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魃的讨饭棍(玄幻灵异)——老大白猫

   《老魃的讨饭棍》作者:老大白猫
  文案
  “你好,请问能给我一个包子么?”‘弱小’的旱魃步履蹒跚。
  “你好,请问能给我一口粥么?”‘可怜’的旱魃声音嘶哑。
  “行行好吧,给我这个可怜魃一口吃的吧!”‘无助’的旱魃满面风霜。
  最后旱魃讨到了一个硬馒头,然后他看到路边倒下了一个人。好心的旱魃分了半个馒头给那同病相怜的人。
  “以后我们一起乞讨吧?”有了同伴的旱魃开心极了,他看着被救活的青年道,“我讨到的吃的,分你一半好不好?”
  “好。”风雅的青年这么回应道,他看着被旱魃一棍子打死的元婴期妖兽有点疑惑。
  “以后我要多多努力,让更多的人能吃饱。”旱魃咬着馊馒头满是雄心壮志。
  “……加油。”风雅的青年看着旱魃幽怨的基友和徒弟们淡淡吐出两个字。
  以上 ,全是骗人的!!
  这是一个万年旱魃开宗立派的故事!
  扮猪吃老虎攻X风雅体弱美人受
  敬请欣赏!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衡、莲无殇 ┃ 配角:沈柔、李二狗、温豹、谭天笑、葛纯风、王道和、云清、邵宁、卓不凡、楚越、张惊雷、谢灵玉 ┃ 其它:开宗立派
  
 
    作品简评
  温衡是一只万年旱魃,怀有至宝鼎天道木,他是凶煞也是天道。从土中爬出来的他只想找一处容身之处,颠沛流离中他遇到了能与他甘苦与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一路悲欢离合嬉笑怒骂,他从人人轻视的小叫花变成了被众人维护的修真界大佬,最终开创了一个强大又温馨的门派。本文长篇慢热,文笔轻松诙谐细腻,剧情紧凑高潮迭起,逻辑连贯有虐有甜。主人公温衡有情有义,配角们性格鲜明,出场人物众多但每个都很有特点。看似一本欢脱奔放的不正经修仙文,但是传达的却是满满的正能量,发人深省值得细细品读。
 
 
第一章 
  人来人往的茶馆外,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乞丐曲着一条腿靠在茶馆的台阶上,辨不清原本颜色的衣裳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的手脚瘦得可以瞧清骨形。他披散着头发,只露出一只混沌的眼,空洞又迷茫地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茶馆内,几个老常客围坐一桌你一言我一语。
  “前几天不是山崩了么?听说是无极仙宗的老祖和神剑门的老祖在附近切磋结果把一个上古的墓穴给劈开了。”
  “哪呀,我听说的是元灵界一个凶手跑到了这附近,无极仙宗的仙长们围剿妖兽,用上了降妖大阵。”
  “我听说啊,无极仙宗、神剑门、逍遥宗甚至还有元灵界的妖神都出动了捕捉这妖兽。这妖兽狡猾,竟然钻到了一处上古遗迹中。仙长们联手出了大力气才将那妖兽逼出来,虽然宗门损失惨重,不过也因祸得福。那上古遗迹中到处都是灵宝,几大宗门得了不少好处。”
  “那前几天听到的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他们斗妖兽的声音?那可真是不得了啊,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了……”
  “哎呀阿衡啊,你怎么还在发呆啊!快点去讨饭啊,不然晚上没饭吃啦!”一个年老的乞丐从长街那头蹒跚走来,他佝偻着背,喘得三米外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老温头……”名为阿衡的年轻乞丐唤了他一声,“我……”
  “哎……你这孩子,又拉不下脸了吧?”老温头慢悠悠走到阿衡身边,然后从他旁边迈入茶馆,“还是我来讨饭吧,你这样哟……狗子等下又要叫了。”
  “大爷们,行行好吧……”老温头靠近了高谈阔论的男人们,那群男人们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走走走,怎么又是你?!快滚,不然就打你!”
  老温头要了一圈,连一粒花生米都没要到,他沉重的叹了一口气,颤巍巍的迈出了茶馆的门槛,然后坐在了阿衡身边。
  “里面都是一群小气鬼哟,你怎么到这里来要饭了。上次教你怎么叫唤的你还记得么?”老温头伸出手戳戳阿衡的额头,阿衡的额头特别硬,老温头觉得手指都戳疼了。
  “罢了,试试运气吧,我来喊喊……”
  说着老温头就开始‘哎哟哎哟’的唤上了,一边呻、吟一边还声音沙哑的向茶馆门前来往的人伸出干枯的手:“行行好……给口吃的吧……大老爷……给点吃的吧……”
  茶馆里泼出一盆脏水:“滚开点臭乞丐!”
  阿衡被劈头盖脑淋了一身的污水,几个烂菜叶子耷拉在他的头发上,额前黑色的碎发滴滴答答的挂着水珠。污水从他的领口灌入,又从他的袖口滑落,黑黄的皮肤上冲出一条条褐色的纹路。
  他无助的低下头看看自己湿漉漉的衣裳,好像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他就湿了。他动了动身体,脑门上的烂菜叶子‘啪嗒’一下砸到了大腿上。他伸出脏兮兮的手捡起那片菜叶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然后丢到了台阶前。
  阿衡倒是个乐天派,只见他挪动了一下屁股,整个人就往旁边干燥的地方挪了过去。
  “这乞讨呢,也不是手一伸就能要到东西。”老温头颤巍巍站起来,“走吧,别再这里了,再待下去怕是要挨打了。”
  老温头拄着他的那根土黄色的树枝儿站起来,他的行动很迟缓,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一阵风都能将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带走。阿衡好像反应要慢一点,老温头都站起来了,他还傻乎乎的坐着。
  “他娘的臭乞丐!你们到底走不走!”茶馆内又泼出了一盆脏水,脏水又结结实实扣在了阿衡的头上,“你他妈今天一大早就坐我门口!太他妈的晦气了!滚滚滚!”
  污糟的脏水从阿衡身上淅淅沥沥的挂下,阿衡眨巴着眼睛瞅着老温头心虚的呼唤道:“老温头……”
  老温头在小岩镇混了这么多年,他难得动怒,但是今天他生气了。看到可怜兮兮的阿衡,他怒不可歇,他苍老的脸上涌出了红色,脖子梗着爆出了两根青色的血管。
  “遭天谴哟!连个小傻子你们都不放过!有点良心吧!不给吃的也就算了,他就在你门前坐坐,你就连泼两盆脏水啊!就是条狗你也不能这么对待吧!”他的声音沙哑,佝偻着的背因为激动都直起来了。
  老温头在茶馆门口嘶哑的骂着,茶馆老板撸着袖子冲了出来。他飞起一脚踹到阿衡背上,在茶馆老板的认知中,哪怕是威武雄壮的汉子受了他这脚都要飞出去趴在大街上。
  可是倒下来的却是茶馆老板。
  茶馆老板一脚揣在了阿衡背上,他觉得自己好像踹到了一块巨石,他就像是往石头上撞的鸡蛋那样。
  “哎哟——”茶馆老板倒在自己的茶馆前抱着自己的脚踝呻吟着,“哎哟,我的脚……脚断了啊!”
  “阿衡快走!你还傻愣着干嘛?!”老温头连忙伸手去扯阿衡。
  阿衡终于动了,他撑着漆黑的讨饭棍踉跄的站了起来,然后蹒跚的走了几步,他的身体极为僵硬,走路的时候感觉整个身体都绷紧了,姿势特别怪异。
  阿衡就像一副行走的骨架一般,总觉得他的左右两条腿不听使唤随时会打架一样,若不是手中有根讨饭棍撑着,只怕他当场就倒下去了。
  茶馆老板还抱着脚在呻吟,他却没忘记招呼伙计们逮住始作俑者:“快捉住他!哎哟……”
  不过这时目睹全程的客人倒是出来说了公道话:“李老板,是你先动手,那乞丐都没还手,你自己摔了也别怪人家啊。”
  “就是就是,他就是一个穷要饭的。你瞅瞅他走路都走不稳,别是有什么毛病吧。你捉了他,他都没钱赔你药钱。你捉了也没用啊。”
  “就是,就是。”
  茶客们纷纷劝说下,茶馆老板也只能认栽,他一脸痛苦的被伙计扶起来:“晦气,我就说我今天眼皮一直跳,原来遇到这种事。算了算了,算我认栽!哎哟……”
  在茶馆老板被茶客们簇拥的这段时间,老温头已经带着阿衡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你看,差点就被人打了吧?”老温头心有余悸带着阿衡躲在斜对角的巷子里,他偷偷伸出脖子去看茶馆,看到茶馆老板被伙计搀到茶馆中去了。
  这事算是了了吧?不过……
  老温头扭头看着阿衡,他正一身湿哒哒的站在旁边。缩在那边还没发觉,一旦站起来,老温头才注意到阿衡身量真高。若不是他面黄肌肉行动迟缓,倒也是个翩翩青年。他褐色的瞳孔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老温头,那眼神中满是茫然和无意识流露出来的依赖。
  老温头一看到这个眼神,心就软了。
  “走吧走吧,回家吧。狗子怕是已经回来了,你啊……要个饭都要不好,以后可怎么办哟。”老温头惆怅的走在前面,阿衡低着头杵着讨饭棍不说话。
  他不想讨饭,每次讨饭时看到别人厌恶的眼神,他就特别想钻到地下去。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从地下钻出来。
  阿衡抿着唇,失落的跟着老温头向着小岩镇外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食用须知:
  1.长篇慢节奏基调沉重,没有金乌那么暖萌。【我写的都快怀疑人生了】
  2.师尊大人扮猪吃老虎不假,但是一开始他也是个弱鸡,需要给他成长的时间和空间。
  3.道系作者暴脾气,要是骂我,我……我就不理你。【本质上是个怂逼】
 
 
第二章 
  阿衡一脚深一脚浅跟着老温头向着小岩镇外走去,老温头速度慢,不过他也不快,两人正好晃悠晃悠,看着还挺和谐。
  等他们走过一座小石桥后,暮色已经降临,小石桥外芳草萋萋,一条弯弯曲曲的泥土小路通向镇外的树林中。
  走了没多久,路边就露出了一座小小的破败的庙。小庙的房顶杂乱的长着些枯黄的草,初秋的风中,破草在房顶东倒西歪。
  破庙四面透风,唯独两块门板看起来最好。当然,这也只是相对的,门板下方还有几个豁口。暮色中,破庙破旧的门板中透出了点点火光。
  两人还没上前就见豁了缝的门板打开了。一个面黄肌瘦脸上长了些雀斑的少年从门板中探出头来笑嘻嘻:“你们回来啦!我等你们好久了!阿衡这是怎么啦怎么湿哒哒的被人打了”
  老温头摆摆手:“别提了,快生火让阿衡烤烤。要是生病了可不得了。”
  垂头丧气的阿衡走到了破庙中,残破的庙门随后关上了。
  破破烂烂的小庙中只有一尊快要倒塌的神像,斑驳的彩绘早已褪色,留下了灰扑扑的内里。阿衡一进来就盯着这残破的神像在看。这神像到底是谁的神像
  管他呢,反正又没人祭拜。
  围着火堆,二狗子从脏兮兮的碗中掏出了一个没多少肉的鸭架子,鸭架子上还沾着黏糊糊的不明液体。
  老温头一看到这鸭架子就乐了:“还是狗子有能耐。从哪里来的”
  二狗招呼阿衡坐下:“别傻站着啦,快来吃饭,吃过了就要把火给灭了。要不然妖兽会趁着火光来吃了我们。”他让开了离火最近的位置招呼道:“快来烤烤,好难得才生起来的火。”
  阿衡走过去僵硬的坐下,他将他的讨饭棍放在身边,然后嘶哑的问道:“妖兽”
  “妖兽特别可怕,我们的破庙根本经不住妖兽一爪子。”二狗从鸭架子上拽下脖子放到阿衡碗中,鸭脖子上的肉最多了。
  “阿衡,给你……”老温头捡了一个最白的馒头给了阿衡,“吃吧吃吧。”
  二狗子嚼着光溜溜的没有肉的鸭骨头:“好吃吧今天杏花楼开业,我趁三虎他们不注意抢到的。”
  阿衡手中端着一个破碗,碗中有一个馊馒头和散发着异味的带着皮的一小段鸭脖子,这已经是三人中最好的伙食了。
  二狗把鸭骨头嚼碎之后,连落在地上的一丝丝碎屑都捡起来放到嘴巴里细细的嚼着。老温头年纪大了,他吃不动鸭骨头,甚至连馊馒头也只能泡在水里等泡软了再吃。
  阿衡低头看了看碗中的食物,他将鸭脖子放到了二狗碗中,然后又掰了半块馒头放到了老温头碗中:“我吃这个足够了……”
  “你这么大个,只吃这么一点哪里够”二狗和老温头嘟囔着互相推让,可是却没拗过阿衡。
  馊馒头浸在温水中的滋味并不太好,不过阿衡还是吃出了一点点的甜味,他喝了两大碗的水,碗都可以不用洗了。
  整顿饭吃的连一丝油花儿都没有,趁着外头还有细微的光,二狗把篝火灭了,然后用小破庙中一张破旧的板车抵住了豁口的大门。
  残破的神像背后到墙壁间有一米宽的距离,地上铺着一些破旧的衣服,往里面一躺有了神像的遮挡,便多了些安全感。这里是三个乞丐睡觉的地方。
  阿衡身量高,他躺下后就占了一大半的地方。他不好意思的蜷缩起身体,他的头抵着墙壁,二狗的脚就伸在他的背后。老温头斜斜的躺着,三个人挨挨挤挤的躺满了神像后的地方。
  “阿衡,你明天和我去抢厨余吧”二狗小声的说道,“明天应该还有,我们早点去。多抢点回来。”
  阿衡沉默着不肯说话,他不想讨饭,也不想抢东西。他觉得他吃或者不吃都没什么关系。
  老温头呵呵一笑:“睡吧,明天再说。”
  “睡觉睡觉!都安静点啊,别把妖兽引过来了!”狗子咕哝了一声,很快就睡着了。
  屋外的光一点点被黑暗吞没,草中的虫儿开始鸣叫起来。阿衡瞪着两只眼睛,听着二狗和老温头打雷一般的呼噜声。
  他摸着讨饭棍无语极了,不是说要安静的么
  日出东方,金色的晨光从破烂的屋顶穿过,落在了满是虫眼的房梁上。
站内搜索: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新更新请点击