处。
但他的苦心,友人或许不明白吧。
听到他的指责,少年的双眸埋在帽檐的阴影中,其中有着些许闪烁的颤动。
“………你在九条馆工作之后空闲时间都变少了。我只是……想多和你见面而已。”
那句话说得低柔温和,带着一点点委屈,于一瞬间似也刺中他心中的弱处。
“切,麻烦死了……那待会一起去吃饭吧。”摆出一副不厌其烦的样子,他立即看到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窃笑,然后马上又变回埋怨的模样。
“……你下班了么?不会被九条老师说你翘班?”
“今天没什么事做,晚点回去也没问题的。”
听罢,少年喜笑颜开,拍拍他的肩膀挤挤眼睛,刚才怜人的表情仿佛假的一样。
“呐亲友,下次你去办事的时候把我也叫上吧?”
默默看着友人的脸,他心中若有所思,却亦作出睥睨的样子。
“别了,你会当场去世的。”
少年当即一羞,逞强地喊,“我……我才没有那么胆小!”
那便是他的友人,相识了十年、一个最为亲密的损友。
 
***
 
月夜、樱瓣、池光,萦绕耳扉的哭泣声,和盈满这个空荡躯壳那不属于他的悲恸与释怀。无数的光景如死前灯灭的走马灯于眼前掠过,或幸运或不幸,都在最后的一瞬化作一片细小粉瓣,去往奈何桥的彼岸。
低头眷恋掌心残留的微热余温,他感觉到一个视线。
那军装的青年站在大正繁华绚烂的夜樱之下,一双如狐上挑的淡色眼瞳呆怔地看着他。
这徒余空壳的躯体,是否再在与他目光相会的一刻迸发出心跳的声音,他感受到血流、体热、呼吸——便如活着一般。
就像每一个梦的终结,万千的粉樱遮盖他的所见,那一个暗绿的身影亦被樱花吞没,他的世界又一次陷入漆黑与安静。
可是自那一天起,已有什么不同了。
 
幽幽睁开眼睛时,他见到两张模子印出来般的精美少女脸庞,用那一模一样的无感情声线、日复一日地迎接早晨的到来。
“早上好,主人。”
身穿可爱洋服的两个少女人偶侍在床的两侧,那漂亮得不似人间所有的面容正是出自他的雕刻刀下。
“早。”
被两个绝色少女唤醒对他而言只是日常最普通的事。打着哈欠懒洋洋地下了床,洗漱,两个人偶便如常侍奉他更衣。
少女们取出一件藤色的小纹和服,他张开双臂,让她们为自己套上袖子,再细致地系好半幅带调整细节,穿上足袋和灰樱色的羽织。若是需要外出,则会换做袴和披肩,戴上帽子和围巾,但今日暂时没有预定,就这样简单穿着罢了。
 
闭关锁国结束后,一直在欧洲研究的他终于可以回国。但桃花依旧,人面全非,留下来的只有这死气沉沉的洋馆。熟悉的亲人归去往生,余下他孑然一身,继承整个九条家的财产与土地,成为坐拥一方的富人。
接着,因为某些契机,他开始了灵异之物相关的经营,制作出两个只可在九条馆内活动的人偶,聘请了世交家的遗孤,也算是过得每日闲适自在。
做做民俗研究、为报纸写写稿子,如有委托便出门调查,如无便留在家里冲泡咖啡,或用从欧洲学回来的知识制作西洋甜品,一日的时间便可以悠悠过去。
这日,待到月上枝头,夜影正浓时,他揉揉眼眶,觉得有点疲惫,便合上书本。刚起身想走,一直伺在身边的少女揽住他的左手臂,娇美却空洞的玻璃眼珠往上看来。
“我来伺候主人沐浴吧。”
说完,他的右手臂也被一双坚硬纤细的手搂住。
“你昨天已经伺候过了。”
“你记错了,昨天的明明是你。”
“今天轮到我才对。”
“是我才对。”
两个双胞胎少女就这么开始了毫无波澜的争吵,他被夹在中间身子左晃右晃,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手掌放到她们金灿灿的脑袋上安抚。
“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我自己洗就行了。”
“可是……伺候主人是我们的工作……”
两名少女抬首齐声地说,他抿出一个溺爱的笑,正想要说点什么时,一个不客气的声音便从书房门口飘入。
“让一个大男人自己洗澡有什么奇怪的?”
弯着个暧昧的浅笑,也许是因为那双带点妩媚的凤眼,让这个短发男子看起来总是像肚子里装着什么坏主意。
“真下……”
下意识地念出来者的名字,看到男子的一刻,他竟有点高兴。他身旁的两名少女亦知礼数地放开了他,恭恭敬敬地站到一边鞠躬迎客。
“真下少尉,晚上好。”
看了两个木偶一样,名为真下悟的陆军少尉大大咧咧地走近他,虽然比自己矮上几厘米,带抬眸来看他的眼神具有太多暗示的攻击性。来到就在眼下的位置,真下魅笑着,狼一样的眼珠子上下地打量他今日的一身着物,然后薄唇一翘,吹起一声轻佻的口哨。
“还是说……让我来帮你洗?”如此说着时,男人的手伸到他的背后,隔着和服,满怀恶意地抚摸被裹在里面的臀部,捏着臀瓣的肉肆意揉弄。望着下方投上的魅惑神色,还有那张过分俊美的脸蛋,一时之间他亦忘了反抗,只由得对方肆意揩油。
“真下少尉,这是骚扰行为。”
比他更早反应过来的自然是少女人偶们。虽然看不出她们有什么表情,但从声音听来确实有一点点的生气。不过,真下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更加把劲搓揉他的屁股,感受臀部的柔软和弹性。
“你们的家主都没说什么,或许他很乐在其中呢。”
挑逗似地说出下流的话,男子眸里的色情更深一些,这下他总算红着脸醒过来,捉开这色淫淫的手。
“真下……别对小孩子说这些。”
享受了好一会美好触感的男人有些不满地咂嘴,不过还是满意地笑了,转身准备向门口走去
“好了,快点收拾,跟我出去一下。”
 
 
 
九条馆位于市郊偏僻处,已是入睡时分,街上只有零星行人行色匆匆。两道夹樱,正是春意浓郁之时,夜色染作粉红,每走一步便迎面拂来花瓣的柔软轻抚,行至一个无人之处,双肩、头发已经落满细小的樱瓣。
“真下,是又有什么怪异相关的案件吗?”
收起去看樱花片片飘落的眼,他的目光落在军装的男子身上。夜风吹动男子肩上的短披风,花瓣停留在帽檐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藏在阴影之中,总是烁动着粼粼波光般、怀着他所未明的暧昧看着他。
“没错,有件事只有你能解决。而且非常紧急,到了生死垂危的程度。”
他顿时一惊,“那么快告诉我是怎么回——”
还未说完的一瞬间,张翕的嘴唇触碰上一些冰凉柔软之物,真下的脸在眼前变得如斯地近,近得能看清对方每一根睫毛,和眸眼中飘荡的眷恋与倾心。
“真……下?”
傻傻地念着对方的名字,他的嘴唇上留下了真下嘴里的一点烟酒味道。
退开凑前的身体,真下看着他呆愣的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还不懂吗?我想你了啊。”
“……”
对于男子如此直白的表述,他一时间无法找到词语来回答。
真下抱怨地双手环抱在胸前,“那两个人偶实在是太烦了,只能把你拉到外面来了。”
他苦笑,“那是因为你总是对她们太苛刻啊……从心智来说她们还只是孩子。”
“话说啊……”男子挑挑眉毛,危险地看向他,“你平时真的会让她们伺候洗澡吗?”
“唔……”
见他一下子迟疑了,真下蹙眉无奈道,“你这家伙……给我否定啊。”
“她们只是人偶而已……”尴尬地笑着,看着面前男子不满的神情,他突然灵机一动,“真下,难道……你在吃醋?”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