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身(古代架空)——醉里春秋

 《梦中身》作者:醉里春秋
 
文案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
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师徒文,主攻,年上。
 
多年前的旧文,无大纲想哪写哪,剧情略乱,请受安利来的小伙伴不要抱太大希望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梦舟(凌涯子),叶轻 ┃ 配角: ┃ 其它:年上,师徒文
 
 
 
  ☆、第 1 章
 
  上元佳节,繁华上都。大相国寺位居都城闹区,殿塔楼阁,金碧辉煌,历来有千古名刹之美誉。
  正值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庙会盛况,大半个都城居民齐齐出动,祭祀娱神、杂技说书、商贾交易都聚集在此,叫卖连天,热闹非凡。不管是权贵士族,还是市井布衣,这天都熙熙攘攘挤在这一方寺庙天地里,只能随着前方密集人群缓缓挪动前行。
  刚过完年不久,天气一日胜一日地炎热起来。午后日头毒辣,距大相国寺不远处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榕树下,密密麻麻挤满了乘凉的人们,有说有笑,三五成群。随着日光移动,纳凉人群陆续增加,树下一个不起眼的小摊渐渐被涌入的人群挤到角落里,如果再挪几寸,便要晒到太阳了。
  周围的人们都顾着说话,无人注意到这边辟开的一小片空间。
  小摊只摆了一张简陋小桌和两把长木凳,桌上、桌角、凳边空无一物,看不出摊上卖的是什么东西。摆摊的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五官也陷在合抱起的手臂里,看不真切相貌,只能从发髻和背部线条看出是一名年轻的男子。
  桌角、凳角不时被树下乘凉的行人撞到,换作一般人,就算不被旁边说笑声吵醒,也要被不断移动的桌子撞醒了,只是这人却一直都没有醒过,半天过去了,睡姿还是一动不动。
  终于有好事者注意到了这边,观察许久后按耐不住,生怕这个小贩不是睡觉,而是昏迷过去了,想要伸手去拍醒他,只是还没有等他触碰到小贩的身体,那小贩却似有所感,坐起身来。
  好事者没注意,被吓了一跳。
  “喂,你没事吧——”好事者声音随着看清小贩容貌瞬间戛然而止。
  醒来的人坐直身板,定定地看过来,眼神不带一丝睡醒之后的迷离蒙眬,树影斑驳投射下点点光芒在他脸上,三十来岁的模样,长眉凤眸,鼻如悬胆,朱唇玉面,赫然是一副相当英俊的相貌,在光天化日之下看着更加俊美逼人。先前趴着时还看不出他的过人之处,如今单单是坐在那里,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眼眸含神,浑身便生出一股渊渟岳立的气势来。
  只是尚未来得及惊叹,这个俊美威严到有些唬人的初见印象下一刻便被一身衣袍无情打破了,无他,这个人穿得实在过于寒酸,一身破旧衲衣,不知穿了多少年,被洗到看不出原来衣色。
  原来是个道士。
  抬眼望去,这人长得俊是俊,只是鬓发凌乱,用一支制式粗陋的木簪随意扎起,道袍上下破洞遍布,褴褴褛褛,一看就是缝补了很多遍,线头颜色五花八门,俨然一副落魄穷鬼装扮。
  嘿,不仅是个道士,还是一个穷酸道士。
  好事者抽了一下鼻子,还好还好,虽然衣着旧了点,身上没有带着异味,还是很干净的。他开口问道:“这位兄台——喔不对,道长,请问你在此摆摊,是做的哪门子买卖?”
  那道士眨了眨眼睛,摸了一下鼻子,随意扫视一翻周围人好奇打量的目光,而后迤迤然站起身来,好事者这才发现他竟然长得十分高大,比周围平常男子高了大半个头不止。他十分讲究地整理胸前被压得微皱的衣襟,表情认真得好似对待心上人一般,好像那不是一件破落道袍,而是一袭极为华贵心爱的衣袍。
  他走出一步,周围众人便随着后退一步,让给他一些空间,怎知他们退了,身后的人却是你推我让,都不肯挪动半寸,一时前后众人皆是动弹不得。
  那道士“嘶”了一声,无奈开口:“麻烦让让——谢谢——大家好啊——麻烦让一下——”
  他一边打招呼,一边往大榕树中间人最多的地方挤过去,双手往前探去劈开一条路,在几番来回、推开拥堵的人群后,凌涯子终于从树下中央处捡回自己的家当——一方绑有一条带子的小木盒,和两条揉在一起的脏乱白布。
  好事者下一瞬便看到他走了回来,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微笑,双手一抖,白布掀开,现出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来——
  左手白布上写着“生辰八字算生算死算仕途”
  右手白布上写着“看相称骨测凶测吉测姻缘”
  “我是个算命的。”他如是说道。
  “切!”周围好奇众人嘘声连连,一拥而散,伴随着“又是一个江湖骗子”“有手有脚的,偏生干这些勾当”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事者大吃一惊:“在和尚庙前摆摊算命,道士,你胆子不小啊……”
  凌涯子不置可否。
  大昭朝自太\祖于行伍间起义建朝,平四海,定国号,迁都上都城,至今已是三百余年,一直是风调雨顺,国泰人安。民间人人言道大昭皇族是真龙后代,紫微帝君真身下凡,得享上天眷顾,故而能稳坐这天下至尊宝座。当年太\祖本就是和尚出身,后来被迫应征入伍,才不得不还俗娶妻,他极其厌恶道家那套“画符驱鬼”的作派,常年青灯古佛伴身,一生以佛家弟子自称,登基后更是极力推崇佛家法学,在天下间广建庙宇,几百年下来潜移默化,俨然已在民间生成了一种尊佛贬道的风气。两相比较之下,道家人才凋零,高才者隐世不出,被出门行走的江湖骗子败尽名声,早已沦为下九流的勾当,在民间的地位比之九流十家尚且不如。
  也因此,当凌涯子道破自己的身份之时,众人都露出一脸“卿本佳人,奈何成了江湖骗子”的惋惜神色。
  “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凌涯子幽幽叹了一口气,昨晚教家里那个愚钝的小家伙识字教到半夜,本以为下午可以趁着无人关顾偷偷打个盹,偏生却有不懂事的上门打搅清梦。这下好了,想睡也睡不着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不做点好的营生呢?”那好事者只是一个年轻小伙子,闻言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我家还缺一些干活的长工,不如你跟我回去……好过在这里……”
  “你也觉得我是江湖骗子?”凌涯子似笑非笑看着他。
  “难道你还真会算命不成?”青年一脸好奇。
  凌涯子不语,只是笑着看着他。
  青年一时受了蛊惑:“你真会算命?”
  “不信可以试试。怎么,不敢还是不信?”凌涯子眼角上挑,带着挑衅神色。
  青年闻言一时生了意气,他也是闲得可以,全然不顾旁边好友的劝阻,直接就坐在摊前,正色道:“好,那我就算一卦,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江湖骗子。先说好了,如果你算得不准,以后就要洗心革面,好好找个营生活计,不能再出来招摇撞骗,坑害世人了。”
  凌涯子笑了起来:“那我要是算对了呢?”
  “那……那我就姑且承认你有点本事吧。”青年十分认真说道。
  凌涯子“啧”了一声,摇了摇头:“那可不行,我帮你算了一卦,上门来的都是生意,我可不作无本买卖,不管算得结果如何,你都得给我算命钱。”
  青年心想这人果然是个骗人,整个人都钻钱眼里了吧,他道:“你要是算得准,我自然会给你钱。”
  凌涯子一听有戏,不再废话,摆开架势:“来吧。你想怎么算?”
  青年想了一下:“那就看面相吧,看你能看出什么。”
  “想测什么,吉凶?姻缘?还是前途?”
  “唔,测前途吧,测我三年后会成为什么。”
  凌涯子便仔细观察青年面相,“阔面重颐,鼻直口方,是个忠厚正直之相。”他一看便是许久,盯得青年脸上一片火辣辣,就在快受不了的时候,凌涯子终于收回目光,表情十分玩味:“恭喜你了,三年后你会如愿拥有一段绝世姻缘,成为当朝额驸,迎娶公主。”
  “哈哈哈——”“笑死我了!”随着他声音落下,人群中发出阵阵爆笑声,不断引得路过行人侧目。
  “就阿林那样还能当驸马?!哈哈哈哈!”
  “他要是能当驸马,我不就能当太子了哈哈哈!真是笑死人!”实时大昭民风开放,忌讳甚少,天子底下都能直接开起帝王家的玩笑来。
  那名被称为阿林的青年涨红了脸,他出身一般,才学一般,相貌一般,靠着祖荫留下来的资产过活,别说公主了,连京官都认识不到几个,怎么敢奢求平步青云,迎娶公主?
  敢情这个道士完全就是拿他来消遣!
  他气得站起来,想恶狠狠骂穷道士几句话,却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你——我,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是我倒霉!”他不想再多纠缠,转身欲走,凌涯子缓缓出声:“慢着,你的算命钱还没给呢。”
  “你这个人,怎么胡搅蛮缠!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青年猛然回头,气急败坏。
  “我方才说了,不管算得结果如何,你都得给我钱。”
  “明明说好的,算得准才给你钱!”
  “那你怎么知道我算得不准?”
  “我……那我怎么确认你算得准?”
  “三年后便知分晓。”
  “那你三年后再来拿钱吧。”
  “那可不行,算命是今天的买卖,三年后是三年后的买卖,当日算,当日结。承惠一两,概不赊账,谢谢。”凌涯子面带微笑,笑得十分真诚。
  “妈的,我真是——”青年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掉进这穷酸道士的语言陷阱里,说也说不过,又不敢打人,气得从兜里掏出一锭银子,甩在木桌上,带着几个好友气冲冲地走了。
  凌涯子又叫住了他:“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上,我指导你一条明路,往东街上林苑去,保你心想事成。”
  那青年骂骂咧咧渐渐远去,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凌涯子无奈低笑,拾起桌上银子准备收摊回家,口中胡乱唱道:“千秋万载,道法自然,天地有正气,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即万物灭,不如睡他个大梦春秋,醉他个日月无光……”颠三倒四,简直不知所云,听得周围人大为皱眉,个个敬而远之,都把他当疯子看待。
  “小姐,你在看什么呀?看得这么入神。”
  通往宋府唯一一条道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宋家出游参与庙会的队伍堵塞在这里已经有半个时辰了,依旧是一动未动。小轿里的宋家小姐耐不住待在轿子里,不住好奇地掀起车轿布帘,惹得轿子外的丫鬟低声询问。
  宋锦如今年刚好及笄,仍是一副稚气未消的少女模样,她倚在窗子上,招呼丫鬟凑近来:“小莲你看那个道士,好神奇。”
  小莲往自家小姐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离此处不远的路边,一棵大榕树下坐了一个道士,“不就一个算命的吗?有什么呀?不过还怪好看的。”
  宋锦如状似生气地敲了她脑袋:“枉费你跟了我这么久,连表哥的一成看人功夫都学不来!”她把手收了回去,仍是靠在窗边,“你刚才一点都没发现吗?他睡觉的时候竟然一动不动!”
  小莲仍是呆呆的:“这有什么呀?小姐,我不懂啊!”
  宋锦如好心解释:“我看他睡觉时候虽然是靠在桌子上,但是身子并不随着桌子移动而移动,反而是始终保持安稳,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她一拍脑袋,“啊,对,泰然自若,不动如山,他绝对是个武林高手。”
  “可我还是不懂啊小姐,他为什么不会动呢?”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趴在桌子上,他的手肘与桌面之间存在着微小间隔,完全靠着自身力道撑住身躯。你想啊,这得多了不起的功夫才能做到,这样还能睡得着,话本里不世出的江湖高手都是这么厉害的。”
  “哇小姐,你也太厉害了,这都能看得出来。”
  “这有什么呀,都是跟表哥学的看人功夫,我相信表哥一定也能做得到。” 宋锦如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
  “那是,我们表少爷功夫那么好,又是太玄宗的得意门生,肯定比这个道士厉害多了。”小莲知道自家小姐爱慕表少爷,开始不留余力赞美小姐心上人,听得宋锦如大为受用。
  “走,我们去看一下。”
  “诶,小姐——”
  宋锦如叫家丁放下轿子,走了出来,打算亲自试探眼前道士高低。她自小便喜欢听话本里武侠高手飞檐走壁、劫富济贫的故事,身边更有一个身手不凡的表哥在旁管教,早就对行走江湖那一套跃跃欲试了,此番出门无其他长辈陪同,更有这等际遇出现,此时技痒难耐,磨手擦掌,既是想与江湖人士过过招,长长见识,又是想急切在表哥面前表现一番,因此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喂,道士——”
  凌涯子正在收拾家当,抬头便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好奇地打量着他,身后的小丫鬟也是一脸怯生生。
  “怎么,小姑娘也想算命?”他笑看来人,眼眸带笑,看得宋锦如羞红了一张小脸。
  “你看上去好像有点本事。能不能也帮我算一下啊?”
  “可以啊,你想算什么?”凌涯子对着好看的小姑娘格外有耐心。
  宋锦如欲言又止,羞羞答答:“我,我想,我想算那个,姻缘。”
  “姻缘?”
 
  ☆、第 2 章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